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79章 等待

第1779章 等待

崔瀚急急忙忙的离开,裴吴越摇摇头,说:“诗经,崔瀚去找崔九叔也没用。都是定下来的事情。”

唐论语已经和他四爷裴高峰通过气。陆景的意思:唐、裴两家如果抵不住压力,就把相关的资产卖给CSA,尽量以现金交易。

他比唐诗经回来的早,亚太财团在黄海做了很多准备。竹下修一就住在黄海半岛酒店总统套房中。

首先,成立了收购银团CSA。这家注册在开曼群岛的银团是有亚太财团和三井财团联合组建,在收购国内企业的资质上没有任何问题。明面上的资料显示,这家银团的出资方都是一些没有名气的企业。但知道内情的都知道怎么回事。

第二,据说花期银行、渣打银行、汇丰银行都有意出资进入CSA银团中。这一点,他前些天听齐宾鸿大致提了几句。齐宾鸿劝他考虑后路。

第三,亚太财团调用很多资源。众所周知,三井财团在国内的经济中渗透的很严重。这一次,汤开复之所有遭受到原料商、经销商等产业链各方的围攻,狼狈不堪,三井出了大力。而且,舆论媒体上一些软文明显是枪手写的。再加上海外媒体的呼应。惠誉就将同时在伦敦和国内上市的康桥集团评级调整为C级。

再据说松阪士夫和苏威在徐城喝过几次酒。牵线的是高家的高修平。财团的商战,可不是简单的资本收购,而是从政治、全球经济大势、商业环境、舆论、产业链、人力一起发动。堪称豪华的现代化战争。

当然,吃这第一波强力火力的是汤开复。意图如何,众所周知。唐家、裴家倒是躲过一劫。

裴吴越缓声介绍着情况,唐诗经不断的点头,她大致上也了解一些,和父亲、雍驰密谈的时候,他们说过,轻声道:“吴越。我知道了。我的想法是拖延时间。”

高婉薇心中浮起离开京城前,陆景问她的话,“薇薇,你觉得我创建和华财团和我家里有多大的联系?”这时。听到唐诗经说“拖延时间”心中有点明白了。

方破虏一头的雾水。

另外一个一头雾水的是崔横波,不过,她是不大管这些事情,跟着看热闹。她心中对陆景还是有信心。从她当小跟班到她现在为人妻这些年,六大世家出了多少英才?各有专长。再加上几个家主都是厉害的角色。然后。现在都成了陆景的下属。这份能力不是简单的说凭借着背景就可以办到。

裴吴越微微抿了一口酒,轻轻的叹了口气。有些事情,陆景讳莫如深,但他们都在黄海,有什么猜不到的?就怕还没拖到苏、陆两家分出胜负,六大世家和汤开复这边就已经崩盘。

崔瀚出了香樟树餐厅,头脑略微清醒了些,他是骤然的给唐诗经一激,心里有点乱了方寸,气冲冲的出来。

当然。他现在也不可能转身回香樟树餐厅。

司机开着一辆蓝色的宝马缓缓的停在崔瀚身边。华府传媒现在是国内娱乐圈中仅次于天辰娱乐、星光传媒的第三大娱乐公司,他身家丰厚。

“先回住处吧。”崔瀚揉揉眉心,开口吩咐道。

平鸿基金在崔家的企业中,体量小,位置重。一般接受负责平鸿基金的都是下一代家主的继承人。在他之前,崔七月就曾负责平鸿基金。平鸿基金在对赌黄金期货时输给了号称“东南狼王”的墨承,崔七月设计将墨承干掉。受这件事的牵累,平鸿基金后来给清洗了一遍,实力大降。

要知道,墨承的大女儿墨静雯现在是陆景的贴身大秘书。平鸿基金自他接手以后还没有恢复元气。事实上。他的精力也不在平鸿基金上,而是经营着自己的产业华府传媒。

因而当崔九叔要卖掉平鸿基金时,他反应不大,但是当回过神来。这是崔家继承人的象征时,他才有想法争一争。

“九叔明显不信任我啊,大概是因为我和陆哥关系密切。看来,崔家是打算离开和华财团的阵营。”

崔瀚琢磨着,他得过几天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和九叔谈谈。想了想,崔瀚拨了崔九霄的电话。“九叔,周末有时间吗?我有点事情想向你汇报一下。”

电话里,崔九霄笑道:“行啊。周六下午,我们在黄海射击俱乐部见面聊聊。”

10月中旬,京城里一片秋色。除了特别爱美的女孩子,在大街上已经很少有人穿裙子。陆景和李菲菲从西单逛街回到燕大的宿舍。陆景手里拎满了大袋小袋,有他给李菲菲买的衣服,也有李菲菲给他买的衣服。

