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72章 尾声(一)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672章 尾声 一

4月11日上午,湖东路大学城,风景击剑馆。

陆景坐在空旷的剑道上,头发凌乱,汗水湿透,很狼狈的模样,白色的衬衣解开了几粒扣子,拿手轻轻的揉着淤青,不时的倒吸口凉气。

“咯吱”一声,一道修长的人影倒影在击剑馆的场地上。给上午明媚的阳光拖的老长。

陆景抬头看去,见李菲菲踌躇的站在门口,一身水蓝色的高腰的中长款伞裙,手里拎着手袋,高挑的身姿纤盈而优雅。陆景有些错愕的愣住,“菲菲?”

李菲菲看看手腕上精致===m的女式腕表,上午10点半,再看着空荡荡的场馆,用力的抿抿嘴,迈步走进来,问道:“你们打完了?”

她也不知道她怎么就来了。

“是的。”李菲菲来了,让陆景很高兴,笑了下,牵动了伤口,咧嘴嗤了一声。

他和风道阻打架,不是生死搏杀,就是街头斗殴的水平。半个小时打完就了事。

李菲菲禁不住扭头看向窗外,嘴角溢出一丝清秀的笑意。她想起高一时,陆景和刘小山打完架时的狼狈摸样。走到陆景面前,隔着一米远席地坐下,问道:“陆景,你们俩谁赢了?”

她并非对陆景毫无感觉。也知道她在陆景心中特殊的地位。和陆景接吻的感觉很美好。但是看到他和卫婉仪琴瑟和谐时,她的心思也就淡了。可是,当陆景邀请她来击剑馆时,她还是不自觉的来了。

心中有很矛盾的想法:想要和他亲近又努力克制。

或许。昨天中午陆景的表现实在太优秀。她心中亲近他的想法占了上风。

陆景嘿嘿笑道:“菲菲,这还用问吗?我要是输了。坐在这儿的就是风道阻了。”

这些年他一直在坚持锻炼。再加上宾州吴晚观罗道长教的调养身-体的拳桩。他的身-体的力量、体力、爆发力都还处在巅峰。

中国武术并非不存在,或是只存在于小说中。李小龙就是有功夫的。这门技艺分为表演、练法、打法。大部分人看到的是表演。俗称花拳绣腿。而罗道长教他的便是练法中的一个拳桩,用于调养身-体,确实很有功效。

昨天晚上,他陪着烟诗凝聊到十点,看着她入睡后,去锦园别墅找老头子的卫士长周靖民请教了一招散手。今天上午的时候拼着挨了一记直拳,将风道阻拿住,狠揍了他一顿。

李菲菲轻抚着额前的秀发,不知道陆景得意什么劲。看他笑,也有些想笑,嘴角蕴着一抹轻笑,从香奈儿的手袋中拿出一瓶新买的云南白药,天鹅般的眼眸飞快的看了衣衫不整的陆景一眼就挪开,“给。”

“菲菲,谢谢。”陆景道谢一声,在手脚上涂抹起来。

“你以后不要‘欺负’我就是谢我了。”李菲菲娇声说道。

陆景涂抹着手腕,低头笑着道:“菲菲。我什么时候在你心中变得那么坏了。”

李菲菲咬着嘴唇,不满的道:“你昨天下午还戏弄我了。”

陆景禁不住微微一笑。

击剑馆中渐渐的安静下来。陆景和李菲菲之间的话题实际上非常比较少。少年时代娃娃亲,陆景对她的初恋,一切都被时间冲的七零八落。

这时。陆景丢在击剑馆角落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看看几十米的距离,陆景看向李菲菲,道:“菲菲。能不能帮下忙?”

李菲菲看了陆景一眼,起身去拿了陆景的手机给他。是戴安娜打来的电话。

“陆景。风在水和庞滨在我这儿的投资我已经做了投资亏损。再用迪拜le公司的名义吃下那部分资产。已经完成了。我今天下午飞京城的话,晚上可以见到你吗?”

从中东的迪拜飞京城需要8个小时。

陆景知道戴安娜要什么。她协助解决了风在水。按照他的承诺。允许她重新担任迪拜钻石集团的执行董事。

想了想,陆景道:“可以。”他会兑现承诺。戴安娜是一个很有野心的女人,但是,他有足够的手段反制。只是比较麻烦而已。

“那个迪拜公主的电话?”见陆景放下手机,李菲菲抱膝坐着,轻声问道。

“嗯。她想来京城见我,要我兑现之前的承诺。”陆景沉吟一会,解释道:“她男朋友都几十个,我和她只是合作的关系。”

李菲菲轻笑着看向窗外,托着香腮道:“你和她什么关系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我听王灿说,她曾经想要炸你的飞机,你给吓得连夜回国。”

“什么时候事情给传成这样。我那天晚上连夜回国是因为第二天早上婉仪从黄海飞回京城我要去接婉仪。炸飞机是有这回事。所以我换了护照出境。”

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时间飞快的溜走。

余乐买了跌打的药从击剑馆外走进来,看到陆景和李菲菲在聊天,脸色古怪,仰头打个哈哈道:“哈,我还有点事没办完。”将买来的黄道益放在击剑馆的地板上,一溜烟的闪人。

李菲菲恨恨的剜了陆景一眼。都什么人啊?这什么意思嘛?

