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28章 压服

第1728章 压服

“陆景,在汉城还好吗?”江州机场的VIP候机室内,聂问白坐在沙发中,喝着红茶,笑着问电话那头的男人。语调随意,慵懒。璀璨迷人的熟妇风姿。

“还行啊。你呢,你在江州住得还习惯吗?”陆景笑着道。他听雨绮说了聂问白在江州的遭遇。心里多少有点哭笑不得。

一个是:他的女人,联讯的萧子明居然敢惦记,简直找死。另一个,问白真是“祸水级”的美女。再加上身边跟着墨知秋,不招蜂引蝶都不可能。

“嗯,挺不错的。陆景,江州这座城市到处都有你的气息啊。”聂问白笑着,小小的恭维陆景一句,又轻声道:“哦,有件事情和你说说呢。”

陆景就笑,“问白,你说。”

聂问白的声音有点小,带着些许的娇羞,说:“是生孩子的事情。我想再等几年。知秋…”

这种事陆景自是尊重红颜们的意思。他现在身-体还没有完全治好。只是令红颜们的怀孕的几率增大而已。笑着小声道:“问白,下次我进入时带套。你帮我带。”

“去你的…”聂问白娇嗔。她的追求者众多,待人接物的水平也是修炼到当花瓶的极致,但她在男女情事上的经历很少,很保守。

陆景哈哈一笑,温声安慰了聂问白一番。放下电话,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起那个璀璨迷人的大美人的容颜。她是岁月所钟爱的女人啊。现在看起来还是三十岁许的丽人。

见陆景放下电话,墨静雯眼波流媚的娇嗔。陆景在和聂问白调情呢。虽说,墨知秋转述了她妈妈和解的意图。只是,她和聂问白关系可不好。

陆景笑了笑,轻轻的拍了拍墨静雯的手,“静雯,我们吃午饭去吧。”

汉城夏日的阳光明媚的将悠闲、明亮的咖啡厅中离开的两人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汉城丽都酒店总统套房的会客室极为豪华,奢侈的西班牙宫廷风格,整套的欧式沙发、茶几、书桌、欧式吊灯、台灯,还有罗帐般的窗帘。

已经改成办公室的会客室中。七八名陆办的秘书们忙碌着。

书桌边,季婉彤在苹果的笔记本电脑上敲下了发送邮件的按建,将她关于如何处理收购Hite-Entus俱乐部的意见发送给陆景以及同事们。

做完这一切,疲倦感顿时涌上来。季婉彤轻轻的靠在软椅上。手指头揉着眉心。

她都没有意识到,她几乎是在模仿陆景的动作。这是她在陆景身边学习、工作时养成的习惯。

“季助理,这个方案有点问题啊…”就在季婉彤揉着眉心时,忙碌的会客室中响起一个质疑的声音。

隶属于墨静雯手下的五名助理都抬起头,看了看。嘴角带笑。进入看戏模式。

说话的是庚男。三十五岁,余乐手下得力的大将,也是对季婉彤最不服气的一帮人的头。一帮三十岁四十岁的大老爷们谁乐意服一个20岁的小女生?

季婉彤粉红柔软的嘴唇用力的抿了抿,放下手,向办公桌对面看过去。心中一阵恼火。纵然她是性子极好的软妹子,可任谁给手下的员工天天质疑,大小事都要说一通,都会有她此刻的情绪:简直是欺人太甚。

“庚秘书,哪里不对?”季婉彤站起来,声音娇柔的问道。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严肃一些。只是。即便心中很愤怒,但她的语气很难严厉起来。

她从小到大都在赞美声中度过。漂亮的容貌,聪颖的天资,婉柔的性格都让她是父母、亲戚、老师、同学、朋友们的宠儿。

季婉彤还没有说会板着脸说话让对话的人怕她。

庚男坐在软椅上笑了笑,很自信的笑容,指着电脑屏幕说:“季助理,不对的地方很多啊。

第一,将Hite-Entus俱乐部改名涉及到赞助商冠名的问题。而且,改名势必会造成俱乐部的fans对俱乐部没有归属感。你这显然是拍脑袋的决定。

第二,你要清洗Hite-Entus俱乐部的韩国人。这会制造出对立情绪,对俱乐部的运营大有影响。在韩国,电竞俱乐部和足球俱乐部的运营类似。没有fans的支持,又如何拉得到赞助商呢?

