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66章 风大少已死

第1666章 风大少已死

4月1日上午,湖东区金融街,瑞士银行京城分行。九点许的阳光落在大厦外青翠的树林中。

贵宾室里,陆景靠在柔软舒适的沙发中轻轻的品着大红袍,和王灿闲聊几句。

旁边,韩鸿信、马晴正在银行工作人员的协助下和风在水核对转账的事宜。陆景将重建大唐雨景的具体工作交给了马晴。

陪着风在水前来的是他的妻子李冰云。娇滴滴的少妇。很秀气的坐着。偶尔,好奇的看下陆景。

对这个“击败”丈夫的青年,她很好奇。她对丈夫失败的原因很清楚。那一纸账户资料,轻飘飘的,看似简单。但重逾万斤。

第一,丈夫风在水因为这份资料的存在,不敢和陆景继续斗下去。为什么?一个国家干部有4亿美元的巨额存款,被公布后的后果是什么?

第二,以瑞士银行在全球的商业声誉,陆景怎么可能在一周之内拿到拿到丈夫的账户信息?公关是需要时间的。

由此推断,陆景是早就在布局等着丈夫的。这让人感到心惊。

表面上简简单单的事情,背后却是隐藏着各种设计、谋划。一脉相承。环环相扣。

PODC资产管理公司与庞滨签署关于云图集团的对赌协议?∝长?∝风?∝文?∝学,w≤≈■t。入股失败后,庞滨赔偿,迫使庞滨资金趋紧,有寻找投资项目的冲动;

接着,戴安娜到京城活动,推荐投资者投资迪拜楼市。接触到华橙基金的秦纬,庞滨入局;

而庞滨要依靠丈夫的关系网来调查戴安娜的真假。确认之后。以丈夫贪婪的性感,肯定也会投资;

然而。锁住资金不是最终的目的,而是通过转账的账户到瑞银去查到丈夫账户的详细资料。

最终。一击致命,迫使丈夫退让、认输,输掉一切:仕途前景,职位,资产,兄弟。

完美的计划、阴谋,令人惊叹之余,毛骨悚然。

电脑前,马晴检查了一遍自己在摩根大通银行的账户:风在水的4亿美元实时到账。满意的点点头。道:“好了。”旁边的银行职员轻轻的松口气。

马晴站起来向还坐在椅子上略显安静的风在水伸出手,出于职业惯例的说道:“风先生,谢谢!”

这句“谢谢”在风在水听起来尤其的刺耳。因为重建大唐雨景只需要3亿美元,而他赔了4亿美元。

风在水抬头看了看一身淡蓝色套裙状得马晴,轻轻的嗤笑一声。没理会她。

虎死不倒架。你算那根葱?

马晴顿时脸涨得通红。给气的。

风在水站起身,对妻子李冰云缓缓的道:“冰云,我们走吧。”对在一旁看着他完成转账的陆景、王灿视而不见。

“好啊。”李冰云轻盈的站起来,戴上墨镜,背上包。风在水在沙发旁等着。

韩鸿信见不得心上人受窘。问道:“风大少,购买盛世俱乐部股份的事情我是和你谈,还是和庞滨谈?”

风在水倒了,庞滨进去了。盛世俱乐部是韩鸿信早就盯上的资产。此时。他这么说是故意的。

即便风在水是盛世俱乐部的实际负责人,韩鸿信要购买股份也不合直接和他。这么说,只是在往风在水伤口上撒把盐:风在水。你还装什么装?

风在水微微皱眉,扫了正在喝茶的陆景一眼。意思是:陆景。管好你的小弟。

陆景笑了笑。看的出来风在水只是在硬撑着,对今天他和王灿的到来感到很吃惊、难受。

陆景对韩鸿信、马晴做个手势。站起来道:“风大少,这一次见面,估计我们俩最后一次见面了。祝福一下你吧。愚人节快乐。”

“噗”王灿一口茶直接喷在地板上,忙对银行的职员道:“sorry。”脸上笑的开了花。他就知道陆景把日子选在愚人节不会没有名堂。谁是愚人呢?

按照陆景的布局来看,风在水是被智商碾压了。

“哈哈。”韩鸿信、马晴禁不住笑出声来。

难道将风在水由高高在上的风大少打落凡尘只是一个愚人节的玩笑?

风在水脸色变得铁青,“谢谢,我不过西洋节。只是我提醒你一句,笑到最后的人才会笑得最好。”说完,挽着妻子的手离去。背影难掩落寞。

“韩鸿信,马晴,你们去忙吧。”陆景吩咐了两人一声,和王灿一起坐车去定海四中。

从金融街的瑞士银行出来,韩鸿信握着马晴的手在金融街上漫步。高楼大厦间的马路上有些安静。周六的上午时间,上班族较少。

看着天边的云端,韩鸿信扭头问道:“马晴,你打算什么时候嫁给我?”

他今年31岁。还没有结婚。

马晴笑着道:“你们韩家的大门不好进吧?况且,我还在大唐雨景工作,属于抛头露面的交际工作。”

韩鸿信笑着站立,双手捧着马晴的脸,马晴的美丽是中性美,她的脸部线条有些硬朗。笑道:“现在陆景是京城世家子弟中的王者。他名下大唐雨景的总经理,是一个很显赫的职位。而且,谁敢动歪心思?”

