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51章 回汉城

第1751章 回汉城

“什么,李明博要将汉城的名字改成首尔?”丽都酒店10楼的中餐厅中,董冰诧异的看着丁灵,惊讶的张着她粉润的小嘴说道。

丁灵握着筷子,用力的点头,“对啊,冰姐。李明博还是不甘心失败呢。他这是想为他明年参加总统大选拿分。”

董冰明媚笑着点评,“真是腻歪啊。不过,和我们没关系呢。小灵,我们是不是可以返回香港休息几天了?”

说起休假,丁灵情绪也搞起来,大眼睛眨了眨,甜美的笑道:“冰姐,回香港干嘛啊?陪我回京城好吗?我们预计至少可以有十天的假期。并购汇兑银行的事情,三个月之内都未必有头绪呢。”

董冰想了想,轻轻的点头。

和华银行成功的并购韩国第一银行,汉城这里的工作暂时告一段落,她和小灵可以享受一下自己的假期了。

汉城的夜渐渐的深了。

艾德蒙-阿伯特在自己位于汉城的公寓阳台上喝着啤酒,一边给雷纳德-洛克菲勒打电话,“雷纳德,现代郑氏实在让我有点反感了,他们还想着收回现代的三家金融公司。”

电话里,雷纳德-洛克菲勒笑道:“艾德蒙,那你把冠名让给郑梦先不就可以了吗?”

艾德蒙嘿的笑了一声,说:“那怎么可能?名字对金融企业来说就像是奢侈品的品牌,哪里能转让的。哦,雷纳德,你下次碰到陆之后,给他提一声这件事。我不希望再受到打扰。”

雷纳德-洛克菲勒哈哈笑起来,“艾德蒙,你这个电话来的巧了,我正好在迪拜,明天迪拜酋长阿拔斯要举办一个酒会,我会见到陆。你的事我会和他提一提。”

艾德蒙就笑。“那倒是巧了。哦,雷纳德,汉城这边的一桩并购案,我认为你需要关注一下…”

艾德蒙将和华银行收购韩国第一银行的事情说了一遍。幸灾乐祸的道:“毫无疑问,韩国的政治精英们遭受了一次打击,他们的领袖人物李明博的声望受损。以至于韩国外交通商部的部长金泰民都参加了昨天晚上和华银行的庆祝酒宴。李明博现在不得不发起另外一项运动来挽回他的形象。”

雷纳德-洛克菲勒笑了笑,“谁当韩国总统我无所谓。只要美军还在韩国,韩国的市场对我们而言就开发的。”

艾德蒙赞同的道:“确实如此。只是。花旗银行背后的那帮人脸色可就难看了。”

雷纳德-洛克菲勒笑道:“他们脸色难看,我们其实可以坐下来喝一杯的。”

艾德蒙附和的笑起来,“汉城这里的事情基本上完了,我过两天回纽约,到时候我们一起聚聚。”

汉城这座城市对托马斯-李而言绝对是不愉快回忆最多的城市:介入收购现代汽车失败;现在又是渣打银行收购韩国第一银行失败。

“垃圾和华,该死的和华…”托马斯-李一路咒骂着和华财团,登上飞往香港的飞机。

渣打银行的大中华区总部设在香港。银行内部已经在讨论将大中华区总部搬往黄海的事宜。这个决定让他十分不满。他不喜欢中国。

托马斯-李下在香港国际机场下飞机后,径直坐车前往半岛酒店。渣打银行的大股东代表爱德华要见他。

作为渣打银行的10名执行董事之一,托马斯-李对渣打银行背后的股东关系大致有一定的了解。控制渣打银行这家古老银行的实际上是英国的沃伦家族。爱德华便是沃伦家族第一顺位继承人查尔斯-沃伦的心腹。他身上有很多头衔。最重要的一个职务便是查尔斯-沃伦办公室的主管。

香港的夏季多雨。托马斯-李带着雨色走进半岛酒店28楼的feli餐厅中。

“请坐,托马斯。”爱德华是一个红鼻子的男子。五十多岁,看起来很有风度的英国绅士。

“抱歉,爱德华先生,我来晚了。”托马斯-李和爱德华握手之后,坐下来。

侍者送来精美的食物、酒水,窗外细雨蒙蒙,夜色笼罩着维多利亚港,充满了诗情画意。

托马斯-李和爱德华边吃边聊,间中夹着对和华财团的抱怨,“渣打银行三分之一的利润来自香港。而现在我们正在日益被和华银行排挤出香港。我们现在应该考虑的不是搬往黄海,而是考虑如何与和华银行在香港地区竞争。”

爱德华看了愤愤不平的托马斯-李一眼,慢条斯理的道:“托马斯,如果与和华银行恶性竞争。渣打银行在中国区的利润还进一步缩小。”

托马斯-李愣了愣。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几百年的老牌银行竟然要向新成立才几年的和华银行低头吗?

