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92章 黑转粉

第1692章 黑转粉

听到关键的地方,云玉致表情郑重的听陆景说话,屏气凝神的看着陆景。

陆景道:“在说这个话题之前,还需要提一个问题,我需要什么?”

云玉致又是一阵迷糊。

陆景微笑着道:“你不会以为我无偿的帮你吧?”

云玉致底气不足的道:“可是,我爸选择昆成汽车作为云图集团的战略投资者啊…”

陆景道:“昆成汽车成为云图集团的战略投资者只是确保云玉致的董事长控制权。至于,你是否能经营好公司是她自己的事情。”

云玉致心情低落的点点头。

陆景又笑道:“当然,你经营不好,我和薇薇的投资打水漂也很心疼。还有薇薇当中说找我解决云图集团的问题,我得给出解决方案。”

云玉致哦了一声,眼睛微微发亮的看着陆景。这是陆景帮她的理由。

陆景再说道:“现在昆云汽车的电动汽车卖得非常好。但是有一个很大的隐患就是昆云汽车的研发力量薄弱。优秀的电池研发人才都在云图集团内部。

我要云图集团的研发团队。现在,云图集团处在动荡当中,我实在不放心将昆云汽车的核心竞争力放在你们手中。”电动汽车的核心竞争力就是电池技术。

云玉致心情顿时有些失落,低声道:“陆哥,如果云图集团失去研发团队就失去了核心竞争力。”

原来陆景还是要从她手里夺走宝贵的资产。

陆景点点头,认同云玉致的观点,但是没有继续说这个话题。接着刚才的话说道:“你接管云图集团的权力应当在3年到4年之后。那时候,电动自行车的市场逐步趋于成熟。云图集团可以以较大的优势介入。

这3到4年期间。我建议你去美国哈佛大学留学。具体的事宜,我可以给你安排。

你回国之后。只要把电动汽车这个项目运作成功就可以立即掌握云图集团的权力。电动汽车的技术,届时,昆云汽车会提供。

薇薇会作为大股东代表进入董事会,云图集团的动荡和平稳运行情况,你可以找她了解。薇薇最主要的职责就是保证你我的股份在这几年期间不被稀释。

怎么样,你信不信得过薇薇?”

云玉致有些难过,不仅最重要的资产都被剥夺,而且她还要被迫远走美国。在来之前,她从来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心情悲伤至极。想着想着。眼泪就吧嗒吧嗒的掉下来。抽泣着道:“

陆景,这不是是否信任的问题,你都安排好了,我还能说什么?”

高婉薇无语的摇摇头,清秀的笑一笑,拿起茶杯喝茶。她所认识的景哥可不是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谋求云图集团的核心资产后不做任何补偿呢?

云玉致还是太嫩。一句“陆景”,把她内心的情绪全部泄露出来,进门时貌似恭敬的“陆哥”也就是说说而已。

看着云玉致哭得伤心,仿佛被他欺负了。陆景禁不住笑起来,长身而起,走到窗户边,笑着道:“云玉致。你果然还是不信任我啊。好了,剧情反转,听好我给你的条件。

云图集团研发团队转给昆云汽车的代价是:第一。在合作项目上,可以免费使用昆云汽车的成果专利。第二。我给予你个人昆成汽车0.5%的股份作为补偿。价值约1亿美元。你和云吉祥平分,你代替他持股。”

1亿美元。买下整个云图集团的研发团队都足够了。当然,优秀的研发人才是无价的。

云玉致愣住。呆呆的看着陆景。

陆景笑了笑,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他刻意把话反过来说。而不是一开始就抛出条件,就是要给云玉致留下一个很深刻的印象。否则,她在美国留学三四年,指不定心里要怎么疑神疑鬼。

陆景可不想帮人帮出一个敌人来,那可就是个悲剧。

约莫过了五分钟,云玉致终于回过味来,局促的站起来,“薇薇姐…”

高婉薇只是轻轻的笑了笑,给了云玉致一个鼓励的眼神。这是她为人的极限。她才不会帮云玉致说话呢。云玉致这人的性格,她不欣赏。

反而,陆景帮云玉致的程度有点过,有点蹊跷。似乎,带着某种怜悯。

其实,今天的谈话只需要拿出解决方案就可以。至于挖角研发团队的事情,没必要和云玉致说。反正云玉致帮不上忙。

挖角的事情安溪可以一手包办。她当年可是云图集团的总裁助理,实际负责人。她可是很重视研发的。技术团队肯定是嫡系。

当然,有云玉致的配合,挖角肯定会更顺利、顺畅。景哥现在的方案是一个大欢喜的结局。就是多出了些钱。好吧,景哥不差钱。

不过,看到云玉致感激涕零的样子,再加上可以圆满的解决云图集团问题可期,昆云汽车也顺便解除技术上的隐患。高婉薇心中很舒服、痛快。

景哥办事,确实是一流的手腕,水准。

云玉致走到陆景身后1米处,不安的道:“陆哥,对不起,我误会你了。我…,我能做些什么吗?”

