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68章 曹老大的名言

第1668章 曹老大的名言

庞滨于3月22日在盛世俱乐部的地下室被警方逮捕。他涉嫌在5年前得一起林场纵火案中杀害了前些年某个知名民营企业董事长的爱子以及他的保镖。

庞滨的案子当前还在审讯中,被关押在京城市第一看守所。

高畅带着跟班王小二、大虾到看守所后,王小二出面和朋友介绍的干警聊了几句,安排了一间安静的房间用作会面用。

房间不大,是一间用来开会的小会议,中间摆放着金黄色的椭圆形会议桌。墙壁上贴着标语:反思昨天,把握今天,奔向明天。

高畅看的一乐,拉开椅子坐下来。抽了半支烟,庞滨被剃着光头,带着沉重镣铐进来,看到高畅眼睛里要冒出火来,要不是干警盯着就要上前去打庞滨:“高畅,我日你大爷,你tm的还敢来见我。你这个龟孙子…”

高畅吊儿郎当的笑笑,“行了,庞哥,你在里面消息闭塞,还不知道风老大给陆二哥干掉的消息吧?”

“放屁…”庞滨根本不信,怒目圆睁的盯着高畅骂道。

高畅叼着烟笑道:“庞哥,你别不信啊。现在盛世俱乐部都给韩鸿信接受了。”

说着,起身递了一支烟给押着庞滨前来的干警,“兄弟,我和他单独聊聊。”

“没事吧?”干警狐疑的看了高畅一眼。这小身板可真扛不住那个几百斤的胖子殴打。

“没事,我和庞哥关系铁着。很久没见了,还有点隔阂。”高畅三言两语打消了干警的疑虑,将带来的两条中华烟丢到庞滨面前,将火机推了过去。

庞滨看了高畅一眼,拆烟点火。深深的吸了一口,“小高,风老大不可能给陆景干掉。说吧。外面到底什么情况?”

高畅嘿嘿一笑,“肉-体消灭当然不可能。陆景终结了风老大的仕途。政治生命也是命。庞哥,你说对吧?陆景还终结了风老大在世家子弟圈的生命…”

高畅将风在水的情况详细的说了一遍。风在水和庞滨在京城的产业都被韩鸿信等人瓜分。

庞滨沉默无言,默默的吸着烟。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他还在看守所里,风老大肯定遇到问题了。只是,他没有想到情况会这么严重。

“陆景怎么办到的?”庞滨问道。

高畅吐出一口烟,很享受此刻他在庞滨面前高高在上的感觉,“很简单。你和风老大给戴安娜转账。泄露了你们的账户号。陆景通过瑞士银行查到了你们账户的清单。

风老大也是搞笑,账户里面居然有4亿美元的存款。庞哥,你都不给风老大做理财投资的吗?这要是公布出去他就是长十张嘴也说不清楚。”

庞滨顿时无语,沉默了半响,抽了口烟,说:“风老大的资金归他自己掌握。”

风老大是这样的性格。他对美元现金比较放心。

说着,又道:“那我和风老大在戴安娜手中的资金…”

高畅不客气的打断庞滨的话,“庞哥,你想都不要想那些钱了,陆景和戴安娜吞掉了。”

“草tm的。”庞滨爆了几句出口宣泄情绪。然后想了想,道:“小高,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如果是陆景叫你来劝我坦白从宽就算了。”

高畅嘿然一声。说:“庞哥,我特么的要是能搭上陆景的线就不来你这儿了。进看守所挺晦气的。陆景已经赢了风老大,他对你保守的秘密没有兴趣。我也没有兴趣。”

庞滨有种被人轻视的感觉,斜眼瞥了高畅一眼,道:“那你来我这儿干什么?不会是好心的来送吃喝吧?”

高畅叹了口气,伸出两个手指,“今天过来有两件事。第一,给你看几张图片。第二,对你说一句话。”

高畅拿了一个牛皮信封给庞滨。庞滨打开来。里面是一叠很性-感的美女图片。七八张照片中有蕾丝、丁字裤的,摆拍的姿势很魅-惑。一看那美女的容貌。庞滨禁不住痛心的叫道:“小野。”小野是好兄弟周小齐托付他照顾的女孩。

“高畅,你麻痹的…”庞滨愤怒的将照片砸向高畅。

高畅避开了。笑道:“庞哥,我会娶小野。这可是照顾一辈子。比小七哥对她更好吧。到时候婚礼请柬发你一张,只是你肯定来不了。”

庞滨愣住。

高畅捡起照片,叠好,道:“我tm亏死了,把我未来老婆的照片都给你看了。庞哥,我一直比较欣赏曹操的一句话,送给你哈:汝妻子吾自养之。

哈哈。庞哥,盛世俱乐部云萱的活比嫂子好多了。”

