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84章 离婚

第1684章 离婚

嘉南俱乐部3号贵宾厅中装饰奢华,华丽的吊灯色泽柔和,映射在罗马宫廷般的包厢中。

傍晚时分,白唯刚从久负盛名的嘉南高尔夫球会的高尔夫球场上下来,连高尔夫球服都没换便来到3号贵宾厅包厢。

等候在包厢中的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立即起身,身材中等,容貌普通笑着道:“白唯,你来了。我让他们开始上菜。”笑容中有些讨好的意味。

白唯很平静的坐下,笑着打断男子的话:“不用了。我晚上还有饭局。闻人策,我们俩老夫老妻,有话直说吧。”

闻人策讪讪的拉开镶嵌着碎钻的椅子坐在白唯身边,可以闻到她身上的幽香味道,说:“白唯,小恪要被人当毒-贩抓起来,家里丢不起这个人,让我来和你沟通下,看能不能找陆景疏通下。”

白唯是陆景捧起来的。这是京城中人皆尽知的事情。他们的关系自不用说。

既然和云玉致、云吉祥兄弟谈不拢,也没有必要再去找高婉薇。闻人家要从源头上解决问题。

白唯“噗嗤”一声娇笑,美眸看着闻人策。那妩媚性感的娇媚模样看得闻人策有点后悔当年、现在不该养外室。守着这么个女人过日子也相当不错的。

白唯轻抚着额前微微有些汗渍的发丝,笑道:“闻人策,疏通的筹码是什么呢?”

她刚才在高尔夫球场上和秦成文、秦纬等人打高尔夫。秦纬听说她有意投资京城的房地产,主动约她出来打打高尔夫,谈生意。华橙基金愿意提供投资咨询服务。免费。

闻人策先看了看白唯,确定她是心情真不错,慢慢的道:“我和你离婚。”

白唯脸上古怪的看着闻人策,半天说不出话。这便是她的丈夫。第一个男人。胆小、猥琐。

闻人策和当年京城中那些优秀的男子比起来简直是惨不忍睹。和陆景比起来更是自不待言。

闻人家这个筹码的意思是:我们给你提供便利,允许你离婚,这样你可以光明正大的给陆景做情人。你帮闻人恪说句话。

闻人策就白唯并没有发脾气。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没生气吧?听我解释…”

“我生气干嘛?”白唯反问一句,打断闻人策的话。苦涩的笑了笑,为她自己的遭遇,“闻人策,我和陆景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关系。”

闻人策一脸便秘的样子。他要信了才有鬼。只是白唯接下来一句话让他相信,“我都32岁,人老珠黄,你觉得陆景会看上我?”

闻人策看着休闲运动之后,精气神圆满。保养得体光彩照人的白唯,憋了一会,说:“没有,白唯,你还是当年嫁给我的时候那么漂亮。”

“谢谢你的赞美。”白唯笑着摇头,说:“现在你给我说好听的有什么用啊?你儿子、女儿都两三个。什么时候去民政局办手续?”

闻人策送了口气,他还真怕白唯不同意,“明天上午就可以。”白唯重新成为京城的名媛,他面对她的时候压力倍增。

“好。”白唯站起来,说:“我明天在湖东区民政局等你。”说着。走出包厢。刚好一名服务员送菜进来。

白唯笑了笑,走出包厢。脑子里浮起这些年的往事、恩怨。

首先,她嫁给闻人策是被迫的。白家没落。她被人觊觎,不得不靠闻人家的庇护。她看不上闻人策。闻人策很喜欢她。

第二,婚后的各种琐事,加上她在闻人策面前的强势。闻人策在外面养了外室。生了个儿子。养在她名下。她同意了。她需要闻人家的庇护。

第三,她对闻人家的庇护很感激。但是,不代表她可以容忍丈夫的背叛。她是很骄傲的女人。分居,各过各的。只是维持一个面子上的婚姻。

现在要结束了。还是由闻人家主动提出来的。她能说什么?

陆景接到白唯的电话时刚从丁灵家里出来,挽着丁灵的手在民大的校园中闲逛。今天拜访之后,小灵的父母已经默许两人在一起。

陆景曾经推荐丁灵的父亲丁向阳担任信产部首席经济师。这份资历在丁教授今年评选中科院院士中起了大作用。令他在民大内扬眉吐气。

学术之争上,他经常输给陆景的导师赵晓丰教授。这次当选为院士。是对他毕生学术的一个肯定。

陆景也没想到几年前的一个无心之举,会帮他解决困扰他的一个大问题:他和丁灵的事情此前一直没有得到她父母的同意。

白唯和陆景寒暄了几句。笑着道:“陆景,闻人家委托我来说情,闻人恪那里…要怎么样才合适呢?”

