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54章 查尔斯-沃伦到访

第1754章 查尔斯 沃伦到访

“爱德华?”陆景笑了笑,和他握了握手。他对爱德华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迪拜这里最近要举办钻石原石的拍卖会,沃伦财团控制的格拉夫是钻石加工商。世界十大珠宝品牌中排名第4。爱德华应该是代表格拉夫来参加拍卖会。

爱德华对陆景的态度很恭敬,和华刚刚在韩国取得一个关键性“战役”的胜利,“陆先生,查尔斯-沃伦先生、普利策先生想要和你见面谈谈。”

“哦?”陆景看看迪拜的星空,说:“明天上午到我在地球群岛的别墅中去谈吧。”

爱德华很微微弯腰行礼,“如你所愿,先生!”

陆景点点头,带着明雪、墨静雯两人坐进黑色的奔驰商务车中,返回他位于地球群岛7号岛的别墅。

金碧辉煌的王宫走廊处,明亮的光线被走廊上的柱子稍稍遮住,阴影中,一双眼睛看着陆景和爱德华接触。

回到7号别墅中,说笑着在浴室里一起冲澡,换过衣服后,明雪去厨房里磨咖啡、煮咖啡。墨静雯则是在书房中处理陆景邮箱中最近的一些邮件。虽说是在度假,但日常事务还是要略做处理。

陆景在别墅二楼的阳台上给许雪打电话。夏季的晚风习习,十分舒适。蔚蓝色的大海波澜不惊。一轮明月照耀着海浪。风景如画。

电话里传来许雪动听的声音,“陆景,李在镕怎么就听了你的忽悠啊?出资80亿美元收购和华(韩国)银行12%的股份,我的天。”

陆景就笑,“许雪,怎么能叫忽悠啊?我是很认真的在和李在镕谈生意好不好?前段时间去美国感觉怎么样?”

“和华银行在美国的发展不尽人意吧。我们已经商量着准备开拓加勒比海、南美的银行市场。和华(韩国)银行有了三星的这笔80亿美元的注资,并购韩国汇兑银行的底气就足多了。丁灵和董冰的假期估计要泡汤了。你看样子还得打电话给她们说一声哦。”

陆景笑道:“我一会给小灵打电话。噢,叶静雨那妮子在你哪儿吗?这次彩虹基金能够以18亿美元卖出安卓公司10%的股份她功劳不小。你帮我给她说一声。”

许雪娇美的笑道:“静雨不在香港啊。她在建业陪她爸妈呢。你一会自己给她打电话吧。”

陆景犹豫了一下,答应下来。他不太想给叶静雨那个小妮子打电话。说了一会话,陆景挂了电话。拨了几个电话出去。这时,明雪的咖啡也煮好了。三人一起在书房里喝着咖啡闲谈。说起今晚酒会上雷纳德-洛克菲勒的异常反应。

墨静雯换了珊瑚色的无袖睡袍,睡袍华美精致,双臂如软玉般白腻柔滑。性感、明艳的女孩。

双手端着咖啡杯,墨静雯倚在宽大的书椅上,水晶般的眼眸带着迷惑说道:“前段时间,雷纳德和我们合作的还挺不错的,怎么突然间态度变得生硬了呢。”

明雪清媚的笑道:“要我说呐。有两个原因。第一呢,和华银行最近在汉城出了风头,aig、花期那边可能有些不满,这个不满最终传递到雷纳德哪里。第二,戴安娜在你面前低眉顺眼,温驯无比,雷纳德心里不痛快。你没看他看戴安娜的眼神,充满了,呃…,这种眼神我在云春的时候见多了。”

墨静雯禁不住看陆景一眼。嘴角轻轻的扬起来,娴雅明艳,“哦,原来是这样啊。”戴安娜哪里敢对陆景不温驯?她的权势可就掌握在陆景一念之间。

“我都没想到这上头去,还真有这种可能。”陆景喝着咖啡,好笑的道:“明雪,给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戴安娜给我说的一件事。去年年前她在京城给我说雷纳德-洛克菲勒对杰西卡-富林明很有想法,其次便是对她很有想法。”

明雪、墨静雯两人对视一眼,惊讶的道:“不是吧?杰西卡-富林明不是和安迪-摩根关系密切吗?”

安迪-摩根钟情于杰西卡-富林明是整个美国棕榈滩富豪圈中人所尽知的事情。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两人还没有正式确定恋爱关系。

“是这样的。”陆景很肯定的点头,“不过,戴安娜给我提供的消息只怕也没有错。其实。这倒是以后可以利用的一个点。雷纳德与安迪两个人看似和睦,实则未必。”

明雪拿起小圆桌上的咖啡壶给陆景添咖啡,笑道:“这句话同样可以套用在你和雷纳德的关系上啊。陆景要提醒他搞小动作哦。我看这次迪拜的钻石原石拍卖会,你有可能吃个小亏。”

和华本身并不涉及钻石原石开采业务,是由旗下的成员企业云丰集团参与到全球的钻石产业链中。其实,明天的钻石原石拍卖会。云丰集团也是看货商之一。云丰集团董事会主席周明诚已经来到迪拜。只是,没有资格参与今晚的酒会。之前,他有求见陆景,被陆景以他正在度假为由拒绝了。

