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90章 四大名媛(中二)

第1690章 四大名媛(中二)

“陆景,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你了啊?我还有事情和你说。”电话传来白唯轻柔的声音。不是质问的语气,而是带着女子款款的娇柔。

陆景心里有些难言的情绪,他的心思何等的细腻,哪会不懂白唯的心思,轻轻的揉揉眉心,说道:“我已经离开了。白唯,什么事情啊?要不明天说吧。”

白唯坚持道:“就现在见面说吧,电话里说不清楚。你在哪里呢?”

陆景摇摇头,道:“我在院子门口。”

白唯道:“哦,那你等我一会。我马上到。”

陆景微微沉思的靠在宾利车身上看星空。他处在一个很危险的边缘。

不可否认,和美丽的女子相处时是非常愉快的。而且,她们都对他很不错。但是,如果好感度爆表,对他而言实在是…,他如何承受得起?

美人情重。然而,他的时间、精力都是有限的。

几分钟后,白唯从四合院中匆匆赶来。一袭时尚的淡紫色长裙,秀发盘起。高雅、轻熟的美少妇。见陆景在晚风中等在车中,白唯心里有些莫名的感动情绪,走到陆景面前,微微仰头看着陆景,声音再轻柔了三分,“怎么在车外等着我?”

陆景无语的揉揉眉心。这误会…。薇薇坐在车里面的啊。刚才那么尴尬,他好意思进去坐着等白唯出来?

白唯低头从手袋中拿出了一本证件,递给陆景,等陆景翻看了秒。说:“陆景,我和闻人策离婚了。”

陆景诧异的看着白唯。将手中湖东区民政局发的离婚证还给白唯,问道:“怎么突然决定离婚了?”

白唯和闻人策的婚姻情况。白唯给他说过。各自披个婚姻的壳,很稳定的。白唯也需要闻人家的力量帮她遮挡各路想要**她的男人。

白唯幽幽的道:“闻人恪不是给套上一个贩-毒的名头吗?闻人家委托我找你说情,这是他们给我的酬劳。解除婚姻对我的约束。”

陆景愣了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怎么婚姻变成了约束?不是保护壳的吗?再看看白唯俏丽瓜子脸上浮现出的忐忑的神情,突然一下明白了。

因为,他曾经答应庇护白唯。白唯实际上已经不需要闻人家的保护了。

京城中,但凡和他有接触的女人不传点绯闻都不可能。据说谢海璐传得最起劲。他和白唯也有绯闻。而闻人家显然是这么理解了。顿时,他有点明白白唯此时的心情。

陆景苦笑道:“白唯,你这是在赌博。”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白唯下半辈子的命运掌握在他手中。

白唯走上前半步,仰着精致的小脸道:“陆景,是闻人策主动提出来要和我解除婚姻。人生总归要赌一次的。”

陆景笑着摇头,故意吓她,“你不怕我把你当一件礼物拿出去交换利益?风在水已经倒了,我们俩的约定可以算是结束。我不在给你庇护很正常。”

白唯禁不住妩媚一笑,踮起脚尖俯在陆景身上,在他耳边呵气如兰的道:“陆景,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其实不会吓唬女人啊?

第一,我们俩的关系没差到那种程度吧?第二,我没说我要缠着你啊。你这会为什么一副拒我于千里之外的态势呢?

我亲口告诉你我离婚了是想要你要对我负责:保护我到底,否则我就惨了。不是那种负责的意思啊。

不过。如果你要我的话,我应该不会拒绝。和你有亲密的关系,总好过我现在提心吊胆。唯恐你流露出不再保护我的态度。

陆景嘴角泛起苦笑。刚才的思绪影响到他对白唯的判断。又忘了白唯不是高婉薇。她是一个思想很成熟的女人。

陆景对白唯大胆的话无视,成熟的女人说这些话很自然的。笑了笑,说:“白唯。你顶到我了。”

白唯身高167,身材窈窕,这会儿整个人趴在他身上其实并不重,但是,那双丰满挺拔的白-乳压在他身上让他小腹很有点火气。薄薄的衣衫根本不能阻隔那种美好的弹软的感觉。

何况,陆景曾经在白唯家门口外的走道中从她t恤领口中看过她的白-乳。很漂亮,竹笋型的。这会脑袋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那一幕。

白唯也就是嘴上大胆而已。她并不是那种行止**的女人。给陆景这句流-氓话说的俏脸绯红,稍稍退开半步。因为,陆景这句话是女人专用啊。

陆景占回上风,眼眸温润的看着身前仰视自己的美少妇,笑着道:“好了,白唯,你不用担心了。我承诺保护你一辈子。”白唯很理智,他自然不再担忧什么。

“谢谢!”白唯妩媚的笑一笑,并没有告辞离开,轻声道:“陆景,这两天有空去我哪儿吃饭吗?让我感谢你一下你。”

“过两天吧,最近有点忙。”陆景点点头,说道,“好了,我该走了。”

“嗯。”白唯微微颔首,伸手给陆景整理了一下他的衬衣衣领,上面有她的发丝。这是一个介乎红颜知己和情人之间的动作。温柔的做完这一切后,白唯仰着头,说:“陆景,可不可以闭上眼睛?”

