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83章 曾经的云姐

第1683章 曾经的云姐

位于湖东区的明华公寓是京城里知名的高档小区。明华公寓外的茶楼明华居在京城远近闻名,尤其以早茶为最。

一壶清香怡人的红茶,几式精美可口的茶点,一个人拿一份报纸可以坐到上午九、十点。或者,约两三好友闲聊,也是极佳的享受。

明华居茶楼二楼给花鸟屏风隔开的5号雅座处,云玉致穿着白色花纹图案上衣配红色条纹半裙,气质秀美,婉婉的喝着2级祁门红茶。

坐在茶桌对面的高畅看的眼睛微微眯起来。不得不说,风哥选女人的眼光是相当独到的。

不管是安溪,还是云玉致都有着独特的地方。安溪是那种性感的少妇,看着就想犯罪。云玉致是大家闺秀,秀美安静。看着还是想犯罪。

安溪就不说了,在昆云汽车工作,据说和陆景关系不错。他很有兴趣和云玉致发生一点超友谊的事情。这可是风老大曾经的女人。据谢海逸说,这种“逆袭”的体验很爽。

云玉致有点厌恶高畅的目光,但是无可奈何。今天还是她主动约高畅来家门口的明华居喝茶。

她最近焦头烂额,不仅要忙于整顿人心涣散的云图集团,还要为弟弟云吉祥操心。不省心的人啊。

她说是和吉祥冷战,懒得理他。但是,到底是她亲弟弟。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昨天晚上,云吉祥在汉宫庭的包厢中和朋友喝酒,却是被京城市局的便衣抓到聚众吸-毒。

现在关押在京城市第一看守所内。好在只是吸食毒-品。不是在家里提供毒-品给他人吸食。预计要被行政拘留15天。

但是,起因却是因为他得罪了人。必须要在源头把事情处理掉。据说。高畅和闻人恪是好朋友。她希望高畅能帮得上忙。

“高少,吉祥的事麻烦你了。”云玉致拿出一张银行卡。轻轻的推到高畅面前。心里感叹着:曾经的“小高”在她嘴里变成了“高少”。

父亲死了,风在水倒了。安溪走了。

安溪不是她逼走的。安溪早就告诉自己她与和陆景达成的协议。安溪被逼走的缘故是当时风在水、庞滨公布了安溪亲笔签字“出卖”云图集团的协议。并且曝光她是风在水的情人。这让云图集团相当一部分忠于她父亲的人对她很不满。

因而。安溪迫于压力提前离职。按照计划,她本来是还要等一段时间。那样的话,平稳交接,云图集团也不会这么乱了。

高畅将银行卡推回去,看着云玉致秀美的容颜,笑着道:“玉致,这件事有点麻烦。云吉祥和闻人恪抢女人,他很不爽。我尽力吧。”

曾经的云姐变成了玉致。他现在甚至可以目光放肆的欣赏她的美丽。挺拔的淑乳,光滑如玉的肌肤。这何其之爽!

云玉致脸色微变。说:“高少,事情总有解决办法啊。我知道你和闻人恪私交很好。拜托了。费用方面,我不会让高少吃亏。”

高畅大有深意的看着云玉致笑了笑,道:“玉致,这不是钱的问题。这关系到男人的尊严。”说着,话锋突兀的一转,“玉致,中午有时间去燕苑陪我喝一杯吗?”

云玉致错愕的看着高畅,脸色慢慢的变得羞愤。这王八蛋居然打她的注意,真是卑鄙、恶心,不愧是风在水的崇拜者,跟风在水一个德性。

“玉致。我就是一个提议。你有事就算了。”高畅淡然的喝了口茶,笑着看着云玉致。

此时,上午的阳光落在茶楼二楼的木窗上。带着清香。云玉致心中浮起屈辱感。但是,她又不能不管弟弟。这一次是行政拘留15天。下一次呢?

云玉致踌躇着,心中凄苦。她想已经亡故的父亲了。

这时。手机突然响起来。

京城市第一看守所内,云吉祥木讷的签下字,跟着眼前的中年律师走出看守所。外面,阳光明媚。

“陈律师,真是非常谢谢你。”在看守所外的马路上,云吉祥给前来捞他出来的知名律师陈乐义深深的鞠躬。

在看守所里呆了一晚上,挨了一顿胖揍。他突然的想明白很多事情,觉得自己18年的岁数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陈乐义五十多岁,头发染成黑色,一丝不苟。感慨的摇摇头,“云吉祥,你的案子了结了,不会在档案中留底。回去重新开始生活吧。”

他从事律师行业多年,一双眼睛毒辣,看的出这个少年是幡然悔悟的样子。

助手小谢拉开丰田皇冠的车门。陈乐义示意云吉祥上车。云吉祥道:“不了,陈律师,我想给我姐打个电话报平安。你先走吧。”

陈乐义就笑,“你知道具体的案情吗?不知道吧。这怎么给你姐说呢。走吧,坐车回市区,路上我给你说说具体情况。”

云玉致见是云吉祥的电话,顾不得高畅在场,立即接通电话,“吉祥,是你吗?”

