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91章 云图集团的权力

第1691章 云图集团的权力

显然,来之前,云玉致做过功课,沉稳的说道:“我打算做三件事。第一,宣布股权激励,提高待遇,稳定人心。第二,提拔一批忠诚的中层经理。第三,物色一位优秀的职业经理人。”

云图集团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人心不稳。原因有两个。第一,创始人云波涛去世。

第二,云波涛指定的总裁人选安溪曝出背叛公司的丑闻,被迫离职,与云玉致的权力交接出现问题。而云玉致的能力不足以压服云图集团上下。

陆景微微笑了笑,抿了口茶。

见陆景这个表现,云玉致顿时有些慌乱,问道:“陆…陆哥,我是不是说错了?”

迟疑了下,云玉致在“陆哥”,“陆少”,“陆先生”这个几个称呼中,她选择了“陆哥”。

高婉薇诧异的看了云玉致一眼,笑着喝茶。云玉致今天的表现很乖巧啊。很难得。她只是约云玉致今天来景华大厦见陆景,其他的事情都没和她说。

陆景放下茶杯,笑道:“正常情况下,你的办法是对的。你身边有人帮你出主意吧?”

云玉致点头,“嗯,云图集团内部有不少人对我爸很忠诚。他们也是云图集团的小股东。”

陆景道:“云玉致,云图集团当前的问题并不是人心不稳,而是对自身的定位不明确。没有一个发展规划。

云图集团一直专注于电池、电动汽车领域,与昆成汽车合资之后,电动汽车这个核心项目交了出去。云图集团下一步该做什么,你有思考过吗?”

云玉致用力的抿了抿嘴,直觉上她认为陆景是对的,这正是她举棋不定,感到迷茫的地方,“我召开高管会议讨论过,大家都觉得应该继续研发电池技术。”

陆景笑了下,说:“这会和安溪领导的昆云汽车发生冲突吧?”

云玉致贝齿咬着红唇。道:“云图集团上下都对安溪很不满。昆云汽车虽然是合资公司,有云图集团的利益,但是我们都觉得应该把电池技术握在手中。”

陆景摇摇头,对高婉薇道:“薇薇。这还是斗争的思维啊。你怎么看?”

高婉薇穿着白色的衬衣、皱纹款式的青色长裙,有着很清新的学院风,微笑着道:“景哥,最终的结果肯定是云图集团斗不过昆云汽车。”

云玉致秀美的俏脸涨得通红,右手用力的握着拳。长长的指甲掐入到手掌中。高婉薇的话无异于是在取笑她能力不如安溪。

陆景叹了口气,想起高婉薇对云玉致的评价。这却是一个很要强的女孩,却能力不足。她的要强在现实中注定会碰得头破血流。

陆景的办公室很宽敞。墙壁的一副字画下是办公桌。待客沙发区位于办公室正中偏左的位置。此刻,陆景三人就在黑色的组合沙发处说话。清茶袅袅。

长时间的沉默。过了约半个小时,云玉致的情绪慢慢的缓和下来。她今天是来寻求解决办法的。不能无功而返。

来之前,弟弟云吉祥已经给她说过陆景在商业上的一系列成就,很辉煌、耀眼。她心中那个曾经完美、强大的男人和陆景相比不值得一提。

她记着云吉祥的一句话:陆景对云图集团的现状一定有解决办法。这一次真好是秦雨檬把高婉薇给逼住,否则,铁定没人管云图集团。一定要抓住机会。

陆景并不知道云玉致的心路历程,见她紧握的右手慢慢的松开。这才开口道:“关于电池技术的事情,其实在合资的时候就已经由安溪与梦瑶谈好。

云图集团的电池专利全部授权给昆云汽车使用,这是入股昆云汽车的重要资产。现在的情况下,云图集团继续研发电池技术是不明智的,应该谋求战略转型。”

研发向来是资金消耗大户。云图集团因为有昆成汽车和海益汽车的入股,债务有所减轻,但是继续投资研发绝对是不妥的。只会把昆云汽车反哺来的资金给吞噬掉。

而且,云图集团当前还没有电池技术的合适项目。盲目研发并不是好事。

云玉致聚精会神的看着陆景,听着他的意见。

陆景接着道:“云图集团转型做什么,你们可以内部再研究。就我从安溪那里了解的情况。建议加大在it部门上的投入。

包括充电电池、金属零部件、五金电子产品、手机按键、微电子产品、液晶显示屏模组、光电子产品、柔性电路板、充电器、连接器等等业务。”

云玉致认真的道:“陆哥,这都是利润很小的项目。”

陆景禁不住笑起来,云玉致这个性格啊,“你要大项目也简单。但是你得有资金做。有能力做。有没有想过电动自行车的项目?”

