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81章 会谈(一)

第1781章 会谈(一)

离开云岛之后,崔瀚有些心灰意冷,心情抑郁。他表明不愿意继续担当崔家继承人的意愿后,九叔竟然连挽留一下的动作都没有。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等崔家不需要讨好陆景时,他便被崔家的族老们弃之如敝履。

坐在车中,崔瀚给唐诗经打了一个电话,语气萧索的道:“诗经姐,我九叔执意要卖平鸿基金。我已经辞去在崔家负责的所有事务。我打算过两天去好莱坞学习一段时间。”

唐诗经沉默了一会,声音清润的说道:“也好,眼不见为净。崔瀚,你那天走,我约大家一起去送送你。”

崔瀚苦笑着拒绝,“算了,诗经姐,我这算是斗争失利,远走他乡以避风头。哦,诗经姐,我九叔说明天烟东市政府将会召集黄海联合创意集团、以及相关的债权人、CSA银团几方一起会谈。商量黄联的未来。这事…,你知道吧?”

崔瀚的语气有些犹豫。从他的角度而言,他是希望陆景大获全胜。但是,听九叔的口气,貌似CSA银团挺有把握的。

唐诗经轻叹道:“我知道。吴越已经去烟东了。”

亚太财团运用舆论、各种资源制造形势,最终都是以击垮汤开复的黄海联合创意集团为目标。酝酿了这么些天,明天就是摊牌的日子。

烟东市是鲁东的第三大城市,经济总量仅次于黄海、徐城,毗邻海滨,风光秀丽。

黄海联合创意集团债务问题第三次会谈便是在烟东市市属宾馆烟东市临海酒店中举行。蔚蓝色海洋的风光入目而来。一条环海公路蜿蜒而过。

然而,15楼小会议室中的汤开复心情确实不佳,没有心情看这秀丽无比的海滨风光。

会议室中居中主持会议的是烟东市政府的一位副秘书长,姓刘,洋洋洒洒的说着开门词。大体意思是,今天召集黄海联合创意集团、债权人、收购方、银行四方是希望能够达成一个满意的结果云云。

黄海联合创意集团主营业务在建设软件园、金融港、创研中心等区域中心以及配套设施上,原先主要经营地在黄海。最近一年因为收购碧湖薄膜。主营业务便转移到了烟东市。

黄海联合创意集团的债权人除了鲁东的几家银行、林、阳、许三大家族、立丰地产这几家外,还包括光伏产业中的经销商、原料供应商、以及在烟东工厂的工人工资。而黄海联合创意集团的大部分资产都在烟东。比如说,工业园的土地就是相当值钱。因而这次会谈放在了烟东市。

刘副秘书长说完政府的立场,便和气的请汤开复说几句。算是表态。

汤开复有点龇牙,他性子本是开朗跳脱的性格,第一次和陆景见面时,他在雨天的高速公路上坐在抛锚的车顶上举着一个纸牌求搭载。

陪着他的林婉如没好气的瞪丈夫一眼,现在可算是完了。她悔的肠子都青了。几十亿的家产,一日回到解放前。

林家这次来的代表是林家的一位族叔,不满意的敲敲桌子。

汤开复咳嗽一声,道:“各位,我希望今天能达成让大家满意的协议。我今天请来了建业市商行的行长赵财,建业市商行将会提供给我5千万的贷款。”

一听有5千万的资金进来,会议室里二十几人顿时交头接耳,一阵嗡嗡的声音响起。

汤开复提高音量道:“虽说现在光伏产业正处在低谷中,但是欧盟的制裁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我希望各位债权人能保持对我们集团的信心。光伏产业依旧是世界第一大产业…”

“汤总。别说那些没用的,有5千万算5千万吧,不然我可要被家里逼的把自己卖了还债。”汤开复的演讲不出意外的被人打断,说话的是阳家的阳黎新。

“阳少,这5千万要先还给我们明州商业银行。不然,我回去交不了差。”明州商业银行副行长许云策拍着桌子说道。

他们几家算是通家之好,说话算是比较客气,当然,意思表达的很明确。而其他几方的代表说话可就没那么客气。

“汤总,别扯几把没用的。兄弟们都等着领工资吃饭,你不希望我们又到你家里去吃盒饭吧。闹大了,大家面子上不好看。”

“嘿,汤总。空口白话我老吴听的耳朵起茧,别说废话了,5千万,我那200万你先还上吧。”

