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61章 今夜无眠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661章 今夜无眠

“高畅,我在白姐这里,你给我先滚过来。”高丽莹在电话里喝骂道。

毕竟是亲弟弟,不能见死不救。但是,怎么救,她也为难的很。这一会不是和风在水吵几句就能解决问题。

以风在水的自负,让陆景出其不备的抓住了庞滨,只怕要气得发疯。她需要从陆景这边方来寻求谅解。

但上一次是白姐敏锐的把握到机会,将原谅高畅的事情和推出苏琳联系起来,高畅才得以保全。现在就没这样的机会呢!她和陆景没有多少交情的。

白姐倒是和陆景关系处理的不错。

首先肯定得弄清楚前因后果。

给姐姐骂着,高畅心情稍好,因为姐姐的话锋是答应帮他。连忙应了一声,带着跟班狼狈的离开嘉南俱乐部,前往西月区东环街区白唯的住处。

高畅接到风在水的恐吓电话时正在嘉南俱乐部2楼的2015号包厢与闻人恪心思重重的喝着酒。

到包厢外接过风在水的电话后,他给吓得在走廊上立即拨打电话给姐姐高丽莹,电话的内容给人听到。

“怎么样?”2015号包厢门口,幽暗的灯光下,闻人恪问着进来的跟班。

跟班道:“恪︾√少,庞滨被抓了,风大少认定是高畅出卖了庞滨…”他把听到的几句话说了一遍。

闻人恪听的心头巨震:陆景居然把庞滨给抓了。那风大少不急得跳脚才怪。陆景占据主动了。

闻人恪心里有点不舒服。他看戏的立场是希望风大少赢的。随即,飞快的将心中的情绪丢掉,这个层级的较量。他只能是看客。

很快,庞滨被抓的消息传遍了嘉南俱乐部。并迅速的传遍京城纨绔子弟的圈子。得到消息的京城世家子弟一片哗然:局面反转了。现在是陆景占优。

陆二少果然同样的彪悍。他根本就不怕风在水。下手就是狠的。直接拿下风在水的得力“臂膀”。

上一次,陆景拿下了周小齐。让风大少退让。这一次呢?哈哈,就看庞滨掌握着风在水多少秘密。

这才是陆二少的风采!

好戏开锣,今晚会有少人睡不着觉呢?

周三晚上,秦成文没在嘉南俱乐部。在湖东区贤府别墅陪着怀孕的晓儿吃过饭,便回到家中。

深夜里清寒夜幕低垂,星空仿佛就在头顶。秦成文刚洗完澡在书房中抽了一支烟,却是接到经常跟着他混的一个世家子打电话来汇报:“秦哥,出大事了。庞滨被陆景派人抓了。”

秦成文愣了愣,沉吟了几秒。消化了这个消息,说:“我知道了。”放下电话,禁不住眉头皱起来。

陆景的反击很凌厉。根本就不是要谋求和解、妥协。

那么,他在18日晚上林苑借着白露拒绝四大名媛名头的机会和陆景疏远,是否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呢?秦成文陷入深深的沉思和反省中。

他的野望是一统京城世家子弟的圈子。在他看来,陆景有威望,有能力,却没有“一统江湖”的野心,实在可惜。要是换做他处在陆景的位置…

然而。现在陆景在与风在水的交手中白热化,他要想居中调解,火中取栗,似乎就很困难了。

秦成文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沉思。秦成文接了电话。是刘小山的电话,“小山,这么晚了。有事情吗?”刘小山现在是他堂妹夫。

刘小山沉声道:“秦哥,我刚得到消息陆景找人在盛世俱乐部把庞滨给抓了。这是不是真的?”

秦成文肯定的道:“是真的。”

“唉…”刘小山长长的叹了口气。他说多么的想看到陆景倒霉啊。

秦成文就轻笑着。“小山,庞滨肯定知道风在水的秘密。但是陆景很难通过这件事将风在水搞掉。你见过几个人因为白手套被抓受到牵连的?”

要说,庞滨一点都不知道风在水的秘密,他是不信的。但是,庞滨会告诉陆景吗?

做白手套都是得有“职业道德”的。

想也是,刘小山松口气,笑呵呵的道:“秦哥,我是担心则乱啊。那你说谁最后会赢呢?”

秦成文笑道:“这可不好说。不过,风在水能18岁就在京城中纵横捭阖,这么些年不倒,他肯定很有两把刷子的。

就像陆景,我们都以为他会妥协。他家大业大,怎么可能敢和风在水玩硬的?偏偏,他给了我们一个大惊喜。

到这个位置的人都不简单。就我的看法,周小齐那件事早下了结论。陆景没有办法炒现饭。风在水自身肯定没有什么破绽。这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陆景接下来要承受他更大的怒火。资产损失就不说了。估计,最后他们还是得坐下来谈。”

秦哥是看好风在水。刘小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挂了电话。但是,不管怎么样,陆景因为大唐雨景被砸的金字招牌又复色了不少。

