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79章 礼物

第1679章 礼物

李菲菲所住的宿舍是老式的公寓楼。一层楼只有对门两间公寓。没有电梯。7层楼高。李菲菲住在4楼401。周一下午4点左右,9号宿舍楼三单元的楼道中很安静。

听到电话铃声,李菲菲回头看了陆景一眼,放缓了上楼的脚步。

陆景一边跟在李菲菲身后爬楼梯一边接了方成济的电话,“方总,有事情吗?”陆景对方成济这个人还是很欣赏的。

方成济一听陆景的话头就知道他正有事,开门见山的道:“陆少,我算是丢脸丢到你那儿去了。嗨…

》 ;今天闻人恪和云吉祥打架的那位女明星郭诗烟是星光传媒名下的一线女星。我带她去碧湖酒庄见过你。”

他知道陆景对郭诗烟没兴趣。这一点没什么可担忧的。然而,没有保护手下的艺人,容易降低陆景对他的印象分。

只是,闻人恪和高畅是同一别的人物,都是京城四少。他反抗不了高畅,同意也就反抗不了闻人恪。何况闻人恪还是电影的投资方。

陆景就笑:“我说我怎么听着这个名字有点耳熟。方总,你在京城中的消息很灵通啊。我估摸着天辰娱乐的雍总要黑你了。你现在应该是忙着给媒体打交道才是。”

娱乐圈的潜规则他没兴趣去管。哪个国家的娱乐圈都干净不了。留意下好莱坞的新闻,为什么导演总是和女主角结婚呢?

方成济苦笑着道:“陆少,确实是这样。除了和陆少说一声之外,还另外有事咨询下陆少。我妹夫。夏商手机的史勇军想问问景华有没有销售智能手机模组的计划。”

陆景笑着道:“怎么,夏商手机眼热s7大卖。想在智能机市场分一杯羹吗?”

方成济坦然的道:“应该是吧。”他对手机市场没什么了解。但是也看得出自己妹夫的打算。

陆景笑笑,说:“暂时还没有。景华六年磨一剑。在智能手机上的投入很大,至少要把研发经费赚回来。”

方成济点点头,明白陆景的意思了:要开放s7的模组至少要等景华把钱赚够再说。

李菲菲从夏奈尔的手袋中摸出钥匙打开401黄铜色的防盗门,回头见陆景正挂断电话沿着楼梯走上来,便继续打开里面厚实的梨花木门。

进门是鞋柜。摆放着各式的女款鞋子。李菲菲蹲下来在门口换了鞋子,顺手给陆景拿了一双男士拖鞋。陆景刚好到门口。回头见陆景嘴角还残留一抹冷笑,就这么蹲着,好奇的仰着头问道:“谁的电话让你这副表情?”

“星光传媒董事长方成济的电话。和他没关系。是手机业务上的事情。国产手机厂商夏商手机想要我提供s7的模组。嘿,当我是活雷锋啊。”

陆景有些不满的说道。在现在的李菲菲面前他不需要隐藏他的情绪。随意的脱掉皮鞋。眼睛落到那款男士拖鞋上,心里顿时泛起一阵郁闷感。

她家里有男人来做过客。

李菲菲站起来,瞥了陆景一眼,她知道陆景在想什么,没好气的瞪陆景一眼:“我又不是套子里的人。陆景,幸好我不是你的女人。”

说着,将手袋放在客厅中的沙发上,去厨房拿杯子泡茶。

陆景讪讪的笑了笑,打量着李菲菲的寓所。李菲菲的宿舍是一套室一厅的房子。带着阳台、厨房、卫生间。约有九十多平米。完全是一家三口的标准配置。

至于。李菲菲能分到这套宿舍的原因只是不用说了。她怎么说都是京师豪门李家的嫡系子弟。

别看9号宿舍楼外表陈旧,李菲菲的家却布置的很有格调。宽敞的客厅直接和阳台相同。卡其色的木地板笔直的铺过去。金属质地的玻璃门典雅的泛着下午的阳光。阳台上空无一物,纤尘不染。

一眼看过去,就是郁郁葱葱的燕大校园建筑。很有空间上的视觉冲击感。

客厅中家具简单。摆放着一套米白色的沙发。六人座位的餐桌贴着墙壁,上面是一张超大的日出风景油画。看情况使用的很少。

只看这客厅,就知道李菲菲平常是过着怎么样简单、精致的生活。真是一位有品位的公主啊!

