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70章 计划片段

第1770章 计划片段

28日,陆景、闵兴怀、李新寒、秦成文、王灿、谢晋文、苏威、苏琳、高婉薇、黎倾城等数十人在大唐雨景的上林苑聚会、确定白唯退出四大名媛,由闵雯增补。

闵雯在酒会现场敬了一圈中,在谢晋文的陪同下拿着威士忌酒杯走到陆景面前,笑颜逐开的道:“陆哥,我敬你。谢谢!”

白唯退出的原因,明面是她说有点累了,想休息一段时间。本来,京城世家子弟这个圈中,要退出,基本都是失败者。然而,陆景支持白唯这个决定,所以她的退出顺理成章。

不管怎么样,陆哥兑现了他的承诺,她心中对陆哥很敬服。

陆景正在和王灿、唐略、罗华闲聊,招手让侍者拿了杯红酒过来,笑着和闵雯碰了碰酒杯,“叮当”一声轻响。

闵雯今天穿着一件轻薄的水绿色长裙,肌肤洁白晶莹。身材曲线修长性感,胸前那对颤巍巍地乳峰饱满坚衬让她尤其的艳美。

陆景对闵雯的印象还不错。闵雯功名利禄之心很重。但这并不影响他对她的印象。陆景现在看人的角度自然和常人不同。喝着酒,笑道:“不客气。”打趣道:“谢少,你和闵雯的关系进展怎么样?”

跟在闵雯身边的谢晋文穿着白色的西装,显得年轻。他今天33岁,比闵雯大了整整12岁。必须的装嫩一点。现在京城中都知道谢晋文追求闵雯的事情。据说。闵二哥并不反对谢晋文追求他这个侄女。

谢晋文干笑两声,“景少,这个得问小雯啊。我说了不算。”

陆景哈哈一笑。和谢晋文喝着酒。

他给谢晋文开的是“五年计划”的追求“药方”,现在计划有变,这小子大概还没摸到门路。不过,看他在今天这样的场合下能陪在闵雯身边,想必闵雯肯定不讨厌他。

闵雯没好气的白了谢晋文一眼,给陆景打趣的有点脸红,说:“陆哥。我去那边转转啊。”

她对谢晋文不是很满意。她才21岁,可不想找一个大她这么多的男朋友。思想上有代沟呢。

陆景笑着点头。看向不远处穿着藕粉色的晚礼服的白唯,妩媚的美妇,轻熟的性感佳人。嘴角慢慢的勾勒出一抹微笑。

白唯退出,明面上的原因是没多少人相信的。私下的原因大家都表示理解。他会好好的照顾她的。就像之前,对她的承诺,照顾她一辈子。

唐诗经、高婉薇、黎倾城三人在面对家族利益和陆景的利益相冲突时选择各不相同。但相同的是,不会对陆景的计划造成干扰。

参加完在大唐雨景上林苑的聚会之后,高婉薇立即飞回黄海,向高二叔汇报这件事,准备行动方案。黎倾城则是依旧在京城中过着她悠闲、精彩、万众瞩目的名媛生活。

陆景留唐诗经在京城中度过十一假期再回黄海。许久不见,他还是想唐大美人的。只是,前段时间。因为种种原因,两人都没有好好的相聚。

清晨的薄雾弥漫在京城五环处的别墅小镇:丹枫云图中。金红的枫叶林一块块的如火。

9号别墅的卧室中,陆景和唐诗经依偎在一起说着话。卧室的壁灯柔和。照落在唐诗经妩媚水灵的脸蛋,一抹如鲜花盛开般的绯红残余着。

絮絮叨叨的聊着。陆景和唐诗经之间有很多共同的话题。诗经是一株解语花,成熟的女人风情不可匹敌,陆景生活中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对她说。而陆景心思细腻,思维敏锐,唐诗经也很乐意与他分享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倾吐她闲暇时、午夜梦回时对他的热烈的相思。或者谈一谈经济上的话题。她很喜欢听陆景高屋建瓴的观点。

说着话,时间溜的飞快。陆景丢在手边的手机突然响起来。陆景接了电话。是莫心蓝从香港打来的。

电话里,莫心蓝的语气有些凝重,“陆景,我已经指示plu电讯拒绝向亚太财团移交的控制权,刚才竹下修一的助手深田哲二给我打了电话,亚太财团的副会长吉永宏树将会在后天来香港和我见面谈谈。”

“逼宫?”陆景晒然一笑,沉吟了一会,“心蓝,尽可能的拖延时间。我们和三井的接触还没有消息。”

