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49章 双簧、并购

第1749章 双簧、并购

一格格巨大、透明、一尘不染的玻璃窗外,午后的阳光静谧的落在翠绿的花坛、马路上。偶尔有一辆汽车路过。环境宁静、优越。

宽敞、闲适的客厅中,精美的墨色木茶几在中午明亮的阳光中泛着幽光。安允石父子和具广末随意的闲聊着,等待郑梦先和丁灵私下沟通过之后进来。

头发花白的安允石几次欲言又止。安氏集团与陆景达成协议后又和花旗银行合作。这事他做得不地道。

想了想,安允石轻叹了口气,说:“广末,不是我要违背和陆先生的协议,实在是花旗银行的人找上门来,安家没法拒绝。安家的情况…”

具广末拿起茶杯微微抿了一口,笑着道:“允石,你的难处我理解。但是,我理解没有用,关键是要郑会长理解,要陆先生理解。”

现在的形势很明显,李明博等人必须要做出一定的让步。否则,裴容和的死就会牵扯上他们。韩国的政党之间可不和睦。

现代财团、和华银行占据了优势。

“唉…,是啊…”安允石无奈的摇摇头。

这时,郑梦先和丁灵的脚步声传来。片刻后,就见两人转过客厅门口装饰用的木黄色壁橱进来。

安钟赫心中凛然,整理了下自己的衣领准备谈判,或者说接受裁决。他心中充满了郁闷的情绪。

本以为安氏集团能在这次并购韩国第一银行中捞到足够的好处,却没想到进来的大鳄太多,安氏集团左右逢源的策略没有意义。

郑梦先对和他打招呼的具广末、安允石、安钟赫点点头,平静的坐到主位的沙发上。拿起茶杯喝着茶,沉默了一会,说:“今天请大家来,是商量下怎么推动和华(韩国)银行并购韩国第一银行的事务。”

安允石、具广末都微微一笑,看向郑梦先。

丁灵轻抚她鬓角的短发,突然道:“郑会长,安氏集团和花旗银行关系密切。在和华(韩国)银行的份额必须要降低。不能再按照和陆景的协议执行。”

和华内部已经互通过信息。很多事情,并不需要证据,只需要看法。花旗银行在香港与和华银行谈判时透露了一些信息,足以让和华银行断定安氏集团背约。

安允石老脸有点挂不住。给一个可以做他孙女的女孩这样当面指责是很难堪的。只是,他违背与陆景的协议在先,无法反驳。

安钟赫语气担忧的道:“丁行长的意见是?”

丁灵睁大她美丽的杏眼,清秀无端,认真的道:“我认为安氏集团在和华(韩国)银行拥有10%的股份比较合适。”

安钟赫愕然的看着丁灵。“…”。这压价压得太很了。

郑梦先摆摆手,让安氏父子安心,“丁行长,我们还要依赖安氏集团游说韩国政府尽快同意和华银行的并购。安先生的意见呢?”

安允石苦笑一声,说:“安氏集团会全力以赴。只是,10%的股权实在太少。毕竟,安氏集团现在在韩国的财阀中也要排到第四名。”

他即便是知道郑梦先和丁灵两人在唱双簧,现在还是得配合,除非他不想在未来韩国的权力架构中分一杯羹。

目前的情况来看,和华-现代的组合比花旗银行更有优势。花旗银行到底只是一个公司。追求的只是利润。而郑梦先是土生土长的韩国人,他的梦想、野心、决心、资源无疑是巨大的、强烈的。更有优势。安氏集团选择与和华银行合作。

郑梦先一锤定音,说:“那就20%吧。安先生,我希望在三天内看到结果。”

安允石点了点头,这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筹码,“可以。”

具广末有些明白了:郑梦先的想法还是趁着现在的优势局面,快速的把并购敲定下来。

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从郑氏别墅出来,穿过江南区,沐浴在午后的眼光中。

安钟赫在车内悠的叹了口气,“爸。你说郑会长留具叔叔谈什么?”

安允石闭着眼睛,好一会,轻声道:“等会打电话直接问一声吧。”

安钟赫轻吐了口气,看向车窗外。

郑梦先撇开安氏集团单独与具广末接触让他心里升起危机感。韩国第四大财阀lg财团的具氏。与三星李氏、现代郑氏、安氏都有联姻。真要论起在韩国顶层圈子中的人脉来,并不一定会输给安氏。

想到这里,安钟赫心里有些烦躁。

郑梦先留下丁灵、具广末在家中闲谈,并没有谈lg财团在和华(韩国)银行可以拥有多少股份的问题。

而是在助理朴弘基、夫人玄真因的陪同下,共同在酒窖中分享一瓶冰镇的红葡萄酒,鉴赏他收藏的几幅名家字画。

谈了四十几分钟。具广末笑着告辞,在回到办公室中接到了安允石的电话,司机开着黑色的奥迪缓缓的错过立交桥的车流走向分线,电话里传来安允石的声音,“广末,你和郑会长谈得怎么样?”

