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88章 四大名媛之对手

第1688章 四大名媛之对手

白唯和高丽莹聊天时,高畅在二楼1号宴会厅外接闻人恪的电话,“高畅,对决的结果怎么样?”

闻人恪离开大唐雨景后径直去了汉宫廷,这时,关心的询问结果。

高畅笑看闻人恪的怂样几句,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这么说吧,高婉薇正式取得成为第四位名媛的资格,而她的对手是闵雯。其她人都是陪客。第四位名媛就是从她们两人中间产生。”

闻人恪微征,问道:“闵雯?闵二哥的侄女今年只有21岁吧?看不出来啊。”

高畅就笑,“我靠,人家是正儿八经考上华夏人民大学,你当那智商是说着玩的。再说民大的校友向来就是多向官场发展。快要毕业的学生水平能差得了?”

闻人恪哈哈大笑。

高畅和闻人恪通完电话重新进入小宴会厅中,正好他姐高丽莹招手让他过去。高丽莹正在一株假椰子树下和高婉薇、云玉致、云吉祥闲聊。

“姐,找我什么事啊?这个场合,咱们各玩各的吧?”高畅走过来,和几人寒暄几句,笑着说道。

高丽莹美眸一瞪,“想死是不是?”她很有几分虎气。拉着高畅到一边把白唯的话转述了一边。然后一起回来。

这时,秀美安静的云玉致突然说道:“薇薇姐,高畅曾经想要我去燕苑陪他喝酒。”

云玉致这句话一说出来,这个谈话的小圈子内顿时一阵安静。连带着不远处聊天的苏琳、苏威等人都诧异的看过来。

高丽莹顿时难堪至极。她刚才和云玉致聊的不错,还热情的邀请云玉致有空出来一起玩。

云玉致说完,脸色平静。云吉祥却是俊脸上浮现怒色。

高婉薇讶然的挑挑秀丽的娥眉,看向高畅。

高畅愣了愣,倒没想到云玉致会向高婉薇告状。心里暗骂道:小娘皮,故意的是吧?“薇薇,我是这么邀请过。但那天上午是云姐请我去明华居喝早茶的。”

他就不信云玉致敢把那天请他喝早茶的理由手出来,因为。那就意味着她对高婉薇的不信任。云吉祥当时是找了高婉薇求助。

果然,云玉致沉默了几秒。

高婉薇的交际手腕和智商都是一流,扭头问道:“玉致,怎么回事啊?”

云玉致歉然的道:“薇薇姐,对不起。我那时候见吉祥没有出来,想要请高畅找闻人恪说情,花多少钱都可以。”

她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在这个场合突然提起那天在明华居的事情是想要高畅得到惩罚。

只是,她没有想到会伤害到她和高婉薇的交情。事实上。她和高婉薇的交情一般,真正和高婉薇关系好的是云吉祥。

高婉薇差点被气的笑起来,不是被高畅。高畅现在是京城中有名的“小人”,他干什么坏事都不稀奇。而是被云玉致。果然很奇葩的思维。

在云吉祥已经找她的情况下,云玉致居然不和她沟通,就想着自己解决问题。结果呢?

高畅脸色一囧,云玉致摆明了指责他想要潜规则她。

高丽莹都懒得再看高畅,其实,她知道弟弟的尿性。诧异的看着云玉致:她表现的太不成熟了。

高婉薇现在护着云家姐弟,只是她待人真诚。在云吉祥还算是她的朋友下。竭诚帮忙。可以预见,今晚的事了之后,高婉薇会逐步的疏远云吉祥。

朋友相交。没有只索取,不给予的道理。高婉薇和陆景私交再好,请人帮忙也是要搭人情的,除非,她真的是陆景的女人。

现在云玉致不信任高婉薇,高婉薇会怎么做就可以想而知。云玉致也是天真,以为说一句“对不起”就可以完了。

谁会被言语迷惑。即便是真心的道歉又如何?听其言,观其行。谁又知道有没有下一次?

高婉薇不满的叹口气道:“玉致,我算是知道你为什么和安溪搞不好关系了。”说着。看向高畅,“高畅。我发现你挺有意思的,当坏人上瘾了啊?”

高畅讪讪的笑着。“薇薇,我想法是有点那个,呃…,有点龌-蹉。毕竟事情最后不是没发生吗?云吉祥给你捞出来了。云姐那儿我会深刻道歉。”

高丽莹插话道:“薇薇…,高畅就是这个样,好在玉致也没被他欺负。唉,我都没脸见你们了。刚才还邀请玉致去逛街呢。”

高婉薇轻叹口气,她早期来京城的时候,高丽莹帮她很多,说:“莹姐,那让高畅看着办吧。”

高畅低头道歉:“云姐,我知道云图集团不差钱,我赔偿云姐80万的精神损失费,保证日后不在云姐面前晃悠。”

高婉薇点点头,对云玉致道:“玉致,如果你想解决云图集团的问题。还是和景哥一起坐下来聊聊吧。即便你不相信我,也该相信景哥的能力。不要再拿安溪当挡箭牌了。到时候,我会给你电话。”

看着高婉薇离开的倩影,云吉祥跺脚埋怨道:“姐,一事不烦二主的求人规则你都不懂吗?现在好了…”

“我…”云玉致也没有料到她“告状”会引发这么一个结果,愣愣的,心里委屈的想哭。

高丽莹摇摇头,“唉…”她觉得她已经有点二,像个小孩子,没想到云玉致比她还像。

陆景上午在燕湖家园陪着李慕清、叶妍、聂问白、许雪、宋雨绮、悠闲的休闲一上午,叶静雨见缝插针的汇报了出售android公司股份的工作。

中午,陆景在京城大酒店的包厢中宴请罗华、陈乐义,感谢他们处理云吉祥行政拘留的案子。

包厢金碧辉煌,略显古韵的餐桌上摆着几道精致的小菜。三人一边小酌,一边闲聊。

罗华将昨晚聚会的情况说了说,笑道:“陆景,闵雯挺厉害的。容貌不输给高婉薇。你要是真的想要高婉薇拿下那个位置。最好明确的表态。”

