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18章 信号

第1818章 信号

门外传来赵清芷咯咯的娇笑声。她没进来。她还记得上次看到二哥和丁灵姐的事情。这会哪里肯进来?杨晚婷惊慌的“啊”了一声,俏脸绯红如烧。

陆景笑着摇头,温声宽慰她:“没事,晚婷。我们俩晚一点出去。”

杨晚婷娇羞的伏在陆景怀里,说:“陆景,我要给清芷笑死了。”

两人说着话,等了一会,才到总统套房中的餐厅中用餐。小芷,小季,江妩三人已经等在奢华、幽雅的餐厅中。

小季手下的团队已经放假。陆景身边的事务转到京城余乐那里处理。下周一,众人将会乘坐陆景的私人飞机飞回京城。小季的下属中,也就江妩的年纪比她小,两人这两天都是凑在一起。

吃着精美的小炒,四人边说边聊,陆景给四个各具风情的女孩魅力所感染,心情极佳。京城那边传来的反馈也相当不错。

抿了一口碧玉香,季婉彤娇声道:“哦,陆哥,雨绮姐今天给我打电话,要我问你一声,要不要在柏林买一栋别墅。”

陆景拿筷子夹着青椒肉丝,笑道:“她啊,好好的在江州养胎,怎么想起说这件事?小季,我回头和雨绮说吧。”他没有在柏林置业的打算。

季婉彤好奇的道:“陆哥,后天,史蒂文-罗斯柴尔德请你去他的庄园吃饭,你回头不回请他吗?”

陆景笑一笑,“再说吧。”

听着季姐和陆景说话,江妩有点了解季姐的心思,心里叹了口气。吃过饭,四人在观景客厅看雪闲聊。陆景去卧室里给宋雨绮打电话,从卧室里出来时正好在走道上碰到江妩。

慕斯酒店的总统套房分为生活区和会客区。有主卧、次卧、6间客房。从主卧室前往小客厅的主道只有一条,除非陆景从阳台那个方向绕过去。

走道中铺着精美花纹的棕色地毯,壁灯在夜色中柔和。装饰充满了欧式简雅的风格。软登、落地灯、字画、柜子组成精美、舒适的空间。

陆景看到江妩微微有些诧异,问道:“江妩,你有事情找我?”精致动人的小美女今天穿着淡紫色的外套。黑色的修身长裤。腰肩纤细、身材窈窕。洋溢着娇嫩的青春气息。

“是啊。”江妩点点头,说:“陆少,你说我们职员是和华的品牌,塑造和华的形象。那你是不是将美女当做你成功的装饰呢?”

陆景微征下,看着江妩巴掌大雪腻娇嫩的脸蛋上一双若画龙点睛般的亮晶晶美眸。他算是领教到江妩的词锋。“江妩,怎么这么问?”

原来还听余志成说她把施白等人骂了一顿,果真名不虚传。再想想她都能和墨知秋那个雄辩滔滔的小魔女成为好朋友,倒也令人释然。

江妩道:“陆少。我是为季姐打抱不平呢。你这两天都没有好好陪她。”

陆景无语的揉揉眉心。江妩这还真是中二呢。话说,现在谁敢在自己面前这样质问?“江妩,我如果是把美女当做我人生成功的装饰品,按照国人的习惯,我是不是应该招聘两个洋妞在身边比较好,一个开车,一个当贴身秘书。”

这一回轮到江妩愣了下,貌似陆景说的很有道理,只是,她怎么老觉得不对劲呢。

“好了。我和小季的事情,你不用当女侠了。”陆景笑了笑,做个手势,让江妩跟着他一起往客厅走去,说:“感情的事情,你不懂。”

“哦、”江妩这会鼓气的勇气也消散了。不是谁都敢因为“小事”去指责陆景的。她只是习惯性的想要辩论一番。陆景的态度很好,倒是让她想起陆景的身份。

江妩稍稍落后陆景半步,陆景在前面走着,接着道:“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江妩气的在陆景背后翻个白眼。只是,这话不能反驳。她才15岁呢。

1月29日。陆景一行乘坐豪华的私人飞机飞抵京城。这是自11月份以来,他时隔2个多月重新返回京城。他出发前的目标基本达成。

此时,中国与德国达成的协议以及传回了国内,光伏企业一片沸腾。喊出了超越世界最大光伏制造国日本的口号。

和华财团与亚太财团较量的天枰开始有微微倾斜。有利于和华。

这一点。京城、黄海、鲁东、烟东,很多人都已经看的出来。

圣诞节和元旦假期之后,美国的社会又恢复到日常的状态。纽约的中心曼哈顿的人们忙忙碌碌。

2月2日,一辆酷炫的柯尼塞克停在了曼哈顿中区洛克菲勒中心埃克森石油公司大楼下。英俊、充满活力的哈利-伯纳德从车上下来,进入大楼中。

这种天生赢家的气质,令在大厦中工作的职员们瞩目。

哈利-伯纳德在柏林和未婚妻慕洁见过面后。对慕家与和华旗下企业的合作并没有说什么,昨天从柏林飞回了纽约。

53层5301办公室中,雷纳德-洛克菲勒招待着前来的哈利-伯纳德,“这么说,你是想要和我联手对付和华?”