陆景回过身,笑着道:“那你就趁着这几天还没有选出总裁的时候,把研发团队卖给好价钱吧。”

云玉致给陆景说的破泣为笑,不是一无用处,心里好受了一点,“好的。”又郑重的向陆景鞠躬行礼,感激的道:“陆哥,谢谢你的帮助,玉致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你的恩情。”

价值1亿美元的股份,这份礼很重。

即便是陆景为了打消她的疑虑,即便是为了让她安心的远赴美国求学,即便是拿走云图集团核心竞争力的补偿,不管什么原因,陆景付出的价格是溢价了。

陆景轻轻的叹了口气,微微笑了笑,说:“玉致,你这声‘陆哥’算是真心实意了。你知不知道,你在公开的场合这样喊我一声‘陆哥’,以后在京城中就没人敢欺负你。”

高婉薇没有看错,他确实对云玉致存了一份怜悯。从她身上,他看到了前世中某些自己的影子:

父母双亡,努力的在社会中挣扎求存,但是,不通世故、人情,碰的头破血流。周围满满的都是恶意。

云玉致给陆景说的笑起来。只是,眼泪忍不住的顺着清纯的脸蛋往下流。笑着,哭着。她终于感觉到温暖。阳光般的温暖。

并不是所有的人对她充满恶意,想要谋取她的身-体、资产。

看得哭得娇柔无比的云玉致,摇摇欲坠,陆景走到她面前,将她轻轻的拥住。云玉致身-体一下子僵硬住,给陆景这样抱着她不习惯,且担心陆景占她的便宜。她并不是随便的女孩,迄今为止也就经历过一段失败的感情。

耳边突然传来陆景温润的声音,“玉致,想哭就哭个痛快吧。”仿若天籁。他的肩膀厚实如山。

云玉致在陆景肩头哭得稀里哗啦。长久以来的委屈汹涌而来,填满心房。父亲去世的悲痛,给风在水愚弄的感情,骤然承担云图集团重担的压力,这一切都令她心力憔悴,身心俱疲。

哭累的云玉致在陆景的肩头,慢慢的睡过去。

云玉致悠悠的醒来,身子有点僵,入眼是幽暗的灯光,窗外繁星点点。高楼大厦的灯火映入。日常习以为常的夜景,竟然如此的美丽,令她着迷。

云玉致适应了幽暗的光线后,打开灯。她刚才睡在陆景办公室的待客沙发上。

坐着略微回想了一会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后,陆景推门而入,微笑着道:“玉致,你醒了。”

“陆哥…”云玉致略微有些局促不安的低下头。她哭了很久,脸上的妆怕是早花了。而且裙子和头发睡觉都弄乱了。她现在很难看呢。

陆景讶然的打量着云玉致,笑道:“玉致,你的反应很奇怪啊。按照我的经验,现在你的反应应该是察看自己有没有受到侵犯才对。”

云玉致赫然的一笑,抬头轻声道:“陆哥,我相信你不会的。你不是那样的人。”

陆景笑着摇头,云玉致依旧有异常不信任转为异常信任,用娱乐界的话来说就是黑转粉,而且是超级黑转脑残粉。“去吧,洗手间在走道那里。”

云玉致从卫生间里回来。素面朝天,头发梳过。是一个清纯秀美、娇嫩水灵的漂亮女生。

云玉致感觉她今天的遭遇、情感的宣泄让她面对陆景有点不适应,需要几天来适应。告辞道:“陆哥,我先回去了…”

话还没说完,肚子发出一声咕噜的叫唤声。云玉致羞得俏脸绯红。她自小受到的教育告诉她这是相当失礼的事情。禁不住低下头。

陆景微微一笑,“好了,我让小季看看还有什么吃的?”走到办公桌拨了一个电话出去。过了一会道,“玉致,就余乐那里还剩下一包泡面,你吃不吃?”

云玉致连忙点头,小声道:“吃”。现在晚上九点多,她饿得有点惨了。

陆景说了几句,挂了电话,和云玉致一起坐在待客沙发上闲聊。又想起一件事来,问道:“哦,玉致,你要多吃一根火腿肠吗?”泡面陪火腿肠很搭。

云玉致清秀的俏脸突然变得绯红,红得滴血,热得发烫,有点难为情的小声嗔道:“陆哥…”

我靠。陆景一下子秒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