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64章 风在水的尾曲(完)

第1664章 风在水的尾曲(完)

汇海大酒店的主楼42层,副楼12层。配楼主要是餐饮和康乐设施,每层都有空中走廊和汇海大酒店的主楼相连。陆景一行从空中走廊抵达12楼。

汇海大酒店的总经理何总带着漂亮的两名高级客户经理在宽敞华丽的走道处将陆景一行人迎着,“景少,客人已经到了1号包厢中。”

陆景微笑着做个手势。何总连忙领前半步带路。

1号包厢三面都是落地玻璃窗,可以眺望依山伴水、美轮美奂的大唐雨景。悬挂式的液晶电视、米黄色和朱红色的贴面渲染着典雅、华丽的格调。深夜时分,星光散落,帷幕拢起。吊顶上圆形的壁灯点亮整个包厢。

陆景一行人进来时,风泰、风天泽坐在包厢正中的暗红色大圆桌边喝着特级西湖龙井。清香馥郁。

看到陆景进来,风天泽不由自主的站起来。

说起来,他今晚才是最悲剧的:陆景让他传话,三叔带他来汇海大酒店谈判。专职跑腿。问题是事情和他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陆景和风在水的较量,他不选边站。

陆景对风天泽微微颔首,视线落到了风天泽身边坐着的五十多岁的男子身上。他穿着浅灰色休闲长衫、双目炯炯有神,神态威严。

这便是风泰。风道阻、风白露的父亲,风家二代的话事人。陆景每年都会去风家拜年,和风泰见过面。

陆景主动的伸出手,礼貌的道:“风叔叔,你好。”

风泰没有和陆景握手,安坐不动,眼神冷然的看着陆景的眼睛。说道:“陆景,你这声风叔叔我当不起。”

既然是谈判,自然不能一团和气。何况。陆景做的事情让他很不满意。

第一,诱-拐他的女儿风白露。第二。现在陆景拿住了可以毁灭风在水仕途的把柄。这不禁要让他问一问: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陆景笑了笑,很自然的收回手,对众人道:“我和风叔叔单独谈一谈。”

听陆景这么说,王灿、唐悦、谢晋文、墨静雯、季婉彤、余乐、风天泽都离开包厢。将空间留给陆景和风泰。

陆景拉开一把红木质地白色垫的椅子坐下,开门见山的道:“风叔叔,我没兴趣和风在水纠缠。大唐雨景被他砸得稀巴烂。损失6亿美元。我要赔偿。这一点,风叔叔没有意见吧?”

风泰不置可否的看着陆景,拿起茶杯喝了口茶。

陆景接着道:“第二。我希望风叔叔能默许我和白露在一起。”

“哦?”风泰怒极反笑,冷眼看着陆景:“你要我怎么个默许法?”

陆景没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这是一个语言陷阱,他无论怎么回答,接下来风泰都会生气、发飙。没有任何一个有责任感的父亲会同意自己的女儿给人做情人。

陆景要的是默许。默许的意思是:可以做,不要说。当然,现在是谈判,他需要点出他的条件。

陆景继续说道:“第三,风在水要调任闲职。我不希望我未来面临一个强大的对手。”

离开风白露的话题,风泰嘴角的冷笑慢慢的敛去。冷静的问道:“完了?”

陆景点头。

“可笑。”风泰不客气的训斥道:“你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吗?让你哥陆江来和我谈。”

陆景自信的笑了笑,说:“风叔叔,我和你谈就可以了。这是一件小事。不是吗?”

其实,他手中的账户资料是属于一张不能打出的牌。具备战略震摄意义,不具备战术使用价值。这一点,风泰和他都明白。

风泰认真的看着陆景,见陆景不是说反话,摇摇头:“在水是风家的继承人,他调任闲职并不是一件小事,你…”

陆景突然的打断风泰的话,吐词清晰的说道:“风叔叔。我认为风道阻升少校是合适的。”

风泰骤然的停下来,愕然的看着陆景。没有因为陆景打断他的话而生气。而是在思考陆景说这句话的意思。

陆景洒然的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弟弟和儿子谁来继承自己的地位。这是一道很艰难的选择题。但是,假设弟弟的仕途有了污点之后呢?

陆景和风泰密谈了约2个小时。等候在外面的王灿、唐悦、谢晋文、墨静雯、季婉彤、余乐在隔壁的3号包厢中毫无顾忌的讨论着风泰的选择。

等大家咖啡喝的都快要不提神时,陆景和风泰才出来。此时已经是凌晨4点。

陆景让人去喊了在2号包厢中休息的风天泽,与众人一起送风泰、风天泽到汇海大酒店门口。

陆景微笑着和风泰握手道别:“风叔叔,我就送到这儿了。”

风泰没有接陆景的话,但是伸手和陆景轻轻的握了握手,喟然的长叹一声,坐进车中离开。

陆景目送风泰远去,走向门外花坛处聚集在一起席地而坐,穿着统一黑色保安制服的人群。墨静雯连忙跟上。陆景环视了一眼,问道:“洛老板人呢?叫他来见我。”

一名光头彪形大汉拍拍屁-股站起来大声叫道:“你tm谁啊。你说叫洛老板来就叫洛老板来啊。”

陆景笑笑,说:“我叫陆景。耽搁了洛老板的事,你担不起,打个电话并不费多大的事不是?”

