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67章 高畅的救赎

第1667章 高畅的救赎

白唯在王灿建立的200人sit群中,收到王灿的消息时,她正和高丽莹、高畅在湖东路锦江楼餐厅喝早茶。门外车水马龙。四月的春风慵懒而清新。

看到王灿的消息,白唯脸色变得古怪,拿起茶杯喝着蜜香乌龙红茶,细细的品了一回。

高丽莹秀雅精致的小圆脸上浮起好奇的神色,探头问道:“白姐,什么事啊?”

“你自己看。”白唯将她的s7手机递给高丽莹。

现在sit开发了智能手机版得app软件,触屏的sit体验比按键操作的功能机要好太多。用得很舒服。

据说,sit因此在国内即时通信市场的份额大增至62.3%。一跃超过msn等等竞争对手。而s7也因此在销售柜台等前沿阵地多了一个卖点。

高丽莹接过手机,看了看,顿时惊讶的张开嫣红的小嘴,低声惊呼,“啊…,这个王八蛋终于死了…”但是,随即高丽莹反应过来,看向白唯。

风在水要是真死了,在京城世家子弟圈子中可算是大事。可是,这消息可是王灿发过来。以王灿的身份、地位,不会说假话的。

听到高丽莹的惊叹,正埋头大吃虾饺、芙蓉糕的高畅连忙两三口咽下口中的食物,问道:“姐,谁死了?”

高丽莹将白唯精美的黑色手机递给高畅。

高畅看的呆了呆,在一瞬间他就体会到王灿的意思。看到“可以删号了”这句话,心里涌起一阵悲哀:风哥再也回不来了。

自己所崇拜的传奇人物。曾经在京城中励志的典范,被一位王者彻底击败。

高畅默默的将手机放在铺着洁白印花桌布的圆桌上。京城的世家子弟圈中现在公认陆景是第一人。

白唯双手捧着茶杯。一袭黑色印花长裙精致典雅,优雅的轻性感少妇风韵。轻声给高丽莹解释道:“丽莹,是风大少死了。风在水没死。”

从此世家子弟圈中再无风大少。京城中多了一个泯然众人的风在水。

高丽莹还是有点不明白,眨了眨眼睛。

高畅叹口气,抢在白唯前头插话道:“姐,简而言之,就是风哥以后没有资格和我们来往了。他被陆景剥夺了资格。”

高丽莹惊讶的道:“这怎么可能?什么时候还有‘资格’这种说法?陆景怎么难道还能禁止大家和风在水来往吗?”

白唯笑着摇头,别看丽莹今年31岁了,可是思维还有些像十八岁的小女孩。开口道:“地位。”

高丽莹恍惚的看着白唯。有点明白了。

白唯拿起手机,将风在水的手机号码删除掉。说道:“风在水现在对我们而言就是个普通人。即便他拥有风家的血脉,是风家的子弟。但是,他丧失了风家的继承人地位,丢掉了他的职位、前程。

风在水现在只是风家众多子弟中的一个边缘人。

丽莹,等过一两年事态完全平息下去,你都可以当面骂骂风在水,或者出小花招整他。你说,他还敢进入世家子弟的圈中和我们来往吗?他这些年得罪的人可不少。”

高丽莹明白过来,笑颜逐开。笑着笑着,脸上滴落下两行泪珠。心中有大仇得报的畅快。

风在水,你个王八蛋也有今天。活该!

她还有接下来半辈子的时间可以好好的“欣赏”风在水的窘态。

白唯轻轻的拍拍高丽莹的手背,“好了。丽莹,如今是苦尽甘来。你的心理包袱可以完全放下来了。”心病还靠心药医。她唯一的一个病人还是得靠陆景治疗好。她的心理诊所关门实在是正确的选择。

高丽莹点点头,泪眼婆娑的道:“白姐。我…我太高兴了。我想请陆景吃饭表示感谢。”

白唯就笑,说:“现在想请他吃饭的人都排着队的呢。我们俩算那根葱啊。等有机会。我给他说说。”

陆景击败风在水成为世家子弟中当之无愧的王者。她也想请陆景吃饭表示祝贺,还想和他谈谈。

现在态势变化:风在水被废。风白露要远赴云春。京城三大名媛们该如何自处呢?是竞争还是合作?

高丽莹情绪有些失控,早茶没法喝下去。然而,高丽莹今天请白唯吃饭是想问问白唯有没有办法帮到高畅。

现在京城中都盛传陆景因为高丽莹陪他睡过,所以原谅了高畅当二五仔的行为。但是,她们知道内情的人都知道这是谣传。谁知道陆景怎么想的呢?

白唯三人结账后坐车到附近的四星级酒店蓝锦酒店要了一间包厢。随意的点了几个小菜。高丽莹在酒店里要了一间房间,独自宣泄自己的情绪。

包厢中,白唯和高畅两人商谈。

白唯对高畅墙头草的行为早就有些不满,这时,不可客气的问道:“小高,你是怎么想的呢?”

