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19章 戒掉谈理想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719章 戒掉谈理想

陆景一共有三支手机。其中两部手机在他的助理手中,一部在自己手中。

那两部手机原来是宋雨绮保管,现在是由墨静雯保管。此时墨静雯并不在陆景身边。

陆景此次去汉城,先见娇妻卫婉仪,后见郑氏兄弟。因而,墨静雯和季婉彤两人可以在江州停留两天稍后再到汉城。

至于,陆景的另外一位助理余乐他已经请了婚假,准备和寇小蛮的婚礼。

陆景此时是使用宋雨绮的手机登录私t号下载风白露传输来的视频。他的手机一直保持着和风白露的通话。

“白露,这则视频是哪里来的?bbc就算播节目应该也不会只有几秒的视频吧?”

“英国那边私t朋友圈中传来的一个视频啊。网上有评论说你这个回答很经典,比喻的很形象啊,12点01分,代喻景华此时在全球机厂商中的地位很到位。

还有的人批评你在回答问题时顾左言他,很没有礼貌。不过,说这些话的人都是英国人。对中式语言风格理解的不深刻咯。”

陆景禁不住笑起来,“我没要求bbc的记者用中文采访算是够客气的了。英国人凭什么说我不礼貌。我们要是在伦敦用中文采访他们,他们会回答吗?

答案不问可知。可见英国式的虚伪是深入到大不列颠民族骨髓中。一贯的喜欢搞双重标准。”

“你啊…”风白露在电话里咯咯娇笑。陆景在其他人面前话一向很少,但是在她面前不乏长篇大论的时候。显然,他对英国人的印象很差。

和风白露说笑了一会。了解到她在云春的生活、工作很顺利,陆景挂了电话。他从风白露的话中听出私t在海外的运营情况似乎相当不错。

宋雨绮一直依偎在陆景肩头。婉约的笑着,敬佩的道:“陆景。你无论何时都可以成为焦点呢。”这是陆景的魅力。他的语言风格、温润的气质让他很出众,给人印象深刻。

陆景笑着摸了下宋雨绮的鹅蛋脸,白净细腻,“雨绮,你还不如说我嘴功了得。”

宋雨绮妩媚的轻笑,依偎在陆景脖子处,说:“bbc的记者是不知道他们采访的是景华的国王。否则,肯定要后悔死。”

陆景微微一笑。轻轻的抱紧宋雨绮,给她温暖。似乎。随着他的地位越来越高,枕边人们都开始有些崇拜他的迹象。

从徐华路丽都酒店出来,施白和郁晓岚准备前往楚北国际大酒店入住。施白一行在那里订了酒店。

郁晓岚开着昆成汽车出品售价四十万的昆拓k7从中盛路穿过。窗外浩渺的北湖风光在夜色中沉静。时隔几年,再回到江州,景物既熟悉又陌生。

郁晓岚心中飘荡着淡淡的愁绪。一时间竟有些沧海桑田的感慨。当年父亲在江州任职,她回江州,有家的感受。

现在父亲在川南省任职。母亲也在渝都。哥哥郁扬和嫂子在渝都市定居。他经常在襄水、宾州、渝都三地来回跑。

此时,她再回江州,有客居他乡的感受。然而。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段岁月都在这座城市中度过的。初中,高中。物是人非。

一方面是江州日新月异的变化:江州日报上曾有评论说江州的人均收入水平,房价、环境、空气质量等等宜居参数都是一流水准。二线城市中的第一位。

另一方面是她的心境变化。那时候是无忧无虑的学生,小孩子。现在她需要为她的爱情,人生前途思考。

施白坐在副驾驶座上,内地的左驾驶座位让他不是很适应。香港是右驾驶位,看着车中的导航。问道:“晓岚,是不是走错了?我们从江州大道走不是更近吗?”。

郁晓岚娇嗔的白施白一眼。“这么早回酒店干什么啊?陪你那几位朋友吹牛聊天谈理想啊。理想是用来谈的吗?施白,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走走。”

施白讪讪的笑了笑,心里涌起些喜悦的感受。显然,晓岚对他刚才的表现很满意。他有些顿悟的感觉。

郁晓岚开车带施白到风景如画,意趣活泼,设计多样的樱花园中。将车停在了樱花园路边,两人下车步行。此时,明月当空。照射出两人的影子。

施白好奇的打量着樱花园的风景,很美。

郁晓岚牵着施白的手,一起往樱花园中的石头前走去,道:“这就是樱花园,如果你的公司要搬来江州,最好是在这里租一间办公室。这里是软件园。”

景华科技园五期工程。第四期修建的樱花园是软件工程。基本都是软件公司。

第五期的清动园则是小企业居多。它是创业型公司的园区。与新月湖边的江州大学等高校联系紧密。

“哦。”施白应了一声,又赞叹道:“晓岚,这里的风景真美,真是难以想象。”

郁晓岚白施白一眼,“你才知道。所以不要怪别人嘲笑你们是港灿,说实话,很多地方你们没去过,很多景色都没看到过。喏,到了,带你看一看这个著名的景点。”

樱花园入口纪念动工仪式的石碑处很是整洁,顺着马路到石碑前,施白失笑道:“晓岚,你不会是在瑞丰旅游里听到这个景点,所以带我来的吧?你别忘了,我也是做导游的啊?”