说着,高畅哈哈大笑的走出房间。留下气急败坏的庞滨在房间中愤怒的咆哮。

陆景再接到唐悦的电话是两个小时后。

南汇路清悦小区李慕清家中,陆景和李慕清两人洗过澡换了丝质的睡袍,在餐厅中品尝着位于府进大厦的附楼的餐厅来仙居派人送来的晚餐。

清炒红菜苔、清汤越鸡、鉴湖鱼味、酱汁排骨、豆腐青笋。四菜一汤,香气四溢,配着米饭让饥肠辘辘的两人食欲大开。

正吃着饭,陆景丢在客厅圆形茶几上的手机响起来。陆景接了电话。唐悦笑道:“陆景,小高果然是个真小人啊。做事很绝啊。

王小二刚给我打了电话。高畅准备娶周小齐的女友中戏的学生小野。另外,庞胖子的妻子、情人云萱、还有办公室的一个下属,他都收纳了。

他对庞胖子说:汝妻子吾自养之。靠,曹操的名言啊。怎么到他嘴里听起来味道不对啊。”

高畅做的这么绝就是在向陆景、王灿、自己等人表示绝对臣服的诚意。因为,这一套事情做下来,风在水、庞滨绝对不可能再原谅他。

当然,高畅敢这么做,是认定没有风险的。因为风在水、庞滨已经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果然是陆景说的,小人需要小人治。

陆景笑道:“恶人自有恶人磨啊。庞滨在掠夺人家家资的时候肯定没有想到他也有被掠夺的一天。这样。回头让罗华和他一起吃顿饭。”

唐悦笑着点头,“行。罗华那小子整天叫嚷着喝酒。”

挂了电话。陆景回到餐厅中,李慕清妩媚的电眼眨了眨。好奇的问道:“陆景,关于高畅的事?”电话内容。她听到一点。

陆景笑着摸摸李慕清光滑的脸蛋,往她性感的睡衣领口中扫了眼那迷人丰满的白-乳:“是啊。小高这个人格调不高,办点小事还不错。”

李慕清妩媚的白陆景一眼,侧着头笑道:“我以为你看上人家姐姐了呢。京城中流传你和高丽莹的各种细节啊。”

陆景就笑,“怎么跟说书似的。我的绯闻就那么有市场?”

李慕清笑着眨眨眼睛,站起来依偎在陆景怀里,“你觉得呢?你现在可是我们这一代世家子弟中的第一人哦。跟你有关的消息都很有市场啊。”

陆景笑着摇头,抱着李慕清火辣妍丽的身子。薄薄的睡衣无法阻隔那美妙的触感。他能感受到她肌肤的弹力和温度,温柔的吻着她柔软的红唇。

今年34岁的李慕清看起来还是二十七八岁的丽人般,绝色的电眼大美女。天使般的容颜,魔鬼般的身材。

“清儿,虚假的名头有什么用?和这种事情相比,我更在意你今天有没有怀上。”清儿想要一个孩子。今天正好不在安全期内。两人下午恩爱缠绵两度。

李慕清电眼迷离的电了陆景一眼,轻咬着嘴唇,在陆景耳边呵气如兰的道:“那你今天晚上要多给我几次。”

陆景给她大胆妩媚的话语撩得心神摇动,都没心思接着吃饭。眼前的笑语盈盈、火辣妍丽的女郎与3月18日那晚训斥风在水勇敢的女郎形象渐渐的重叠在一起,让他心中柔情一片。

和她拥有一个爱情的结晶。会是一件很有趣、很让人期待的事情。

陆景陪了李慕清两天。期间接到李新寒的电话,问陆景有没有兴趣和秦成文单独坐一坐。最近嘉南俱乐部状况不太好。陆景笑道:“我考虑一下吧。”

周日的中午,风白露在金顶俱乐部设宴。宴请她在京城中的朋友们吃饭。明天周一,她便要随团队一起去云春山区支教。为期一年。

金顶俱乐部3号小会客厅中,陆景在窗口接着莫心蓝的电话。心蓝的前助理马晴和韩鸿信要举办婚礼。初步定的日子是9月份。

电话里,莫心蓝轻盈优雅的笑着道:“陆景,要我说,马晴的婚礼直接在大唐雨景中举办为好。5个月的时间,足以让大唐雨景重新恢复旧观。我想给马晴一个盛大的婚礼。大唐雨景是她的全部生活。”

“心蓝,行啊。”成人之美的事情,陆景还是很乐意的。笑着说道:“韩鸿信那小子什么时候把马晴追到手的?我怎么一点风声都不知道。”

莫心蓝掩嘴娇笑道:“咯咯,你又不是月老。这种事谁通知你啊?陆景,渣打银行的港币发行权我觉得我们可以接下来。至于公开之后的麻烦…。

和华要成为世界一流的财团,就要有一流财团的气魄。不能连一个货币发行权都不敢要。而西方媒体带有偏见的报道,我们可以尝试去沟通。”

中国威胁论,一向是西方喜欢渲染的话题。这是一个框,西方的政客、商人,什么都喜欢往里面装。反正西方的民众对这个话题很有兴趣。

莫心蓝的大局观和对全球经济形势的把握是一流的。

陆景一向是极为欣赏,笑着道:“行。过两天,我去香港,我们把这件事定下来。”

他业已下定决心。解决了风在水的问题,他可以专心的应付来自外部的挑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