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38章 翘首以盼

第三卷 通往王座的道路 第1738章 翘首以盼

正午时分,汉城最顶级的餐厅紫纪元餐厅中,舒缓的音乐营造着舒适、高雅的环境。

侍者穿梭。浅紫色的窗帷拢起,透过明净的落地玻璃可以饱览窗外景福宫的风景。

临窗的圆桌处,韩国汇兑银行的会长元世石放下手中的刀叉,拿起洁白的餐巾擦擦嘴,道:“朴会长,你知道了吧?”

几个小时前,李明博拜访现代财团会长郑梦先,明确表示反对由和华银行收购韩国第一银行。这个消息现在估计已经传遍汉城的权利圈子。

朴志夕微笑着点点头。

作为新韩银行的会长,他和郑梦先是好友。自然是第一时间知道这个消息。

之前,韩国政府叫停渣打银行收购韩国第一银行的交易,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和华财团陆先生的意思。

和华银行对收购韩国第一银行势在必得。这也让韩国的财阀,银行,外资银行、政党、传媒大亨纷纷邀请陆先生做客。

显然,以和华财团雄厚的资金实力,一旦进入韩国的银行业,必将在韩国的权力架构中的拥有一席之地。

而李明博便是和华银行试图收购韩国第一银行最大的阻力。他代表的是一批政治人物的观点。

元世石笑着道:“陆先生这次的麻烦看来不小。朴会长,你说陆先生有没有可能考虑联合韩国的银行来收购韩国第一银行。”

朴志夕微微一笑,说:“元会长,你要有意的话,需要立即约陆先生谈谈啊。他明天就要离开汉城去迪拜。”

元世石笑着点头,深以为然。他今天约朴志夕吃饭、闲聊,其实也是从侧面了解下陆先生的情况。

吃过饭,朴志夕和元世石握手告辞,在助理们的陪同下离开紫纪元餐厅。

坐到等候在楼下的玛莎拉蒂中,笑着摇摇头,吩咐道:“开车吧。”

元世石的想法很有新意。但是有一句话没说对:韩国的银行早就给外资控制。哪里还有什么韩国银行?认真计较起来。都是外资银行。

李明博本质上不是反对外资收购韩国第一银行,而是反对现代财团通过和华银行的途径介入韩国银行业。

一旦韩国的大财阀进军银行业,韩国的权力架构将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占据主导地位的将由现在的政党的魁首们变成财阀话事人。

因而,陆先生现在的问题不是联合谁收购。而是面临着韩国政坛的一股强大的阻力。

朴志夕在车内自己琢磨了一会。哑然失笑。不知道陆先生会怎么应对。

相信此刻汉城所有的权力人物都在关注。

据说,有些老牌财团对和华的崛起很有些不满,大概很乐意看到和华受挫,继而影响力衰退。

黑色的劳斯莱斯缓缓的停在了龙山区汉南洞的10号别墅前。中午的阳光让精美的米白色别墅斜斜的洒落下影子。

龙山区汉南洞10号别墅是韩国第三财阀安家的住所。

对于和华决策者的拜访,安家给出了极为高规格的礼遇:安氏集团的二代领军人物。韩国第一大银行韩国国民银行的会长:安钟赫带着嫡子安承宪亲自在别墅门口迎接。

陆景和墨静雯下车。黑色的劳斯莱斯在安家管家的指引下缓缓的沿着绿茵如毯的草地中的蜿蜒公路开往停车场。

陆景微笑着与安钟赫握手,“安会长,打扰了。”这是他第二次见到安钟赫。

第一次见面还是因为安承宪得罪他的事情。

安钟赫五十出头,笑着道:“陆先生,我是翘首以盼。”

陆景微微一怔,随即和安钟赫一起爽朗的笑起来。安钟赫邀请陆景一起进入别墅。

安承宪落后父亲身后半步,看着正相谈甚欢的父亲和陆景,心里泛着嘀咕。

显然,他这位大少在陆先生眼中是毫无分量的小虾米。但是,他心里却又隐隐羡慕着这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青年的风光。

韩国第三大财阀安氏财团的最高决策者安允石今年73岁。比韩国的经济帝王李健熙大9岁,比韩国第二财阀的掌舵人郑梦先大15岁。头发花白,精神矍铄。

安允石与陆景闲聊几句后,笑着给陆景介绍了今天的陪客:他的好友,韩国LG财团具氏的话事人具广末。

LG财团是韩国第四大财阀。以化工产业起家,后来进军电子行业。继而涉足保险,金融,家用电器,精细化学,医药。VCR,计算机,半导体,交换机。多媒体,数码产品,服务。

