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21章 我认识宋雨绮

第1721章 我认识宋雨绮

聂问白失笑道:“我发神经才搬到江州来住。走,知秋,我们去二楼看看。”

“还没有装修的别墅有什么好看的?你都不打算搬到江州来住,自己还亲自看什么啊,找一家装饰公司全场搞定不就得了。”墨知秋嘀咕着无奈的跟在母亲身后爬楼梯。

一边上楼,一边又八卦的问道:“妈,24号上午你们不是在白沙井聚会吗?我24号晚上在徐华路丽都酒店14楼的咖啡厅里见墨静雯和宋雨绮就相处的很好。”

聂问白嘴角却勾起一个妩媚天成的笑意,扭头看了女儿一眼,成熟美人的风情流溢,“你指望我和墨静雯那些小女生有什么话好说?”

其乐融融那种事只存在于小说中。24日上午那天大家聚在一起只是做个样子给陆景看看而已。不想他操心。各自的关系有远近区别。

这无关矛盾、性格。这是由各自的生活经历,人生阅历,年龄所决定的。她和叶研的关系不错。和黄紫琪、徐咏碧等人的关系就一般。

墨知秋嘻嘻一笑,不知道董阿姨和谁的关系好呢。

景秀园这里的别墅都是三层的独立小别墅,没有庭院隔离,开发式的,很有些欧美小镇的风格。别墅前后绿树环绕,绿化率很高。蜿蜒的马路直通景秀园的门口。

52号别墅二楼中有六个房间,四个客厅。处于毛坯状态。聂问白带着墨知秋在二楼中到处看,“知秋,你以后少和墨静雯斗嘴了。”

墨知秋挽着母亲的手臂,打量了她一会,窈窕的倩影美丽绝伦,若三十岁许的丽人。笑嘻嘻的道:“怕什么,难道我老妈你在陆二少面前还比不上她得宠啊。”

聂问白轻笑着白墨知秋一眼,道:“还…真没有啊。”她是陆景的情人。而墨静雯是陆景的女校书。

墨知秋就笑,“哪怕什么啊。大不了我再去抢她的东西。”

聂问白笑着捏捏墨知秋的脸蛋,墨知秋苦着脸,嘀咕道:“妈,你就喜欢这样。我又不是十几岁的小女孩了。”

聂问白没理会墨知秋的嘀咕,笑道:“十八岁的小女孩说这个,害不害臊?知秋,在美国不许早恋知道吗?你妈就是例子。”语调有些忧伤。

她想起了往昔的日子。

墨知秋娇俏的的翻个白眼,都十八岁了算哪门子早恋啊。国内都是进大学谈恋爱的好吧,何况更加开放的国外?说道:“妈,我都十八岁了呢。美国这个年纪的学生…,反正,美国的教育你知道。”

聂问白拿出当母亲的架子:“我说不许就不许。”

母女俩相依为命,情如姐妹,但该教育的还得教育。只是,墨知秋以前很叛逆,最近从美国读完高中回来才听话许多。

“哦——,知道了。聂大美女。“墨知秋吐吐舌头,拖长语调说道。在美国呆了三年才知道亲情的宝贵,知道母亲的不容易。

一路说说笑笑。时间过的飞快。将一些细节都记录下来。这些年的锦衣玉食,母女俩对装修的眼光都很高明,很有想法。

十二点过三分,阳光直射在圆形的阳台上,室内的温度渐渐上升,看完房子,聂问白拍拍手,娇声道:“ok,走了。知秋。带你去吃饭。今天换个口味。“

到别墅的车库中坐进车中,聂问白开着炫酷的白色宝马跑车出了景秀园。

墨知秋坐在驾驶座上玩了会手机。她用私t和朋友们聊天。

私t现在在美国、欧洲都设有服务器,全球互通。她用私t和散落在全球各地的高中同学联系。很顺手。

放下手机。墨知秋忽然想起一件事来,问道:“妈,你装修这栋别墅做什么用啊?”

