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94章 一点头绪

第1794章 一点头绪

戴姆勒集团为陆景一行安排了两天的访问行程:参观了奔驰、迈巴赫的研发工作室、组装车间;与戴姆勒内部的高管就汽车前景、方向交流;体验食堂的伙食等等。

第三天上午,戴姆勒集团与昆成汽车举行闭门会议,商讨双方合作事宜。

中国日益庞大的汽车市场引起戴姆勒集团的重视,戴姆勒集团的利润中来自中国市场的比重增加到2%。

昆成汽车是中国汽车市场的中企龙头,有极大的潜力依托于中国市场成长为一家世界级的汽车公司。

戴姆勒集团有意与昆成汽车结盟。汽车行业属于资金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产业。越大的汽车集团越能低于风险。在全球汽车行业中,各大汽车厂商诸如:戴姆勒-克莱斯勒、三菱、雷诺、通用、福特、丰田、大众、本田、标致、宝马、现代分别结盟,形成6+3的格局,控制着全球的汽车市场。

戴姆勒相比于昆成汽车来说是一个庞然大物,2006年全球销售额为1901亿美元,利润40.488亿美元,资产2378.4亿美元。

但是,相比于和华财团4000多亿美元的资产来说,戴姆勒难以维持高贵冷艳的姿态。

须知,和华旗下旗舰企业景华通信在2005年就有80多亿美元的利润。更别说今年S7、向日葵-1在全球热销。预计利润会超过200亿美元。

经过两天的谈判,戴姆勒和昆成汽车达成了换股3%以及17项相关的产业链合作的协议。

12月10日,德国媒体与中国媒体纷纷报道戴姆勒与昆成汽车结盟的新闻。

德国媒体评价这则消息认为:这只是戴姆勒全球产业链布局的一部分,区别仅仅是来自中国的一家车企。

国内的反应无疑要强烈得多。昆成汽车与戴姆勒结盟,就像是灰姑娘嫁给了王子一样。舆论丝毫不吝啬溢美之词。为昆成汽车大唱赞歌。

真正明白昆成汽车与和华财团关系的人却是知道,这根本不是什么童话故事,而是和华财团拥有与戴姆勒结盟的实力。

12月12日,戴姆勒集团在科林-科菲位于斯图加特市区路易斯山庄的别墅中举办庆祝酒宴。双方的高管们纷纷出席。

明月的光华从云层、山峦中散落,笼罩着路易斯山庄9号别墅。9号带着巴洛克的风格,装饰古朴。令人耳目一新。又仿佛置身在德国漫长的历史中。

酒会中觥筹交错。浓郁的葡萄酒香气飘散在空气中,闲适、商务的氛围油然而生。

陆景、何梦瑶和雨果-索尔、科林-科菲在客厅的的书架边聊着。雨果-索尔今年55岁,剪着短发,形象很像二战时德国的元帅勃劳希契。是一位老年帅哥。

雨果-索尔缓缓的道:“陆先生,目前你们在黄海的形势吃紧,这是否会对你们的资金链造成影响?如果有影响的话,支付给戴姆勒的资金可以缓缓。”

互换3%的股份,和华还需要补偿一部分资金给戴姆勒。

陆景抿着咖啡:“无妨。”

雨果-索尔就点点头。

陆景又笑道:“戴姆勒有没有考虑出售克莱斯勒?”1998年戴姆勒以360亿美元收购克莱斯勒。随即公司改名为戴姆勒-克莱斯勒。但是,随着汽车产业在美国成为夕阳产业,克莱斯勒积重难返。2007年,戴姆勒便会出售克莱斯勒。

雨果-索尔与科林-科菲交换了一个眼神,显然,陆景很了解戴姆勒当前的局面。

戴姆勒内部确实已经在考虑出售亏损严重的克莱斯勒。克莱斯勒在2005年短暂的盈利后又陷入困境。这让戴姆勒的管理层伤透脑筋。

在全球汽车产业中,戴姆勒、克莱斯勒、三菱的联盟即将崩溃。戴姆勒希望组建新的联盟,确保自身在汽车产业中的地位。通用、福特在汽车产业中的排名都高于戴姆勒。

和华旗下拥有现代汽车、昆成汽车两个品牌,这是戴姆勒高规格招待陆景的背景、原因。

雨果-索尔饶有兴趣的问道:“和华有意收购克莱斯勒吗?”财力雄厚的和华财团无疑是一位潜在的买家。

陆景自嘲的笑道:“我即便想买,美国政府大概也不会批准。”

雨果-索尔与科林-科菲都笑起来。美国政府一向喜欢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中资进入美国市场。中国电信巨头华为不就给驱逐吗?

当然。这是美国作为当世第一强国的风范,无论怎么蛮横、霸道,它都有说法。欧洲在接受中资投资方面要好得多。

克莱斯勒的话题暂时便揭过。四人闲聊了一会,分开来与酒会的宾客们闲谈。

陆景找了个空隙,与科林-科菲在窗户边说话,“科菲先生,我旗下的一家光伏企业遭到欧盟委员会的双反制裁。我想要游说德国政府解除对中国光伏企业的制裁,我应该找谁呢?”