爱德华淡淡的笑了笑,说:“我明天要去迪拜,会和陆先生举行一次会谈,解决当前和华银行与渣打银行之间的纷争。我需要了解当前渣打银行的情况。同时,我要求在最近一个月内渣打银行保持克制。”

托马斯一脸的愕然,心中大骂。

8月22日。裴仁成再次返回汉城。走下飞机的那一刻,他心中充满了感慨。贪婪的吸着汉城空气中的味道。家的味道。

自从四年前和李怡馨恋爱后,他的命运轨迹出现了难以预料的变化。他的女友是三星的继承人,这带给他的并不是荣华富贵,而是难以相信的阻力。

他也因此被迫远走北美,从汉城的一家投行职员变成了纽约华尔街的一名职员。平心而论,他并不喜欢华尔街的生活。他更喜欢充满了他熟悉味道的汉城。这里有美食、赛车、朋友、父母等等他熟悉的一切。

出了机场通道,和华(韩国)银行的职员已经举着接机牌等在大厅中。

来迎接是一名韩国男职员,“很抱歉,裴先生,丁行长和董行长正在休假期间,她们昨天离开了汉城。她们让我带来歉意和感谢,感谢您选择了和华(韩国)银行。”

裴仁成笑了笑,这番说辞一看就假的,但是听的人心里舒服。丁灵、董冰怎么可能来迎接他。他只是一个部门经理而已。他到和华(韩国)银行是应陆景的邀请。并不是竞争应聘的和华银行高管。

裴仁成拍拍这位职员的肩膀,“谢谢,我在汉城生活多年,不用迎接的。借你的车子送我到汉城中就可以了。”

男职员倒没想到裴仁成这么平易近人。笑着和裴仁成说话,一起出了机场。坐车从仁川机场出发,将裴仁成送到了汉城中。

裴仁成随意的找了一个地方下车。对来接他的职员挥挥手,信步走在汉城的大街上,打量着高楼大厦间的广告。四周说着韩语的国民。对汉城,他实在太熟悉了。

裴仁成在街头卖了一份《朝鲜日报》,一瓶矿泉水。一边喝着一边找了一个公用电话亭拨了一个号码出去。然后坐在电话亭旁边的路牙上看着报纸。心态闲适而潇洒。在纽约他很难找到这种如鱼得水的感觉。

当然,也和他此刻的心情有关。他和李怡馨的爱情之路随着他回到汉城,相当于前进了一大步。他迎娶这个美丽、纯真的姑娘进门的日子应当不远了。

“大叔,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啊?”耳边突然传来一个熟悉又清脆的声音。

裴仁成抬头,就看到一双漂亮的如同黒葡萄般的眼睛,然后是秀丽的笑靥,李怡馨穿着清新活泼的绿色长裙,正弯腰笑吟吟的看着他。“怡馨。”

裴仁成笑起来。从地上站起来,用力的抱着眼前的女孩,两人仅仅的相拥,幸福的感觉从心底涌上来。还带着相思,然后两人就在汉城的街头情难自禁的拥吻。热烈而炙热。

裴仁成心中突然很想大声的宣布,韩国的国民公主,她是我的女友。她将来还会是我的妻子。

很久之后,裴仁成和李怡馨两人牵着手在汉城的街头漫步。李怡馨看着男友的脸庞,甜蜜蜜的问道:“仁成,你的行李呢?”

“和华(韩国)银行安排一个职员来接我。我已经让他帮我送到家里去了。走,怡馨,我请你吃午饭。”

“行啊!”李怡馨痛快的答应下来。她这份幸福的感情正在走在正确的路上。突然的想起那一年陆景给她的忠告。不知道这家伙最近怎么样了?哥哥说和丁行长聊过之后,准备前往迪拜见他详细的谈谈。

“怡馨。最近汉城的舆论热点又变化了吗?怎么不是艺人自杀造成的演艺圈震动的事情,我看报纸上全是汉城改名的讨论。”裴仁成握着李怡馨的手,奇怪的问道。

“哎一古,娱乐的事情已经通过了一个法案结尾了。这都是李明博搞的鬼了。他在反对和华(韩国)银行并购韩国第一银行的事情中严重丢分。现在想要捞政治分,所以在推动这件事。我倒是听说以前几次的提案都是郑会长压下来的,不知道这次会怎么样?”

裴仁成道:“都叫了这么多年的汉城。干吗要改成首尔,听起来很怪异。”

“谁说不是啊?噢,仁成,下午我们去赛车吧,我决定聘请你担任我的赛车教练。”

裴仁成难以置信的眨眨眼睛,这意味着他以后可以光明正大的与李怡馨接触,声音有些颤抖的道:“可以吗?”实在是幸福来的太突然。

李怡馨娇嗔的笑道:“怎么不可以呢?”笑容中散发着纯真的气息。拿起手机自拍了一张,上传到她的私t空间中。

若干年后,李怡馨夫妇拜访已经隐居的陆景时,陆景看到这张照片。笑着评价道:“怡馨这个纯真的笑容就值得爱她的人为她独守7年的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