会议室中二十几人七嘴八舌的吵起来,各不相让。拍桌子骂娘、大声厉喝,声音鼎沸。总之。是一定要在这5千万中分一杯羹。

黄海联合创意集团欠了几家银行约6个亿,欠了约4千万的工资,原料欠债有几千万。银行不嫌5千万少,能挽回一点损失算一点。工头能拿一半就心满意足,经销商、原料商有的是几百万的欠债,有的是要保证金,希望和黄海联合创意集团钱财两清,承诺绝不再来讨债。甚至,有一个原料商向汤开复保证拿九成、八成好商量,只要肯给钱就好。

至于汤开复拿到资金重新投产的计划,根本无人过问。

汤开复、林婉如都给人围着,一人一句,给说的满头大汗,几乎招架不来。

看着乱作一团的会议室,赵财苦笑涟涟,今天这个会谈,董事长徐怀观肯定是不来的,这个会谈的级别不算高。行里的打算,从建业出发前,徐董给他交了底:拖延时间,保证汤开复的摊子垮不了就行。现在看起来,这些债权人都像要吃人的老虎,这个任务很有难度。

见吵了一个小时,众人都消化了黄海联合创意集团账面上有5千万资金这个消息,刘副秘书长敲敲桌子,维持秩序,“

各位,稍安勿躁,我还有一个消息宣布。黄海联合创意集团的努力,市里是肯定,同时呢,市里也在努力为解决问题寻找办法。CSA集团向市里提出收购黄海联合创意集团的意愿。哈,当然,市场经济,要以买卖双方的意愿为准。”

这时,会议室的众人方才留意到坐在椭圆形会议桌前安然坐着的两人。西装革履,三十多岁的样子,坐姿很端正,一丝不苟。只是脸上带着微微嘲讽的笑容。

松阪士夫看了同来的横山雅史一眼,横山雅史点点头,两人这次烟东之行本就是以松阪士夫为主。

松阪士夫环视了会议室里的众人一眼,说:“我是CSA集团的谈判代表松阪士夫,想必各位对我并不陌生。CSA愿意以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碧湖薄膜。各位的债务一并解决。”

碧湖薄膜是黄海联合创意集团旗下的光伏企业,是其最重要、最有价值的核心资产。会议室里顿时安静下来。几名国有银行的代表们相互对视,这是一个极好的方案。

“不行。”汤开复斩钉截铁的说道,“松阪先生,我绝不同意以20以美元的价格出售碧湖薄膜。”

碧湖薄膜的资产总计200亿美元,他当时是以100亿美元入手。他的资金链上窟窿有10亿。负债约有80亿美元左右。

现在光伏产业遭遇到前所未有的行业危机:欧盟对中国光伏产品征收惩罚性的关税。碧湖薄膜的资产打了折扣很正常。但是,绝对不只20亿美元的价值。

松阪士夫嗤笑道:“汤总,你有什么办法来解决目前碧湖薄膜的困境呢?”

汤开复语塞。他如果变卖碧湖薄膜的资产,看似可以填上资金链断裂的窟窿,但是,他的欠债可就没有办法换上了。现在这个大环境,碧湖薄膜的设备、资产折现肯定要给银行、接盘者的资本宰一刀。

林婉如不满的道:“松阪先生,20亿美元买不下碧湖薄膜的资产,这一点你我心知肚明,你何必出这个自欺欺人的价格,你出一个实惠的价格吧!”

汤开复拉了一下身边妻子,急道:“婉如…”他并不想卖碧湖薄膜,这是他的事业所在。为此,他已经将黄海联合创意集团的其他资产给抵押了。

林婉如就瞪汤开复一眼,“汤开复,你拉什么拉?能卖掉拉倒完事,这日子我过够了。”说着呜呜哭起来。

汤开复无语的捂着额头,头发长见识短的娘们,怎么可能卖掉碧湖薄膜事情就完了?只要他成为一个一文不名的平民,绝对会官司缠身的。正是因为看到这一点,他才苦苦的支撑。

汤开复和林婉如两人拌嘴吵架的时候,几大国有银行的人、林族叔、阳黎新、许云策等人都是和松阪士夫攀谈起来,了解CSA集团收购碧湖薄膜的决心。林、阳、许三家总计借了80亿给汤开复,汤开复还在立丰地产手中借了不少资金。汤开复的死活他们是不关心的,只要欠债能拿到就可以。

裴吴越轻轻的摇头,他也是碧湖薄膜的债权人,看到会议室这个情景,感觉大势已去。汤开复即便不愿意卖,现在也由不得他,终究是要找出一个解决办法来。

和裴吴越同来的唐弼问身边的立丰地产代表沈效光,“沈总,你们是汤总最大的债主,同意出售换取现金了结债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