陆景走到客厅与厨房相交的门口。看着李菲菲高挑、丰盈的倩影在泡茶,心中竟有些安宁感。

李菲菲刚才对他的不满和嘲讽自然是过滤掉。他要是玻璃心。这辈子都别想和李菲菲在一起。李菲菲可是一只骄傲的白天鹅。

李菲菲泡好茶水,将一次性的水杯放到带柄的漂亮镂空花纹竹质套中。这样就不会烫着。干净、卫生、实用的小工艺品。

回身见陆景有些迷醉的看着自己,禁不住无奈的叹口气。有几许惆怅。她仿佛看到十几年前的那个痴迷她的陆景。

只是,那时的他庸庸碌碌、混吃等死。此刻的他,光芒万丈,如日中天。

他是京城中同代人中最出色的人物。

李菲菲收起心中的异样情怀,她和陆景最终走不到一起,这样的状态相处反而是最好。将茶杯递给陆景,轻声说:“陆景,你的礼物呢?”

陆景禁不住一笑,“菲菲,你这儿环境这么好,我还想待着蹭晚饭。没想着这么早给你礼物啊!”

李菲菲上下打量陆景一会:陆景穿着t恤、长裤,身上估计是放不下礼物。且空着双手。预计礼物还真在他的车中。

李菲菲斜倚在白色大理石质灶台上,好笑的看向窗外,红润的嘴唇抿着热茶。

蓝色的衬衣扎在黑色的阔腿裤中,曲线起伏,玲珑有致。李菲菲给人丰盈的感觉是因为她173cm的高挑身姿、丰盈的酥胸、浑圆的俏臀。

实际上她并不显得胖,反倒是还有些瘦。蓝色衬衣下的锁骨便十分迷人。

靓丽的女郎啊,你在想什么…

如此放肆,近距离,长时间的欣赏着自己的初恋女孩,陆景心中的情感汹涌而出,种种往昔的回忆从脑海中浮现。前世的,今世的。这一年,他二十九岁,李菲菲二十九岁。

百感交集,感慨万分。

陆景放下茶杯,牵起李菲菲温润如玉的手,她的手指很修长、晶莹,这和她自小喜欢弹钢琴有关,很美的女人手。

李菲菲错愕的看着陆景。只是看着。她现在心中并不反感陆景。要是初中时陆景敢这样,她早甩开手斥责陆景。

陆景声音坚定的道:“菲菲,跟我来。”轻轻的拉着李菲菲的手走到雅致却空无一物的阳台上。4月中旬温暖的阳光落在两人身上。视野开阔。

树林、湖泊、宿舍、操场、食堂、开水房、自行车棚次第排开,令人感受到逝去的青春在大学校园中复活、沸腾。

“干什么啊?”李菲菲小声嘀咕着。陆景现在和她相处,强势了许多。偏偏,她并不反感陆景这样对她。

“给你送礼物。”陆景温润的笑了笑,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片刻后,一架航模从远处飞过来。航模声音有点大。李菲菲抓着陆景的胳膊,稍稍退后了半步。架势有点吓人。

“菲菲,别怕。是我的飞机。”

航模直升飞机缓缓的停在陆景面前,陆景伸手,取下了飞机上挂着檀木盒。转身打开给李菲菲看。里面是一尊翡翠玉佛,色泽温润,质量光滑。一看就知道是上品。

这正是去年穆罕默德-萨利姆委托余乐从迪拜带回来送给陆景的那尊玉佛。陆景让云丰集团的周明诚估过价:价值2千万美元。

按照当前的汇率,约为1.6亿人民币。

李菲菲张张嘴唇,想要拒绝。她出身于世家大族,眼界非凡,看的出这尊玉佛的不俗之处。这份礼物太贵重了。

陆景没等李菲菲拒绝,拿起玉佛温柔的给她戴上,“男带观音女带佛。菲菲,希望它能保佑你这辈子都平安康乐。”

仿佛有一道洪流将心中刻意筑起的堤坝给冲毁,李菲菲温驯的微微低下头,象征性的,因为陆景本就比她高的。这样是表示她愿意接受陆景的礼物,祝福。

精致的项链绕过李菲菲洁白如玉的脖子,小巧精致的玉佛垂落在她锁骨处。再向下就是她丰盈挺拔的玉女峰峦。陆景双手温柔的抱着李菲菲的腰,情难自禁的低声喊道:“菲菲…”

闻着陆景身上清新的气息,感受着他灼热的鼻息越来越近,李菲菲心里有些好笑:这家伙做这事怎么得心应手,我都不知不觉的给他抱着了。

想归想,感觉到陆景的唇吻过来时,李菲菲闭上了眼睛,脸颊微红,微微张开贝齿。那种心醉的感觉太美好。她不抗拒陆景的吻。

两人缠绵的吻着。瞬间,情热如火。吻到动情时,李菲菲都觉察到陆景隔着她黑色的阔腿裤揉着她圆润的屁-股。娇羞更甚。

很荒诞的感觉。沉醉,脑子又很清晰。李菲菲明知道她不能让陆景这样对她,陆景结婚了。可是却又很享受陆景的吻,享受和他在一起时光。

突然间,觉察到陆景的异样,李菲菲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用力的推开陆景,清秀如玉的俏脸上红霞遍染,娇嗔道:“坏死了你啊。”说着,往客厅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