具广末揉揉眉心,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况,但是他可以拒绝郑梦先的邀请吗?答案是不能。道:“允石,我们还没有谈这方面的问题。”

安允石沉默了几秒,笑呵呵的道:“应该谈谈。”

“等下一次吧。”挂了电话,具广末无奈的摇摇头。

见父亲脸色凝重的拿着已经挂断的电话,安钟赫道:“爸,情况怎么样?lg财团拿到多少股份?”他在心中仔细的思量过:这个数字大概是10%

安允石轻轻的抿嘴,“广末说他没有和郑梦先谈这个问题…”

安钟赫讶然的挑挑眉头,叹道:“想不到啊。”想不到,几十年的交情还是比不上利益。具广末居然和安氏集团生分了。

“钟赫,游说的事情我们要尽力去办。这20%的股权我们必须要拿到手中。花旗银行到底还是差一些。”

周四上午在景华汉城大厦召开的早会上,丁灵对和华银行的并购团队做了要求:准备好并购韩国第一银行的事宜。

这个事宜包括:法律文件、财务、各种资料、合同文本、谈判纪要等等。

此前,和华银行购买了大量的韩国第一银行可转债控股韩国第一银行只是实际行动,并购是要从法律地位上予以确认。

助理、职员们虽说不解,但是没有人提出异议,来韩国的这段时间。很多人都看明白:并购的难点并不在于和华银行有没有资金、意愿,而是韩国政府是否会批准。如何搞定韩国政府,这样的细节丁总显然是不会公开来说。

景华汉城大厦26楼的办公室中,董冰听丁灵说完昨天的谈判过程。禁不住笑道:“就这样?这离间计用的有点肤浅啊。”

丁灵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清秀的笑道:“冰姐,越是简单的计策才是越有效的啊。曹操离间韩遂和马超不也是简单的很吗?”

董冰愉快的笑起来。三国演义里面曹操的这出计策可是有其他的小动作配合的啊。当然,确实很简单。郑梦先留具广末喝酒,是要在安氏集团和lg财团之中埋一根刺。敲打安氏集团用心的游说。效果应当会很不错。

“小灵,我们的任务是不是快要完成了?”

丁灵笑盈盈的点头,“嗯。”

又是一个晴天。阳光透过百叶窗射进,红色的地板上影影斑斑。

费城俱乐部的包厢中,金泰民约了李明博见面。

近段时间李明博焦头烂额,眼睛中有几丝血丝,对金泰民约他见面的来意,他很清楚,说:“金部长,请你务必再坚持几天。我还需要一点时间。”

金泰民摇摇头。“李市长,我现在受到的压力非常大。安氏集团正在全力游说,他们作为韩国银行业的旗帜性人物,认为我们可以在监管的范围内接受和华银行并购韩国第一银行。很多人都很赞同。很多人…”

李明博愣住,靠在沙发上用力的揉着脸,沉默了足足有十几分钟,深深的叹了口气,拿起酒杯和金泰民碰了一杯,“我们将会是韩国的罪人。”

金泰民喝着酒,道:“或许。是一种新的模式。”

李明博看着金泰民,仿佛有点明白了什么,脸色看起来有些苍老。

8月18日下午5:40分,韩国外交通商部低调的批准了和华(韩国)银行并购韩国第一银行的交易。

和华(韩国)银行以35亿美元的价格并购韩国第八大商业银行:韩国第一银行。正式进入韩国银行业。

根据汉城相关媒体的报道,此次交易中部分金额以韩国第一银行的公司债形式完成,韩国第一银行所有营业网点都将更名为和华(韩国)银行。

这则交易的达成在汉城极为的低调,各大报纸只是以简讯的形势报道了这个消息。背后所透露的意思可想而知。

“艾西,怡馨,纽约这里可是大篇幅的报道。华尔街日报都关注到了。”

汉城时间周六的晚上,纽约是周日的凌晨。裴仁成在纽约街头的电话亭里和女友李怡馨通话。每周两人都会在这个时间段通话,一解相思。

暴雨如注。雨滴霹雳巴拉的敲打着电话亭的玻璃。

“那是因为花旗银行没有吃到这块肥肉心里不满呢。汉城这里的舆论都是在关注前两天女艺人自杀的事件。仁成,还记得陆景邀请你来汉城工作的邀请吗?”

裴仁成心中剧烈的跳动起来,声音有些颤抖,“怡馨,你是说我去和华(韩国)银行工作?”

李怡馨笑着点头,抱膝坐在床头,穿着洁白的睡衣,领口微露,身上带着沐浴的清香,“对啊,仁成,有没有兴趣啊?可不要嫌银行太小了哦。”

“当然愿意。怡馨,我不想我们俩相隔一个太平洋。”裴仁成深深的吸一口气,认真的说道,又笑道:“这家银行怎么回事呢?”

他对李怡馨很熟悉,李怡馨这么说,恰恰是这家银行很有内涵。当然,和华银行作为和华财团的旗舰企业确实很有强大。纽约这里也有和华银行的分行。

李怡馨咯咯娇笑,“商业机密,不能说的啊。”

三星的战略机构已经分析过:和华(韩国)银行很有可能会在韩国的权力架构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三星也需要谋求加入这家银行。她现在已经是三星的继承人,有些信息不能随便透露。哪怕电话那头是男友。

扯开话题说笑了一会,李怡馨温柔的道:“仁成,你那边在下雨吗?我想你了…”

裴仁成嘴角浮起一丝微笑,爱情修成正果的希望就在前面,两人在暴雨中低声说着情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