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27章 各自的梦想

第1727章 各自的梦想

国内知名的星际争霸游戏论坛八达论坛在6月30日晚上忽而热闹起来。大量的用户冒泡发帖。

论坛管理员成炎特意在深夜里登陆上来察看情况。瞬间便顶在论坛首位的帖子吸引住。

《ipx裸-奔视频,重要事件,标题要长-----》

很标准的网络夸大化语言,制造嘘头。成炎顿时笑了。原来有人拍摄了韩国星级争霸天王级选手,效力于hite-entus俱乐部的ipx的视频。

成炎顺手点了进去。心里想:估计是假的。堂堂天王级选手怎么可能去裸-奔。

帖子里面是一段长约1分钟的视频。可以清晰的看到汉城天河电竞馆的标牌。十几名男子光着身-体从标牌前跑过。随即镜头定格在其中一人脸上,确实是ipx。

成炎立即呆住,再往下看,帖子下面吵翻了天。起因是有人在论坛发贴称方锋和ipx对战,赌注是败者裸-奔。这个视频是对刚才质疑者的回复。

对于星际这款游戏的爱好者而言,虽然不至于崇拜韩国电竞明星,但是肯定不会质疑其实力。况且,有些打法确实很炫。而随着在中国举办的电竞比赛越来越多,不少韩国电竞明星在国内拥有很高的人气。比如:魔兽争霸选手moon。

回帖者争论的焦点在于:第一,方锋到底有没有赢ipx。星际争霸这款游戏发展到2006年已经具备游戏结束后保存录像的功能。这种顶尖高手的私下比赛录像肯定不会流传出来,但是,没有比赛结果截图。这谁会信?

第二,裸-奔的到底是不是ipx?因为视频画面中明显有一个停顿。显然是做了剪切。现在ps的水平很高,谁又能保证不是嫁接的?前些时候。国内可不就出现某个女星的图片给嫁接制作成艳-照的事情吗?

成炎浏览了半个小时,将贴纸置顶,随即退出。抬头朝着前台小妹喊道:“网管,来一通泡面。”

吹皱一池春水。干卿底事。

国内的电竞水平和韩国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最顶尖的一拨人如lx(罗贤),blue等人和韩国选手比起来,给人的感觉就是差一筹。

这次中韩星际争霸对抗赛。担任主将的天王级选手就是差了一口气,在决胜局给ipx一波流带走。

他不相信这个帖子的真实性。更多是像网友们自己歪歪到了高-潮。很爽。但是,要战胜韩国电竞选手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他是理性派。

汉城。

丽都酒店的套房中,从天河电竞馆回到酒店本来疲倦至极的宋语洗过澡之后精神头又好了些,躺在**玩了一会手机,问裹着浴巾从浴室里走出来的佟柳,“小柳,你说这样好吗?好端端的是视频给剪了一刀。”

佟柳一手提着浴巾,一手擦着头发,在镜子面前笑道:“小语。安承宪不是道歉了吗?还给咱们所有人都赔偿了。没见你把支票退给人家啊。”

安承宪是韩国安氏财阀的嫡孙,他裸奔的视频自然是不能流传出去。既然安承宪已经做足姿态,还提供了每人两万元的精神损失费。她们一行人也没人非要拧着和安家干。

毕竟只是打一场架,而且赌约,在陆景的压力下安家确实履行。普通人谁会脑子抽了去得罪财阀啊。她们今天得以俯视安家,是站在陆景的视角中。

中国电子竞技队在汉城丽都酒店中都是住的双人间套房。两张单人床隔着床头柜相对。电视、书桌、单背沙发一应俱全。

宋语垫着枕头靠在**,托着香腮道:“别人都拿,我干嘛不拿啊。只是,为ipx有点可惜啊。堪称bug级的选手竟然在上流社会中不值得一提。”

“社会不都是这样吗?所以说艺术只是遣怀,或者取悦他人,别看得多么神圣。”佟柳随意的感叹着。又道:“你是在夸方锋厉害吧?”

ipx在韩国号称bug,不解的选手。那么能击败ipx的方锋有是什么?人族航母中的那位?

宋语哈哈一笑,“就夸他啊。”显然是对方锋的表现很满意。

佟柳和宋语对视一眼。又都笑起来,俏脸飞起红霞。

真是期待着他将所有韩国知名的星际选手都击败的那一刻啊。那将会是她们下嫁的时刻。

夜色浅淡,清凉的别墅会客厅中灯光明亮。苍柏色的茶几上几杯清茶袅袅。富贵而不失雅致。

陆景微笑着品着茶。隔着厚重的茶几对面棕色沙发上是郑梦先和郑孟日。前天送走婉仪带领的国家队后,他今天应邀来到郑梦先的家中吃饭。

郑梦先带着眼镜,气度越发的沉稳、凝练,微笑道:“陆先生-entus俱乐部不是安家的产业,他们是买下来再卖给你,100万美元的价格按照韩国现在电子竞技俱乐部的行情来说上浮了30%。”

