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92章 建议一言

第1792章 建议一言

闹出这么一出,杰西卡再介绍陆景和伊丽莎白认识时,伊丽莎白的脸色不大好。她可是丢了老大一个面子,只是,她的保镖过失在前,她无法说什么。

和华财团的话事人的地位,由不得她发公主脾气。

“很高兴认识你,陆先生。”伊丽莎白带着白手套,起身和陆景握手道别,“你给了我一个很难忘的记忆,如果你去荷兰,我一定会欢迎你。”

伊丽莎白精致的容颜露出公式化的笑容,不紧不慢的说着话,声音清脆、动听、如同夜莺在唱歌。礼仪无可挑剔。但重音落在了关键词“难忘”、“欢迎”之上,意思表述的很清晰。

她恨的咬牙切齿!一定会给陆景一个“难忘”的招待。

杰西卡笑着摇头,“陆,你们稍坐,我送送伊丽莎白。”说着,送伊丽莎白离开。

杰西卡的办公室足有二百多平,两面都采用大片的透明钢化玻璃,银灰色的金属框架,让整个二百多平方的大开间有种浑然一体的开阔感,加上玻璃幕墙外的蓝天白云,让人心境舒远。

季婉彤娇柔的问道:“陆哥…,呃,没事吧?”

陆景淡淡的笑了笑:“没事,一个小国的公主而已。小季,看来,你还没有深刻体会到和华的地位啊。改天派你去下面出出差。抖抖威风。”

“噗嗤。”墨静雯咯咯娇笑。

“陆哥……,我又不是衙内。”季婉彤娇柔婉转的轻嗔,低下头,清纯无端,秀丽难言。

和华财团的威风是通过旗下的企业延伸的。假设:景华通信的总经理杨显现在去荷兰出差,走官方程序,肯定会得到荷兰高官的接见。

杰西卡送走伊丽莎白,回来见陆景正和他的两名助理说笑,禁不住摇摇头。

伊丽莎白和陆景都是她的朋友,她只能保持中立的立场。

杰西卡做到圆桌边的椅子上。和陆景闲聊。墨静雯和季婉彤两人在一旁安静的翻阅报纸、杂志。

聊了一会,杰西卡拿出准备好的一叠财务报表给陆景看,“陆,这是你捐赠给美国文化研究会的资金。我会妥善的使用,这是开支情况。你看一看。”

陆景没有接,笑道:“杰西卡,我哪里看的懂这个,回头你用发电子邮件给我吧。”

“好吧。”杰西卡点点头。将文件放在一边,陆景一向是不看财务支出,“你前些天和安迪见过面了。他说你今年不打算去棕榈滩度假。是真的吗?”

陆景确认了这个消息,“我今年有点事情需要处理。去不了棕榈滩。杰西卡,祝你们玩的愉快。”

杰西卡沉默了一会,轻声说:“我今年也不打算去。”

陆景有点明白了,应该是和她拒绝安迪-摩根的求婚有关系。他现在处在一个很关键的阶段,安迪-摩根的私事,他不愿意介入过深。比如:今天他就带着静雯和小季来看杰西卡,而不是单独过来。

杰西卡自嘲的笑了笑。“陆,中午留下来吃饭吗?”她心里有很多事情,有一点想和陆景聊聊。他总能开导她。

陆景摇摇头,“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

杰西卡有些失落,点点头,“哦。”闲聊半个小时,杰西卡送陆景一行离开,在白色小楼的门口,想了想,提醒道:“陆。你要小心雷纳德。”

雷纳德背后捅陆景一刀的行为令她齿冷。衡量了一下,她还是决定提醒陆景一句。

陆景微征,以杰西卡的立场,能提醒他这一句很难得。在前几天见过安迪-摩根之后。陆景心中对富豪圈子中所谓的友谊“嗤之以鼻”。杰西卡这句提醒倒是稍稍改变了他的看法。

陆景深深的看了杰西卡一眼。妖娆的大眼睛,高耸的鼻梁,性感的红唇,很典型的西方面容,妆容精致,有着轻熟女人的美丽。娥眉间带着一抹欲说还休的轻愁。

杰西卡今天穿着白毛衣和黑色小脚裤。丰盈饱满的**撑起浑圆的形状。丰挺、宽厚的臀部贴着裤子,曲线魅惑难言。时尚、美艳的女郎。妍丽多姿。让人心生怜惜。

陆景沉吟了会,说:“杰西卡,你可以参加多人的沙龙、酒宴、舞会。”

他很清楚杰西卡的忧愁从何而来:拒绝安迪-摩根的求婚后,她仿佛置身了一个囚笼中。安迪-摩根看上的女人,有几个人敢和她说笑、闲聊呢,不怕给安迪-摩根误会吗?但,这并非没有解决办法。