科林-科菲一下子愣住,“呃…”他脑子一下子很难从汽车跳到光伏产业上。

陆景心里“磕碜”一下,道:“科菲先生。很为难?”

“不是。”科林-科菲摆摆手,拿着一只鸡尾酒杯,“你让我想想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欧盟对中国光伏企业征收高额关税,是贸易保护主义。这其中的利益争端很大。仅仅是走常规的渠道,根本不可能达成目的。

和华刚刚与戴姆勒达成协议,他现在还真不方便一口推掉这样的麻烦事。好在,陆景只是要一个方案和引荐。否则让他出面游说,他肯定会表示无能为力。

科林-科菲脑子里将德国的权势人物们的关系过了一遍,十几分钟过去。一个名字从脑中跳出来,“陆,你和德意志银行的克洛斯关系还可以吧?”

陆景道:“还行。”克洛斯正是凭借着和华银行(韩国)公司1%的股份从韩国汉城升回了德国法兰克福。

科林-科菲道:“就他了。陆,他的父亲老克洛斯在德意志银行的股东中很有影响力。”

黑色的奔驰商务车从路易斯山庄9号别墅平稳的驶出,后面跟着几辆轿车。车队从路易斯山庄出来,径直前往梅里迪安斯图加特酒店。

商务车中。车灯明亮、柔和。四个座位相对分布,中间是一个圆形的小桌。陆景倚在车椅上沉思着。脑海中不断的过着科林-科菲提供的资料。

清丽脱俗的何梦瑶裹着厚厚的大衣。她今晚的酒有点高,软绵绵的靠在陆景的肩头,清艳的明眸闭着。缓和着涌上来的酒劲,吐气如兰,清冷明艳的模样宛若女神谪入凡尘。

车厢里很安静。墨静雯捂着微红的鹅蛋脸,小声问道:“陆景,事情没有谈成吗?”

她知道陆景会在今天向科林-科菲提起光伏制裁的事情。

陆景从沉思中回过神。笑道:“静雯,有一点头绪了。说不定过两天我们得去法兰克福。”

季婉彤精致柔美的小脸如同熟透的苹果,这是红酒的后劲上来的结果,她的思维还没反应过来,随口问道:“陆哥,去法兰克福干什么?”

陆景笑一笑,“因为德意志银行的总部在法兰克福。”

参加完戴姆勒庆祝酒宴的第二天上午,所有的人都晚起了。吃过午饭后,陆景在他的行政套房中和何梦瑶、翟伯慎、吕浩进等昆成汽车的高管们闲聊。

对昆成汽车的众人来说,紧张的谈判完成之后。现在是放松时间。而对于陆景等人来说,解决光伏企业被制裁的问题才刚刚有点头绪。

坐在沙发上,捧着热茶的吕浩进道:“景少,你这么快就要去法兰克福?不在斯图加特放松几天吗?”

昔日的小职员,现在已经是昆成汽车的销售副总。吕浩进还不知道陆景来德国的目的,以为是为了昆成汽车与戴姆勒结盟而来。

陆景喝着茶微笑道:“我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哇。”

众人都笑起来。

聊了半个小时,翟伯慎、吕浩进等人一一告辞。陆景笑着问何梦瑶,“梦瑶,你是和我一起前往法兰克福,还是带队回国?”

何梦瑶明艳动人的眼睛看着陆景。清声道:“我带队回国吧。”游说的事情,她帮不上忙。陆景身边的杂务,有墨静雯和季婉彤就足够。

陆景微微颔首。这几天他和梦瑶一直在一起。细节谈判则是由手下的高管们完成。他和梦瑶并不太忙。只是,和她在一起的时间怎么都不会嫌多的。

最终确定跟着陆景一起去法兰克福是烟诗凝、墨静雯、季婉彤以及随行的保镖团队。再加上郑中杰带着的五人团队。和华(欧洲)公司的总部就设在法兰克福。

杨玉立返回西班牙马德里处理事务,立丰地产的欧洲总部设在马德里。董坤凡有心跟着陆景去法兰克福跑跑腿,但是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这让他的内心尤其的沮丧。似乎,他距离和华的差距越来越大。

科林-科菲安排人帮助陆景一行人订好的飞机票。陆景的私人飞机则会在后天送昆成汽车的众人飞回建业。

陆景一行抵达斯图加特机场时。远方的朝霞泛着淡淡的红色,令斯图加特这座城市平添了几分空旷的感觉。

登机后,陆景几人的座位在头等舱。陆景和烟诗凝坐下来亲昵的说着话。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打扰一下。”

陆景抬头,却是看到科林-科菲正笑眯眯的站在他的面前。陆景喜出望外的起身和他握手,“欢迎加入,科菲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