“姐,是我。我出来了。对不起,让你担心了。”电话里,云吉祥声音低沉的说道。

他现在想明白了他姐生他气的原因。不是惋惜和风在水的爱情,而是因为他姐希望父亲死之前,心态安宁,每天高高兴兴。他挑破姐姐和风在水的关系,父亲大发雷霆。

这才是他姐不理他的真正原因。

云玉致一愣,这还是她的弟弟吗?随即,心中一阵感触,“吉祥,出来就好。你在哪里?我派车去接你。”

“不用。我坐陈律师的车回市区了。还有半个小时到家。姐,我的案底全消,档案中不会有记录。闻人恪设计我吸-毒。他反而被警方顺藤摸瓜的查出他贩-毒的事实。预计要被刑拘。最差的结果也要判上几年。”

“啊…”云玉致听到云吉祥的消息大吃一惊。竟然会出现这样的转折?什么情况?

其中的不对劲,谁都看的出来。但是陈乐义律师没有多说。只给他这个答案。云吉祥又道:“姐,我给薇薇姐打了电话。她去求了陆景。”

云玉致恍然。风在水在京城何等的风光,她在风子水身边见识过的。而陆景能把风在水击倒,他又是具备何等的大能量?点点头,说:“吉祥,改天我们一起去谢谢高婉薇。”

云玉致接电话的同时。高畅也恰巧接到一个电话,闻人恪的电话。他起身去了明华居外面接电话。

电话刚接通就传来闻人恪杀猪般得嚎叫声:“高畅,看在昔日交情的份上,拉兄弟一把吧。”

高畅莫名其妙,笑道:“我靠。闻人恪,你小子一大早玩什么花样?看尼玛看在党国的份上拉兄弟一把。”

“卧槽。我认真的。高畅,我tm的整云吉祥那个小屁孩结果要把自己整进去了。市局得出结论说我贩-毒。而且在我的别墅中找到毒-品了。这tm我只是自己偶尔用用的。给我十万个胆子,我都不敢去这种杀头的买卖啊。我还在上下打点。争取说清楚原因…”闻人恪把情况具体说了一遍。

高畅听得有点晕,“说重点。玛德,罗华那小子掺和进来,你当时就该退避三舍。”

“毛的。罗华在京城混这么些年,你看陆景帮过他一次没有?”

“那这次怎么回事?”

“云吉祥那sb求了高婉薇。高畅,你和高婉薇认识。她和陆景关系是不是和京城中的传言那样?”

高畅听得有点明白了,“闻人恪,我不太清楚。你要我做什么?”心里寻思着:高婉薇什么时候在陆景面前这么有面子了?

闻人恪叫道:“帮我居中坐下工作,我要取得云吉祥的谅解。”

高畅脸色古怪。“行,我知道了。一会给你回话。”

闻人恪一阵诧异。

高畅也没解释他正在和云吉祥的姐姐云玉致在明华居一起喝早茶。

高畅返回到明华居二楼10号雅座时,云玉致已经一脸笑容的在喝茶。气质秀美。

高畅心里叹了口气,估计云玉致已经得到消息了。“那个…,玉致。我刚才的话是开玩笑的。”

云玉致讥笑的瞥了高畅一眼,她不求高畅,自然懒得对他有好脸色,“高少,你这个玩笑并不好笑。我弟弟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不劳你费心了。”

云玉致态度强硬,高畅软了几分,陪笑道:“云姐,其实,这件事是个误会…”哎,曾经的云姐还是云姐。

云玉致打断高畅的话,“高少,你这声云姐我可当不起。我今年才22岁,比你小呢。”

纵然高畅脸皮很厚,给云玉致用言语吊打,还是感觉老脸微红,说:“云姐,看你说的。你叫我小高就好。吉祥现在能走通薇薇姐的路子,说到底我们还是一个阵营嘛!薇薇姐和我姐的关系很不错。一起吃过饭。”

高婉薇可是帮云家姐弟俩操持过其父云波涛的葬礼,关系那就不用说了。关键是,高婉薇在陆景面前这么有面子,他不得不放低姿态。

云玉致嗤笑一声,心中一阵暗爽。就在二十多分钟前,高畅还想要挟她,觊觎她的身-体。现在却是一脸的孙子相。

云玉致无意和高畅纠缠,说:“小高,今天的早茶你付账吧。吉祥快要回来了。我得回家安排一下。”说着,站起来,将手机放到手袋中。

高畅笑道:“这没问题。云姐,有件事和你商量下。闻人恪和吉祥的事,能不能和解啊?赔偿好说。”

云玉致认真的看着高畅,突然的展颜娇笑,这是她自父亲去世之后,笑得最开心的时刻。高畅居然在求她。而她刚才还在求高畅呢。这种反转的感觉真是不要太爽。

“小高,这不是钱的问题。这关系到吉祥的尊严。”云玉致原话奉还,心情大好的出了明华居。她就住在明华公寓中。

“卧槽。”看着云玉致娇俏的背影,玲珑有致,高畅骂了一句,拨了闻人恪的手机。

ps:??下一面一章不知道能不能写的出来。

写不出来就明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