陆景笑道:“看来,安家对我的尊敬也只是流于表面啊。”

郑氏兄弟都笑起来。

随着安承宪裸-奔,陆景和安家的私人恩怨已经解决。生意归生意。安家当然不会便宜卖。再说,韩国第三大财阀能对第二财阀真正有多少恭敬呢?比如郑氏对三星李氏也只是维持表面的尊敬而已。

郑梦先笑着道:“陆先生,最近韩国的民族主义运动发展的很快。特别在青少年群体中。安承宪骂的痛快,只是没想到碰到游戏高手。”

从他的角度而言,安承宪和方锋等人的冲突只是一件小事。如果不是作死的找混混打人,惊扰到陆景的妻子,陆景多半是不会管的。

他从这件事看到的是:国内民族情绪的抬头。这让他颇有些忧虑。这是一把双刃剑。有好有坏。要看怎么引导。作为韩国的精英人物,他很清楚,韩国在地缘政治中只能作为大国的附庸存在。这是几千年政治、历史的明示。

现在韩国和中国的经济联系日益紧密。而国内的年轻人却在抛弃汉文化。媒体也在宣传。历史学者那就更不要说。端午节都可以是韩国的。这令人哭笑不得。去年要修改汉城名称的呼声就是这种情绪的大爆发。

然而。这是没有前途的。

他看的很清楚,别看韩国现在有美国的驻军。但是随着中国的日益强大,韩国的政治态势该是什么走向,不问可知。

陆景笑着摇摇头,说,“安承宪是嚣张过头了。哦,郑会长,你和aig那边接触得怎么样?”去年年底在洛杉矶和郑梦先会面,他表露出要重建现代金融集团的意愿。

2002年。在现代财团分崩离析之际,以美国国际集团(aig)为首的财团将现代金融集团的三家核心企业:现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现代投资信托及证券有限公司和现代证券接管。

郑梦先轻叹了口气,说:“我和aig的董事艾德蒙-阿伯特谈过,结果不是很理想,aig不愿意放弃在韩国的金融业务。慢慢做工作。”

陆景微微点头。艾德蒙-阿伯特是老熟人了。马脸令他印象深刻。很狡诈的一个人。

其实,最好的办法是重新注册公司来运营相关的金融、证券、保险业务,但是,以郑梦先的性格,他肯定是想拿回昔日他父亲所注册的公司。

而如果成功之后,郑梦先的下一步。只怕是要和郑梦九谈判,试图收回现代重工,完成现代财团收复“失地”的全过程。恢复昔日现代财团的荣耀。

喝着茶,陆景道:“孟日,过两天帮我准备一个韩国身份,我有用。”不管方锋能不能打遍韩国无敌手,他的准备工作先做在前面。

郑孟日呵呵一笑,应承下来,“好的。”他也没问陆景要做什么。以郑氏在韩国的影响力,要拿一个真实的韩国户口很容易。

陆景满意的点点头。

郑孟日适时的道:“陆先生,后天青龙电影节的颁奖典礼在汉城钟路区世宗文化会馆举行。芝荷拿了一个最佳女配角。”

青龙电影节还没举行。但是结果已经出来了。陆景对此一点都不感到奇怪。电影节就是排座位,分果果。郑孟日要是不能提前知道消息才叫奇怪。

现代财团的郑氏现在是韩国第二大财阀。在韩国拥着巨大的影响力。郑孟日是汉城里有名的“玩家“,青龙电影节主办方肯定会征求他的意见。因为。郑芝荷是郑氏子弟。

陆景微微沉吟了几秒,说:“我看情况是否参加吧。郑会长,渣打银行收购韩国第一银行的事情,你看有没有可能阻止这笔交易。”

和华基本和渣打银行撕破脸皮,有些事情不用再顾忌。

郑梦先琢磨了一会,道:“可以。这笔交易最终要政府批准。我可以想想办法。”

陆景笑着点点头,说:“郑会长,现代财团可以考虑介入韩国的银行业。这可以让现代财团成为韩国第一大财阀。”

韩国的政治精英们不希望财阀掌握韩国的银行。但是,事情总有变通的办法。

此时的现代财团就具备了变通的资格。因为现代财团是陆景和郑氏兄弟共享。现代财团可以走和华银行的渠道介入韩国银行业。

郑梦先的梦想是恢复现代财团的荣耀。毫无疑问,他现在其实已经达到了目标。但是,还可以做的最好,比如收复失地,比如重新成为韩国第一大财阀。

送走陆景后,郑梦先将八弟郑孟日叫道书房,轻叹了口气,道:“孟日,芝荷哪里,你要和她好好的谈一谈啊。”

郑孟日道:“五哥,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