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77章 夜话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777章 夜话

陆景在从机场回家的路上接到了汤开复的电话。他刚和高婉薇、黎倾城一起送走风白露。夜幕中一场小雨浸润着京城。依稀可以听到车窗外车轮碾压在路面上时带起的水声。

“陆景,我顶不住了,拉兄弟一把吧。”电话里,汤开复的声音有些声嘶力竭。听起来心力憔悴。

陆景知道汤开复的近况,鲁东新闻里都播了。原料供应商、渠道销售商、企业下属的包工头、建筑商、银行、债权人各方都在派人盯着汤开复。一方面要他还钱,一方面要防止他跑路。等于曾经留学美国的汤开复来说,一旦撑不下去,带妻子跑路去国外生活是很自然的选择。

汤开复的手机24小时必须开机,一旦不开机,就会有人去他位于黄海的家中堵门。据方破虏说,小区的保安都认识那些人了。

车中和陆景同行的墨静雯、季婉彤都看向陆景。最近风声越来越紧,陆景反倒是越来越神闲气定,这倒是挺令人奇怪的。

陆景缓缓的说:“汤总,还差多少钱?”

陆景肯应话,汤开复的声音里泛起生气,语速飞快的说:“我还差10亿救急。一旦,我可以让继续生产太阳能薄膜电池,就可以消化掉所有的债务…”

墨静雯和季婉彤对视一眼,直接无语。敢情汤开复还没有搞明白到底怎么回事。这根本不是多少亿的问题。而是亚太财团在背后作祟的原因。

当然,以他的层次,确实很难接触到亚太财团这个层次。亚太财团和三井组成的联合收购财团要收购黄海联合创意集团也只会用旗下企业的名头。

汤开复这套说辞只怕是对无数债权人说过,但恐怕没多少人肯信。

陆景很耐心的听汤开复说完他的理由。逻辑是:拿到钱可以缓解供货商、经销商的催款,获得原材料;发出工资,可以继续生产,然后继续销售,从而有能力偿还贷款。黄海联合创意集团可以度过这一道难关。

汤开复说了将近十分钟才停下,陆景等了一会,确定他没有要说的。才说道:“汤总,欧盟对国内的光伏企业进行制裁,你仅仅是扩大生产无法解决问题的。必须要让欧盟解除制裁。否则生产的越多亏损越大。”

汤开复愣了下,讪讪的干笑几声。他现在是落水之人,陆景有意援手,他当然要往好的方面说。只是,他没有料到陆景事务繁忙。居然对他的事情看得这么透彻。要知道他之前通过叶妍帮忙带话,陆景是不见他的态度。

陆景倒没有怪罪汤开复的意思。语气沉重的道:“汤总,我一会给建业市商行的徐董打个电话,具体的事宜你们谈。”

建业市商行也是汤开复的债权人。其董事长徐怀观大权在握。据说建业市商业银行的资产规模已经达到800亿。汤开复眼泪差点流下来,“陆景,谢谢。”

陆景轻轻的挂了电话。

车中的气氛有点沉闷。快到西月区方山湖街道时,墨静雯好奇的问道:“陆景,你要救助汤开复,在没有说服欧盟撤销制裁之前,光伏企业没有任何的价值。”

季婉彤柔柔的点头。她同意墨姐的看法。亚太财团占尽上风。现在以添油战术救助汤开复,完全得不偿失。汤开复现在就是个黑洞。而亚太财团、三井财团的资金总额加起来,觉得比和华的资金多。

根据今年公开披露的数据,三井住友金融集团资产约有9069.36亿美元,全年利润60.66亿美元。更别说三井还有其他的资产。和华的资产还达不到这个数目。根据和华银行的估算,和华当前的资产大约在4700亿美元左右。

陆景摇摇头,“静雯。小季,我让建业市商行介入的目的不是救助汤开复,我是要拖延时间。”

“拖延时间?”墨静雯和季婉彤都是不解的看着陆景。她们俩都是极美的女孩,在夜色中偶尔透进车中光线的照耀下,各具风情。墨静雯明艳娴雅,灿烂若玫瑰。季婉彤精致柔美。秀丽动人。

陆景轻轻的点头,“嗯。”看着两个女孩美丽的容颜,微微有些出神,不是想她们的美丽,而是陷入他自己的沉思。

墨静雯和季婉彤俏脸飞起妩媚的红霞,各自沉思着陆景这话的意思。

车到西月区方山湖街道方山路183号的四合院门前,缓缓的停下。陆景看着还在思考的墨静雯、季婉彤。禁不住笑起来,“好了,你们俩别想了。我不是考你们,只是想起其他事情,一时间给忘了。现在的局势,从高俊耀打电话给我,我就意识和亚太财团的斗争已经到了第二阶段。竹下修一觉得和华财团的崛起借助了陆家的力量。我对他这个看法不大认同的。这个阶段的胜负,不是一蹴而就,因而我需要保住汤开复拖延时间。”

