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69章 别闹了,少年

第1669章 别闹了,少年

陆景打完电话,微笑着从窗户边走过来。

金顶俱乐部的创始人凌雪月笑着放下手中的茶杯,注目着陆景。4月上旬,春光明媚。上午十一点多的时候,温暖舒服的阳光从侧面照入3号小客厅。陆景挺拔的身姿被照出长长的影子。

凌雪月轻轻的笑了笑,这是京城中公认的王者。他尤其的年轻,还不到三十岁。九年前自己回国遇到陆景时的一幕幕忽然的从脑海中闪过。

“凌姐,不好意思,和心蓝讨论了下问题。”陆景坐在灰色华贵的长排沙发上,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凌雪月优雅的点点头,笑着道:“陆景,风在水落幕了。你现在是京城中的王者,有没有考虑成为中资民企海外投资的风向标?”

在现代商业体系中,金融资本控制着工业资本。金融资本不是银行、风投、债券、保险等等。而能够极大影响到金融资本动态的,则是世界级的评级机构。

国际三大评级机构:标准普尔、穆迪、惠誉国际。这三家公司每年参与华尔街的内幕交易不知凡几。掠夺了大量的财富,与华尔街巨头们一起影响着世界金融秩序。

她很有兴趣做一家专业的、针对中资企业的评级机构。

陆景微笑道:“凌姐,什么王者,我并不需要这样的头衔啊。”这种头衔没什么意义。

凌雪月笑了笑,她现在不会轻易的反对陆景的意见。44岁的女人,保养的再好,脸上已经出现了岁月的痕迹。

陆景顿了顿,道:“中资民企海外投资的风向标的事宜,还要等等。不过。前期的准备工作可以先做起来。过段时间ek公司的高级董事赵清芷要回京城。到时候你们可以见面聊聊。”

陆景前些天去民大和赵教授探讨了几个小时关于中资光伏企业面临被欧盟制裁的问题。赵教授给他说小芷做了大项目,有一个月的假期。

让ek公司兼职评级机构的计划早就有。

目前ek公司关于石油期货的策略分析报告就经常被专业媒体引用,其中包括《华尔街日报》这样重量级的媒体。资深交易员也经常关注ek公司的报告。

但是。现在才06年,美国的评级机构“臭名昭著”。信誉损失是在08年金融危机中。那时才是ek公司趁乱崛起,抢占地盘的好时机。

凌雪月笑道:“行啊。赵清芷是民大赵教授的女儿吧?家学渊源啊。”赵教授在京城一些圈子中很有名气。

陆景笑着点头。

这时,傅婕的女儿傅静在门口冒头,“陆哥,白露姐的饭局要开始了,你来吗?”

“来。”陆景笑笑,对小萝莉点点头,和凌雪月道别。和傅静一起前往6号包厢。白露的离别聚会放在了6号包厢中。

傅静今年11岁。小学五年级,扎着双马尾,小丫头身量开始长高,继承了母亲的美貌。性子乖巧文静。

傅静蹦跳在前面带路,回头道:“陆哥,白露姐她哥好像要找你麻烦哦。你要当心。他好壮,好黑,好凶,好粗鲁,我好不喜欢。”

小萝莉一连串的用词让陆景笑起来。说:“放心,小静。他是我手下败将呢。”

在湖东路大学城风景击剑馆,陆景曾经将风道阻狠狠的揍了一顿。那是他和风道阻第一次见面。

6号包厢中。

风白露、傅婕、高婉薇、郁晓岚、施白、王灿、唐悦、谢晋文、风道阻、风天泽三三两两的聚着聊天。话题不外乎风白露去云春。以及风在水失败、四大名媛等话题。

风道阻拍拍风天泽的肩膀,“我去外面抽支烟。”

风道阻手上的力道有点大,风天泽给拍的苦笑连连。他知道风道阻不是故意的。可是怎么老是感觉他在以对待叛徒的态度对待自己呢?

问题是:尼玛的,当天晚上是陆景叫他跑腿,他敢不去吗?再说,能有机会在三叔面前露脸,他为什么不去?劳资为自己挣点利益不是错吧?

风道阻在6号包厢外的走廊上将陆景截住。陆景给了傅静一个安心的眼神,道:“小静,你先进去吧。我和风道阻聊聊。”陆景看向风道阻。

许久不见。风道阻的气质更显锐利。肤色黝黑。身材高大壮实。穿着灰色的休闲衫,肌肉男的阳刚范儿很足。

显然是因为之前升少校受阻在军中磨砺了一番让他更显得成熟。此刻。升职少校在即,他身上锋锐的气质慢慢的散发出来。犹如即将出鞘的宝剑。

然而。此刻,这柄宝锐利的剑剑锋对着陆景。

风道阻冷了冷看着陆景,“我们俩确实需要好好聊聊。跟我来吧。”

风道阻早就订好了10号包厢。在奢华的欧式风格走廊中转了两个回廊就到。

10号包厢的陈列是古希腊风格。包厢吊顶如苍穹,大理石柱与奢华的水晶灯交辉相映。墙壁上有希腊神话的浮雕。进门便是宽敞的客厅。

不远处的包厢主间中,茶几、电视、沙发、餐厅一应俱全。

在客厅中,风道阻转过身,打量着随后悠然步入进来的陆景。虽然京城中现在都承认他是世家子弟中的第一人、王者,但是,他现在想要揍这家伙。

因为,这王八蛋坏了他妹妹风白露的清白。真当白露私t空间中的那些照片他会视而不见么?