她和母亲最近在江州住在陆景的别墅景华公寓中。

聂问白笑笑,道:“以后你就知道了。”有些事情,她还不想告诉知秋。

陆景和她都没有采取防护措施。要一个感情的结晶是计划之中的事情。就是不知道孩子在什么时候来临。

她虽然没打算搬到江州来长住,但是怀孕的时候要来江州。交州那里毕竟是人多眼杂,认识她的人太多。

“不说算了。”墨知秋“切”了一声,笑嘻嘻的说起最近和董晚瑶住在一起的趣事。

中午时分,聂问白开车带着墨知秋到积西镇的黄远酒店用餐。这里的粤式菜肴比丽都酒店更为正宗。二楼的餐厅中环境舒适,窗明几亮。

中午时分用餐的宾客不少。门口的服务员说着“欢迎光临”迎着将聂问白和墨知秋送到临窗的雅座上。洁白的印花餐布点缀着雅座的格调。

“先上一壶特级普洱。”聂问白翻翻菜单,很熟练的报着菜名:“白灼虾、白切鸡、香煎芙蓉蛋、木耳海参猪肚汤、炒节瓜。知秋,还要吃什么?”

墨知秋摇摇头,托着香腮道:“没了。妈,就这样吧。”和妈妈在一起吃饭很舒服。能被照顾的无微不至,都是她喜欢吃的菜。

就在聂问白和墨知秋边吃边聊的时候,二楼的餐厅中走进来七八个人,簇拥着为首的两人。联讯公司总经理萧子明、联信的总经理宋选锋。

萧子明是一名四十多岁的男子相貌干净,看到聂问白,禁不住眼睛微微一亮,扭头道:“宋总,我碰到一个熟人,过去打个招呼。”

聂问白是被岁月格外眷顾的女人。言笑间,宛若三十岁许的丽人,风韵不减,璀璨迷人。成熟风情味道很足,透着岁月沉淀后诱-人的韵味。

更何况,还有容貌肖似她的墨知秋在一旁,墨知秋美丽得连女人都会嫉妒。

宋选锋大腹便便,五十多岁,也注意到聂文白母女,笑着道:“萧总。一起吧。正好认识下你的朋友。”

萧子明点点头,让身后的随行人员先去找位置,和宋选锋一起走到聂问白、墨知秋的雅座边。笑吟吟的伸出手,“聂小姐。真是巧啊,没想到在江州这儿碰到你。”

对于突然闯过来的萧子明两人,聂问白怫然不悦,微微蹙眉,没有理会萧子明伸出来的手,拿着筷子微笑道:“萧总来江州开会?”

萧子明不以为意,自然的缩回手,笑道:“聂小姐也知道江州的s7全球开发者大会?”

“都闹这么大声势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萧总。没事的话,我要吃饭了。”

萧子明忙笑道:“行,行。”说着,介绍道:“这位是我的朋友,联信的宋总。”

聂问白看了宋选锋一眼,淡淡的点点头。

宋选锋对聂问白的傲气有点不以为然,笑道:“聂女士,出门在外,还是要低调一点,与人为善的好。”

萧子明打着圆场。“聂小姐,我车后座带了一瓶上好的红颜容,口味上佳。一起喝一杯吧。”

墨知秋嗤笑一声,漂亮的桃花眼眨了眨,道:“看来宋总很自信啊。不知道联信手机今年的销售成绩怎么样呢?”

“哦?聂女士的女儿在哪里高就?”宋选锋似笑非笑的看着墨知秋。墨知秋和聂问白坐在一起一看就是母女。

墨知秋道:“我在哈佛商学院读书,看过你们的报道。联信是信产部下的三大企业之一。要是成绩不好,宋总的位置怕是不稳吧?”

宋选锋不介意在美女面前透露一点信息,微微抬起下巴,自信的道:“联信下半年的业绩会有一个爆发式增长。”

拿下s7的手机模组后,联信的业绩可以有一个爆发式增长。

萧子明笑道:“知秋,你毕业之后要是回国工作的话。可以给叔叔打电话。保管给你安排一个好职位。”他和聂问白早认识,知道她女儿的名字。

墨知秋翻翻白眼。“你追我妈还不够,还想追我啊。大叔。你很老了啊。”

这话也就墨知秋这样的小魔女性格很说的出来。“噗嗤…”刚好来送菜得服务员一口气没憋住,直接笑喷了。

给一个十八岁明艳照人的少女这么讽刺,叫破心思,萧子明脸上红一块,白一块,恼怒的瞪了服务员一眼,凶狠的道:“你笑什么?去叫你们经理来。”