杰西卡“呀”了一声,陷入沉思。陆景的话给她打开了一扇窗户。

陆景笑了笑,转身离开。

杰西卡回过神来时,陆景黑色的奔驰已经快要消失在树林的尽头,她情不自禁的向前走了两步,目送陆景离开。

突然间有些明白,她为什么会拒绝安迪-摩根,拒绝雷纳德,不仅仅是代沟的顾虑,还因为他们身上都缺乏像陆景身上那样的活力,可以感染人的情绪。而她,可不愿意日后的生活中没有生气。

11月29日,陆景、烟诗凝、墨静雯、季婉彤一行从纽约肯尼迪机场飞往德国斯图加特。

唐悦去了东京,叶静雨去加州硅谷。胡易聪留在纽约处理西尔斯的收购。并不随行。

陆景这次美国之行,主要是和池佐学达成了协议,而接下来,他要做的是游说德国政府不要对中国的光伏产品征收高额关税。

在豪华的私人专机上,陆景接到了远在加州的唐雨瑶的电话,这次来美国,没有和雨瑶见上面。上周末的时候,他去哈佛大学和白唯、高丽莹、聂问白,墨知秋,云玉致,董晚瑶见过面。

晚瑶那妮子痴缠无比。她2004年进入哈佛商学院学习,正常情况要到2008年6月才能毕业。正在争取在2007年6月修够学分毕业。

“陆景,这么快就离开美国了,事情办好?”电话里雨瑶的声音传来。

陆景在私人飞机的洗手间里接着唐雨瑶的电话,道:“办好了。现在只等着黄海那边的较量结束。建业市商行介入的太深,我现在要为光伏产业操心。”

唐雨瑶轻轻的笑起来,赞道:“你总是有办法啊。陆景,你真了不起。一路顺风。”

“嗯,雨瑶,你注意休息。不要太拼。”陆景挂了电话,失笑着摇摇头。他现在只是做了一手准备,与竹下修一较量的结果,还要等黄海的局势明朗。

“咚咚”。风姿绰约的烟诗凝在卫生间门口冒头,娇柔的轻笑,眼眸着难掩情意。

陆景笑着招手让她进来。

硅谷,圣何塞市内的一栋摩天大楼中,唐雨瑶在落地玻璃窗前,挂了打给陆景的电话。入眼的一片林立的大厦,天空湛蓝。

硅谷是全球科技人才的圣地和角斗场。她现在站在了这个舞台上。

2006年11月29日,美国西部时间10:13,安海拉大厦33楼a-10办公室。

她担任丹尼尔汽车公司执行董事的第一天。自己能不能胜任呢?

唐雨瑶心中思绪万千。对接下来的工作充满了期待,又保持着敬畏。她的事业将从这里开始。

陆景离开纽约后,消息第一时间传到了黄海。半岛酒店的酒吧中,竹下修一喝着酒,微微沉思。

雷纳德-洛克菲勒从美国传来消息,陆景很有可能在纽约和安迪-摩根达成了某种协议,这让他深感忧虑。安迪-摩根倒向任何一方都足以改变局势。

他竟然失算了。陆景名不虚传,确实很难缠。

深田哲二从酒吧外走进来,穿过酒客零星的酒吧中央,坐到竹下修一对面,小声道:“会长,苏先生来了。”

“请他进来吧。深田,帮我订一张去纽约的机票。”竹下修一拿起酒杯缓缓的抿了一口,吩咐道。

深田哲二诧异的看了看竹下修一,道:“好的,会长。”起身去了酒吧门外。

片刻后,一个英俊的青年走进来,再近一点,看得清楚,正是苏威。

斯图加特位于德国的西南部,陆景等人抵达时,一场冷雨不期而遇。气温降到了7摄氏度。

和华(欧洲)分公司的负责人郑中杰亲自带着人在机场迎接陆景。

“这鬼天气,比纽约还冷。”陆景从私人飞机上下来,跺跺脚,裹着大衣,与郑中杰等人握握手,坐进豪华的奔驰商务车中。

郑中杰原来是景华海外运营部总经理,在今年6月和华内部的掉岗中,来到了和华(欧洲)分公司担任总经理。

和华(欧洲)分公司设在德国法兰克福。欧洲大陆的经济中心是德国。法兰克福是德国的经济中心。分别在柏林、慕尼黑、米兰、日内瓦、马德里、阿姆斯特丹、巴黎、马赛、布鲁塞尔、苏黎世、莫斯科等地设有办事处。

陆景的酒店安排在斯图加特市区的五星级酒店梅里迪安斯图加特酒店。

相比于在纽约,陆景一行在斯图加特的节奏要缓得多。第三天,aer集团的董事长董坤凡从瑞士苏黎世飞来斯图加特,立丰集团的董事长杨玉立从西班牙马德里飞来斯图加特。

在酒店的餐厅用餐后,几人聚到陆景的豪华套房中商量如何游说德国政府放开对中国光伏产品的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