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63章 简单的失败

第1663章 简单的失败

余乐笑着插话道:“静雯,这都是京城中一些常见的勾当。比如说,我在空地上放焰火不犯法吧?几个朋友聚在一起听歌不犯法吧?警察来了,多半也是调解。

所以,汇海大酒店这边连保安都没有派出去。谢少说从根源上解决这个问题是对的。把风在水搞定了,低下那些闹起来的人自然会散掉。”

季婉彤听的有些发愣。怎么会这样啊?

墨静雯知道余乐说的是对的,但是心里还是很不满。郁闷的走到窗户边的沙发处坐下,娇嗔道:“气死人了。”

这个娇媚、明艳的动作让大家都笑起来。静雯是一个赏心悦目的大美女。

季婉彤和余乐两人笑着坐下来。其实,他们进来是估摸着陆景应该有应对办法。反正都深夜了,谁还办公啊?都没有睡意,过来听听陆景的安排。

陆景笑着对墨静雯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问唐悦,“查明白没有,是谁找来的人?”

唐悦翻了下手机短信,说:“洛家的一个子弟。据说和傅婕的前夫洛宣关系不错。在京城里面开保安公司,手底下很有一些人。再找了一个工头。来了不少搬砖的建筑工。”

他们几个在这里没动静,但实际上手里的力量已经发动起来。唐悦负责情报工作。

王灿讥笑道:“又是一个脑壳有包的人。陆景,看样子洛宣对你帮助傅婕重返事业的巅峰很不满意啊。嘿。什么魑魅魍魉都跳出来了。正好一锅端了。”

陆景笑着摇头,“洛宣果然心里有点扭曲。见不得傅婕好。”

这时,陆景的手机响起来。是李新寒的电话,“陆景。我帮风大少传个话。他让我问你感觉怎么样?他说他的条件你知道的。玛德,风大少够嚣张的。怎么,听说他在搞你的汇海大酒店。”

庞滨被陆景抓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当然知道。只怕现在整个京城圈内的人都知道了。

风在水的条件他猜得到。第一,放掉庞滨。第二,归还被戴安娜扣着的资金。第三,大唐雨景白砸了。

就他看,风在水这肯定是缓兵之计。陆景不走仕途,要查还真有点难得查。需要时间。

陆景的商业帝国比较隐蔽。露出来的企业和当地经济息息相关。比如景华在江州。苏兰电器在金山,这都是纳税大户。人家怎么可能帮风在水去查?

陆景就笑,“我明白。你给风大少说,让他继续,烟花的钱不够给个银行账号我,我给他打钱过去。”

李新寒嘿嘿笑道:“你小子,还这样强硬啊。我就是一个传话的啊,改天我在白雁苏飞请客向你赔罪啊。”说着很客气的挂了电话。陆景和风在水的冲突他不搀和。

当然,他是希望陆景赢。陆景可是他的商业合作伙伴。能给他带来不菲的利润。

风在水接到李新寒的电话听他转述完,不怒反笑,“行啊,我这就给陆景报个账号过去。没见过这么傻逼要求的。我满足他。”

李新寒笑了笑,挂了电话。

看着汇海大酒店中不断的有汽车离开,风在水心情大好。显然是他的战术起到效果了,正准备给陆景来点新乐子时。手机响起来。风在水没看号码,来了句。“洛老板,准备好了?行,开搞。”

“搞什么搞?小弟,你玩昏了头!”

玛德,你叫谁小弟呢?风在水心里骂一句,旋即反应过来。居然是他三哥风泰给打的电话。

风在水靠在车椅上,奇怪的问道:“三哥,这么晚了你还不睡觉?”

“我也想睡。但是你做的事情让我怎么睡得着吗?”风泰声音严厉的说道,随即又疲倦的开口道,“小弟,停下来吧。我正在赶往汇海大酒店的路上。”

风在水隐约感觉到有点不妙,辩解道:“三哥,陆景今天晚上把庞滨给抓了。我不得不反击。”

风泰摇摇头,“等我到了再说吧。”

风在水手中的电话挂断后又重新响起来,“风大少,兄弟们的航模准备好了,要不要搞?我保证陆景在汇海大酒店里面会气个半死。哈哈。”

一想到十几个玩具飞机围着陆景的总统套房房间用写好程序的软件骂陆景,他就乐不可支。风大少的创意是刚刚的。

“搞个屁。等着。”风在水没好气的挂了电话。

洛老大哈哈大笑声仿佛给人掐住了脖子,戛然而止。愣愣的听着手机中的忙音:风大少吃错药了吧?

风在水坐在路虎车中缓缓的点了一支烟。烟头明灭,照亮他成熟英俊的脸庞。他在思考一个问题:陆景究竟开出了什么条件让他三哥连夜赶来汇海大酒店。

这个问题很重要。

….

