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76章 四大名媛(中一)

第第1676章 四大名媛(中一)

很残酷的真实。

白唯微微张着红润的小嘴。随即脸上惊讶的表情慢慢的淡去,轻轻的点头,“陆景,我知道怎么做了。”

心中熄灭了重新成为京城第一美女的想法。

在白唯看来,黎倾城过于自我,她最大的失误便是在一个月前的生日宴会上没有让陆景为她加冕后冠,否则,凭着陆景现在的声望,现在所有的争论都将不存在。

而苏琳有点懈怠。

自从陆景3月22日击败风在水之后,她已经很久没有在京城世家子弟的圈子中组织活动了。她的存在感不强。

听说,苏琳想回黄海继续经营她的咖啡店。而她哥苏威将她强留在京城。苏琳这个人,见识有,却缺乏决断力。

所以,白唯心中其实有点想法。

但是,她是个很理智的人,知道没有陆景的支持,贸然开启“战端”最后她的结果不会太好。

陆景现在已经明确说了:从情感上来说,他不希望最后竞争白热化。

陆景赞许的笑了笑,很聪明的美丽少妇。

感觉刚才的话有些生硬,陆景没有立刻离开,在大客厅的壁画下和白唯说着话:“白唯,剩下的四大名媛那个名额都有谁在争呢?”

白唯轻抚着额前的秀发,微微仰视着陆景,她身高比陆景矮,穿着居家的衣服,要注视着陆景的眼睛,只能仰视,笑道:“

很多啊。刘小山的妻子秦雨檬。闵家的闵雯。张媛。谢海逸的姐姐谢晓越。现在大家都以能在大唐雨景举办一次聚会为荣。”

陆景笑着摇摇头。京城世家子弟圈中的名利,他不在乎,但是在乎的人不少啊。当然,每个人在不同的层次都有不同的追求。无可指摘。

这时,陆景的手机突然响起来。陆景看看号码,接通之后说了两句,然后问道:“白唯,我接个电话。你这里哪儿比较方便。”

“到我的卧室里接吧。”白唯笑吟吟的将陆景引进她的卧室中。但凡那天经历过大唐雨景开业仪式的女人。见证陆景的荣耀、辉煌、权势、气度,就不会对陆景没有好感。

她不是例外。

白唯的卧室布置的很舒适,色调柔和。2.5米宽的大床,铺着灰金桔色的格子床单。白色的被子叠成长条状。进门是一套墨色的梳妆台,上面放满了护肤品。临窗处是小茶几和沙发。土黄色的厚厚窗帘拉上。星光一丝不透。

白唯给陆景打开明亮的壁灯,婉婉的笑了笑,轻轻的带上卧室的门。

陆景轻笑着摇头,在女人的卧室里打电话。感觉很暧-昧。只是,白唯都领他进来了,也不必矫情。

“玉娇,可以了。你说。”电话是熊玉娇打来的。她今晚在京城。

熊玉娇在汇海大酒店的套房中给陆景打电话,此刻是夜晚9点,星光落在她清丽的容颜上,“陆景,我听季婉彤说你让我明天和余乐谈工作。”

季婉彤虽说是陆景身边的助理,位高权重,但私下里要喊她“熊姨”。她自然是自呼其名。

陆景道:“是啊。”

熊玉娇娇声道:“陆景。可是我想和你谈呢…”语气带着一点撒娇。

陆景笑着打趣道:“玉娇,和我谈恋爱可以考虑,谈工作就算了。”

熊玉娇粉腻的脸蛋上浮起娇红。她到京城来汇报工作确实有一点想见陆景。这会儿,给陆景这句话说的心里仿佛有电流流过似得,酥麻无比。

娇柔的坐在窗口的沙发上,左手捂着滚烫的脸,轻柔的娇嗔道:“陆景…,我回头会和关宁、雨绮说呢。”

陆景哈哈一笑,玉娇的威胁没有半点威慑力,笑道:“好了。玉娇。迪拜LE公司的事情,我是信任你的。多了2.1亿美元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这笔资金比远大集团原来的资产都多呢。我怕我处理不好。”

“玉娇,你要锻炼啊。多尝试一下失败了也没什么。远大集团以后的资产不到10亿美元俱乐部。你可就不能算我的学生啊。”

熊玉娇清媚的“啊”了一声,娇俏的吐吐香舌,娇柔婉转的道:“我尽力呢。”

陆景笑笑。玉娇就是这样的性子。她的性格其实不适合做集团的领导人。只是,她儿子苏耀才6岁,她至少还要硬撑16年。

“玉娇,小季没有告诉你我明天中午请你吃饭?”

