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43章 等待时机

第1743章 等待时机

7月27日,和华银行在景华汉城大厦中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新成立的和华(韩国)银行以3.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韩国第一银行10%的股份。

当天下午,韩国第一银行宣布发行30亿美元公司债,低于韩国同期商业银行存款利率。

这两则消息在汉城立即引发热议。

各路分析纷纷在第二天出炉。地铁、公交等户外传媒的大小屏幕中都在热议并购消息。

上午时分,骄阳驱散着林间清凉的气息。一辆黑色的豪华现代汽车缓缓的从宁静、舒缓的林荫街道而来,停在汉城江南区紫谷洞87号门前。

汉城江南区紫谷洞87号是一栋很精美的别墅。别墅的配置并不起眼:花园,泳池等。内部的装修却是异常的豪华。

这里是现代汽车前会长郑梦久的住所。

郑一玄下车后,缓步走进父亲的住所。身后跟着昔日的核心幕僚高贤重。两人在别墅老管家的带领到了二楼的书房阳台处,见到了有些衰老的郑梦久。

郑梦久父子在失去现代汽车之后,日子越发的难过。郑梦先对他们的仇怨很大。早前现代财团王子之乱时,双方就隔阂很深。

郑梦先执掌现代汽车的大权后,在戴姆勒集团的支持下降郑梦久、郑一玄父子俩的股份稀释。所有支持郑氏的高管都被解聘、驱逐。

相比于之前代表现代郑氏门面的赫赫声威,郑氏父子目前只是个富家翁。在现代,在汉城的影响力全部消失。

“会长,一玄和高贤重来了。”管家轻声说了一句,打断坐在奢华宽敞阳台阴影中独自沉思的郑梦久。然后告退。

郑梦久从藤椅上缓缓的转过头,头发花白,眼神漠然,脸上颇有沧桑之色,做个手势,示意两人坐下来。

“爸。看看这则消息。”郑一玄将手中的报纸递给父亲,脸上带着微微的喜色,“外交通商部表示禁止和华银行并购韩国第一银行。我们的机会来了。”

这相当于是政府表态了。

郑梦九没有接报纸,冷笑一声:“什么机会?”

郑一玄见惯父亲训人的场面。虽然此刻有些压力,还是情绪高昂的道:“爸,郑梦先作死的要和政坛力量较量,他只怕马上就会官司缠身。这是我们重新夺回现代汽车的机会。”

见父亲没有任何表情,郑一玄又补充道:“aig的董事艾德蒙-阿伯特和花期银行的董事尼古拉斯-贾尔斯都支持我们重返现代汽车。”

他昨天和艾德蒙-阿伯特、尼古拉斯-贾尔斯在费城俱乐部见过面。

郑梦久嘴角浮起一抹冷笑。说道:“一玄,如果是郑梦先自己去挑战整个韩国的政坛力量,他当然会失败。但是,他还有和华、安氏集团的支持。

这场较量的胜负到底如何不好说。

如果郑梦先失败,我们有aig、花旗的支持,自然可以顺利的重掌现代汽车。

现在说机会,为时过早。”

郑一玄有点不甘心,但不敢分辨什么。

郑梦久习惯性的问道:“贤重,你的意见呢?”高贤重是他的核心参谋。多年以来,他习惯于征询高贤重的意见作为参考。

高贤重道:“会长。和华的智库ek咨询公司在不久前准确的预计了国际油价上涨。他们在这轮交易中恐怕赚了不少钱。收购资金没有任何问题。

有安氏集团在其中穿针引线,韩国第一银行应该会耐心的等待和华、现代财团成功游说韩国政府批准交易。现在就看背后的较量。”

郑梦久认可的点点头,叹口气道:“我们先看戏。郑梦先要是失误了,我们也不用客气。”

当年他就是一个小失误给和华的陆景抓住,无限的放大,联合三星对他进行阻击,最终导致现代汽车易主。

同样的事情,他也可以做到。

听到这话,郑一玄大喜,看戏。当然是看外资银行、财阀们、政客们的大戏,“爸,我继续盯着这件事。”

看来,这几年。父亲的雄心一直没有消磨,反而是在耐心的等待机会。

郑梦久看着远方的田野,淡淡的道:“去吧。”

陆景和墨静雯两人是在21日抵达迪拜。

迪拜酋长阿拔斯举行的关于迪拜市发展的经济论坛在7月10日久召开。

当时,立丰地产的董事长杨玉立代表和华参加。

立丰地产这些年已经是国内首屈一指的超大型房地产开发商,涉足商业地产、旅游地产、住宅市场、政府安居房、经济房等多个房地产领域。

在海外也因为开发西班牙、荷兰几个地产项目,打入欧洲建筑市场。目前正在德国慕尼黑竞标一个约30亿欧元的改造项目。

外界对立丰地产的资产估值约为150亿美元。

因而。由杨玉立代表和华来参加迪拜酋长阿拔斯的经济论坛并不算怠慢。毕竟,阿拔斯举办这个论坛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快速营建、开发迪拜。