陆景尴尬的咳嗽几声。

他在这方面的名声确实不大好。只要他身边出现女人,京城中立即各种绯闻的谣言满天飞。

陆景很痛快的让戴安娜“官复原职”。

迪拜钻石集团目前最高权力机构是三名执行董事:穆罕默德-萨利姆、哈希姆、纳赛尔。纳赛尔本就有意将职位让给戴安娜。陆景同意后,穆罕默德-萨利姆、哈希姆没有异议。

戴安娜到京城的第三天,迪拜钻石集团便对外公布了执行董事职位的变化。

而此时,陆景正邀请戴安娜在嘉南俱乐部里打高尔夫。他答应秦成文到嘉南俱乐部这里来坐坐。

秦成文带着那天的空姐露了下面。就告辞离开。而陆景来嘉南俱乐部消费的事情会立即传开。嘉南俱乐部岌岌可危的地位将会得以稳固。

陪同戴安娜前来的是她的好友,斯嘉丽。一位巴西白人美女。五官分明,身材清瘦但异常的性感。有着一头棕色的长发。穿着白色的高尔夫球服。贴身的球服勾勒着她性感的身材。

在嘉南俱乐部吃饭时。陆景算是知道戴安娜带斯嘉丽来的用意。

戴安娜洗过澡后换了灰色的性感吊带长裙,到包厢中吃饭时,便脱了外套,此时,俯身笑吟吟的给陆景倒果汁,丝毫不介意胸前的两团白-乳给陆景看到:

“陆景,斯嘉丽和庞滨的富力公司签署了‘卡时’运动品牌的代理协议。但是庞滨现在给你送进了监狱,他的公司都被人瓜分。斯嘉丽现在的销售计划还没有着落呢。”

陆景微笑道:“这个走法律程序就行。谁接收了富力公司,谁履行合约啊。”

斯嘉丽穿着无袖的淡粉色衬衫。棕色的长发中分落在肩头,用拗口的中文道:“陆先生,接手富力公司的先生叫秦纬,他拒绝履行与我的合约。”

陆景笑着摆摆手,“你还是用英语说吧。你的中文听得我难受。理由呢?”

斯嘉丽涨红了脸,气愤的道:“理由是卡时是巴西国内二线的运动品牌,没有推广价值。合约作废。”

陆景笑了笑,没有表态。

这种小事,他没有兴趣过问。倒是秦纬出手拿下庞滨的资产挺有意思的。这位秦总是个妙人。

戴安娜看了斯嘉丽一眼。斯嘉丽点点头,起身道:“陆先生,失陪一下。”

等斯嘉丽出了包厢,戴安娜坐到陆景身边的椅子上。“陆景,你觉得斯嘉丽漂亮吗?”

陆景笑道:“用西方的审美观来说挺漂亮的。怎么?”

戴安娜笑的很暧-昧,低声笑道:“陆景。她是一个孩子的母亲,她的丈夫是一名球星。很有名气。两人已经分居。你有兴趣测试下斯嘉丽技术吗?”

陆景微怔。似笑非笑的看着戴安娜。

戴安娜给陆景看的有些发慌,缓缓的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讪讪的笑了笑。

陆景笑着道:“戴安娜,我发现你挺无聊的。你在雷纳德-洛克菲勒身上的教训还没有受够吗?女人的姿色,在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对男人是无效的。

行了,我打个电话问一声吧。成不成看斯嘉丽的运气。”

“哦。”戴安娜眉开眼笑的奉上一记小马屁,“你和雷纳德是不同的啊。”

陆景笑着摇头,拨了韩鸿信的手机,这小子还在准备和马晴的婚礼,说了说情况。

韩鸿信笑道:“景少,风在水和庞滨在京城中的资产都被我们瓜分。华橙基金的秦总还拿下了两套价值2千万的别墅。合同的事情,我问问吧。”

其实,以陆景的地位,过问一声,问题肯定就能解决。

去外面回来的斯嘉丽显然是知道这一点,又从戴安娜处得知陆景并没有要她陪睡的要求,主动的向陆景敬酒:“陆先生,你是一个真正的绅士。谢谢!”

斯嘉丽美眸看着陆景,有着发自内心的感激。仰头将杯中的烈酒xo人头马一饮而尽。随即,不胜酒力,俏脸绯红。

陆景微微笑了笑,喝着果汁。

狗屁的绅士。他要求秦纬和风在水保持距离,秦纬根本就没当回事。顺路敲打一下而已。

当然,要不是戴安娜搞出个拉皮条的事情,他也没有兴趣理会秦纬。华橙基金的体量和和华旗下的富跃产业投资基金相比差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