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34章 最大的阻力

第1734章 最大的阻力

陆景和柳贤俊谈的很投机。800确定合作关系之后,关于收购韩国第一银行的事情就谈的很透彻。

柳贤俊手中所控制的传媒将会在一两天之内引导汉城的舆论讨论外资银行收购韩国第一银行的可能性。

英资现在在韩国不吃香,美资、德资、日资、中资在韩国还是保留着相当影响力的。

浑水摸鱼之中,和华会给出高价收购韩国第一银行。预计会动用40亿美元左右。对和华而言,这不是一笔简单的资产收购,而是一次战略布局。

多支出7亿美元,甚至10亿美元都是合适的。未来的收益会远远大于现在的投入。

晚上八点二十分,陆景看看表,和柳贤俊、郑孟日握手告辞。他要去临江别墅看李慕清。

柳贤俊、郑孟日一起送陆景出了包厢。长长的地毯一直铺到电梯间。走道中环境优雅。路过一间包厢时,郑孟日将门半推开,笑着邀请道:“陆先生,要不要进来略微坐一会?”

陆景好笑的摇摇头,停下来,说:“孟日,下不为例。”他知道郑孟日安排的是什么礼物,无非是醇酒美人。只是,他并不喜欢男女间那种生-理需求式的关系。

郑孟日心里磕碜了一下,知道陆景对他有些不满。只是,他花费了不少心思,准备了好几年。怎么都得让陆景见一面。当然,下不为例。

五哥正在为拿回现代财团原来的金融企业而努力,他日后还是要以工作业绩说话。

柳贤俊笑了笑,识趣的和郑孟日站在门外闲聊。看来,陆先生对郑孟日还是很看重的。很给他面子。

8号包厢厚重的金色大门缓缓的关上,隐约传来两声惊讶的声音。接着,里面的声音自然是再听不到分毫。

郑孟日心里松了口气,见柳贤俊笑的古怪,岔开话题,说:“贤俊,你觉得收购韩国第一银行的阻力在哪里?”刚才,陆景和柳贤俊相谈甚欢,这让他很高兴。

他今年47岁,并非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纨绔子弟。韩国的权力架构,他怎么可能不清楚?

柳贤俊作为权力架构中的第二梯队。陆景能与柳贤俊合作,现代财团进军银行业,进而掌控韩国权力的机会就会变得更大。

当然,柳贤俊与陆景的合作是以陆景为主导。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以现代财团、和华财团的体量,柳贤俊是属于配合的角色。

柳贤俊笑道:“当然是外资银行。安氏集团如果全资收购韩国第一银行,可是违背了禁令。现在国内可是很多人对安氏集团的存在很有些不满。要不是花期银行力挺,安氏集团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安氏是美国人的走狗。

郑孟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金碧辉煌的8号包厢中,陆景看到穿着穿着米白色半透明连衣裙的美女,禁不住揉着眉心,“是你?”

7-色的成员。

那天他和郑芝荷一起去参加李慧乔在kbs音乐银行打榜时在7-色的休息室里见过这个女生。e她表现的很活跃。陆景有点印象。叫什么名字倒是不记得。

“是你?”敏英也有些傻了眼,没想到郑会长要她陪的男人是那天跟在芝荷欧尼身边的人,顿时想到了很多。芝荷欧尼难道真是如同传言中人包-养了吗?

见敏英呆呆的,陆景笑着摇摇头,说:“坐吧。坐两分钟我就走。”

“哦!”敏英乖巧的应了一声坐在陆景对面的沙发上。她不好意思坐到陆景面前。既然是熟人,身上的半透明长裙顿时让她有些不自在。

包厢中主要是金色的装饰格调,与白色相搭配,流苏的水晶灯,很是辉煌华丽。不愧是汉城最知名的销金窟。

陆景打量了一会,问道:“你有什么把柄在郑孟日手上?”

