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57章 换名风波

第1757章 换名风波

8月28日,韩国汇兑银行的一位小股东对《东亚日报》透露:和华(韩国)银行正在积极准备并购韩国汇兑银行。目前汇兑银行的管理层已经达成共识,同意并购,他们正在与股东们沟通。

这则消息在汉城银行业中引起极大的震动。有财经评论员在报纸上惊呼:和华银行来了!他们在还没有消化韩国第一银行的资产之际就开启并购韩国第六商业银行的进程,彰显出强大的实力。韩国的银行业即将迎来一次大洗牌。

韩国首尔大学的一名经济学教授撰文称:和华(韩国)银行的注册资本、股东架构均显示他们隶属于香港的一家普通银行。请读者原谅我这么称呼和华银行。固然,和华银行在近期一系列与渣打银行的竞争中取得胜利,并拿下了港币的发行权,但渣打银行2006年在《银行家》的排名是94位。

渣打银行作为老牌的英资银行,有着几百年的历史,值得人们尊敬,但是他们在全球范围内已经沦落为一家普通的银行,辉煌不再。香港作为东方的金融中心之一,自由港,在全球经济版图中处在很重要的位置,但是其gdp在亚洲范围内已经不再是当年亚洲四小龙时期的辉煌。

因而,我很难相信和华银行有足够的实力进行如此激进的并购交易,这只能说明我们看到的和华(韩国)银行的股东不是真实的。和华(韩国)银行背后应该有超级财团在支持。

除开银行业、财经人士的关注,韩国三大商业银行各自表示关注外,和华(韩国)银行的并购并没有在汉城激起多么大的反应。舆论的焦点都集中在当前汉城修改城市名的事情上。这才是与市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事件。

汉城改名的时间在2005年就已经已提出。曾经经历了长达一年的征求意见,只是最终被汉城市政府否决。这次舆论再起,争论的双方各持己见。

汉城市政府宣布将在9月4日举行记者招待会,宣布结果。

“真是离谱,好端端的改什么名字?”汉城半岛酒店顶层的餐厅中,郑孟日嘀咕的抱怨着。身边两个装扮美丽、衣衫单薄的美女明星小声附和。实则是在高端餐厅中不可以大声喧哗。

唐悦好整以暇的吃着蜗牛,点评道:“瞎折腾。”

柳贤俊笑呵呵的道:“唐少。可不是这么说,其实。汉城这里支持改名的民众要多一些。”

“哦?”唐悦微微有些好奇的看向柳贤俊。

柳贤俊喝了一口白葡萄酒,道:“二战之后,韩国经济飞速发展,国民自信心得过极大的提升。随着经济的提升极端民族主义思潮进一步发展。1970年。韩国中小学的教科书中汉子就全部取消,改用表音字。1988年汉城奥运会前夕,政府下令取消所有牌匾中的汉字,直到1999年金大中总统才解除了部分禁止。

所以,汉城的中文名字改名在国民中有很大的民-意基础。去年那次风潮要不是郑会长压下来,估计汉城的中文名字已经改了。”

汉城的韩文表述和英文表述都是不该的,要改的是中文名。这其实是“去汉化”。

唐悦嘿然一笑,“然而,世界上很多事情其实和民-意没多大关系。”陆景已经知道这件事。即便现在李明博站在了郑梦先的对立面,他相信这次改名的风波依旧会压下来。至于以后,随着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国力增强,韩国想要去汉化,那是想都不要想的事情。历来朝鲜半-岛的国家都是我们的藩属。

郑孟日久笑起来,“确实,民意都是糊弄鬼的。李明博在争权而已。”

柳贤俊笑着点点头,微微品酒。他和郑会长的看法差不多。韩国经济与中国的经济越来越紧密。让下一代接受极端民-族主义的熏陶没有出路。当然,韩语里面的汉字去掉就去掉了。韩国文化确实也应该保持一定的独-立性,而不至于整个民族被汉文化同化。

吃过晚饭,唐悦、郑孟日、柳贤俊三人在酒店中各自道别。唐悦道:“郑少,我明天就离开汉城,回头我们再约时间一起去拉斯维加斯赌场玩玩。”

“行。”郑孟日笑着答应下来,“我明天能起来的话就去机场送你。”身边两名女星轻轻的微笑着,俏丽的脸蛋上带一点诱人的粉红色。

出酒店后,唐悦坐到等在楼下的奔驰车中,拿出手机拨了副手易国的号码,“易国,你还在约翰内斯堡吧?和华准备加大在哈温斯瓦纳钻石矿的投资,你派人评估一下安利比里昂的国内局势。”

陆景回到京城后的第三天在佳达花园宴请丁灵、董冰吃午饭。她们俩在汉城完成和华(韩国)银行对韩国第一银行的并购后回京城度假。而随着和华(韩国)银行准备收购韩国第六大商业银行:韩国汇兑银行,她们俩的假期只得结束了,准备再次前往汉城主持和华银行的收购工作。