陆景笑了笑,“再看吧。”

吃完饭,陆景送陈乐义下楼。京城大酒店门口车水马龙。很是繁华。刚出电梯,陆景就遇到华夏联通的总经理曹文栋。他正被一大群人簇拥着来吃饭。

曹文栋热情的双手握着陆景的手。用力的摇着,“陆少,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陆景微笑着道:“曹总越发的发福了啊。”

曹文栋爽朗的大笑。

身后一帮人都奇怪着:曹总执掌华夏联通位高权重,多少人要奉承他。现在他给人说长的胖居然不生气!这人谁啊,这么牛。

曹文栋笑着道:“陆少,s7卖得这么好,有没有兴趣和我们联通合作搞定制机?”

陆景微微一沉吟。道:“曹总,改天我们约时间详聊。”

曹文栋立时容光焕发,说:“好,好。那我就不打扰陆少了。”他看到陈乐义了,聊了几句,识趣的和陆景道别。

大酒店外,陈乐义的助理小谢已经将黑色的丰田皇冠开过来。陈乐义拍了拍陆景的手背,“等笑笑回国了,你来家里吃饭。”

陆景微征了一下,“好的。陈叔叔。”目送陈乐义离开。

看来,笑笑已经将陈叔叔陈阿姨的工作做通了。

陆景和罗华说了一声后,约好晚上与王灿、谢晋文、高婉薇在汇海大酒店吃饭后就去了燕大找李菲菲。从黄海回来后。他陪着妻子,还没有去见过李菲菲。

燕大的校园就像一幅画,晚春初夏的季节,已经开始有爱美的女声穿着裙子,在校园中构成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陆景和李菲菲并肩漫步在燕大的校园中。青春的气息弥漫。操场上、马路上,随处可见学生们的身影。

李菲菲身穿黑色宽松长裤配灰色t恤,身姿高挑而丰盈,有着宛如大片中女郎的美丽。手提米白色的手袋,和陆景悠闲的走着。偶尔。侧头看看他的脸庞、眼睛。

她不肯给陆景牵着手。燕大中,她的熟人太多。刚走着。不时的有学生打个招呼。

陆景笑了笑,提议道:“菲菲。我们去那边林荫小路上转转。”

李菲菲娇嗔着白了陆景一眼。跟着陆景像学生恋人一样的,专找人少的地方走。

百年燕大,风景秀丽如画的校园中确实有不少恋爱的好去处。湖边的一处林荫道中,林鸟啼鸣,下午时分空无一人。陆景轻轻的将李菲菲拥入怀中。在她的颈脖边深深的吸口气,闻着她身上令人迷醉的味道。

李菲菲心里有些酥麻的感觉,依偎在陆景怀里里,轻笑着道:“陆景,你属狗的啊。还嗅我的味道呢!”

陆景温柔的抚摸着她的长发、粉背,笑道:“菲菲,你信不信狗咬你啊。”

李菲菲容颜清秀,伸出左手缓缓的抚摸着陆景的脸颊,陆景想她,她其实也想这个令她敞开心扉的男子,温声说:“你想我说信还是说不信?”

陆景微征。李菲菲很明显的表现出对他的感情啊,这让他有些发愣有欣喜异常。低下头,温柔的吻着她的嘴唇。

李菲菲嘤咛一声,承受着陆景的爱吻。

很久以后,李菲菲娇嗔着看着陆景的温润带着爱意的眼睛,“你每次都这样…”她又给陆景硬邦邦的顶着了。

陆景苦笑着道:“菲菲,你不要低估你对我的吸引力。”

李菲菲希望纯粹的感情,问题是他抱着菲菲热吻,而且被默许可以爱抚她挺拔的酥胸,纤盈修长的双腿,丰盈的翘臀,下面不起反应就不正常了。

李菲菲咬着嘴唇白陆景一眼,说:“其实是你今天中午喝酒了。”这一次,她并没有像上次在家中阳台上那样推开陆景。

陆景笑着摇头,抱着李菲菲,“菲菲,其实是我想你了。”

李菲菲心中有着甜蜜蜜的情意流淌着,展颜一笑,给人如花似玉般的美感。紧紧的抱着陆景,并不介意给他顶着。又幽幽的叹口气。

陆景知道她为什么叹气,在她耳边说:“菲菲,真希望我们现在十八岁。那时,我们的订婚还没有解除。”

李菲菲轻声道:“陆景,我希望你现在十六岁。因为,十八岁的你已经不喜欢我了。”

陆景心中一紧,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李菲菲回对他说出这样的情话,低声道:“菲菲,我们去家里…”

李菲菲点头,又想起一件事,低头瞥了一眼,笑道:“你就这样去啊。走在路上都要给人笑死。”

陆景苦笑一声,轻轻的抚着李菲菲齐背的秀发,调整呼吸。

嗯。深呼吸。可是一想到待会到李菲菲的宿舍中可以肆意的“欺负”她,或许还可以突破一点。某处充血的情况就没有一点改善。

晚上七点,陆景堪堪赶到汇海大酒店副楼12楼的1号包厢中,王灿、谢晋文、罗华、高婉薇已经等候多时。

打过招呼后,陆景坐在王灿身边,笑着高婉薇:“薇薇,闵雯水平不差,你想好怎么应对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