陆景“击败”风在水,在京城中的威望如日中天。马晴作为他手下的高级员工,地位水涨船高。这给他的婚姻带来了转机,这是意外之喜。

马晴笑了起来,眉眼如月,很幸福的笑容,“行。我问下心蓝姐她最近一两个月什么时候有空。”

她也想嫁了。

陆景有很久没有来四中了。

周六上午,只有高三的学生在上课。4月1日,距离6月6日的高考也没多少时间了。陆景和王灿在门口登记。步行进入四中校园。

“谢晋文怎么回事?上午怎么没来?说好了吃过中饭下午一起去看罗华的。”陆景笑着问道。罗华给风在水一脚踹得肋骨断了2根,需要卧床休息半个月。

王灿嘿嘿一笑。扶了扶眼镜,说:“这还用问?肯定是昨天晚上御女过度萎靡了。陆景。风在水看样子还不死心啊。你对他的处理有点轻了。”

陆景笑笑,道:“风在水不死心又怎么样?他不收敛点,体制的威力会让他碰到头破血流。风家现在倾力培养的人是风道阻。嘿,真不知道他收到风道阻晋升少校的消息脸色会怎么样?”

一个清水衙门的养老干部和一个野战部队的军事主官,这之间的差距,风在水很快就会体会到。人情冷暖。这不是“能打”就能解决的问题。

王灿摇摇头,不认可陆景的看法,道:“风在水的破坏力可是很强。以后出点事就麻烦了。最后是按照周小齐的处理办法。你应该给他一个作死的机会,然后…”右手张开。紧紧的握拢,道:“这样一劳永逸。”

陆景就笑,和王灿边走边说:“那样的话,白露不会原谅我的。风在水和周小齐不同。周小齐孤家寡人一个,有些事情他无所顾忌。但是风在水不同。他有妻子,有兄弟、姐妹,有家族。”

王灿道:“你就不怕他铤而走险吗?”

陆景笑着道:“这是一个心理博弈的过程。如果我把风在水送进去,要判他个十几二十年,他肯定会愤怒。说不定会铤而走险。

但是,我手中这么大的优势只是换取他调任闲职、让他亏掉一大笔钱。他而应该感到庆幸,劫后余生。而不是愤怒。

所以,为未来生活的担忧应该是风在水。他应当祈求不要再让我再注意到他。因为我们可以很轻松的碾压他。而不是我担心风在水来报复我。”

王灿微微点头。确实是这么这个心理博弈的过程。风在水现在考虑的是怎么保住他自己。而不是找陆景的麻烦。

陆景笑一笑,接着道:“再说了,风在水有房有车有老婆。有存款有工作。至于生活中的落差,嘿。被人鄙视着鄙视着就会习惯的。”

“我靠。”王灿禁不住笑起来,“我被你说的都开始想象风大少日后‘悲惨’的生活了。”

这有一点温水煮青蛙的意思。安逸的生活会消磨风在水的一切。包括他的尊严。确实,如果陆景不打算干掉风在水的话,让他泯然众人是最好的结果。

陆景微微一笑。从兜里拿出手机,翻开通信录,找到风在水的电话号码,轻轻的点了删除键,“王灿,从现在起,就可以宣布风大少已死。”

王灿微怔,随即笑着拿出手机,删除掉风在水的号码。然后,在一个世家子弟的SIT群中发了一条消息:风大少已死,可以删号了。

风在水开着路虎载着妻子李冰云回家。沉默的一言不发。

李冰云有点心疼,劝道:“风哥,三哥没有告诉你风道阻提少校的事情,你不去和他谈谈?”

如果丈夫还想要和陆景一争长短,笑到最后的话,他必须要重新取得风家的支持。

风在水苦涩的笑了笑,道:“怎么谈?我说我比道阻更合适扛旗?事实摆着的,谁会信?”

李冰云有些明白了。为什么陆景会对丈夫的狠话反应淡然。因为,他已经把釜底抽薪。想到这一层,李冰云托着香腮,侧脸看着风在水。

风在水给娇妻看的不自在,停下车,说:“冰云,你老看我干什么?”

李冰云笑吟吟的道:“风哥,我觉得我们现在才像一起过日子的夫妻啊。以前,你离我太远了。现在我才可以靠近你。”

妻子情意绵绵的话,可是风在水听的想哭。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从来就不是他想要的。

男子汉大丈夫,岂能一日无权?但是,他没有选择了。

这是陆景在剥夺了他的前程、职位、资产、兄弟、尊严之后给他留下的唯一的东西:安逸的生活。这还是看在风白露的面上以及因为他是风家的子弟。

如果不是这两个因素他恐怕有性命之忧。史大少便是前车之鉴。陆景下手黑着。

风在水认命的重新发动汽车。

命途多舛,前路多艰。(……)

PS:??三章耗尽全部的精力了。五更的催更票是没希望拿到了。汗!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