正午时分的阳光透过清幽高大的乔木树林落在奢华公寓的阳台上。一墙之隔的华夏人民大学校区风景秀丽。放学的大学生们背着书包或拿着书本结伴同行,明亮的青春色彩,整个校园充满了知识的气息。陆景在阳台上接着郑梦先的电话。

两人就汉城改名的事情沟通大约半个小时。挂了电话后,陆景转到一楼的厨房中和今天的两位美厨娘说话。

民大附近的佳达花园小区算不上高档小区。环境、设施中等。因为临近民大。很多房子都是出租给校内外的情侣。然而,陆景购买的这套c栋701公寓是复式的四居室。装修奢华。是他从定海四中毕业后,和婉仪结婚前。作为他在京城里对外居住的地址使用。

厨房是欧式风格,明亮的大理石地板、咖啡色的橱柜一溜排开,椭圆形的餐桌上摆放了各式菜肴的配菜。油烟机已经在工作,“哧啦”的煎炸声音此起彼伏。

白唯和聂问白两人各自围着款式不一样的围裙,头戴白色的厨帽,姿妍俏丽的美厨娘,各具风情。此刻。正一人使用一个煤气灶在准备着今天的午餐。7个人的午饭,怎么都得10个菜。

丁灵、董冰、墨静雯、明雪四个人在二楼的大客厅中聊天。董冰和明雪两人私交甚笃。她们两个很谈得来。墨静雯和丁灵算是同事,和董冰也是熟识。董冰这一两年经常在陆景身边学习,和她们当然很熟。

看着餐桌上的韭黄炒蛋,黄橙橙的。陆景食欲大开,洗手,从消毒柜中拿出筷子夹了一块鸡蛋,“唔,小白,你这手艺真是不错。”

聂问白和白唯两人都回过头。聂问白见陆景在偷偷的吃菜,嘴角勾出一个妩媚天成的笑意,“陆景,你是夸我还是夸白唯啊?”

陆景这才反应过来。白唯在双十年华时的外号也是“小白”。像闵二哥、胡红军他们这些老牌纨绔子弟都这么喊白唯。这点趣事,随着白唯现在成为京城四大名媛自然又被传开。但他实际上夸的聂问白。他在私下里会宠溺的喊这个丰韵璀璨的大美人的小名。

陆景就笑,“这盘韭黄炒鸡蛋是谁做的我就夸谁啊?”

白唯娇俏的白了陆景一眼。她知道陆景是夸聂问白的,陆景私下里从来不喊她“小白”的。她可是比陆景大四岁呢。然而,这盘菜却是她炒的。

说说笑笑,陆景最终给白唯、聂问白两人给请出厨房。在做菜的时候,哪里受到了他在一旁的情挑啊?

中午吃饭时,丁灵、董冰她们都对白唯、聂问白的手艺赞叹不已。喝着白云酒厂的碧玉香。吃着精美可口的菜肴,聊着最近出来的好莱坞大片、法国巴黎的时尚等等。都是女人的话题。

见陆景只是笑。不怎么说话,丁灵甜美的笑问道,“陆景,你不去汉城吗?我听郁浩宁说汉城那边闹得挺凶的。好像这次改名的可能性很大呢。”

陆景笑着摇摇头,“小灵,要相信韩国财阀们的实力。和华(韩国)银行汇聚韩国前四名的财阀,要是连一个汉城修改中文名的事情都做不到,那太夸张了。”

汉城这次修改的只是中文名,又不是该韩文名字,或者是英文名字。只是韩国国内去汉化,民族主义情绪的一种宣泄。这对财团来说,并不困难。

董冰穿着白色的连衣裙,明眸酷齿,一如八年前高中的明丽,带着英伦淑女范儿,这是浸润到她骨子的风情、气质。她小时候在英国生活。穿衣、装扮深受影响。优雅的抿着如同绸缎般的碧玉香,说道:“陆景,有件事我一直想说呢,和华(韩国)银行这个名字实在太拗口了,改成和华银行(韩国)不好吗?譬如:花期银行收购韩美银行之后不就是花期银行(韩国)吗?”

陆景微微一笑,“那就改一下。”说着,问墨静雯:“静雯,查一下韩国第一银行那些营业网点换名的进度,代价不大的话就换成董冰说的那个名字。”

丁灵笑道:“陆景,不用静雯查了。还没开始换呢。汉城那边现在正在收购韩国第一银行余下49%的股份。谈判正遇到一些问题呢,有些股东不愿意出售,他们想要将手中的股份换成和华银行韩国公司的股份。”

陆景就笑着点点头.

明雪掩嘴娇笑,黑白分明的美眸在陆景和董冰身上转来转去。董冰有点受了不了,赶紧岔开话题。她在控制谈话节奏、话题的事情上也是高手。

午饭结束后,大家一起动手洗漱碗筷,总不能将这些琐事全丢给白唯、聂问白两个人,董冰道:“陆景,我要单独的和你谈一谈,关于我在和华银行的职务,未来规划。”

“行,那我们去书房那儿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