郑孟日?敏英低着头,现实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说的是郑会长,琢磨了一下,说:“我原来是中夏酒吧最红的歌手,后来在酒杯里得罪了人。是郑会长将我推荐到t-q公司。我对郑会长很感激,所以…”

陆景微怔了下,打量着敏英。他记得李慕清好像给他说过,7-色中有一位出身是汉城的夜店皇后,名气很大,后来不知道怎么来t-q公司当小idol。

当然,夜店歌手和公司的歌手各有优劣。

“原来是你啊。我听清儿说起过。”陆景的笑容柔和了少许。

敏英很敏感,对陆景和善的态度不知道改高兴还是该郁闷,结结巴巴的道:“我去给您倒杯茶…”

陆景摆摆手,制止了站起来的敏英,“不用了。我这就走。好好努力唱歌,争取早日成为大明星。”

记忆中,韩国的女团少女时代曾经红透半边天。想来,7-色的这些女孩子不差,背靠着天辰娱乐这样的大公司,只要不太差,应该可以红起来。

对韩国的娱乐明星来说,在韩国红,只是二线水准,在中国红,此是真正的红。

因为,中国的市场庞大,粉丝巨大的基数存在可以保证自身的影响力、公司的利润。

顿了顿,陆景又道:“郑孟日那儿,我回去给他说一声。你今天的任务完成了。”

“完…完成…了?”敏英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这个气度从容的男子,语气有些颤抖。

陆景就笑,“怎么,你还希望我留下来啊?”说着,笑一笑,起身出了包厢。

“嗒”的一声包厢门关上。富丽堂皇的包厢中变得空荡荡的,敏英一时间还没回过神来。就,就这样就结束了?

她不是什么小孩子,知道娱乐圈内的一些事情,哪有这样陪客人的。不过想到陆景说他会和郑孟日沟通,心里的忐忑情绪就渐渐的放松。

又想起陆景的殷殷鼓励:好好努力唱歌,争取早日成为大明星。心中有些暖暖的情绪涌上来。混迹过酒吧的她知道社会有多么的现实、黑暗。这是她答应回报郑孟日的原因。

然而,此刻,却是感觉到了一抹清新、和熙的阳光照在她身上,很舒服的感觉。

哦,祝你安好,欧巴。

敏英心里默默祝福着。她不知道陆景的姓名。只知道他和芝荷欧尼有关系。

19日上午,陆景、墨静雯、郑芝荷一起去汉城机场接从日本返回的李慧乔。她最近依照公司的安排在日本参加活动。俗称的通告。

刚经过一番躲藏,避开媒体和李慧乔的粉丝,接到李慧乔,乘坐加长的林肯返回公司时,陆景却是接到郑梦先的电话,“陆先生,李明博刚从我这里离开,他不同意和华银行收购韩国第一银行…”

陆景禁不住微微皱起眉头,韩国的政治精英们果然不是那么好骗的,只是,李明博坦然的去找郑梦先谈又多少有些出乎意料。

挂了电话,陆景微微沉吟了几秒,道:“静雯,安允石请我吃饭的请柬还在吧?是中午吧。”

墨静雯今天很休闲的打扮,清爽的浅粉色t恤,贴身的宝石蓝牛仔裤。娴雅又性感,气质中又隐约带着小女儿的轻妩媚。与李慧乔、郑芝荷的美丽各擅胜场。

陆景打电话时,正和李慧乔说笑的墨静雯就停下来喝着冰过的罐装的云冰绿茶听陆景打电话。她和李慧乔的关系还算可以。

这时,笑着道:“嗯,是中午。在啊。我一会回酒店就可以找到。”又奇怪的问道:“陆景,收购韩国第一银行的事情不是郑会长在负责吗?”

陆景苦笑一声,“他现在反倒不好出面了。李明博向他逼宫了。我们后天能不能离开汉城去迪拜,就看待会中午和安允石谈的怎么样了。”

墨静雯“啊”了一声,说:“我一会回去就和安家联系,敲定你去赴宴的事宜。”