现在,经营集中于化工、电子通信和服务等三大行业。LG财团资产估值约为580亿美元。

具氏在LG财团中占据主导地位。

陆景微笑着和具广末握手,心里略微有些明白了。怪不得,安钟赫说翘首以盼。

安家安排的是家宴。

正统的韩国菜和中餐络绎送到华贵的二楼餐厅中。陆景。墨静雯,安允石,安钟赫,安承宪、具广末边吃边聊着最近汉城的热点话题。

其中,由陆景主导的从安氏财团手中收购Hite-Entus电竞俱乐部无疑是一个很好的话题。

龙湖别馆11号别墅中,AIG的董事艾德蒙-阿伯特和渣打银行的执行董事托马斯-李相对小酌。

近来渣打银行在亚洲的业务遭遇诸多不顺,托马斯-李心情不佳

艾德蒙的助理快步走近休息室内,轻声道:“艾德蒙,陆先生去了安氏的住所。LG的具广末也在。”

托马斯-李微微蹙眉,“艾德蒙,怕是有点麻烦了。韩国的第二、第三、第四财团的决策人物聚在一起只怕…”

艾德蒙的马脸上浮起一抹微笑,摆摆手,“托马斯,他们能不能谈的拢是未知数。即便能谈的拢,要头疼的也是韩国那些政治人物。”

说着,又笑道:“倒是,郑梦先一直在寻求赎回现代财团的三家金融公司让我很头疼。”

托马斯-李笑笑,拿起酒杯。

陆景让渣打银行无法收购韩国第一银行,他当然是不希望看到陆景收购成功。

一顿融洽的午饭后,安允石邀请陆景到会客厅中小坐。随行的助理,翻译都留在了厅外。

安钟赫对管家说了一声,顷刻后,会客厅中便只剩下袅袅的茶香。午后的阳光从布置着绿色植物的窗台落进来。

精致的木质茶几边,安允石笑着看了陆景一眼,拿起茶杯不疾不徐的喝了一口。

此时,李明博反对和华银行收购韩国第一银行的消息已经传出。陆景主动来访,为了什么可想而知。

对安氏财团而言,安氏需要明确两个地方。

第一,和华进军汉城,猛龙过江,坐地虎安氏要了解下和华的态度。是敌是友,需要决断。

第二,合作收购韩国第一银行,安氏能得到什么好处。

从内心里来说,他是希望韩国的财阀可以涉足银行业,进而控制韩国的政坛。

陆景笑了笑,有安钟赫那句话作为铺垫,此刻安允石老神在在的表现并不能给他造成任何困扰。

韩国政治门阀化、财团化对安氏集团的诱-惑不小。现在的问题只是利益分配而已。

陆景放下茶杯,开门见山的说道:“安先生,我收购韩国第一银行受阻,不知道安氏财团是否愿意与我联合起来收购呢?”

具广末这是第一次见到陆景,见他如此的急切,嘴角不禁浮起一抹微笑。他和安允石占据着“开价”的主动权。

心里对陆景的评价低了几分。

安允石笑而不答,看着陆景的眼睛说:“陆先生,我想要问一问和华银行收购韩国第一银行的目的是什么?”

陆景坦率的道:“了解韩国从了解现代开始。我一直比较欣赏这句话。我希望看到现代财团恢复昔日第一财阀的雄姿。”

这句话是直接承认和华银行收购韩国第一银行是为了现代财团成为韩国第一财阀。

以现代财团当前的实力,是逊色于三星财团的。但是如果现代财团能够将触角延伸到银行业进而控制政坛,那么现代财团超越三星指日可待。

安允石就笑:“陆先生,要说服李明博为首的保守政治力量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啊。”

一旁,安钟赫怡然的喝着茶。

诚然,安氏集团也希望能够打破韩国政治力量的禁锢,期待晋入韩国权力架构的顶层,但是,要价可是不菲的。

安氏集团的心里底线是获取40%左右的韩国第一银行股份。留下20%给和华银行。剩余的40%目前归其他投资者持有。

在韩国政府叫停渣打银行收购韩国第一银行的交易后,他就一直期待着陆景来访。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安氏集团才是最大的得益者。

陆景摆摆手,说:“安先生,我并不是要安氏财团说服韩国的政治力量。那样太花费时间,我明天就要启程去迪拜。我希望安氏财团帮我说服韩国第一银行的咸会长。”

安允石、安钟赫、具广末三人略微有惊讶的看着陆景,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放弃收购韩国第一银行?但是,看起来又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