莫心蓝苦笑一声,“就是不知道能拖延多久。得催催唐悦那边啊。”陆景实施的是一个很简单的计划。很容易被竹下修一识破。但高明的计划往往又是最简单,看似寻常的。只是,她有些沉不住气。

一旦,亚太财团将原碧湖集团的资产收购得手,甚至更进一步收购六大世家的资产,那么和华的全球化进程就要被耽搁了。这会打乱和华的节奏。

陆景轻声宽慰道:“心蓝,唐悦已经去东京几天了,应该很快有消息传来。”昨天他和高婉薇、黎倾城谈话时,便是心蓝发来的短信。那时,亚太财团刚刚通知plu电讯,要求接管双方的合资公司,日本第三大电信运营商:。

聊了一会,陆景微微沉吟着挂了电话,看到唐诗经一双妙目正看着自己,里面有醉人的情意,禁不住笑道:“诗经,怎么了,给人施了定身魔法啊,还是我脸上有花?”

唐诗经笑着嗔了陆景一眼,浅灰色的被单稍稍下滑,露出她光洁如玉的香肩,妩媚的女人风情十足,魅惑无比,“景,我刚才什么都没有听到。”

陆景微征,随即恍然,他都给忘了。他的应对计划是不能说给诗经听的。以诗经的聪明、才情,听到刚才电话里的只言片语只怕就可以猜到他计划的大部分。但是,他哪里会去提防对他倾心相许的诗经美人呢?

听到唐诗经这么说,陆景笑着捏捏她的脸蛋,“诗经,我理解。”

唐诗经娇柔而笑,不可匹敌的妩媚风情尤其惊艳,“景,我难得糊涂!”

陆景的计划对唐家未必是有利的,从陆景的高度而言,六大世家都是棋子。她虽说是以家族利益为重,但是她有些事情,她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她相信陆景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黄海。细雨蒙蒙。

竹下修一背着双手看着江面上凄迷的水雾,轻轻的一笑。他穿着休闲的外套,气质儒雅。身后传来助理深田哲二恭敬的声音,“会长,吉永副会长已经去香港了。”

竹下修一点点头,叹道:“深田君,我们为这一天筹备很久了。”

从陆景着手瓦解亚太财团开始。亚太财团作为老牌的世界一流财团,内部矛盾重重,裂痕很深。陆景抓主时机,瓜分碧湖集团,拉拢六大世家。有干掉了印尼的刺头,接着与西亚的纳赛尔等人交好。整个亚太财团四分五裂。

然而,对他来说,所控制的力量并没有减少,只是在亚洲、在全球影响力衰退的很严重。为了等到欧盟对中国光伏企业的制裁,他隐忍了很久。

对付陆景这样的人物,必须要一击致命。绝对不能给他喘息的机会。这是他几十年斗争经验的总结。这一次,亚太财团并非孤军作战。他的把握很大。

深田哲二低头道:“会长高瞻远瞩!”

竹下修一微微一笑,“呵呵,深田君,你拍马屁的功夫有待长进啊!”

深田哲二顿时有点尴尬。这时,门口一名助理冒头,汇报道:“会长,松阪士夫来了。”

“请他进来吧!”竹下修一转身,坐回到沙发上。他这次来黄海住在半岛酒店的总统套房中,整整一层都被亚太财团包下。三井财团是他的盟友之一。双方联合组件了一个财团用于收购碧湖集团数百亿美元的资本。

竹下修一对松阪士夫的能力不大认可,但是松阪士夫对他尊敬的态度又让他很舒服,老实说,和三井、三菱等日本国内的财团斗了这么些年,还很少遇到松阪士夫这样敬仰他的人。因此,松阪士夫被点名成为这次亚太财团与三井合作的联络人。

松阪士夫在助理的带领下进入总统套房中,笑着和竹下修一握手,寒暄了片刻后,松阪士夫笑道:“竹下会长,刚刚六大世家的高俊耀联系过我,他想将手中的一家价值30亿美元的科技公司卖给我。”

竹下修一有些奇怪,微笑着问道:“哦?松阪,怎么回事?”

松阪士夫把上午高俊耀来拜访他的情况说了一遍。黄海这地方,高俊耀要查他的住址很容易,接着说:“竹下会长,他说第一个出手的人会获得奖励。这是他的理由。我觉得有些奇怪。担心…”

竹下修一禁不住呵呵一笑,摆摆手,“松阪,不管是阴谋还是阳谋,我们需要考虑的是,对我们是否有利。”

松阪士夫道:“那我把这家科技公司先吃下来?”

竹下修一点点头,笑道:“高俊耀这个人一向是个滑头。我和他认识多年了。既然他主动提出来,那么我们就从高家这里打开缺口吧。”说着,吩咐深田哲二,“约高俊耀和我见个面。”

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