陆景微微点头,看向车窗外。

阻力来自于韩国政坛,而且是靠近现代财团的强力人物李明博,这委实有些难办。

时间倒退回一个小时前。郑梦先在他家中的办公室中接待了以私人身份前来拜访的李明博。

郑梦先的办公室中,环境雅致。正中,是一副书法字。上面用汉语写着,“宁静致远”。

朴弘基上了清茶,便推了出去。离开前,微微有些诧异的看了李明博一眼。

今天,汉城的媒体开始将舆论焦点由韩国电竞圈的巨变转移到韩国第一银行的收购上来。

媒体上的结论一致认为,韩国第一银行终究是无法逃脱给外资收购的命运。因为,韩国有实力的财阀诸如三星,现代,安氏,lg,都是不会被政府允许收购韩国第一银行。只有外资才符合条件。

然而,这对国民的士气又是一个打击。刚刚为政府拒绝由英资的渣打银行收购韩国的银行呢。媒体上列出了几个最有可能收购韩国第一银行的名单:花旗、汇丰、兴业、德意志银行、瑞穗实业银行。

郑会长昨天给李明博提过,和华银行对收购韩国第一银行势在必得。却不想,有了今天早上李明博的来访。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朴弘基带着一肚子的疑问退了出去。

李明博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对坐在茶几对面的郑梦先说道:“郑会长,我对和华银行收购韩国第一银行持保留态度。”

郑梦先的性子有些木讷,听到这句话没什么表情,扶了扶眼镜,缓缓的道:“为什么?”

李明博笑了笑,没说话。有事情是明摆着的。如果和华银行收购韩国第一银行,那和现代财团涉足银行业有什么区别?

韩国的政治,说到底是政党力量的博弈,借助于民-意、媒体等等手段。而不是像美国大选那样,是资本力量的博弈。财团一直是被排除在韩国的政治游戏之外。

郑梦先的思维绝对不慢,很快就明白症结所在,解释道:“和华银行韩国分行将会注册在汉城,政府可以监管。我帮和华银行出面收购,只是帮朋友的忙。”

李明博轻轻的点了点头,却不怎么信郑梦先这番解释。

当然,郑梦先已经做出让步:和华银行韩国分行会在韩国政府的监管之下。他也不为己甚,不一定非得要在今天要一个结果。一切,看以后的发展吧。

房间中的气氛有点沉闷。

郑梦先没有挽留李明博,亲自送他出了江南区三成洞181号的别墅。李明博在汉城市市长任上表现异常抢眼,是下一届总统的热门人选。

因此,即便郑梦先贵为韩国第二大财阀的话事人,即便李明博出身于现代集团,深受郑梦先父亲的恩惠,郑梦先还是亲自将李明博送了出来。

其实,这从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看出韩国的权力架构中党-魁们和财团们的主从地位。

回到办公室后,郑梦先在房间中默默的喝着茶,是陆景送给他的极品大红袍。茶香浓郁,唇齿留香。

朴弘基从门外走进来,坐到郑梦先身边,探询的问道:“会长,李明博来做什么?”他是郑会长的心腹参谋。

郑梦先扶了下眼镜,沉声道:“他不赞同和华银行收购韩国第一银行。”

朴弘基立时脸色大变。

郑梦先缓缓的道:“我会给陆先生打电话说明情况。”

朴弘基忍不住道:“会长,万一陆先生也没办法呢?李明博真是一条白眼狼。”一直以来,和华在汉城的影响力都是通过现代财团来实现的。

他担心陆景没有什么好办法说服韩国政府同意这笔交易。而李明博深受现代财团的恩惠,居然成为了现代财团恢复昔日韩国第一财团的拦路虎。简直是混账至极。

郑梦先很沉稳的摆了摆手,坚定的道:“他还不是韩国总统。我会在有生之年恢复现代的荣耀。”

了解韩国从了解现代开始。这就是韩国第一大财阀现代的气魄。然而这一切,在父亲生命的暮年,荣耀逐渐的逝去。三星取代了现代的地位。

恢复现代财团的荣耀这是他的梦想。是他对父亲最好的祭奠。

朴弘基点点头,建议道:“会长,那我们要做准备。”投资了李明博那么久,指望着他成为韩国总统之后会给现代财团带来一系列的利好。

然而,现在会长坚持要让和华银行收购韩国第一银行,必然会和李明博产生间隙。现代财团需要重新寻找政治上的可投资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