但是,在狠狠的揍陆景之前,要把话说清楚。

“陆景,我要和你说三件事。你听好。第一,你和风白露的事情我不会同意。第二,我现在没有力量反对,等以后我会让你放弃。第三,我小叔是我的偶像。所以,我升职、成为风家三代的继承人。我都不会感激你。

好,事情说完了,我现在要揍你。玛德。你小子居然敢‘欺负’白露。”

“等等。我说几句。”陆景喊住了已经握拳的风道阻。

风道阻已经做好出拳的姿势,冷笑道:“你今天就是说出花来。我也要揍你。”

陆景淡然的笑道:“看来你在风景击剑馆挨打的教训还不深刻啊。你说等你有力量后会反对我和白露在一起。我说两点。第一,白露的婚事轮不到你指手画脚吧?我看风叔叔和阿姨活到一百岁不是问题。”

风道阻语塞。他总不能说:我爸妈活不到那把年纪。没有这样诅咒自己父母的。

陆景道:“第二点,你今年27岁,等你有力量阻止我和白露在一起时,少说是二十年后吧?二十年后,白露都44岁。我和白露的孩子都快上大学了。你说你反对有什么用?”

风道阻再次语塞。

“所以,还是认清现实吧。少年。不要闹了。”陆景教训般的说道,老气横秋。他比风道阻要大一岁。说这话很符合身份。虽然。风道阻算是他的大舅子。

陆景的生日是阴历二月十四。现在4月9日,虚岁算29岁。实岁是28岁。

风道阻给陆景说的很不爽。但是,他得承认陆景说得有道理:在白露的婚事上他没有发言权。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只是,心里为什么还是很不爽呢。

陆景教训完风道阻,道:“你在京城还要呆几天吧,我们约个时间再打一架。地点就订在湖东路大学城那边的风景击剑馆。”

“好,你到时候不要食言。”风道阻立即答应下来,跃跃欲试的看着陆景。他都没有留意到他其实已经被陆景说服。

陆景点点头,反诘道:“我这点信誉还是有的吧?”

风道阻再次语塞。

知道陆景的人,不管是对他是什么态度。对他的信誉不会有任何质疑。陆景这两个字就是金子招牌,这是公认的。

“那就回去参加白露的宴会吧。”陆景拉开包厢的门,当先一步走出。

风道阻愣了愣。他不是找陆景来揍他的吗?怎么会这样?

靠,我这不算是被陆景忽悠了吧?改天揍死你丫的。

风道阻追着陆景出了10号包厢。

6号包厢中,一道道精美的菜肴送上,香气四溢。

身着红色旗袍制服的貌美服务员优雅给众人面前的酒杯添着酒。姿势赏心悦目。更增添用餐的享受愉悦之感。

风白露站起来,笑着举起酒杯致辞:“谢谢大家来参加我的酒宴。我明天就要去云春了。再和大家见面估计就是今年春节了。祝大家一切顺利。干杯!”

“干杯。”众人纷纷举杯共饮。气氛热烈。

陆景面前是一杯罐装的云春绿茶,一边品着一边看风白露交际。清美绝伦的白露有着摧枯拉朽的魅力。至此,他和风白露的情路已经扫平所有的障碍。

如果,他和风白露的孩子在近一两年出生,一切便会水到渠成。当然。明面是不能宣布的。风家不能丢不起这个面子。

陆景欣赏着风白露的美丽,品味来之不易的成功。感觉是如此之好,禁不住微微有些醉。

这时。风白露看向陆景,脸颊上带着醉人的妩媚,清脆的道:“陆景,我不能参加明天大唐雨景重新开业的仪式了。很抱歉。”

陆景笑着摇摇头,举起绿茶,“白露,一路顺风。我的事情处理完我会去云春看你。”

包厢中顿时一片安静,随即响起一阵欢畅、欢快的笑声。

陆景这句话可是将他与风白露的真实关系公开出来。当然,在座的其实都知道他和风白露的真正关系。嗯。风天泽、施白除外。

王灿吐出一口气,笑道:“我靠,装得真是累了。终于不用了。陆景,别给我说怀孕的借口啊,今天你必须得喝一杯。”

谢晋文起哄道:“必须是交杯啊。”

风白露满脸酡红的望着陆景,轻轻的扬了扬手中的酒杯,美眸中情意绵绵。娇羞而坚定。她的美丽此生只属于他。

陆景还能说什么?换酒。

包厢中又是一阵起哄的笑声。仿佛,愉悦欢快的情绪汇成了小溪在包厢中流淌。又仿佛汇成了旋风,驱散天空中已久的阴云。

2006年4月9日,周日,无云,晴。

当然,风道阻同学脸色不太好看,却没有扫陆景和白露的场子,闷闷的喝着酒。他心里在发誓过两天和陆景打架时一定要把陆景打成猪头。()

ps:求书友们的订阅了。

嗯,感谢前些天在书评区鼓励我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