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10章 雪后

第1810章 雪后

陆景在汉城峨山医院妇产科1号vip病房中陪着李慕清待到了第二天的早晨才离开。⊙,

有医生、特护、保姆、李母等人的照顾,实际上并不需要陆景做什么具体的护理工作。陆景只是在看医院提供的婴儿车中的女儿,和陪着疲倦至极又心情喜悦的李慕清。

新生命的降生,让陆景心中十分欣喜,只在夜间睡了一小会。女儿李暮雪在生命中第一晚的哭闹让他很有兴趣。这个名字是她姥爷在她出生一周之后取的。寓意她是在雪天的傍晚降临。

陆景一路琢磨着女儿李暮雪和陆方的差别,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回到丽都酒店的总统套房时,恰好早上8点许。烟诗凝她们正在吃早餐。

“慧乔、芝荷也在。你们先吃,我洗漱一下就来。”陆景说了一句,回到主卧室中冲澡、刷牙,换了衣服出来,此时的众女的早餐已经接近尾声,都在明亮的餐厅里闲聊。餐外大雪已停。

墨静雯起身给陆景倒了杯热牛奶,明媚的笑说道:“陆景,你想笑就笑啊,看你激动的!吃完赶紧去睡一会。我们要准备去医院看清姐了。”

陆景就笑,“我总不能不顾形象的大笑啊。有点中二的感觉。等你们走了,我自己在卧室里笑吧。”

烟诗凝、季婉彤、叶静雨、李慧乔、郑芝荷都笑起来。或是娇艳,或是清秀,或是狡黠,或是清丽。或是恬静,各具神态。风情无端。

闲扯着,陆景消灭着牛奶、面包、鸡蛋、卷饼等食物。昨天晚上的雪有点大。李慧乔和郑芝荷两人吃过晚饭后索性留在丽都酒店这里休息。顺便等陆景回来,只是都没有想到他会在医院里留一个晚上。

“我的体会不仅仅是开心,还有责任啊。”陆景吃过早餐,在餐厅中,给即将离开的烟诗凝一个拥抱。烟诗凝她们一回要去现代峨山医院,李逸落、李飞覅额、吴璇等人今天就要从各地来汉城看李慕清。他得在酒店好好睡一觉,休息好了再过去。

当众给陆景抱一下,烟诗凝有点不太习惯。好在,陆景很快就放开她。轻轻的拥抱着墨静雯。烟诗凝这才反应过来,陆景还兴奋着。

墨静雯轻伏在陆景肩头,拍拍他的背,“陆景,恭喜。”她今年才23岁,还没有想到和陆景生孩子那么遥远的事情,至少得四五年之后吧。

“静雯,谢谢。”陆景笑一笑,温柔的在她脸蛋上啄了一口。墨静雯娇嗔着白陆景一眼。俏脸绯红。

站在墨静雯身边的标准的软妹子季婉彤,陆景还没拥抱她,她雪白清秀的脸上已经布满红晕,滚烫得发烧。

墨静雯轻笑。她想起在江州时陆言之出生时。她给陆景吻了一下。就是在那时两人的感情才顺着不言自明的路走到现在。小季看情形是要“复制”她的经历了。小季可比她更“崇拜”陆景呢。

“小季,你不恭喜我吗?”陆景微笑着问道,却并没有去拥抱小季。小季这样美丽的女生。即便是拥抱也是属于占她便宜的范畴。越是漂亮的女生对自己的保护就越严密。这是必然的。否则,红颜祸水、红颜薄命真不是说着玩的。陆景现在当然没有占小季便宜的想法。

季婉彤给陆景打趣着。俏脸粉红、绯柔无端,抬起头。柔柔的:“陆哥,恭喜你和清姐呢!”语调娇柔动听。

“谢谢。”陆景哈哈一笑,走到身姿挺秀瑰丽的李慧乔身边。李慧乔笑颜如花,灿若春华,见到陆景她很开心,主动的道:“陆景,恭喜你和清姐。”

李慧乔叫李慕清“清姐”的意思和季婉彤不同。季婉彤因为是陆景的助理,而李慕清自然不会让季婉彤喊她李总。这是陆景的地位、影响延伸到助理身上的原因。

李慧乔的原因是因为她本身是天辰娱乐的员工,而且是李慕清一手挖掘、打造出来的女明星、亚洲天后。李慕清是她的“大姐头”。

陆景温柔的笑了笑,将李慧乔拥在怀中,在她耳边促狭的吹了口气,说:“慧乔,谢谢!改天我们再找时间聊一聊。”

李慧乔微征之后,巨大的喜悦从内心中涌出,陆景这是在回应她的情意。她还以为她和季婉彤是一个待遇。李慧乔双手用力的抱着陆景的背。桃腮绯红、妩媚无端。

陆景轻轻的拍拍李慧乔的背,放开她,继续他的道别之旅。他和慧乔的关系在上次来汉城就已经明了。郑芝荷站在身姿婀娜的李慧乔身边略显娇小,楚楚动人,娇羞的笑道:“陆哥…,恭喜你。”她早和 陆哥接吻过,她的待遇当然是一个拥抱,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加油啊,芝荷。”陆景拥抱了道。郑芝荷娇羞的低下头,按照陆哥一贯喜欢逗她的风格,这是说,以后和她一起那个呢…

叶静雨撇撇嘴,剔透如雪的小脸上带着一抹幽怨,主动伸出手,“陆景,我们握手吧。”她在陆景心中什么形象,地位,她很清楚。真要表现的和很期待,只怕会和小季一样郁闷。

陆景没好气的笑说:“握什么手啊?静雨,我又不是没抱过你。横着、竖着都抱过的吧?”