阿拔斯的原话是:到2007年,全球三分之一的起重机都会集中到迪拜。

然而,阿拔斯还是很希望和陆景见面谈一谈。通过戴安娜多次邀请陆景在近期到迪拜做客。

2006年8月2日是迪拜酋长阿拔斯第个孙子本特的6岁生日。陆景被邀请观礼。

陆景21日抵达迪拜和阿拔斯见面深谈了一次,相谈甚欢。随即,阿拔斯便作为阿联酋的副总统外出进行国事访问。安排侄女戴安娜等人陪同招待陆景。

这些天,陆景都是留在迪拜等待8月2日的生日宴会。

夜色徐徐的降临在这座中东的经济中心城市,璀璨的灯火令迪拜宛若一个颗明珠静卧在阿拉伯湾南岸。

七星级酒店,帆船酒店。

夜色透过25楼的玻璃窗。餐厅中,一道柔和明亮的光芒落在熊玉娇清丽、娇美的脸蛋上,熠熠生辉。

熊玉娇穿着一身雪纺衬衫搭配清爽半身裙,气质优雅轻熟。注目着餐桌对面陆景温润的眼睛,有些娇羞的微微低下头,粉脸染霞。

陆景笑了笑。心情飞扬,轻品着手中的香槟。

熊玉娇轻声问道:“陆景,你不是说迪拜的房价在不久会大跌吗?我和迪拜le公司都没敢长期投资呢。可是你现在又赞成迪拜酋长阿拔斯大力开发迪拜。这不是和矛盾吗?”

陆景笑道:“玉娇,告诉你的态度和告诉阿拔斯的态度能一样吗?”

熊玉娇抬起头。微微错愕,继而忍不住“噗嗤”笑起来,“陆景…”

熊玉娇的笑声让正在不远处喝着酒看风景,并肩而立的墨静雯、明雪看过来。

大家刚一起吃过精致可口的晚餐。熊玉娇要向陆景汇报工作,请教商业问题。明雪和墨静雯都是休假状态。起身去窗台边看风景。

明雪一袭吊带白裙,清媚的对着陆景微微举起高脚玻璃杯,素腕如月。

陆景举起酒杯回应她,轻饮了一口,对娇笑着的熊玉娇道:“玉娇,我即便不赞成阿拔斯的开发计划,他也不会更改他的计划,我何必要反对破坏与他良好的关系呢。”

“可是,你投入进去的资金…”

陆景道:“这些资金不会回不来,只是说投资回报周期回长一些。而且。相比于资金,我更希望收获阿拔斯的友谊。这对和华在中东地区的商业活动都有好处。”

熊玉娇信服的点头,漂亮的眼眸看着陆景,都是对崇拜、敬佩。

她应当仰视陆景啊。

陆景帮她夺回了远大集团的控制权,又让她到迪拜来负责迪拜le公司的业务,并给了她40%的股份。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的是陆景手把手教会的她那些东西:管理技巧、知识。虽然她还是不太行。他是她的导师呢。

看着熊玉娇倾慕的目光,陆景禁不住笑道:“玉娇,不要崇拜我啊,我会骄傲的。”

熊玉娇娇美的笑起来,“你不会的。”扭头看了看身影娇俏的明雪、墨静雯。嘴角浮起一抹俏皮的笑,问道:“陆景,你和明雪小姐…”

明雪这段时间在迪拜考察。她和明雪见面吃过几次饭,当了几回向导。

明雪和雨绮姐的关系很好。雨绮姐委托她帮忙介绍迪拜一些景点和餐厅。她毕竟在迪拜呆了一段时间。

陆景微笑着点头。承认了熊玉娇的猜测。

他和明雪的感情,在好莱坞收购米高梅时便已经明确,都知道彼此的心意、想法。现在走到一起,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正如晓玉说的,他让很多人等的太久了。

熊玉娇娇嗔了陆景一眼。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间脸红如霞。

陆景对她时而流露出的小女儿娇柔的神态习以为常。玉娇一直生活在象牙塔中。本质很单纯。

这时,陆景的手机突然响起来。陆景看看号码,略微有些惊讶的接了电话。

“咦,怡馨,汉城现在是几点啊?你怎么现在给我打电话。”

电话是李怡馨打来的。问题是,汉城比迪拜快了5个小时。迪拜现在晚上8点许,汉城那里都是凌晨一点了。

李怡馨的笑声从电话里传来,用韩语道:“我也不想啊。只是刚刚处理完公司的事情呢。这才有时间给你打电话。不影响你休息吧?”

陆景笑道:“才8点钟。”

“哦,那就好。陆景,和华银行很搞掉的收购韩国第一银行你知道吧?我爸说会有很大的阻力。你要小心。”

kbs电视台刚刚爆出了一个让汉城震动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