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60章 风在水的尾曲(四)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660章 风在水的尾曲(四)

嘉南俱乐部。三楼2号包厢中,高畅和庞滨聊的正欢。

从大唐雨景要花费多少经费翻修,有没有可能拿下来,侃到有没有可能从景华通信身上捞到足够的好处、利益。

景华的s7现在买的很火,每天都在以一个数量级的方式递增,疯狂的蚕食功能机的市场。一部s7售价8000元。而18日晚黎倾城赠送的豪华版s7更是售价达到3万美元。

这里面景华赚了多少超额利润可想而知。他们俩说起来就眼红。

“嘻唰唰嘻唰唰,嘻唰唰wuwu…”高畅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

庞滨一脸古怪的看着高畅。年轻人的音乐他实在欣赏不来。这什么鸟铃声?还“嘻唰唰嘻唰唰”。

高畅不好意思的笑笑,拿出手机。豪华版s7,那晚黎倾城赠送的,人手一只,装逼利器。

高畅一看号码顿时愣住,手机铃声很酷炫的响着。我日,居然是陆景的手机号码。

陆景的私人手机号码京城世家子弟基本上每个人都有。但是能够给陆景打电话的人没几个。他手机里也存了。

庞滨受不了这铃声,催促的问道:“小高,谁打来的,接啊。”

高畅回过神,脑子很迅速的转了一圈,就在包厢中接了电话,“陆少,你好。”

庞滨一听到陆景的字号,眼睛都眯起来,幽幽的看着高畅。

陆景笑着道:“小高,你现在和庞胖子在嘉南俱乐部吧?给他说一声,我派人去抓他了。让他在嘉南俱乐部等一会。”

高畅傻了眼。陆景这是什么话?光明正大的提前告诉庞滨说要抓他。

这…太吊了吧!京城里面从来没有这样的路数啊。

问题是他怎么给庞滨说呢?

“等等,陆少…,我…”高畅还要再说时。陆景已经挂了电话。电话里传来嘟嘟的盲音。

见高畅呆若木鸡般的怔怔的拿着手机,庞滨眯着眼睛道:“小高,陆景说什么了?”

高畅脸上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庞哥,陆景打电话给我说:要我通知你一声。他要抓你,让你在嘉南俱乐部这里等一会。”

说完,他都觉得自己像个傻逼。陆景让他转述的内容太奇葩。哪有这样搞的?还亲自打电话提前通知。你当庞滨是傻的啊,他不会跑路?

“…”庞滨一愣,随即大笑起来,“哈哈,陆景他tm的有病啊。玩这种小花样有用吗?虚张声势…”话还没说完,庞滨突然紧紧的闭上了嘴巴。看向高畅。

高畅连忙辩解道:“我是偷偷出来的。没有人知道我来嘉南俱乐部了。哦,在门口和闻人恪碰到了。”

庞滨和高畅两人心底同时升起冷幽幽的感觉,不对劲,齐齐打了个冷颤。陆景竟然准确的知道两人此时在嘉南俱乐部中,而且还知道两人在一起。

这说明什么?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陆景的监控中。

京城这么大,他们俩的行动居然同时被陆景掌握。这份掌控力背后所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令人感到恐惧、颤栗。

而且,陆景监控他们还说明什么?陆景根本就不是给风老大压着揍;也不是顾忌风老大的粗暴,而久久没有动作;更不是准备在幕后协调、妥协。

陆景是在有计划的反击。他的反击会是什么?

在这一刻,庞滨瞬间想起了倒在陆景脚下一个个显赫的名字:白昆、严景铭、史大少……

见庞滨呆呆的,似乎心灵备受打击。高畅叫道:“庞哥,别发呆了,赶紧跑啊。”

庞滨回过神。双手抱着头,抓狂的道:“跑?我能跑到哪里去?我护照在家里,现在去机场来不及了啊。”他有些茫然。狡兔三窟。但是,他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啊。护照不在身边,没有订机票。现在去机场简直是等着被抓。

高畅用力的挠头。无计可施。

以京城堵到死的交通状况,现在不过晚上8点钟,坐车去机场简直就是个悲剧。

十几分钟后,庞滨哆哆嗦嗦的拿出手机,拨了风在水的电话。“老大,陆景派人来抓我了…”

风在水准备明天回单位。今天晚上在家里和娇妻共度良宵。和高丽莹离婚后,风在水娶了李家的女儿:李冰容。此刻。卧室里柔和的灯光带着丝丝情-欲。

娇妻李冰容玉体横陈在22米宽的大床-上,一丝不挂。风在水刚刚做完前-戏,抱着娇妻肉嘟嘟粉嫩的小臀正要进入时,却是接到庞滨的电话。

风在水皱着眉头听完,琢磨了一会,吩咐道:“胖子,你先躲起来。我给你安排。”