陆景笑道:“白唯,这件事你和薇薇谈。”罗华昨天下午到燕湖家园给他说过情况。云吉祥的案子已经由陈乐义了解。

至于闻人恪要怎么样向云吉祥赔罪,这种小事让高婉薇处理就好。他帮助云吉祥有两个原因,一个照顾下云波涛的后人。一个是高婉薇向他求助。

“好的。”白唯微微有些诧异,笑着挂断了电话。

丁灵依偎在陆景手臂上听着陆景和人打电话,见陆景打完电话,抬起头,一双温润的杏眼看着陆景,“陆景,要是忙的话,你先去忙吧。”

陆景就笑,“小灵,再忙陪你一会的时间肯定有。一件很搞笑的事情,我回头要请陈叔叔吃饭…”

陆景牵着丁灵的手漫步在4月底温暖的民大校园中。林荫小道中美丽的藤萝缠绕在树木上。山茶、月季、紫荆花点点。偶尔能听到读书声。林荫道外的马路上有下课的大学生说笑着走过。

林荫道中,幽静,清凉。微风习习,吹拂起丁灵典雅柔软白裙的裙摆,吹拂起两人青春记忆的书角。穿透时空。仿佛回到在九六年的那个4月:

他被班主任邵秋兰叫到教室外训斥,隔着玻璃窗,丁灵那双温润、会说话的明眸看过来。

十年。

“小灵…”陆景抱着丁灵的细腰,低头轻吻着她柔软的嘴唇。小灵是那种甜美可人的女孩。即便是因为27岁就成为和华银行的副行长,洗练了邻家女孩的清秀气质。

多出的却是灵秀隽永的韵味。仿佛飘着墨香的书页,加上她偶尔流露出的妩媚性感的小女人动作,让她的气质极其动人。

“陆景,我妈问我什么时候生孩子呢。”

“那我们去佳达花园。”陆景在民大附近的小区佳达花园有一套房子。步行过去五分钟。

丁灵娇羞的白陆景一眼,她已经不是16岁时暗恋陆景的含羞草般的女孩了,柔声道:“好。”

她知道陆景现在想要她。这是情感的表达。十年的坚持,期间,她更是远赴香港求学四年。终于,让这份初恋的感情修成正果。她也想要表达这份欣喜,表达对他的爱意。

4月25日下午,安溪从黄海返回京城。走出机场通道,接机大厅中,早就等候多时的昆云集团助理、高管们纷纷迎上去。

“安总。”“安总。”众人纷纷打着招呼。

安溪微笑着点头,一一回应,说:“大家怎么都来了?”将手中挽着的外套、行李箱递给助理,仅穿着的殷桃红色毛衣。姣好的身材曲线展露出来。

搭配着紫色的阔腿长裤,腰肢纤细。乳翘腿长的性感少-妇。细长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咚咚的声音,展示着女人妩媚之惑。

助理修俊明道:“安总,你在黄海那里和市政府谈妥支持清洁能源采购汽车的方案令公司上下欢欣鼓舞。大家自发的来接你。”

安总的能力在入职仅仅半个月就展现出来。更别说现在更是谈妥了了一个十亿的采购大单。

安总在入职的时候说:要在2006年将昆云汽车的国内销售量提高到1万台,在国外的销量提高到5万台。此刻,谁会怀疑她的话?

三十岁还单身的安总是昆云公司最耀眼、最受瞩目的女人。她的美丽、管理才华、股权资产令她一颦一笑充满了迷人的女性魅力。她业是昆云公司的象征。

安溪笑了笑,说:“既然都来了,那就一起回公司吧。正好我给大家通报下情况。”

众人簇拥着安溪,众星拱月般的出了机场,纷纷上车。看这架势,机场中不少旅客还以为是某位女明星来京。

昆云公司的办公地点位于京城五环外的通义区科技园。公司在科技园中拿到一块地,用于修建总部大楼。总部大楼已经破土动工。而此时,昆云公司在科技园租用了一栋大楼办公。

在京城办公的主要是研发,财务、法律、销售等部门。汽车生产由云图集团和昆成汽车共同组织。生产线目前架设在京城中,下一步将迁往渝都。昆成汽车在渝都有厂。

抵达公司后,安溪与助理、高管们开会,通报黄海的谈判情况。实际上详细情况已经在公司邮件系统中交流过。这会开会,更多的是新的管理团队之间的交流。

开完会都已经是下午5点多,安溪返回办公室中,开门后,迎接安溪扑上来的是一只金毛拉布拉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