陆景抿着可口的咖啡,很熟悉的味道,产自古巴水晶山的琥爵咖啡豆(cu逼ta),有着浓郁的加勒比海风味,他是被aer集团的董事长董坤凡带着喝上这种咖啡。

“钻石联盟现在雷纳德-洛克菲勒的主导之下,他要云丰集团吃点小亏,我能有什么办法?等以后再说吧。”

“也是。”明雪轻轻的吐了一口气。

陆景笑了笑,“好了,不说这个问题了。哪有只占便宜不吃亏的事情。我预感我们在迪拜的时间可能不长了。”

墨静雯明媚的道:“是因为欧盟制裁光伏企业的事情?”

陆景点点头,“我估计汤开复的黄海创意联合集团很难在这轮风波中生存下来。来,我们一起去阳台上看海景。”

陆景将手中的咖啡杯放在面前的小圆桌上,轻轻的握住的明雪的手。明雪黑白分明的美眸白了陆景一眼,温柔的跟着陆景起身站起来,手指和陆景扣起来,心中的情意不言自明。

陆景笑着伸出左手,墨静雯娇媚的浅笑,俏丽的脸蛋上带一抹绯红色的娇羞,从书桌后走出来将她温润的玉手放在陆景温暖的手掌中,紧紧的握着,有甜蜜的情意在胸臆间流淌。

一左一右的伴随着陆景到别墅的阳台上看着迷人的夜景。

上午的阳光落在7号岛别墅的花园中,林荫小道上,光影斑驳,带着夜间还未散去清凉。远处的海面上几只海鸥姿态优美的掠过。

陆景和查尔斯-沃伦并肩在花园中漫步,小声交谈着。埃罗莎的代言人普利策、查尔斯-沃伦的心腹爱德华两人在后面跟随着。爱德华昨天晚上在迪拜的王宫门口向陆景表示查尔斯-沃伦想和他见面谈谈。陆景则是要求将见面放在了今天上午他的别墅中。

查尔斯-沃伦四十多岁,一米九的个子,瘦高,面貌有一点像憨豆先生,名贵的衬衣、西裤、头发都是一丝不苟、整洁无比。只是,眼神睥睨、表情略微有些傲然,这种气质很容易将他与丹尼尔-沃伦区分开来。

查尔斯-沃伦微笑着道:“陆先生,怎么样才可以让和华银行与渣打银行停止竞争?怎么样才可以让我们双方在哈温斯瓦纳钻石矿上精诚合作?怎么样才可以让我们成为朋友?”

走在花园中藤架下的石板路上,陆景笑了笑,说:“沃伦先生,我倒没觉得我们住在竞争状态、敌对状态中。只是因缘际会,事有巧合,我们恰好在一些事情中站到了对立面。”

见陆景没有正面回答,查尔斯-沃伦笑了起来,道:“陆,你可以叫我查尔斯。我的朋友们都这么叫我。我听爱德华说你旗下有企业在这次欧盟制裁中国光伏企业中受损,我有一个建议。你可以听一听。其实,所谓的欧盟制裁,征收高额关税,只要德国同意使用来自中国的产品,这个问题就会解决。至于,来自法国、西班牙的反对声音,可以不听。”

陆景心中一动,微微点头,和华智库的报告,他暂时还没有去看,查尔斯-沃伦的提议确实是不错。欧盟中,英国是游离状态,国内一直不乏退出欧盟的声音。法国的经济一直没什么起色。反倒是德国因为与中国的合作欣欣向荣。德国才是欧盟中的主导力量、龙头。

恰巧的是,昨天晚上戴姆勒集团的执行董事科林-科菲邀请他在年内去斯图加特访问。

陆景道:“查尔斯,谢谢你的建议。我更喜欢你称呼我的姓名。只称呼姓氏在我们国内是很罕见的事情,听起来也很别扭。”

查尔斯-沃伦哈哈一笑,说,“古怪的东方规矩,好吧,陆景,我可以这么称呼你,有兴趣在哈温斯瓦纳钻石矿上合作吗?我要的不是一个可开采量只有800万克拉的矿,而是可开采量达到3千万克拉的矿场。”

陆景就笑,“查尔斯,5亿美元对现在的丹尼尔-沃伦来说是一笔天文数字,对你来说,问题应该不大吧?”

位于南非安利比里昂境内的哈温斯瓦纳钻石矿探明的总储备量达到1万亿克拉。足以满足全球宝石市场3000年的需求。当前可开采的储量约为3千万克拉。但是因为环境等因素,实际可开采储量为800万克拉。需要在哈温斯瓦纳钻石矿投资约5亿美元花费2年的时间才可以将可开采量扩大到3千万克拉。

查尔斯-沃伦微微一笑,说:“对我来说问题确实不大,但是我不希望投资在未来失去。要保持安利比里昂局势的稳定,我和埃罗莎联合起来应对钻石联盟有些吃力。我需要你加入进来。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