因为手机、短信,现代社会的消息传播都是扩散式的。等真正的网络20时代来临,在微博、face波ok、推特、微信出现后,消息传播的方式还会改变。

庞滨被抓的消息在短时间传开后,3月22日晚,京城中众人无眠。最新的消息不断的在交流中传播。23点10分,庞胖子被带到了京城市局,进入审讯阶段。

他涉嫌在一起林场纵火案中杀害了前些年某个知名民营企业董事长的爱子以及他的保镖。

西月区,浩元路52号,一处正宗的老京城四合院卧室中亮着灯。闵兴怀头枕在身边美人雪白丰腴的大-腿上。神情疲倦的接听着电话。

他刚和小洁恩爱了一回。四十多岁将近五十的男人,纵然是保养得再好。射过后还是疲不能兴。入睡了没一会却是接到跟班罗二打来的电话汇报情况。

穿着黑色性-感蕾丝半透明睡袍的美人低着头,温柔的给闵二哥揉着头。一双雪玉般白皙的淑乳在睡袍中挺翘,浑圆。她顺便听着电话中的内容。

芙蓉帐暖温柔乡。

十几分钟后,闵兴怀放下手机,嘴角带着冷笑,想了一会,道:“小洁,我们睡觉吧。”

“哦。”小洁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身姿高挑,很漂亮。乖巧的关了灯。缩在闵二哥怀里。

她刚才听到陆景的名字。脑子里想着那天闵兴怀给她介绍认识的那个并不算英俊但异常出色的青年。“天老大,我老二”的闵二哥都佩服的人,会遇到麻烦?

闵兴怀给电话闹醒没什么睡意,和小洁将情况随意的聊了聊,感慨的道:“小洁,你知道我在京城中这么多年经历几个‘纪元’始终不倒的原因是什么吗?”

小洁凑趣的道:“不知道。”

闵兴怀道:“因为我从来不和同级的对手硬碰。我在京城这么多年,斗成陆景和风在水这样的,肯定要倒下一个了。不死不休。绝对没有谈判的可能。

刚才秦成文还找人向我递话,问有没有和解的可能。嘿。以陆景、风在水的心气,和解个毛。都赤膊上阵了,不搞掉对方,怎么可能收场。”

“啊…”小洁有点紧张。陆景留给她的印象非常好。她不希望陆景输。

京城风华。世家变迁,多少烟云。输掉的人会输掉一切。

闵兴怀就笑了,说:“风在水是二十年一出的妖孽。18岁就能在京城混得风生水起。能力,智商都是一流。31岁的大校。前途一片光明。”

小洁手捧着胸口,紧张的盯着闵兴怀。直到闵兴怀嘴里说出“但是”两个字,她才松了口气。

闵兴怀哈哈笑着道:“但是,陆景是百年一出的妖孽。陆景今年才28岁。和华财团资产少说有2000亿美元。这份成就,有几个人能达到?

风在水和陆景比起来还欠点火候。他碰到陆景只有玩完的份。”

虽然闵二哥没有说风在水完蛋的原因,只是空口白话,但是小洁心里很舒服,笑颜逐开的故意说着反话:“二哥,风在水也不错啦。他耽搁了几年嘛!不然,肩膀上说不定抗星了呢。”

闵兴怀嘿嘿一笑,嗤之以鼻:“小洁。管不住裤裆的男人,又怎么能克制得了贪婪的欲-望?他不再高丽莹的事情上栽跟头,再其他事情上一样会。”

风在水这个人做事没什么底线。而陆景就有原则的多,很有人情味,是可以托付后事的人。他希望陆景获胜。

陆景,不要让我失望啊!

和闵兴怀持有相同观点的还有傅婕。她前天回京城参加第四石油集团的会议。

周三晚上邀请风白露在西单的欧索西餐厅吃完饭。饭后,两人回到傅婕居住的东环街区c栋24楼2403号公寓闲聊。谈兴正浓的时候,风在水接到了消息:庞滨被抓。

傅婕和风白露洗过澡,换了睡衣在小客厅中一边喝着红酒一边等着最新的消息进展。

此时,高畅刚好抵达东环街区b栋24层的2404公寓。正是傅婕家中对面那栋楼中的24层。

傅婕看到风白露放下电话,摇摇头,素雅明净的面容上付出一抹感叹的神色,道:“白露,不用奔走了。陆景和你小叔绝对不会和解的…”

她的看法和闵兴怀一样。

第一:陆景和风在水不会和解,两个人最终会倒下一个。

第二:陆景会获胜。因为陆景是多少年难得出一个的优秀人物。

经历过04年底在新加坡石油期货的大战,她为陆景操盘,最终击败国际巨头获胜。这让她对陆景有着盲目的信任。

当然,支持她观点的证据没有。纯属感觉。

她不喜欢风在水这个人,看她的眼神很不对劲。狼一样的目光,肆无忌惮,想要剥光她的衣服。

风白露轻轻的叹口气,清美绝伦的脸上露出无奈,道:“傅姨,你真的这样认为?”

她夹在陆景和风在水中间很为难啊。她不希望陆景输,但也不希望小叔被陆景送进监狱。那样的话,就别指望父母同意她和陆景在一起了。

傅婕肯定的点点头:“庞滨不会出卖你小叔。但是,以我对陆景的了解,他很有可能会赢。只是,我很好奇他的下一张牌是什么?他怎么击败风在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