陆景这番话说的有点隐晦,但是墨静雯和季婉彤一听就懂。到了第二阶段,就不是陆景和竹下修一的直接较量,而是陆、苏两家的较量。经济利益,往往只是政治利益的衍生品。

陆景笑了笑,下了车,挥手和两个女孩道别。手机“滴滴”一响,是高婉薇发来的SIT消息:景哥,我和倾城到家了。你到家了吧。

陆景回了一个消息,拿着手机回到家中,和正在灯下看书的婉仪打了个招呼,去书房给徐怀观打了电话,洗澡回到卧室中,坐在床头,看着穿着粉色睡衣、怀孕的娇妻温婉清秀的容颜,心中有着难言的满足感和豪情涌出。

“看什么呀?”卫婉仪娇嗔拿起书本拍了陆景一下,漆黑的美眸看着陆景,嘴角勾起一抹少妇韵味的笑容,妩媚无端。

陆景嘿然一笑,坐到被窝中,搂着娇妻说话。秋季的夜晚静悄悄的,有微风吹过树梢、屋檐的声音。婉仪关了灯,摘下放疲劳的平光镜,躺在丈夫怀中。月色如水。

“陆景,我好好的,你要有事,就去黄海吧。我听唐诗经说六大世家人心不稳,乱糟糟的。”

“不要紧,我应付的来。怎么都得等你怀孕三个月之后,否则我哪里放心离开京城?”陆景笑着道,眼睛微微眯着。脑海中浮起竹下修一的面孔。陆景轻轻的一笑。

高婉薇在京城中住在湖东区的豪华别墅区贤府别墅。她在这里有一套别墅,高家的资产。高二叔奖励给她的。使用权归她,产权归高家。

和黎倾城一起送别风白露之后,两人的车子进入市区后就与陆景的车分开。黎倾城也懒得回她住的水蓝湾,晚上就住在高婉薇这里。她有很多话想和高婉薇说。

前段时间,黎、高、齐、崔四家和竹下修一在深蓝游艇俱乐部会面的消息在六大世家内部早就传遍,据说裴吴越的四爷裴高峰气的砸了一个价值数百万的嘉靖瓷茶杯。

她现在很想聊这些事情。可惜她的“谋主”齐宾鸿在立场上和她不一致,很多话她不好问,只能来问高婉薇。其实,她和风白露的关系一般,要不是看在景哥、薇薇姐的面子上,她才懒得去送她。

回到贤府别墅18号别墅中,高婉薇吩咐保姆刘妈做了一点宵夜过来,她和黎倾城两人都是京城中的名媛,作息时间都是夜猫子。她还要稍微规律一点。毕竟,她是高家在京城的负责人,有时候还要处理一些事务,而倾城纯粹的夜猫一族了。

在二楼的小客厅中看着璀璨的星空,明月如勾。黎倾城毫无形象的倚在沙发上,和高婉薇聊着最近六大世家的动态,“薇薇姐,你二伯怎么首先是想到和松阪士夫联系呢?”

高二叔只是大家的通称,实际上,高婉薇叫高俊耀二伯。

高婉薇正在开红酒,别墅的中央空调打开,室内温暖如春,秋装外套早脱下,水绿色拼接连衣裙修饰着她窈窕娇俏的身姿。气质知性的第二眼美女。

听到这话,高婉薇双手拿着酒瓶,回头笑说道:“倾城,这个问题我也问过我二伯,他说松阪士夫比竹下修一好骗一些。”

“啊…?是不是啊?”黎倾城惊讶的笑起来,笑了一会,接过高婉薇递来的红酒,抿了一口,有些苦恼的道:“薇薇姐,你家里倒是好说,我就不知道黎家怎么收场呢?明叔也是的,怎么就凑这个热闹?”

高婉薇清秀的一笑,打趣道:“倾城,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对景哥死心塌地的忠诚啊。我二伯现在估计都要成真的两面派了。都是利益惹的祸。”

“什么呀,薇薇姐?难听死了,我又不是景哥的臣子,我对他忠诚干嘛?我拿他当朋友呢。总归没有出卖他的道理。你倒是赚了不少哦,景哥要把丹尼尔汽车公司的股份转一部分给你,为你二伯打掩护。嗨,这都搞什么些什么事啊?景哥对我们六大世家算宽容了,结果我们几家都这个反应,真是让我失望。”

高婉薇看着黎倾城翘在茶几上的一双修长、美丽至极的长腿,穿着白色的裤袜,线条、比例美到极致。抿了抿红酒,摇摇头。倾城还是涉世不深。所谓厚黑二字,唯有利益。感情毕竟是要排在后面的。六大世家中唐、裴获利最多,现在竹下修一有获胜的希望,大占优势,高、黎、齐、崔四家怎么可能不动摇?

“倾城,你觉得景哥能挺过去吗?我看他今天都挺轻松的。白露貌似也不怎么担心,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