四十多分钟后,风泰赶到了汇海大酒店前,在一片狼藉的大唐雨景门前见到了风在水。

此刻,汇海大酒店所有的住客都已经退房离开,空荡荡的只剩下汇海大酒店的员工。

跟在风泰身边的是风天泽。风在水眼神淡淡的扫了风天泽一眼。风天泽腿肚子都有些抽。他听说风在水在国外执行任务时杀过人,现在看来传言应该是真的。

风天泽心里苦笑,他不得不来。

在书房中他转述完完陆景的话后,风泰和颜悦色的说:“天泽啊,我和陆景不熟悉,你陪我走一趟吧!”这样,他能拒绝吗?

风泰约五十多岁,穿着家居的浅灰色休闲长衫。脸上带着风霜色,鬓角斑白。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行走时大步流星,英姿挺拔。拍了拍风在水的肩膀。沉声道:“跟我来。”说着坐进风在水的车中。

风在水钻进车里,看着风泰。说:“三哥,到底什么事?”

风泰默默的看了风在水一眼。带着惋惜,递了一个信封给风在水,“你自己看。”点了烟,缓缓的吸着。

风在水打开车里的灯,再迫不及待的打开信封。里面是几张打印出来的英文清单。抬头是瑞士银行的标签。

等风在水的看到开户人姓名是马尔斯-陈时,脸色大变。清单中,有一连串的转账信息。最近的一笔大额转账是1.7亿美元的转账给一家迪拜的公司账户。

风在水拿着信封的手颤抖着,仿佛有千斤之重。

他输了。

风泰轻轻的叹了口气。不出意外的话:马尔斯-陈应该是风在水的化名。

风在水颓然的靠在车椅上,信封飘落在地上。拿出烟和火机,连续三次才打着火,点了烟,深深的吸了一口,落寞的问道:“三哥,陆景怎么可能拿得到瑞士银行的账户信息?”

风泰道:“小弟,现在不是探讨这个问题的时候。”指了指地上的信封,“你怎么解释你有4亿美元存款的事情?周小齐还在监狱里服役吧。”

风在水点点头,低声道:“嗯。小七是无期。”

沉默了很久,风在水抬头问道:“三哥,陆景的条件是什么?”

风泰看了风在水一眼,摇摇头。“我不知道。所以,我带着风天泽来了汇海大酒店。”

说着,掐灭烟头。走下车,和风天泽一起大步向空荡荡的汇海大酒店走去。

风在水愤懑的一拳打在仪表盘上。这时。外面还在喧闹的烟花和音响声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他的破绽居然是出在向戴安娜转帐的账户上。瑞士银行对客户的保密很严格,很有信誉。连美国要求调阅瑞银的客户资料都被拒绝。

陆景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然而。这个问题还不是当下最严峻的问题。最严峻的问题是,他无法解释他拥有4亿美元存款的事情。他输掉了和陆景战争,陆景要怎么处理他?

风在水看向三哥风泰的背影。心里升起一丝希望。

他其实猜得到陆景最终的目的是什么:陆景希望风家同意他和风白露在一起。

这样的话,他还有一线生机。

凌晨1点多。汇海大酒店顶层的总统套房中的众人都很亢奋。王灿、唐悦、谢晋文、余乐、墨静雯、季婉彤都没有睡意,说笑着聊天。

唐悦通报了风泰已经到了汇海大酒店门口的消息。这意味着风泰将会代表风家和陆景谈判。而不是选择支持风在水继续和陆景对抗。风在水最后一道防护被解除。

风在水输了。输的很彻底。他的命运现在掌握在陆景的手中。

陆景疲倦的靠在沙发上揉着眉心。他有点累。

这些天他消耗脑细胞无数。不断的和人见面,交流,游说。计算人心、利益从来都是最为复杂的工作。现在,甘美的胜利果实等着他去采摘。

墨静雯保管着陆景的手机,接了一个电话,回头笑道:“陆景,何总打来电话,风泰到一楼大厅了。”

陆景微笑道:“哦,打开汇海大酒店所有的灯饰,我们去副楼12楼的包厢中等他。”

汇海大酒店璀璨的灯光效果在一瞬间打开,仿佛巨大的光亮从地平线上升起。夜色中的汇海大酒店宛若高雅的贵族,俯视着身边喧闹不已的人群。

这个变故,让洛老板的手下不自觉的安静下来。一个是因为闹腾得有点累了。二一个是刚才有人进入汇海大酒店了,估计是谈判的。

当然,最主要的是巍峨高耸、气势磅礴的汇海大酒店灯火通明,渲染着这座酒店的时尚和国际化气息。尽显其优雅、高贵。令他们感到震撼。

这是五星级的酒店啊。京城贵胄们聚会、酒宴的首选。何其的惊艳,令人仰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