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78章 英雄救美

第1678章 英雄救美

京城市湖东区公-安分局。

一贯英俊帅气带着金丝眼镜小鲜肉形象的云吉祥狼狈的捂着鼻子坐在房间中的凳子做笔录。民警问一句答一句。

刚刚录完的闻人恪很嚣张的虚点了点云吉祥,“你tm的,哪里跑出来的小屁孩?以后在京城混招子放亮点。哥今天让你学个乖。”

“你…,欺人太甚。”云吉祥气的浑身发抖。他才18岁,只会用钱砸人,还没学会打人。可是他刚才给闻人恪揍了一顿。

闻人恪身边的几名帮闲都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很放肆,“小屁孩,滚回去找妈妈吃奶吧。还学人家泡女明星。”

准备调解的四十多岁民警摇摇头。他这个任务估计很难完成的。好在,也只是走个形式而已。据说,这位闻人大少已经打好招呼,准备拘对面的“吉祥物”。

闻人恪嘿嘿笑着,傲然的拍拍云吉祥的肩膀,说:“云吉祥,你姐云玉致得姘头风在水已经倒了。你爸去世,偏偏云玉致还把元老安溪赶走,云图集团人心浮动。

否则,哥哥我还真不敢惹你这个资产上百亿集团的太子爷啊。嘿嘿,不过现在,我听说三里屯那里有同志酒吧,我觉得很多人会喜欢上你身细皮嫩肉啊。”

云吉祥给闻人恪的话恶心道,浑身打了一个哆嗦。

罗华带着三名跟班走进湖东区分局,刚到云吉祥做笔录的房间门外正好听到闻人恪自称“哥哥”,推开门,讥笑道:“闻人恪,你长进了啊。居然欺负小屁孩。”

闻人恪几名笑哈哈的跟班立时噤声。这位是陆二哥的二表哥。京城四少之一。

闻人恪翻翻白眼,“罗华。谁委托你来捞人啊。云吉祥这小子不讲规矩,跟我抢女人。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这你就别管了。”罗华勾勾手,将还一脸茫然云吉祥叫过来。“人我带走了。事情,你自己看着办。”

闻人恪嘿嘿的笑道:“罗华。陆少怕是没工夫管这些小事吧?我跟你说,我已经验过伤了。今天这件事打架斗殴的案子要走刑事案件流程。”

罗华一愣,他是接到陆景的电话,由高婉薇给他说的具体情况,是高婉薇要捞人,云吉祥求助电话打到她那里了,“你确定?”

闻人恪摸出打火机咔嚓一声点了颗烟,吐出一口烟雾。“罗华,咱们俩不是第一天认识了,你说呢?”

他都已经将郭诗烟调教的入巷,胸罩都脱下来丢在京城大酒店包厢的沙发上了。正吻着她的酥胸,云吉祥这个鸟人闯进来,他心里一口气憋得慌。

罗华笑笑,“好,有魄力。随便你。”说着,带着一脸懵懂的云吉祥离开湖东区分局。

斗殴案件都是派出所管辖,直接到分局。看来闻人恪早就做好打算。他倒是要问问云吉祥到底是怎么回事,居然激怒了闻人恪。

此时,冲突的焦点人物郭诗烟则是在分局外面的一辆黑色昆成汽车中焦急的等待结果。作为公众人物。她不方便在警局中露面。她的助理、经纪人代表她出面沟通。

正当郭诗烟焦急的等待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郭诗烟一看是云吉祥的号码,立刻接通。手机里传来云吉祥的声音:“

郭姐,我吉祥啊。我朋友找人把我捞出来了,你不用担心了。你那边没事吧?”

郭诗烟略微有些感动,揉揉发红的眼睛,说:“吉祥,你没事就好。我这里没事。”

心中,却是有些后悔把云吉祥卷入到这件事中。

不就是陪一晚吗?她又不是没有过。就当给狗咬了一口算了。

和熊玉娇、沙巧吃过午饭后,陆景让墨静雯安排明天去香港的事宜。他则是在回燕湖家园拿了耽搁了许久没送出去礼物。去燕大找李菲菲。

这两天,他在私t上和李菲菲聊的很不错。那天在风景击剑馆的闲聊仿佛给了两人重新交往的一个契机。

周一下午。燕大校园门口人流往来。陆景给李菲菲发了条消息,步行进入燕大校园。刚在载满梧桐树的林荫大道心情愉快的走了没几步,突然接到罗华的电话。

“陆景,闻人恪那小子是皮痒了。他居然去做了一个验伤。说云吉祥把他打成了轻伤,要走刑事案件流程。要不要搞他?”

一个月的时间过去,罗华的肋骨伤势恢复的不错,已经出院。但是要完全恢复还需要几周的时间。这会,他话说的神采飞扬:说搞你,就搞你。

“怎么回事?”