终究,她还是无法控制住对他的那份好感。她刚才说的是真的。陆景如果要她的话,她不会拒绝。

陆景好笑的看白唯一眼,说:“白唯,我想起一件好玩的事。在大学里面,如果有男生找女生索吻的话。女生有个高招。

让男生闭上眼睛,将食指和中指比个嘴唇形状在男生的嘴唇上印一下。不明就里的男生多半会兴奋的几周都睡不好觉。”

白唯禁不住掩嘴娇笑,想起她哪会大学里的事情,妩媚的嗔陆景一眼。“我们那时候大学里根本不准谈恋爱。我又没想那样对你。陆景,送我回家吧!”

陆景坦然的指指车内:“薇薇在里面。”

车门的隔音效果虽然好。但是就在车外面说话,哪会听不到。副驾驶座上的车窗可没关。高婉薇在里面笑的捂着肚子。她知道陆景说的那个法子。

白唯笑着道:“哦,那你坐中间,我坐外面。左拥右抱哦。”稍稍退开几步。

陆景给白唯这句话说的咳嗽几声。以宾利车后排两座的空间挤上那个人,到时候多么旖-旎,想想都知道。

白唯咯咯娇笑,她扳回一局。谁让陆景破坏气氛呢?

陆景知道白唯是开玩笑的,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坐车离开。

宾利车在夜色中行驶着。

有了白唯的打岔,高婉薇给陆景看到**一角的尴尬自然的消失。说笑着。进入湖东区后,高婉薇道:“景哥,我晚上要先到明华公寓。我三伯和平哥都在那里等我。”

高俊耀就是高婉薇的三伯。平哥则是高家的继承人高修平。陆景微微有些吃惊,这是个意外的消息,吩咐十三转向,微微沉吟着。

过了一会,陆景道:“薇薇,我没有像对倾城那样直接表态支持你,你的想法是什么?”

高婉薇理解的道:“景哥。我和倾城不同。你当时是需要倾城对抗白露,所以直接表态支持。我被推到前台是个中机缘巧合。你有你的考虑啊。

我三伯来京城就是希望我全力以赴,拿下名媛这个位置。”

具体陆景为什么不愿意直接表态帮她,她也不清楚。

当然。她能借到陆景的“势”为她谋取福利,对陆景已经很感激,陆景是否像黎倾城那样帮助她。她倒不强求。她并不怕和“闵雯”竞争。

“你三伯的想法还是太多啊。”陆景笑笑,薇薇是一个很聪明的女生。道:“薇薇,其实是我不太想管世家子弟圈子中的事情。当然。你现在已经走到这个位置,我肯定会推你一把。

但是,不能明着表态支持。四大名媛中2个位置都是由我来确定,吃相太难看。特别是你现在还和闵雯僵持不下的状态。所以,我会暗中支持你。

云图集团的事情,我们要处理的高调一点。你一会让你三伯配合一下。就说是我说的。”

高婉薇欣然的道:“好的,景哥。”有陆景的支持,她信心更足。

周五中午,陆景送丁灵、许雪一起回香港。她们要回去处理和华银行取代渣打银行成为港币发行银行的事务。拥有港币发行权的三家银行各有背景:中国银行、渣打银行、汇丰银行。

渣打银行代表着英国政府对香港金融秩序的话语权。汇丰银行是香港本土金融势力的代表。汇丰银行的全称是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

但是,汇丰银行属于外资银行。它的股东都是外资。上海在二三十年代是远东地区的金融中心。香港是之后年代的金融中心。

自92年索罗斯阻击英镑之后,美联储实现美元霸权。英格兰银行丧失了其在金融界的地位。英国在全球金融领域实际上已经没有发言权。

渣打银行因为作为英资银行,骤然退出香港的货币发行权,所引发的猜想并不会少。和华有很多工作要做。特别是舆论上的。

中午一起去往机场的还有叶妍、叶静雨、聂文白。她们三人回建业。叶妍邀请聂问白去建业做客。

下午时分,陆景在景华大厦顶楼的办公室中和前来拜访的高婉薇、云玉致会面。他昨天已经和安溪在汇海大酒店见面了解云图集团的情况。

慵懒闲适的午后阳光落在陆景办公室窗台上、地板上,落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黑色待客沙发上。

季婉彤送上清茶。陆景拿起墨静雯给他准备的一些资料数据,放在一边,他刚才大致的浏览过,说道:“云玉致,你对云图集团现在的情况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