熊玉娇答道:“告诉我了啊。只是。我想…”话没说完,立即收住。

她今天晚上和好友沙巧一起听季婉彤说陆景和风在水较量的精彩故事。喝了不少酒。差点就把心里真实的想法给说出来了。

陆景知道熊玉娇要说什么,揉揉眉心,不想她难堪,接着话头笑说道:“只是还是想汇报工作啊。”

都是成-年人,相互有好感很正常。玉娇是一个很漂亮很有韵味的女人。但是有好感不代表着要怎么样。这是男人成长、成熟的表现。关系挑破了,反而会不好处理彼此的关系。

如果由好感就代表着要上-床,那只是18岁的男生,性-冲-动下的想象产物。

“是啊,是啊。”熊玉娇连声说道。挂了电话,轻轻的拍拍胸口。好险呢。

陆景刚才在大客厅中和白唯说话时,给陆景婉拒的高丽莹并没有过来。只是远远的看着他。

等陆景去了白唯卧室打电话,高丽莹斜倚在沙发扶手上,诧异的眨眨眼睛,笑着道:“白姐,你好大胆哦,你不怕他在你卧室里做点别的事情吗?”

比如:搜索白姐的**、丝袜,或者安装摄像头之类的。

白唯笑着捏捏高丽莹的脸蛋,“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心里黑暗啊。丽莹,我记得你只是在机场负责盖章吧?”

高丽莹给捏的嗷嗷叫着,将白唯的手打开,报复的握着她的酥胸摇了摇,抗议道:“白姐,我怎么说都是警察啊。内网里面各种奇葩的案例多着呢。”

白唯禁不住笑起来。说:“你今天狂换衣服,陆景的反应怎么样?吸引到他没有?”

高丽莹沮丧的摸着自己的脸,说:“别提了。白姐,我是不是很丑啊?”

给陆景拒绝她的情意。她有点郁闷。

虽然她心里是一种很复杂的心态:有感激陆景整倒风在水,有好感,有仰慕,但是她的情意是真的。如果陆景愿意接受她,即便是今晚就想要脱掉她的裙子、丝袜。她不会拒绝。

她一向爱得很勇敢,就像18岁的女孩那样。爱一个人,就给他全部。纵然曾经给伤的很深,但她愿意相信所爱的人给予她的承诺。

白唯笑着摇头,“那是因为你不了解他。”高婉薇看的出来的事情,白唯自然也看的出来,“他哪儿可没有一见钟情的事发生。丽莹,你希望不大哦。”

高丽莹气的掐白唯,“白姐,那你的希望很大咯。”

两人笑闹着。高丽莹翻身从沙发扶手上仰面倒在白唯的腿上,呼呼喘着气。

这时,客厅中突然传来一声略有些干涩的声音,“你们在干什么?”

陆景和熊玉娇打完电话,从白唯的卧室出来,转入大客厅时,正好看到高丽莹仰头到在白唯的腿上。两个美女的打闹不至于让他声音干涩。

问题是:高丽莹穿着黑色丝袜的修长双腿还翘在沙发扶手上,高腰的蓝底花纹中裙下的风光从陆景的角度看去一览无余。黑色丝袜美腿的根部是一条细薄的白色丁-字裤。菱形的布片堪堪遮住她神秘地带的风光。

陆景顿时感觉嗓子有点干。

白唯对陆景的反应莫名其妙,笑道:“我们闹着玩的,哦…”她看到陆景的眼睛看的位置不对。高丽莹也看到了。

“啊…”高丽莹尖叫一声。娇羞而惶然的翻身要起来。平衡没掌握好。一下从沙发上翻滚落在地上。摔得“唉哟”的叫唤起来。屁-股给摔疼了。狼狈不堪。

白唯连忙去扶好友起来。

陆景禁不住笑着摇头,高丽莹的反应太大了,其实把腿并起来,他就什么都看不到了。当然。他今天的便宜占的有点大。

高丽莹没好气的瞪陆景一眼,小手扶着屁-股蛋,想揉两下又不好当着陆景的面揉。那不跟诱-惑他没两样呢。

高丽莹可爱的小模样让陆景心情很不错,笑着告辞道:“白唯,丽莹,谢谢你们今晚的款待。我得走了。”

白唯扶着高丽莹坐在沙发上,追着陆景出门:“哦,陆景,我送你下去。”

….

走进电梯,按下1楼,电梯缓缓的下降。白唯轻轻的呀了一声。

“怎么了?”

“我忘了换衣服。”白唯捂着粉色的T恤衫领口道。她的T恤有些宽松,是居家的装扮。只要陆景愿意,他可以从领口看到她胸前白腻的峰峦。

给陆景看倒没什么。给其他人看她可就亏大了。

“那先出去吧。”陆景笑笑,按了电梯22楼。停下来后,和白唯出来,再坐电梯重新回到24楼,“白唯,你不用送了,我自己下去。”

电梯口,白唯点点头,轻笑着道:“就在电梯口这儿陪我聊几句怎样?丽莹不会出来。”她刚才和陆景还没聊完呢,陆景就去接了电话。

陆景也微笑起来,“行啊。”

把女孩子的裙子掀起来或者很蹲下来偷窥女生的**都是需要声讨的。

但是高丽莹自己走光,他看上几眼可是不会有愧疚情绪的。当然,当着面,相互间还是会很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