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33章 一种情绪

第1733章 一种情绪

郑梦先点头后,郑孟日亲自去客厅外将柳贤俊迎进来。柳贤俊笑着和郑梦先寒暄。听郑梦先介绍坐在客厅主位上的青年是陆景时,微微一怔,随即,不卑不亢的和陆景打着招呼。

确实,即便陆景权势显赫,在亚洲影响力很大,但以柳贤俊的身份,没有必要刻意的讨好。

陆景笑着点点头。柳贤俊这番做派才是一国精英应该有的风范。喝着茶,听郑梦先、郑孟日、柳贤俊三人闲聊。偶尔插一两句。

kbs与mbc、sbs并列为韩国三大无线电视台,是韩国最大的传媒集团。创立于1927年,起先是国营媒体,后改为公共媒体。和mbc和sbs是私营企业不同,这家韩国最大的传媒集团是韩国的国有企业。

其在韩国的地位等同于国内的央视。

柳贤俊能成为韩国央视kbs的大股东(持股一家企业10%以上的股份即可称为大股东),在韩国传媒界的地位可见一斑。传媒大亨似的人物。

陆景在琢磨着柳贤俊这个人时,柳贤俊同样在琢磨着陆景。最近hite-entus俱乐部的风波闹得有点大。和华收购hite-entus俱乐部后更名为斗士俱乐部正在清洗俱乐部中的韩国人。已经有人申诉到电子竞技协会。这引起了他某些方面的担忧。

沉吟了几秒,柳贤俊笑着问道:“陆先生,你对安家有意见?”前两天,韩国的娱乐圈中流传出t-q公司一线女星郑芝荷被**的负面新闻。据说是oil公司的女星张素恩和郑芝荷有些恩怨。而张素恩和安家的嫡孙安承宪过从甚密。

当然,很快,郑孟日通过他的人脉将娱乐圈内的流言平息。张素恩更是给oil公司安排去陪了几名外国友人几晚。老实了许多。

陆景看了柳贤俊一眼,微笑着道:“小孩子胡闹总要受点惩罚。”陆景根本就不知道郑孟日做了什么事情,以为柳贤俊在说让安承宪裸-奔的事。将态度鲜明的亮出:对安家有意见倒不至于。安承宪代表不了安家嘛。

安家在韩国算是一个异数。在韩国资本自由流通的体制下,资本通过银行可以控制国民经济命脉。因而,韩国的政治精英们是不允许财阀涉足银行。避免政治被财阀控制。这确实制约了三星李氏、现代郑氏向政坛的渗透。

安氏集团身为韩国第三大财阀,却是韩国多家商业银行的持股人,拥有一个庞大金融集团。这显然是不符合韩国政治精英们的利益的。

然而,这需要从韩国银行业的股权去看。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韩国的八大商业银行控股权全在外资手中。别看安家持股多家银行,但是并没有实际控制权。

通俗的讲,安家是韩国买办阶层的代表。开一句玩笑,就叫做“资本家的走狗“。

当然,陆景又不是韩国人。内心中对安家不排斥。

柳贤俊就笑起来。

也是,电竞俱乐部的事情也好,娱乐圈的事情也好,对陆先生来说都是小事。陆先生关注的是渣打银行收购韩国第一银行这样的大动作。

现代财团有意进入韩国银行业的想法,柳贤俊略微知道一点。他和郑孟日是好友。

对那帮政客柳贤俊没有好感。早年留学欧美的他对欧美的政治体制更为认同。

作为传媒大亨,他不喜欢政客在传媒节目上指手画脚。要是媒体在韩国能达到在美国大选时起到的作用那便是完美了。因而,对郑氏有意打破韩国政治的禁令,他是支持的。

虽然没有完全打消对陆景的顾虑,但是交浅言深也不好,柳贤俊便站起来告辞。道:“陆先生,郑会长,孟日,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一步。有什么需求,孟日你尽管吩咐。我晚上再过来。”

龙湖别院这边别墅的产权早卖出,但是龙湖依旧提供各种优质的服务。餐厅、高尔夫、温泉、水疗、桑拿、汉城姬等等服务应有尽有。

郑梦先摆摆手,说:“柳会长,我晚上回家里吃饭。”近六十岁的人了,一些年轻人的活动。他是不参加的。孟日会招待好陆先生。

柳贤俊微微一怔。现代财团现在是韩国第二大财阀,实力雄厚。能和郑梦先一起吃顿饭,对他当然是极好的。至于,和陆先生一起吃饭。那便不要想了。他想,但是没有那份交情。

郑梦先看向陆景,说:“陆先生,你晚上和墨助理留下来?”