“切…”郁晓岚对施白的话嗤之以鼻,带他走到石碑背后,后面是一首诗。大体是纪念樱花园建成的文字。施白莫名其妙的看着郁晓岚。郁晓岚努努嘴,“将每句诗的第一个字连起来读。”

施白半信半疑的看了郁晓岚一眼,“藏头诗啊…,咦。为邵秋兰建樱花园,这是什么意思?”

郁晓岚没好气的道:“字面意思。邵秋兰是江州师大的老师。作家。瑞丰旅游的导游语隆重推荐的《江州记事》就是她写的。”

“才女啊…”施白感叹了一句,随即反应过来。为邵秋兰建樱花园,我靠,这是谁这么大手笔?

施白看看一眼看不到边际的樱花园,心中浮起震惊,伸手抚摸着那冰凉的石碑。时间飘过。樱花园在周六的夜晚很安静。偶尔有晚风吹拂路过。

施白扭头看着郁晓岚,缓缓的道:“晓岚,这一定是一段浪漫的感情。”

郁晓岚轻轻的笑了笑,挽着秀发,“那得问陆景和邵老师去。”

施白微征。脑海中浮起陆景的形象。相当的模糊。他很难却给陆景的形象下一个清晰的定义。

郁晓岚轻声道:“施白。我不要求你能做到陆景这样。虽然我很喜欢这份将爱情铭刻记录下来的做法。我希望你能够做出成绩,可以娶我的成绩。

你今天算是开窍了,有些不足,很稚嫩,但让我看到了希望。余志成那儿回头我们再做一些工作。施白,我希望我们的婚礼在两三年之后可以举行啊。”

施白感慨的长叹一声,轻轻的搂住郁晓岚。没说话。心里下定决心。

楚北国际大酒店二十二楼的套房中,和施白一起来江州的阿进、jak、老邓三人在房间中打着扑克牌。很流行的玩法,斗地主。

胖乎乎的阿进丢下一个“炸弹”。4条8,道:“施白怎么还没回来?明天我们得回香港了吧,得找个地方买点土特产。”

老邓瘦高个儿,嘿嘿一笑。说:“阿进,人家是有女朋友的人。肯定要找个地方做点事。”

jak笑了笑,出着牌。道:“得了,老邓。你心里别怪施白不讲义气。上午那种情况。肯定是只能进一个人进去啦。话说你小子吃错药了,在那时候和人辩论。神经啊你。”

老邓不服气的道:“说说怎么了?我当时是懒得和小女生计较。你们不也觉得那几个妞很漂亮吗?”。

阿进、jak都笑起来。漂亮是必须的,只是点评时给人家听到很失礼。

这时,敲门声响起,阿进打开门一看,笑道:“施白,你小子总算回来了。噢,郁晓岚呢,没和你一起回来,不要紧的,我可以把房间让给你们。”

这次到江州来,一行人为省钱只定了两间房间。阿进和施白住在一间。

“哈哈。”jak和老邓都笑起来。但随即两人的笑声慢慢的弱下去,因为施白没有笑。

见三位朋友的视线看过来,施白挠挠头,道:“都别看我,我有事情和你们说。”

顿了顿,施白道:“是这样的,我打算将公司搬迁到江州来。当然,注册还是在香港,这样可以享受一定的税收优惠。并且,我打算将公司的主营目标转为手机游戏开发。”

施白的决定让三人有发怔,随即纷纷反对。

“啊…,施白,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江州这里你能适应吗?”。

“施白,我不同意,说好一起在香港创业的,现在跑到江州来算什么?”

“就是啊,我们雄心勃勃的要做手机办公软件,做游戏开发怎么可能?我们的技术实力不够。”

施白抿了抿嘴,“阿进,jak,老邓,我已经决定了。咱们好聚好散。”

“我操…”老邓当即气得摔下手中的扑克牌,离开房间。

阿进和jak都是摇头。新成立的公司中施白占大头,他们只是小股东,朋友入伙捧场,算玩一下的。但是,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施白的变化。

他真的当他是ceo啊。

施白看了看剩下的两位朋友,走出了房间。他要戒掉谈理想,而改成去做事情。

未来在手中,不在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