听着陆景软中带硬的话,光头眼睛珠子转了下,他能成为领头的,自然有点智商。陆景披着一件外套,气度从容,身边还跟着一个穿连衣裙的大美女。这样的角色在京城中能量小不了。

理解走到一边,拿出手机道:“洛老大,有个叫陆景的人找你…”

“什么?他在哪里?我马上来。”

电话里洛老大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让光头很不理解,嘟囔道:“陆景很牛逼吗?”

陆景等了2分钟,洛老板就快步从大唐雨景的方向横穿汇海大酒店门前的广场过来。他约莫四十多岁。圆脸胖子,说话很圆滑。

陆景没有兴趣知道洛老板的大名。轻轻的和他握了握手,说:“你给我向洛宣带句话:他这样搞不行。”

洛老板心中大惊,陆景怎么知道是洛宣给他打的招呼?讪讪的笑了笑。

陆景点点头。道:“洛老板,散了吧。”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说的洛老板心里憋屈至极却不敢当面反驳陆景。

“诶…”洛老板看着陆景的背影想说话又不敢说,脸色阴晴不定,想了想,咬咬牙招手将光头叫过来,“叫弟兄们都回去。”

片刻后,汇海大酒店周围五百多人全部离开。

汇海大酒店一楼的大厅中爆发出一阵欢呼声。是汇海大酒店的员工们在庆祝。

大唐雨景贴着封条的门口,风在水一直在他的车中等着三哥风泰。眼睛红着,却没有丝毫的睡意。车中的烟灰缸里放满了烟头。黎明前清冷的风从车窗中灌进来刺激着风在水的神经。

“滴”的一声。风泰的黑色奥迪缓缓的驶过来停下。车窗落下,风泰沉声道:“小弟,我们回家。”

回到风泰位于西月区的家中,保姆送了宵夜到书房。书桌上的大米粥、小炒香气四溢。但是风在水没有一点食欲,焦虑的问道:“三哥,结果怎么样?”

风泰看着自己这个自小就尤为出色的幼弟,轻轻的叹了口气,缓缓的道:“小弟,陆景要求你赔偿他在大唐雨景6亿美元的损失。我同意你将瑞银账户上的4亿美元转账给他作为赔偿。”

风在水心里磕碜一下。三哥先说他的功劳,那接下来的结果可就不好了。

果然。风泰轻声道:“小弟,你这六七年太顺了。先换个岗位休息下吧。”

“三哥…”风在水的心颤抖了一下。有点凉。他要被闲置了。

风泰宽慰道:“小弟,你和陆景之间的恩怨。他已经答应一笔勾销。这件事到此为止。小弟,谁都有过挫折的时候。你还年轻,未来还有机会。”

风在水紧紧的抿着嘴唇,“三哥,陆景的条件呢?”

这么优渥的条件对他,他不敢相信。陆景手里的证据足以把他打到地狱中去。他不相信陆景会这么轻飘飘的放过他。

风泰的声音有点苦涩,低声道:“白露过段时间要去云春支教。”

“什么?”风在水脑子轰了一声,明白三哥妥协的条件是什么了,“这…”

风泰疲倦的靠在椅子上。轻轻的摆了摆手。

风在水点点头。感激之余,又为自己的前途、命运涌起巨大的悲伤。失魂落魄的出了风泰的书房。

风泰幽幽的叹了口气。他没有告诉小弟:风道阻即将升职的消息。

3月22日晚。风在水为庞滨率人将陆景赌在汇海大酒店的消息像旋风一样的刮遍京城。京城中的世家子弟们一片哗然:风大少果然是惹不起的。

汇海大酒店当晚所有的客人都退房离开。对五星级酒店来说,名誉上的损失比金钱损失更大。

但随即第二天传出来的消息却是让人大跌眼镜:风在水即将赔偿陆景4亿美元用于重建大唐雨景。

脑子再迟钝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竟然是陆二少获胜!

以陆景和风在水的能量。谁获胜都在情理之中。只是,风大少前面那么刚猛、霸气、牛叉,怎么这么快就认输了呢?

所有的世家子弟都在好奇的到处打听消息。各种版本的故事开始出现。

纷纷扰扰的外界信息并没有打扰到陆景。将大唐雨景重建的事宜交代下去,陆景准备和卫婉仪去北港市度假。他答应婉仪解决风在水之后要好好“哄”她。

24日下午,和熙的阳光落在卧室的地板上,看着婉仪一件件打包行李的陆景接到了风白露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