柏林的事情,他已经听说了。事实上,200亿美元的资金砸出来,他就意识到和华的方案无可阻挡。

他之前和哈利-伯纳德打个招呼,只是顺手为之。他没有兴趣为亚太财团冲锋陷阵,也没有兴趣为了哈利-伯纳德的面子去做点事情。

哈利-伯纳德点点头,“雷纳德,2月20日,德国议会将会就新法案投票表决,我想我们可以阻止和华财团得逞。”

雷纳德笑了笑,点了一只烟,烟雾缭绕着他的面容,“哈利,为什么要阻止,让和华得逞不是更好吗?”

哈利-伯纳德愣了下,随即陷入沉思中。他知道雷纳德的意思,只是他咽不下这口气。

雷纳德轻轻的拍了拍哈利-伯纳德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哈利,我们还有很多机会去打击和华。特别是你,你还年轻,未来在你这里。不用去计较一时的得失。”

哈利-伯纳德低头沉思了一会,轻叹口气,“雷纳德,我明白了,谢谢!”

如果,雷纳德不支持他,他强行的去游说德国议会,肯定没有德意志银行财团那帮人做得好。这件事只能这样。但是,陆景,你收获了我的仇恨。

陆景回到京城中一直很忙。到2月12日才有空和王灿、谢晋文、唐悦、唐略、郑信明等好友在大唐雨景的紫罗兰山庄中聚一聚。

紫罗兰山庄是典雅的西式风格,配套设施一应俱全。下午时分,有些明显维多利亚时期风格装饰的奢华客厅中,众人觥筹交错。气氛随意、舒适。

“小谢,你和闵雯的关系进展的怎么样?”陆景笑着问道。

谢晋文挠挠头,“景少,这个…,这个…”期期艾艾了半天说不上来。

王灿扶着眼镜笑道:“靠,小谢,要抓紧时间啊。现在四大名媛的架构基本上算是废掉了,我看闵雯成为京城第一美女的概率很大,你现在不抓紧,回头有你哭的。”

因为高、黎两家对陆景的立场问题,高婉薇、黎倾城现在京城中的形势很微妙。而苏琳的处境更是有点糟糕。京城中有很风言风语出来。

唐悦给谢晋文解围,“得了,这事我看谢晋文说了不算,得闵雯说了算。”

众人哈哈大笑。陆景身边,从汉城来京城的李逸落在给他添着酒。

说笑了一会,郑信明压低声音问道:“景少,听说你前天进大内了?”这个话头一处,众人都竖起耳朵。

陆景笑着摆摆手,“郑哥,咱们不说这个。”

郑信明一脸“我懂的”的表情,“好,好,不说,不说。”

陆景晚上并没有留下来和好友们一起吃饭,而是和李逸落两人回燕湖家园。逸落明天要回香港陪家人过年,他需要好好陪陪她。燕湖家园这里每周都会有人来打扫。陆景和李逸落在雪苏琦里吃过晚餐,回到燕湖家园的7楼。

卧室的落地窗外燕子湖平静寂寥,一派冬天的迹象。卧室里打开着空调,温暖如春。尽享极致的欢愉后,陆景拥着李逸落在床头说话。湖蓝色的蚕丝被盖在两人身上。

“陆景,抽烟吗?”李逸落伏在陆景怀里,婉婉软语,声音空灵如夜莺。中德混血儿精致容颜上染着动情后的娇红,娇妍明丽。

陆景笑一笑,轻轻的搂着怀里的玉女歌星,“算了,呆会把你给熏坏咯。”

李逸落娇美的一笑,清丽如水,和陆景说起在汉城的话题,“慧乔说她准备慢慢的淡出娱乐圈。像我这样。她说太出名了,都不能和你一起逛街。”

陆景轻轻的一笑,紧紧的拥着李逸落。想起慧乔和芝荷两人初次绽放的美态。想起和她们一起的点滴。

时间,在夜色中缓缓的流淌。

第二天,陆景去机场送别李逸落后,坐上烟诗凝的黑色的昆成汽车,前往京城大酒店。国家开发银行的行长保胜利今天约了他见面。

京城大酒店10楼1002号包厢中,保胜利和国开行投资部副总经理张乐池等候多时。

保胜利穿着黑色的大衣,笑着和陆景握手,都是老熟人,不用太讲究礼节。寒暄着,服务员上了酒菜后便退出。烟诗凝和张乐池在一旁作陪。

保胜利和陆景喝了一杯,笑道:“陆少,和华有没有兴趣与国开行合作?”

陆景就笑起来,这个信号释放的可够明确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