餐厅中响起一阵欢笑声,这话信息量略大啊。那些莫名情绪的氛围被冲淡。

叶静雨翻个白眼,哼了一声。倒是没有抗拒陆景把她抱在怀里。拥抱没有想象中那么温馨、充满情意,闻着陆景身上浴后的清香,她心中有些高兴、欢快。

陆景在汉城丽都酒店的总统套房主卧中陷入熟睡时,李慕清的vip病房中访客不断。

以和华财团如今在汉城的影响力、地位,陆景亲自在汉城峨山医院的产房外现身,这意味着什么谁还不知道?

第二天,汉城的权贵们都或多或少的来汉城峨山医院的妇产科1号vip里表示一下。关系好的,亲自来访,关系远一些的,托人送上一份礼物。

替换李母的小舅妈看着满屋子的礼物、以及正在和李慕清闲聊、逗弄李暮雪的李怡馨,心里倒是有点后悔昨天“吼”了陆景一嗓子。来来往往探望的人都归唐悦和郑孟日招待。汉城的医院里出现这么多大人物,陆景在汉城什么地位,她大致上还是有点底,绝对是汉城权贵圈中最顶尖的那一拨。

关键是,陆景是中国人啊。

小舅妈琢磨着等陆景来了之后,一定要表示下“友善”的态度。

雪后两天,残雪未融。汉城丽都酒店总统套房的客房中,叶静雨跪在精美的组合沙发上和好友许雪通着电话。

叶静雨作为“天才少女”,智商毋庸置疑。只是在人际交往、感情这方面实在不擅长。把事情说了,让许雪帮她分析情况。她即便有些迟钝,也知道,陆景昨天早餐后拥抱她代表着某些含义和改变。

电话里,许雪咯咯娇笑,分析道:“静雨,按我说的做没错吧?咯咯,看来,陆景在潜意识里不讨厌你啊。”

叶静雨“哦”了一声,灵秀的眼眸滴溜溜的转着。有这个判断,其实就已经足够了。说笑着,两人转移了话题,叶静雨问道:“雪姐,你什么时候来汉城啊?我可能得马上回建业一趟。”

“我不去汉城啊,我委托吴璇帮我带礼物了。”许雪和李慕清的交情不算深,好奇的问道:“静雨,你最近没什么要忙的吧?回建业做什么?哦,不会又是你爸妈出事了吧?”

“就是啊。”叶静雨苦恼的叹口气,“我爸过马路的时候指责别人不守秩序,口角起来,给人打伤,我得回去处理呢。”

“呃…”许雪有点无语。这确实非常像叶静雨“极品”老爸叶卫的行事风格。他那种性格,在国内的环境中,怎么都得受点气,制造点麻烦。

吴璇在汉城待了两晚上到1月8日才走,李菲菲在汉城只带了几个小时就回了京城。陆景亲自去机场送她。即便两人心中有很多话想对彼此说,但汉城确实没有时间和心情去交流。

李慕清在三天之后从医院回到临江别墅。她平时练习跆拳道,身体底子还不错,产后这三天恢复情况的很好。陆景迎来送往一阵子这几天,找个没人的时间,在李慕清床头抱怨,“搞的我想是接客的,下一次要低调一点。”

李慕清握着陆景的手,笑着白他一眼,“你还想下次,我这辈子就暮雪一个女儿就够了。鬼才为你生第二个呢。我都35岁了。”

陆景笑着摸摸李慕清的脸蛋,这话不好接茬。

李慕清道:“陆景,你要有事情就去忙吧,我都出院了,不用守在汉城这儿。”

陆景摇摇头,“清儿,我陪你一段时间。现在也没什么事,就是去一趟德国那边而已。”

李慕清娇笑道:“关键是我不想你待在我这儿啊。我一个月不能洗澡洗头发的,我可不想那邋遢的样子给你看到。秋兰那时候也没有让你呆着吧?”

陆景错愕了一下,虽说知道李慕清是通情达理的避免影响他的日程,可是心里对被下逐客令有点不满。哭笑不得的道:“秋兰那是文青病,你也学着啊?”

李慕清哈哈笑道:“陆景,你死定啊,原来你心里这样想秋兰的啊。文青…,看我不告诉她。她肯定要揪你耳朵。”

陆景苦笑着摇摇头,温声道:“清儿,行吧,我后天去柏林,商务-部的谈判小组已经订机票了。这次就不回京城了。年前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