陆景点点头,笑道:“我现在是闲人一个。龙湖别院这里搞的挺好。欢迎柳会长一会过来坐一坐。”媒体还是很有用处的。

柳贤俊就笑起来,说:“好的。我在龙湖有一支珍藏的红酒。回头请陆先生品鉴一二。”

面对陆景,这态度终究还是没法不卑不亢。

郑孟日送柳贤俊出去。郑梦先拿起茶杯喝茶,微笑着提醒道:“陆先生,柳会长很爱国。”

陆景看了郑梦先一眼,笑着点点头。他明白郑梦先的意思。

郑梦先又道:“渣打银行收购韩国第一银行的交易应该是要黄了。”

陆景悠然的喝口茶,心情极佳,微微一笑,道:“和华银行过两天会派人过来。”又笑道:“郑会长有没有兴趣将韩国第一银行改名为现代商业银行。”

郑梦先就笑,“陆先生,那可太张扬了。还是用和华银行的名义吧。”

7月15日,汉城最顶级的商务会所费城俱乐部的包厢中。阳光透过百叶窗射进,红色的地板上影影斑斑。

汉城市长李明博喝着红酒,他今天约了主管外资投资的外交通商部部长金泰民见面。

交谈了一会,李明博缓缓的道:“裴部长,渣打银行收购韩国第一银行很不妥。我国的银行已经被外资控制得足够多了。”

金泰民笑了笑,吃着精美的小菜,心里不以为然。重点不是外资,重点是渣打银行是英资。

英国嘛,实力衰退的严重。在亚洲地区的影响力持续衰退。渣打银行连港币的发行权都丢掉要是美资,你看李明博会为韩国第一银行说话?

李明博跟现代财团关系匪浅。他本身就是出自现代财团。这在韩国政坛是人皆尽知的事情。据说最近几年他和郑梦先关系密切。

而现代财团涅槃重生,重新崛起,成为韩国第二财阀,背后和华的因素不可忽视。和华银行就是取代渣打银行港币发行权的银行。很难说背后没有关联。

当然,既然李明博开口,他是不会为这件事得罪下一届总统的大热门人选。只是有些交换条件要说出来。

看了李明博一眼,金泰民笑着点点头,说:“李市长。我赞同的你的意见…”

李明博和金泰民密谈了半个小时,具体谈了什么无人知晓。临别前,金泰民想了想,道:“李市长,如果现代财团要进入银行业,你是什么态度?”

李明博微微一怔,见金泰民目光泰然,有点明白了,说:“我会和郑会长认真的谈一谈。”

这是韩国每一个有政治操守的政治人物的共识:财阀不允许控制银行。

金泰民微微颔首,放下心来。

….

长街上。车流拥堵。上午的骄阳洒落在高楼大厦,增添了说不出的魅力。

陆景在私t上回着董冰的消息,和她斗斗嘴。丁灵安排好和华银行的事务后会在一周后来汉城处理收购韩国第一银行的事务。

和华银行三巨头中的许雪坐镇香港和华银行的总部。而陈旭江去了英国伦敦发展和华银行的业务。

按照陆景的行程,下周他已经到了迪拜。董冰正在给她的闺蜜争“福利”,希望陆景在汉城多留几天。至于到底怎么回事只有当事两人心中清楚。

车后排,墨静雯的手机滴滴的响了几声。在龙湖别院待了三天,她和陆景今天才返回。

墨静雯看了一会,扭头看向身边的陆景,凑过去在他的手机上喵了一眼,汇报道:“陆景。小季把事情处理好了。”

清理斗士俱乐部的韩国管理层、韩国电竞选手一事,争议颇多,但季婉彤还是坚持的推行下去。

现在俱乐部中反对的声音基本平息。white和方锋的转会也已经完成,和韩国电竞协会那边也沟通好。后天便可以参加韩国的星际争霸联赛。

清洗是很正常的事情,一朝天子一朝臣。和华收购hite-entus俱乐部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培养中国电竞选手。一切都是为此服务。亏钱运营、ans反对、韩国电竞圈敌意、媒体批评,这些都是小事。

“哦?”陆景接过墨静雯的s7手机,浏览着邮件,看完后赞许的道:“小季的能力还是不错的。”

墨静雯就笑,“陆景。斗士俱乐部这个名字要不要改一下?挺拉仇恨的。我听小季说,俱乐部的头号明星选手ip因为压力过大,已经递交转会申请。”

其实,俱乐部的股东、管理层的变动对电竞选手而言是很高远的层次,基本没有影响。10万美元的年薪,俱乐部可是照常发的。

但是,斗士俱乐部因为清洗一些俱乐部中实力稍逊的电竞选手腾位置,在韩国电竞圈内引起轩然大波。什么事情扯上民族情绪总是很容易上纲上线。很敏感。

韩国人的民族情绪历来是有名的。清洗韩国选手为中国选手腾位置,这哪还不引爆一些人的情绪呢?

陆景摆摆手,“有压力才有动力。”又笑道:“当然,我回头和柳贤俊沟通一下,韩国媒体上的调子要降降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