服务员连忙肃容,有点被吓到,放下手里的白灼虾,连忙离开。她才不会傻的去叫经理来。

聂问白放下筷子,靠在椅子上,似笑非笑的道:“萧总,你对小姑娘发什么脾气?有什么气冲我来就行。”

萧子明看了成熟而妩媚的聂问白一眼,给脸不要脸,沉着脸道:“好,那你今天陪我和一杯红酒算赔罪,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聂问白轻抚着耳边的青丝,要是在之前几年她或许会害怕萧子明的威胁,现在嘛…,“假如我不愿意喝酒呢?”

萧子明冷然的道:“聂问白,你现在是在江州,而不是在交州。”

宋选锋轻笑,开口道:“聂女士最好还是陪我们喝一杯为好。不然,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就不好了。”

萧子明在追求聂问白。聂问白只怕还是无主的名花。并不像什么有社会能量的女人。

墨知秋一脸无语的看着这两个精-虫上脑的老男人。居然威胁她妈。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她倒是一点都不担心。江州可是陆景起家的地方。前两天还有报道称江州以景华为城市名片,以景华为荣呢。

聂问白微微一笑,“是吗?我认识宋雨绮啊。我听说她在江州能量很大,萧总,你能压得住她吗?”

宋雨绮是谁,这在江州的上流社会圈子中是一个不需要问的问题。联讯、联信在江州设有分公司,萧子明和宋选锋都知道这位陆景在江州的代言人。

聂问白的笑容在两人眼中看起来有些讽刺。萧子明看了看聂问白漂亮的容颜。都已经撕破脸,他不甘心就这么离开。他对聂问白很有点想法。

“你们不信啊?”聂问白拿出手机拨了宋雨绮的号码,宋雨绮现在在汉城,“雨绮,嗯,是我。我刚才去看了景秀园的房子,有点大啊,我一个人搞装修不知道什么时候,想请你帮我推荐一家装修公司,一条龙服务…”

聂问白和宋雨绮熟络的聊着,过了一会,衣袖给墨知秋扯了下,小声道:“妈,别装了,那两个傻走了。”

在聂问白接通和宋雨绮的电话之后,萧子明和宋选锋就离开了。开玩笑,如果宋雨绮罩着聂问白,谁敢打她的注意?陆景的风流谁不知道?

真要为这点事得罪陆景,那太不值得。而在数字技术协会上施压,上面有信产部、楚北省的人顶着。

聂问白和宋雨绮聊了几句,挂了电话,笑道:“装什么啊,我和宋雨绮关系是不错。”叶研和宋雨绮私交很好,她顺带着和宋雨绮关系也很好。

墨知秋惊讶的张张嘴,泄气的道:“妈,你都可以找人帮你装修还让我帮你参考,逗我玩呢。”

聂问白咯咯娇笑,“知秋,你越来越可爱了。那也得有我们自己的想法不是?”

“去你的。”墨知秋对天空中翻翻白眼。她倒是明白她的小魔女性格是遗传谁的。

萧子明和宋选锋的随从在正中间的一处大圆桌边落座,两人坐下来后,脸色不悦。

可恨就可恨在:聂问白这个女人居然和宋雨绮关系良好,还一声不吭。谁知道她和陆景有没有关系。

老大们脸色不悦,下面捧场的几位经理自然没有说笑的心思,酒桌上的气氛有点压抑。

“玛德,陆景双-飞这对母女不得爽死。”萧子明心里恨恨的想到。

宋选锋笑呵呵的和萧子明碰了杯酒,他知道萧子明心里在转什么念头。正常的男人看到那对母女花都会有那种想法。

只是,他都五十多岁了,在女人上头没有四十多岁的萧子明有心劲,劝道:“萧总,过几天,咱们就可以让景华吃个憋,到时候再好好喝一杯。”

萧子明点点头,心里稍爽了一点,说道:“宋总,景华的杨总说明年会出售智能手机模组,要用一个开源代码的系统。这个消息你怎么看?”

宋选锋摇摇头,喝着红酒,“哄我们的缓兵之计而已。所以,我们一定要在7月初的会议上逼迫景华出售s7的手机模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