陆景很清楚的知道电动自行车这一块的市场有多大的。日后电动自行车的火爆直接淘汰了摩托车、自行车。因为利益冲突,一度引起交管部门限制电动自行车的增长。

当然,在06年做电动自行车,市场还是不太成熟的。云玉致没有能力去培育一个市场。

云玉致微微低下头。她其实有点不服气的。只是,不敢反驳陆景。陆景和高婉薇的份量是不同的。

陆景笑了笑,道:“云玉致。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个人认为,安溪比你更适合继承你父亲在电动汽车上的遗志。

如果你要在这上面和安溪较劲。今天的谈话就到此为止。我和薇薇不会白费力气帮你。”

云玉致她今天穿着白色的露肩柔软长裙,搭配着蓝色的衬衫。靓丽、秀美的闺秀装扮。此时,一双漂亮的眼眸看着陆景,犹豫不决。

半响,云玉致痛苦的低下头,看着脚尖,小声问道:“陆哥,没有第二个选择吗?”

陆景断然的拒绝道:“没有。”

云玉致脸色黯然,继而,郑重的道:“陆哥,我…同意。”她知道,一旦做出承诺这辈子就别想再改。心中有着难以抑制的伤感涌上来。

陆景道:“好,那我说接下来的安排。首先,你要明确,你要什么?云图集团的董事长职位。”

云玉致很快收敛起心中的情绪,目不转睛的看着陆景。因为陆景说话条理清晰,而且直指问题核心,说到她心坎上。她听到陆景说道:“首先,云图集团是你父亲毕生的心血。不能给别人夺走。有我和薇薇的支持,你的董事长职位稳如磐石。”

“其次,你要确保云图集团是不断的壮大,而不是连续的亏损直至倒闭。就是我刚才给你说的云图集团要战略转型。具体怎么做?蛇无头不行。你作为董事长,要尽快确定云图集团总裁人选。”

云玉致迷惑的看着陆景,她刚才已经给陆景提过这一条的啊。

陆景笑笑,说:“我说的这个人选以你父亲的旧臣担任为好。最好是在云图集团内部有一定威望的人。你要记住,领导永远都是对的。错的只是下面做事的人。”

云玉致不解的眨眨眼睛,她听不懂陆景的意思。模模糊糊有点触碰。

高婉薇却是一下子听懂了。陆景教云玉致的是权谋。

云玉致要掌握云图集团,当然不能只当一个空架子董事长。提拔中层干部的前提是要把她父亲的老臣清洗掉。否则哪有位置?

指望云波涛时期的旧臣忠于22岁的云玉致,那简直是痴人说梦。当然,这是最坏的打算,如果真有人愿意辅佐云玉致,那是好事。

陆景看了云玉致一眼,见她真不懂,无奈的道:“简而言之,就是说,黑锅下属背,荣誉归你得。云图集团现在这个样子,想要获得新生,肯定要大刀阔斧的改革,重新整合团队是必须的。

因而,你要推一个人上去帮你完成这件得罪人的事。如果你亲自去做,就会把你父亲的一点人望遗产败得精光。”

云玉致这才恍然。陆景很腹黑啊。想了想,又问道:“可是万一我推上去的总裁完成了云图集团的转型呢?”

陆景给云玉致这句小白的话给逗的笑起来,“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云图集团既然能给你赚钱,你正好落个轻松啊。

云玉致,我还没见过甩手掌柜不当,要掌握公司权利的人。权利欲-望要这么强干什么啊?你只要保证你在公司的股权不要给人稀释就好了。”

云玉致给陆景说的有点不好意思,白皙的脸蛋变得绯红,“陆哥,我…”她不想给陆景认为是一个权力欲-望强烈的女人。这种形象向来是被她鄙视的。她只是不信任别人。风在水伤她太深。

陆景笑着摆了摆手,说“好了,这只是一种比较理想的情况。事实上我认为不可能出现。你父亲当做接班人培养的是安溪。云图集团内部不可能还有统帅才干的人。有也给你父亲清洗掉了。因为,那会对安溪的地位构成威胁。

所以,我们现在说接下来的情况:你将来要如何来接管云图集团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