逛街中途还碰到黄紫琪大学生的室友莘罗和她的丈夫茂学。闲聊了几句。

陆景最近的状态说悠闲也有悠闲,他指令董冰负责南非的钻石开采事务后,他手中剩下的最重要的事情便是与亚太财团对抗。丹尼尔目前已经和昆云汽车达成协议,离开京城,返回伦敦,同时还带有他写给德意志银行董事克洛斯的亲笔信。

要说累也很累。他需要时刻关注着来自黄海、鲁东的消息。虽说得到消息后最终不会做出什么反应,但就像一只在狩猎的老虎,时刻保持警觉。

李菲菲穿着白色衬衫外搭小西服配上黑色九分裤,简约黑白配清爽干练。身姿高挑,清秀如玉。笑孜孜的看着陆景拎着袋子。一起上了四楼,打开门,蹲下来给陆景拿了拖鞋。看到陆景把脚伸出来,抬头笑着白他一眼,却是像贤惠的妻子般顺从的给他脱鞋换鞋子。

洗过手从卫生间里出来,看到陆景正在窗口处打电话,泡了两杯清茶,走到陆景身边,将竹杯放再窗台上,看着陆景的侧影,轻轻的一笑。

淡淡的幽香传来,陆景对李菲菲笑了笑,拿着手机说道:“好了,知秋,我有事情,改天再听你抱怨。”

“陆景,那一位的电话啊?”李菲菲依偎在陆景肩头,轻笑着问道。

陆景恍惚有回到初中时见到李菲菲的感觉,其实她的性格并不是什么高冷,而是一种大气、骄傲。私下里相处,自然是言笑晏晏,和普通的女孩没什么两样。

“墨知秋的电话,呃…,她一个朋友打电话咨询进入我办公室工作的事情。她打电话来奚落我两句。”陆景有点尴尬的将他和江妩在京城大酒店初次见面的情况给李菲菲说了说。

李菲菲俏脸微红,掩嘴轻笑,“你真够倒霉的啊。那那个天才去不去你的手下工作啊?”

陆景无所谓的笑一笑,“菲菲,这种事我肯定是不管的。”说笑着,抱着李菲菲,亲昵的拥吻。两人有段时间没见,一时间情热如火。他和菲菲之间只剩最后一步。别的事情都做过了。很久之后,陆景温声道:“菲菲,委屈你了。”

本来说从韩国回来就和李菲菲去一趟西山面见她的父母,将两人的关系说一说,成与不成,总要有个态度。连这点担当都没有的话,怎么要人家女孩子死心塌地没名没分的跟着你。

只是,先是去迪拜,回来后是婉仪怀孕,他在11月17日之前都不会离开京城。等婉仪怀孕三个月,情况稳定后,他才会外出。

李菲菲清秀的一笑,笑容甜蜜,娇柔的道:“陆景,去不去西山,我都已经决定了。”言语里的暗示让陆景怦然心动。李菲菲娇羞的笑一笑,说“陆景,你最近遇到困难了吧,要不要我给我爸打个电话?”

陆景笑着摇头,“菲菲,不用。”

李菲菲看着陆景的眼睛,其实感觉到他心动了,但还是拒绝了,说:“或者我去我爷爷那儿求情。”

陆景心中涌起一阵温柔,紧紧的抱着李菲菲高挑纤盈的身体,“菲菲,真不用。我现在要做的只是等待。”

是的,等待。

然后还有一些操作。

南非约翰内斯堡阿特霍广场酒店 (AtholPlace Hotel & Villa)四卧室别墅的阳台上,董冰双手撑在栏杆上,眺望着繁华的约翰内斯堡市区。心中思绪万千。

她在抵达约翰内斯堡已经快三周,迪拜那里的事情只是交代一下,熊玉娇、戴安娜立即帮她处理好了。和熊玉娇密谈之后,她便飞来约翰内斯堡开设和华银行(南非)分行。注册公司名叫做和华银行(南非)公司。

她的本职工作还没完成,陆景又将一项新的任务交给她,扩大和华在钻石开产业的规模。这不仅是依靠于临近南非的国家:安利比里昂的哈温斯瓦纳钻石矿。还需要她在南非见机收购一些钻石产业链中的资产。

约翰内斯堡是南非最大的城市,矿业城市,占有南非国民生产总值的一半,犯罪率极高。

她现在正在畅想独挡一面的感受。南非就像是和华版图上的一片空白地区,任由她来勾勒画面。在全面了解南非的情况之后,她的想法并不仅仅限于钻石行业。

发丝飘逸,白裙精美。董冰接了手边的电话,“小灵,怎么有空打我电话啊?”

和华银行最近忙着消化在韩国并购的成果,以及持续的保持对渣打银行的压力。将渣打银行排挤出亚洲是和华银行的既定策略。

“冰姐,你在南非还好吧?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啊,我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