所以。你这个方案基本上是一个一无是处的计划。我我建议重做这份方案。”

庚男微微抬起下巴,做了总结。

季婉彤在办公系统内部发出的处理收购Hite-Entus俱乐部的方案零零总总一共十几条。逻辑清晰、处理思路细致。归纳总结起来一共有三个要点。

第一,从安氏集团手中收购Hite-Entus俱乐部的协议已经完成,接下来是报备韩国电子竞技协会,等待韩国电子竞技协会最高法院终审裁定,决定相关事宜。

这并不会受到刁难。毕竟只是股东更改而已。这已经在执行。两天后就会有结果。

而多出了韩国电竞协会最高法院的终审裁定只是因为收购Hite-Entus俱乐部是以和华的名义。属于境外资本。

第二,更改Hite-Entus俱乐部的名称,并通过cgl游戏集团在国内电竞圈内的地位,招募有潜力的中国电竞选手来参赛。包括与cgl游戏集团协调电竞媒体,宣传这件事。

第三,清洗Hite-Entus俱乐部的管理人员,并清洗韩国电竞明星选手。将Hite-Entus俱乐部洗成国内的电竞俱乐部。

季婉彤秀眉深深的蹙起,沉吟着看着庚男。

会客室中的众多秘书虽说觉得庚男说话有点过分,但毫无疑问,这番话分析的很有道理。

从运营一家俱乐部的角度来说,季婉彤的方案太过于激进。毕竟,和华投入了100万美元的资金。日后还要给俱乐部的各个员工开工资。开销不小。

在季婉彤和庚男之间立场偏中立的一名秘书建议道:“季助理,要不,请墨助理把把关。”

小季这个称呼,那只能是陆景、墨静雯、余乐等人可以称呼,低下的职员当然不能喊。

而墨静雯是陆景的贴身大秘书。貌美无双,才华卓越。私下里早就流传着她被陆景赞为女校书的话。当然,还有她和陆景关系暧昧的流言。

然而,不管流言如何。确凿无疑的是墨助理在陆景面前能说得上话。帮季婉彤把已经发出去的方案再追回来很容易。

季婉彤秀美的眉毛蹙的更紧。即便对方是好意,但“把把关”这个词听起来很有些刺耳。想了想,下定决心,说:“不用了。我的决定是最终方案。”

声音依旧娇柔,只是态度变得很强硬。

她是软妹子不假。没有威严也是真的,但是用语言表达自己态度的能力还是有的。

庚男嗤笑一声,不自量力。你凭什么说你的决定就是最终方案?

庚男的笑容让会客室中的众人都听到了。属于余乐组内的几名助理都附和的笑了笑。这令季婉彤的话没有多少说服力。说到底,她的方案要执行还要靠这几个人去做事。

季婉彤不为所动,看向庚男,说:“我现在去陆哥的书房向她汇报。庚男,你有不同的意见是吧?你跟我一起去见陆哥。看看陆哥到底同意谁的意见。”

庚男嘴角的笑容立即敛去,一脸的阴郁。开玩笑,他怎么可能去陆景面前和季婉彤质对?

他进入和华以来,拢共和陆景单独见面说话都不超过三次。而季婉彤陪着陆景单独吃饭的次数都不止3次了。这种情况下,陆景会怎么下结论,可想而知。

季婉彤拿起笔记本,中性笔,从办公桌后走出来,一身黑白色的经典职业套装搭配着高跟鞋,身姿修长,秀美难言,很出色的美女。说道:“庚男,走吧?”

说着转向余乐组内的几名秘书。“你们有不同意见的话也可以和我一起去。”

这就有点让庚男几人坐蜡了。下级冒犯上级,闹到大老板面前,想想都知道结果是什么?

但是,季婉彤就这么确定陆景不会因此对她有看法?管理不好下级的助理恐怕前途有限吧。

这是一种心理博弈。但是庚男几人确实不太敢赌一把。因为,以陆景表现出来的性格来看,他对美女,特别是有才华的美女,一向很优容。

而季婉彤毫无疑问是符合条件的。20岁的女生,大部分都还在大学里面读书。少数大家族培养出来的精英人物还只是处在接触的阶段。季婉彤却是可以在陆办中办事取得陆景的信任,这份能力就不消说了。

季婉彤这是在借她和陆景的关系压他们。季婉彤要豁出去,他们哪里敢奉陪?

庚男几人的脸色僵着。

季婉彤刻意的不满的哼了一声,只是发出来的音节有点像“嗯”,但是没有人敢笑了。“哦,那你们不去,就是同意我的意见了。那接下来,谁要是阳奉阴违,我会找墨姐说道。我们陆办的纪律还是要维护的。”

说着,重新坐回到办公桌后,将她精致秀美的容颜隐在电脑屏幕后。庚男几人面面相觑,貌似他们给季婉彤摆了一道啊。

但是,他们那股气势给季婉彤打压下去,现在谁敢说半个不字?

真当陆办的纪律是说笑的吗?陆景身边的助理几乎可以接触到和华财团的所有核心数据。纪律,人选,保密,协议,处罚这些东西自是不消说了。很严格。

庚男轻轻的叹口气,说:“干活吧。余助理两个月后就回来了。”

法定的婚假是十五天。但是陆办的待遇自然要高一些。一般是45天。而余乐的婚假陆景给了三个月。

季婉彤听到庚男的话,知道他还不服气,两个月的意思就是说:等余乐回来后就不归她管了。

但是,只要他们配合着把最近的事情做好就行了。

季婉彤的嘴角慢慢的勾起一抹微笑。秀美无比。标准的软妹笑容。

她当然不怕陆哥对她有看法啊,因为昨天墨姐给她交底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