兴致给打断,风在水只得无奈的安慰了妻子去书房打电话。心里把陆景祖宗十八代的女性都给问候一遍。

庞滨挂了风在水的电话,猛的喝了几大口酒给自己壮胆,站起来对高畅道:“小高,情况危急,我要找个地方避一下,你自便吧。”说着,急急忙忙的出了2号包厢。

胖胖的身子如同一只土拔鼠一样连滚带爬。还很灵活。高畅看的目瞪口呆。

明月当空。

西月区,西单商圈的高档公寓东环街区b栋24层的2404公寓的小客厅中,白唯和高丽莹隔窗赏月。小圆桌上放着一支红颜容,两只高脚酒杯。

3月下旬京城的晚上依旧是春寒料峭。在阳台上赏月,她们俩都得感冒。

高丽莹手托着下巴,语气担忧的道:“白姐,你说陆景能不能抵挡得住风在水啊?大唐雨景都被砸了,他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应该不怕风在水啊。

据说,大唐雨景损失了6亿美元。重建要花费3亿美元。唉…,要是能让风在水放火,大唐雨景估计就是一片焦土了。”

白唯品着酒,望着明月。低声道:“我也想不出来。不过,陆景18号那天晚上挺有把握的,应该会给我们一个惊喜吧。”

高丽莹摇摇头。有些悲观的道:“高畅很看好风在水,他这段时间在盯着陆景、王灿、唐悦的行踪。陆景在拜访一些很有分量的人物。但是。风家可是一流世家。效果很难说。

而王灿、唐悦他们俩在查庞滨。问题是,风在水丢一个白手套,可以再换一个,有什么用?伤不了风在水的根本。”

白唯神色微动。

高丽莹留意到,问道:“怎么了,白姐?”

白唯笑着道:“想起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丽莹,你看,风在水要是在陆景和风白露的恋情曝光的时候把大唐雨景砸了。而不是去机场堵陆景。陆景说不定和风白露早就分手了。”

白唯到现在还不知道风白露和陆景的真正关系。风白露18日晚在黎倾城的生日宴会“金蝉脱壳”,迷惑了京城中许多人:以为她和陆景关系恶化。

高丽莹哦了一声,点点头。她对白姐的判断一向是很信任的。

白唯接着道:“但是,风在水那个时候不能这么做。他站不住道理。现在却可以砸大唐雨景,没有人会说他不对,顶多说他好猛。

同样的,我能够查到庞滨的劣迹,陆景手下的力量只怕查得更为详细。他现在查庞滨的话,京城中的世家子弟们不会人人自危,反倒会觉得陆景反击很给力。

庞滨肯定完蛋。对风在水的影响。还要看后续的发展。不过我怎么看,庞胖子都不像什么坚贞的战士啊。指不定要抖出点什么猛料来。”

京城中的世家子弟们,谁不搞定擦边生意。陆景要是一开始无缘无故的。或者因为一点小摩擦就查庞滨,只怕会让大家觉得物伤其类。现在当然不会了。

陆景和风在水的交手已经进入白炽阶段。

高丽莹“啊”了一声,心提起来,说道:“白姐,庞滨肯定完蛋吗?高畅那个小子,最近和庞滨好像有接触。”

白唯愣一愣,不满的道:“高畅他怎么回事?”

她刚开始听高丽莹说高畅关注陆景等人的行踪还以为高畅只是关注事情的动态,没想到他竟然和庞滨有接触。以白唯的智商,很容易想到高畅要做什么。

墙头草。

高丽莹不知道怎么说。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接通后。里面传来高畅哭天喊地的声音,“姐。救我!”

高丽莹先是一愣,继而气没打一处来,自讨苦吃,问道:“高畅,怎么回事?”

“庞滨被市局的干警抓了。但是,我真没有出卖他啊。风老大说要我好看。姐…,我真没有啊。”

嘉南俱乐部中,高畅欲哭无泪的对着电话嚎道。他两头不是人,现在只有她姐能救他了。

十几分钟前。

深夜时分,盛世俱乐部隐秘的地下室中,坐在简单的床-上的庞滨面如死灰的听着外面的敲门声,“庞滨,开门,我们知道你在里面。”

庞滨胖胖的双手颤抖起来,完了。空罐的百威啤酒罐子从桌子上掉落,滚的咕噜咕噜的响。在寂静的地下室中显得异常刺耳。

“嘭”的一声,地下室的门被打开。强光照射进来,庞滨眯起眼睛,像一只泄了气的肉球,坐在床-上。

进来五六个名干警,都拿着枪,为首的一人看了看庞滨,将挥手道:“是庞滨。铐起来,带走。”

庞滨被京城市的执法人员带走,走出地下室后,上面是盛世俱乐部一间杂物室。入口很隐秘。庞滨却是看到高畅的王小二在一旁笑着,顿时怒气上涌,大骂道:“高畅,我日你大爷。你敢卖劳资。你这个龟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