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62章 给你战争

第1662章 给你战争

高婉薇位于京城的家中。月华如水。

高婉薇连续的在京城世家子弟的圈子中露面,每次都在陆景身边,她在京城中逐步的被人认可。庞滨被抓这么大的事情立即就有人通知她。

此时,她正在和得到消息的黎倾城通话。

黎倾城18日在上林苑惊艳的亮相,冷艳的姿容,逆天的长腿让她赢得了一批忠实的拥趸。她今晚也得到了消息。苏威告诉她的。

“薇薇姐,景哥果然是好样的。哈哈,这才是他的风范啊。我前些天听人说景哥被风在水砸了招牌屁都不敢放一个,把我气得半死。”

高婉薇可不想黎倾城那样肆意的宣泄情绪,冷静的道:“倾城,我认为庞滨不会说出风在水的秘密。景哥,估计会面临着风在水疯狂的报复。”

“啊…,那怎么办?要不要提醒下景哥?”黎倾城说道。

高婉薇笑嘻嘻的打趣道:“得了。倾城,你现在一口一个景哥了。感受到成为四大名媛的好处了啊。”

“三大名媛啊,风白露又没有接受。”黎倾城对风白露、风在水搅合她的生日宴会很不≮满。又娇笑着道:“

薇薇姐,说的我那么势利啊。人和人接触总有一个相互了解的过程。我现在很认可陆景啊,改口不是很正常?你不也一样哦。”

高婉薇笑一笑,说:“我跟着你说的啊。陆景哪里不用通知。以他的聪明,怎么可能想不到。”

电话里沉默了一会,黎倾城道:“那只能等消息咯。”

“嗯。等消息。”高婉薇挂了电话,看向窗外的明月。以陆景谋定而都动的性格,隐忍了五天的时间。他会无的放矢吗?

景哥,我很期待哦。

汇海大酒店总统套房。

处在风暴核心的陆景、王灿、唐悦、谢晋文几人都很平静,说说笑笑。香茗飘香。

每临大战有静气。顺,不妄喜;逆,不惶馁;危,不惊惧;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将军。

陆景轻轻的捻着青花瓷茶杯的手柄。

王灿、唐悦、谢晋文的手机偶尔响一响,有人过来打听消息。而陆景的电话始终无人拨打。陆景和风在水的白刃战,现在没人会找陆景打听消息。

谢晋文放下电话。摸着自己带着面具的鼻子,笑着道:“小高那个逗比去东环街区白唯那儿了。哈哈,他肯定还二章摸不着头脑。怎么就被监控了呢。”

其实,监控高畅很简单。唐悦刚才说了,高畅身边的跟班王小儿和大虾都分别被买通。

钱,对有些人,有些事来说是废纸,但是对王小儿、大虾来说显然不是。

王灿扶着眼镜点评道:“傻不拉几。这回看白唯怎么为他说情。”

陆景一个电话打给高畅,再加上王小二出现在盛世俱乐部。庞滨要是不认为是高畅出卖他那才有鬼。高畅现在只能重回陆景、他这一方的阵营。

唐悦笑的有点磕碜人,说:“结果是肯定的。哦,庞胖子在盛世俱乐部真有姘头?他不是不好女色吗?”

“这得问小谢。”

谢晋文常年泡嫩模,盛世俱乐部去得多。打打网球。在豪华更衣室中和脱光的美女一起洗澡,多么惬意的事情。笑着道:“怎么没有?有个叫云萱的陪练公主和他有一腿。”

陆景笑了笑,没有参与讨论。这时。他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陆景看看号码,嘴角浮起一抹微笑。等待已久的电话。陆景做了一个手势。王灿、唐悦、谢晋文都停止交谈。刚好进来给大家续茶的季婉彤也放轻了脚步。

陆景按了免提键。里面立即传来风在水压抑着愤怒的声音,一字字的说道:“陆景。把胖子放了,否则,后果你承担不起。”

陆景笑笑,喝着大红袍:“风在水,你在恐吓我。”

“你可以这样理解。”风在水顿了顿,又道:“不要痴心妄想了。胖子不会出卖我。”

陆景好整以暇的道:“我知道。风在水,我要干掉你,总要先把你的助手、小弟都给剪除掉才好动手。”

陆景说的很坦然。很直白。但真是这种直白让风在水很不爽,你以为你是谁?冷然的道:“陆景,不放,你会后悔的。”

陆景哂笑道:“风在水,如果大晚上你给我打电话是说这件事,你可以把电话挂了。”

“陆景,这是你逼我的。”