罗华嘿嘿笑道:“陆景,星光传媒方成济那个尿性,你知道的。闻人恪投资一部电影,潜规则星光传媒的一线女星郭诗烟。云吉祥那小子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居然去搞个英雄救美,只是他踢到铁板了,英雄变成了狗熊。”

陆景微微沉吟了几秒,笑道:“他要走法律程序,那就走吧。陈乐义律师的电话你有没有,让他给云吉祥做辩护。”

罗华愣了愣,笑道:“行。”

陈乐义是京城中知名的律师。与景华有很多业务往来。陆景这个表态很耐人寻味啊。

第一:这说明高婉薇在陆景面前是很有面子的。陆景都没问高婉薇什么意见,就决定继续管云吉祥。

自己刚才的提议纯属看闻人恪不爽。因为闻人恪老是在京城里说陆景的怪话。就是因为陆景和白唯有些绯闻传出来。

第二,陆景或许是在向外界表达一个意思,云图集团的云吉祥是他罩的。

毕竟,京城中现在都知道当初是云吉祥的父亲云波涛力排众议,选择昆成汽车作为云图集团战略投资者。这才有了昆云汽车的诞生。

这两个意思,都比单纯的搞掉闻人恪更有意思。

李菲菲是燕大的美术老师,以她的资历,当然混不上副教授什么的。只是讲师的职位。

大学的课程轻松。李菲菲在周一下午只有两节课。陆景抵达燕大7号教学楼时,正好是下午第二节课的下课时间,15:40。

陆景今天穿着休闲的t恤,卡其色长裤,刮了胡子,短发。容貌和大学生差不多。只是,他身上的气质一看就知道不是学生。

还未经历社会淬炼的大学生们无论如何都装不出他那种沉稳、内敛、温润的气质。那是一种可以应付任何难题的自信,久居高位的稳重,经历风雨的成熟、内涵。

李菲菲拿着讲义出了教室,看到走廊上伫立的陆景,禁不住扭头看向教学楼外的操场,嘴角带着会心的笑意。陆景卡时间的本事,她十几年前领会过。

偶遇不是偶遇,那是他认为制造的。

李菲菲迈着修长的双腿,从陆景身边走过,仿佛没看见他一样。陆景平静的笑了笑。这时,教室里涌出一群下课的学生,三三两两的说笑着出来。

看到陆景,有名女生禁不住笑道:“嗨,这那里来的大叔啊,跑到燕大来玩深沉。装得有点过头了。”

有人附和道:“嗯,确实,长得不帅不是他的错啊。可是出来装深沉泡妞就不对了。”

有男生笑道:“那是啊。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居然就这样。画面不应该是倚在宝马车门上抽烟吗?”

“宝马,你out了。不开法拉利跑车,好意思进燕大?”

“我擦,别把我们燕大的女生说的那么拜金好吗?这里又不是中戏,或者音乐学院。”

陆景无语的揉揉眉心。很毒舌。话说,我不是来泡妞的好吗?

等了约五分钟,陆景转身下了教学楼,在7号教学楼前的清澈的池塘前得鹅卵石小路上找到了等候在这里的李菲菲。李菲菲今天穿着蓝色的衬衣,黑色的阔腿裤。丰盈身姿高挑的身姿让她有着难言的气质。她的美丽不是精致无暇,而是一种大气的美感。

“菲菲,你们美术系的学生很活跃啊!”陆景感叹了一句。他知道李菲菲刚才是不愿意在学生面前显得和他亲近。

试想,下课时有男子等在走廊中,两人见面有说有笑。只怕明天,高冷的白天鹅有男朋友的消息就会传遍燕大。李菲菲从来就不乏追究者。

见陆景过来,李菲菲很自然的转身,和陆景并肩走在鹅卵石小路上,幽静阴凉。抿嘴笑道:“搞艺术的,脑洞要大开才行。你不是说明天去香港吗?怎么却来看我?”

“给你的礼物,一直没送给你。再放在我手中就发霉了。菲菲,你今天不会拒绝我吧?”

李菲菲悠悠的笑着道:“你觉得我拒绝你会有用吗?你的礼物我实际上已经拒绝过几次了。”

她很享受这种和陆景相处的方式。心中确实还有顾虑。并且,陆景和她相处时还偶尔会显得强势。只是,在亲近他和抗拒他的纠结中,她会不知不觉的偏移。

随意的说笑着,步行约半个小时才到李菲菲在燕大中的宿舍。李菲菲犹豫了几秒,邀请陆景上楼坐坐。陆景到现在还没有把礼物拿出来呢。

陆景走在楼梯上,突然的接到方成济的电话。()

ps:三更搞定。汗,晚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