22日那晚,高丽莹叫高畅来东环街区见过她。搞清楚了当晚的情况。高畅的跟班王小二、大虾给唐悦通风报信,不仅泄露了高畅的行踪、目的,还提供线索将庞滨给抓到。无怪乎,但是风在水咆哮着说要高畅好看。

当时的情况是陆景和风在水在较量。局势不定,她能有什么办法?现在局势明朗了,陆景大获全胜。高丽莹请她再想想办法,她略有些思路。只是,还需要问问高畅自己的想法。

高畅苦笑道:“白姐,我那时候看风哥占着优势…”

看高畅的摸样,白唯就想起王灿对高畅的评价:脑壳有问题。占优不等于获胜。这都想不明白吗。轻轻的叹口气,“小高,那你现在想怎么解决?”

说着。又似笑非笑的道:“你姐和陆景之间是清白的。这不要我强调吧。”

陆景这个层级的人根本不会被美色影响到决定。她得先打消高畅这小子心里龌龊的念头。墙头草高畅的品性可不怎么好。

高畅挠挠头,说:“白姐。我现在没有选择余地了。只是怎么让陆景原谅我,我还不知道。再来一次正月初六那样的道歉。他怕是不会同意。”

白唯不客气的指出道:“正月初六的道歉是为了推出苏琳。而且,你也沾了不少光。陆景现在肯定不会接受这样的方式。小高,道歉不是用嘴巴说的,而是要做的。”

高畅讪讪一笑,“白姐,我该怎么做?”

白唯道:“两个点。第一,你要向陆景表示不再背叛的诚意。王小二和大虾这两个人还在京城吧?你还得继续用。放心,陆景不会对你那点小生意感兴趣。

第二,风在水、庞滨既然误会你背叛他们了。那就得把事情坐实。但是,这两位一个被抓,一个被废,我还真没有好办法。你自己去琢磨吧。”

这件事,她其实觉得挺诡异的。要说陆景无意理会高畅是不可能的,陆景22日当晚还亲自给高畅打电话了。唯一的解释是陆景留高畅有用处。但是,他希望高畅做什么呢?

高畅苦笑着:“好的,白姐。”他早把王小二和大虾给赶走了啊。

和白唯道别后,高畅琢磨着出了蓝锦酒店。拨了几个电话出去。

中午。陆景和王灿在定海四中外的烧烤店百味园随意的吃些烧烤。回味着十年前的时光。斜对门便是私立贵州中学英华国际。期待着李菲菲出现的心情不再。

饭后,两人在湖东路大学城中与匆匆赶来的谢晋文汇合,一起去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看过罗华。

罗华早得知风在水调任闲职的消息,见陆景来看他。在特护病房里大呼小叫的要喝酒:“玛德,就是要搞死风在水那个sb。等我出院了看我怎么整他。奶奶的。陆景,痛快!一定要喝一杯。”

陆景笑道:“罗华。我现在要戒酒戒烟半年啊。”

风在水已经被他彻底击败。他自重身份,风在水不来惹他的话。他不会主动去“踩”风在水。

但是,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报怨。他很乐意欣赏下风在水给人“**”的画面。

风在水砸掉大唐雨景让他心中尤其的不满。

“罗华…”已经和罗华互相见过家长的沈芙狠狠的瞪了罗华几眼。罗华嘿嘿傻笑着住口。

一旁陪着来看好友的黄紫韵挽着马尾辫,咯咯娇笑。沈芙挺厉害的啊。以后结婚了肯定不会吃亏。

黄紫韵的男朋友是燕大大四的学生,今年6月份毕业,准备进入一家外企工作。给黄紫韵介绍和陆景认识,聊天时略有些局促。罗华以前就是燕京大学的风云人物,紫韵的这位姐夫似乎还要高上几个层次。那个层次是何等的风光?

在医院里坐了约一个小时,陆景接到闵兴怀的电话,去西月区浩元路52号的四合院中坐了几个小时。期间,相谈甚欢。

陆景婉拒了闵兴怀留饭的邀请。他晚上要去白雁苏飞参加由李新寒的一个饭局。

接下来几天,陆景都是忙忙碌碌的和人见面。这次他调用了许多资源、人脉。还有红颜们:诗凝、清儿、白露…,还有朋友们。

4月5日清明节后,周五下午,陆景正在李慕清在她位于南汇路清悦小区的家中一起享受着独处的甜蜜时光时,接到唐悦的电话,“陆景,高畅那个逗比去京城市第一看守所看庞滨去了。嘿嘿。”

高畅去看庞滨做什么?陆景微微有些诧异,随即想起点什么,笑道:“行。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