陆景霍的从灰色的高背沙发上站起来,很干脆的大声道:“对,是我逼你的。风在水,你要战争,我就给你战争。来!”陆景心中愤怒的情绪爆发出来。

他和风在水的战斗只有胜败,没有和局。只允许活一个下来。胜者拥有对败者的裁决权。这就是真理、公理。

你要战争,我就给你战争。

这句话让王灿、唐悦、谢晋文脸上都收敛的笑容,心中**澎湃。这一战将会扫清陆景在京城世家子弟圈中的最后的对手。从此,不会有人在再敢于挑战陆景的权威。

他们与有荣焉。

季婉彤穿着一身米白色套裙,端庄、清秀。肉色的丝袜裹在修长的腿上。黑色的单鞋。杏眼流波的看着此刻态度强硬、带着愤怒情绪的陆景。

陆哥在此时像一个普通人,他也有情绪,但这无损他的形象。季婉彤难掩眼中的崇拜。

她知道陆景面对的是怎么样的一个可怕的对手。这些天,她听多了风在水的故事。三天三夜都说不完的励志故事。风在水在京城中是一个传奇。

然而,陆哥向京城中的传奇发出了挑战:要站就来吧!

“好。”风在水嗒的一声挂了陆景的电话。下一刻,他拨了一个号码出去。“洛老板,动手吧。”

五分钟后。汇海大酒店周围响起震天的爆炸声。是烟火被点燃的爆炸声。

深夜23点40分,震天的响动让正在汇海大酒店安睡的旅客们全部被吵醒。停车场中的豪车发出刺耳的鸣叫声。有人在窗户口看向外面。

汇海大酒店三面被烟花包围。右侧面和后面是大唐雨景的地界。哪里的烟花如春雷轰鸣,在天空中飘散。前面和左侧是湖东路的主干道。烟花绚烂。

黑压压的人群三围围着汇海大酒店,少说有500人。还有大功率的音响在播放节奏强劲的歌曲。

深夜路过汇海大酒店的人还以为是什么喜事庆祝。而三分钟后,汇海大酒店的前台电话被打爆,全是退房的要求。根本没法睡。

夜色中,距离汇海大酒店不远处的大唐雨景贴着封条的大门口,一辆路虎停在这里。

玻璃窗缓缓的落下,风在水带着墨镜的英俊脸庞露出来,脸上带着陶醉。

听。这烟花与音响的喧闹何等的悦耳。

陆景,看我们谁先撑不住?

风在水的目光投向汇海大酒店最顶层。陆景就在那里的总统套房中。

风在水知道:即便是把陆景在京城中的产业砸光也威胁不了他。但是,当对抗的损失越来越大,那时便凸显出和解的好处。自然会有人劝陆景。

他没有把柄给陆景。已经立于不败之地。而汇海大酒店的口碑损失,一个月不营业的损失,陆景受得了吗?

至于和解之后…嘿嘿。

汇海大酒店总统套房客厅的落地窗前可以清晰的看到楼下黑压压的人群。看到放烟花爆竹的位置。汽车因为震动鸣叫的声音十分刺耳。大功率的音响歌声隐约传来。

“太无耻了。”季婉彤同仇敌忾,愤然的大声说道。

陆景就笑,“小季,干嘛那么生气啊?总统套房这里的隔音效果还不错。不影响我们的工作。”

“哦,陆哥,我觉得风在水太下三滥了,像个混混呢。”季婉彤柔美的笑着说道。有点不好意思。她进来添茶已经呆了快二十分钟了呢。给大家加了茶水后离开。

陆景笑着问王灿、唐悦、谢晋文:“好像是在唱《好日子》是吧?我以为风在水只知道抢砸。黔驴技穷。喏。他还是很有点水平的。”

王灿嘿嘿笑道:“我看风在水是好日子过到头了。风天泽那小子还没去见到风泰吗?”

风泰就是风白露的父亲。风家二代的话事人。风天泽是白露的堂兄。没有自己等人作对,是个明白人。

唐悦拿出手机看了看,“到了。在风泰的书房呢。”风天泽的手机上有他安置的定位软件。

谢晋文一脸的不解。他那天给风在水打得进了医院,不知道陆景的安排。随即笑起来。看样子景少是早有安排啊。我安心的看戏就行。

陆景淡然的笑着点点头。这时。墨静雯、余乐、季婉彤、汇海大酒店的总经理走进来。

为首的墨静雯穿着漂亮的粉色蕾丝铅笔裙,有着娴雅而清新的名门闺秀气质。说道:“陆景,何总有要事汇报呢。”

汇海大酒店的总经理何总抹着汗道:“景少,客人现在都要求退房,我快要安抚不住。”

陆景吩咐道:“不用安抚了,给所有退房的客人退还房费,并给予一倍的赔偿。对他们说明情况。”

何总连声道:“好的,好的。我这就去办。”有大老板说话。这件事就好解决了。

等何总退下后,墨静雯道:“陆景,我们要不要报警啊?太吵了。”

谢晋文就笑,“墨助理,报警没有用。这件事要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墨静雯不解的道:“怎么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