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20章 消息

第1820章 消息

西尔斯重组之后的第一件大事便是宣布将总部迁往美国第三大城市芝加哥。原总部伊利诺伊州霍夫曼爱思黛市对一家有志于与沃尔玛、家乐福、乐高等全球零售巨头竞争的企业来说有点小了。

3月14日的美国报纸上,充满了西尔斯公司谋求收购芝加哥西尔斯大厦所有权的报道。

西尔斯大厦由som建筑设计事务所设计,于1974年建成,总高度:442.3米,地上108层,地下3层,共有110层。芝加哥市的标志性建筑。

从名字上就可以知道,这栋大厦的最初拥有者是西尔斯公司。西尔斯公司于1992年搬出。

“毫无疑问,这展示了西尔斯公司的雄心。”分析人士在接受芝加哥电视台采访时说道。

西尔斯大厦的一家餐厅中,董坤城、莫心蓝两人悠闲的喝着下午茶。随行的助理和保镖散坐在四周。位于密歇根湖西南岸的芝加哥市是全球知名的旅游城市,风光旖旎多姿。

此刻,落地玻璃窗外碧波荡漾,水光粼粼,游艇如织,天水一色。

“董总,西尔斯的突然崛起,按制度来说,我们应该要给予西尔斯在和华议事会议上一个席位。”莫心蓝优雅的拢着额前的刘海,微笑说道。

按照陆景和大家订下来的原则,和华财团对合作伙伴的选择是宁缺勿滥,优先保证内部的团结和纯粹。西尔斯的股权有点分散。这给和华出了一个难题。

可以预见,在未来,随着和华继续收购全球的企业,资产超过50亿美元达到进入和华议事会议的企业会很多。和华要怎么处理,需要定下一个章程。

董坤城喝着红茶,轻叹口气,“心蓝,这确实是个难题。我看,我们今年的年会上要提议将和华议事会议的门槛提高到资产200亿美元。至于。西尔斯的席位,我和小胡谈一谈。”西尔斯目前的总裁胡易聪是董坤城一手提拔、发掘。

莫心蓝点了点头,“也行。”

董坤城当晚和胡易聪谈过之后,与莫心蓝带着随行人员连夜飞往京城和陆景见面。商议这件事。叶静雨前天就去了硅谷。没和两人同行。

大唐雨景的主楼包厢中,陆景和董坤城、莫心蓝吃着晚餐,闲聊着。他对董坤城提议让董冰正式晋升为和华议事会议成员没有异议。话说,董叔叔今年都56岁,最多再干10年就准备退休。为董冰“铺路”是必然选择。

“董叔叔,董冰在南非干的很不错。”陆景和董冰的感情还处在萌芽、秘密的状态,“她给我说白纸好作画。和华在南非的影响力扩张的非常快”

董坤城高兴的笑了笑,说:“陆景,你也不能太由着小冰的性子来。什么都支持她。这段时间和华与戴比尔斯闹了不少矛盾吧?雷纳德-洛克菲勒对我们怕是有些不满。”

陆景就笑,慢慢的喝着鸡汤,道:“由得他去吧。”

董坤城、莫心蓝都笑起来。作为和华的高层,对现在和华财团与亚太财团以及其盟友较量的现状,他们是有所耳闻的。现在,形势对和华非常有利。陆景这段时间在京城一力运作此事。

饭后。董坤城回了瀚海香山别墅。他在京城生活的那几年一直住在这间别墅中。

“心蓝,重回大唐雨景有什么感慨?”陆景和莫心蓝住在了大唐雨景的紫罗兰山庄。陆景在书房里给董冰打了电话,恭喜她进入和华的决策层。

回到卧室时,心蓝已经洗过澡,穿着香槟色的性感睡袍,雪白的香肩露出,柔软的睡袍贴着她修长、成熟的身材曲线,在窗边品着红酒,观看风景。落地窗外便是大唐雨景蜿蜒的人工河。

莫心蓝秋波妙转,俏皮的一笑。“我可以说,你把风在水敲诈的很好吗?”37岁的她浑身透着成熟女人的韵味,高贵优雅的气质在举手投足间散发开。

陆景禁不住一笑,“当然可以。”大唐雨景几经修缮。上一次修缮还是拿风在水赔偿的资金来做的。

陆景走到莫心蓝身后,双手环着她平坦的小腹,将下巴搁在她肩膀上,闻着她沐浴后的清香,“心蓝,明天不要和董叔叔一起回香港。在京城好好的陪我一段时间。我们俩也该有一个爱情的结晶了。”

莫心蓝笑一笑,拿发丝挠着陆景的脸庞,“你最近有时间?”陆景子嗣艰难的问题已经治愈,看看今年他的女人多少人怀孕就知道。只是,她还顾虑陆景最近是不是很忙。

毕竟,形势对和华有利并不能说明什么。去年10月份的时候,形势还对亚太财团有利呢。

陆景自信的笑道:“放心吧。亚太财团翻不起浪,变不出魔术。”

3月17日,竹下修一再一次来到黄海。虽说已经找好退路,他还是得给盟友们做一个样子。当然,能够翻盘是最好。

不过,竹下修一不大适合在此时敏感的时刻和苏威在此见面。因而,他委托了松阪士夫和苏威、应聪见面详谈。应聪是天逸投资的总经理。严景铭二姑夫女儿祁蓉的丈夫。

在云岛中密谈了2个小时,天色渐晚。应聪约了苏威去黄海长阳射击俱乐部放松放松。

一个小时后,21楼帝级包厢中,应聪和苏威两人边吃边聊。密谈的内容,两人自然是决口不提,只是约好,明天一起去京城。

打了一个小时的靶,苏威眉间的忧愁要少了许多,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应总,你和唐家的雍驰是校友,他们那边最近有什么动静?”

应聪笑着端起酒杯和苏威喝酒,“苏少,唐家和裴家现在都忙着碧湖薄膜上市的事情。嗨,他们之前在亚太财团的攻击中损失了不少,这一下全给赚回来了。”

苏威咂咂嘴,不屑的道:“那是陆景在欧洲砸钱换来的。砸钱谁不会。”

这是他心里最为不服气的一点。陆景在德国砸了200亿美元,硬是让德国政府改变了对光伏产业的制裁方案。

“那是,陆景这个手法太粗糙,完全是暴发户的做派。丢脸丢到国外去了嘛。”应聪笑呵呵的说道。他嘴上附和苏威的观点,心中其实不以为然。

陆景虽说是在柏林砸了200亿美元,但是他砸出的是一个多赢的局面。

首先,汤开复从“负翁”变成富翁。其次,建业市商业银行顺利解套。再次,和华获得了在德国的影响力。最后,陆景在京城中应为光伏产业很得分。

没有一点眼光、手腕,仅仅是砸钱,像纨绔子弟那样砸钱是办不到这一点的。很多事情都是“知易行难”。苏威根本没有大资金的调度经验,所以才会这样说。

苏威哈哈一笑,应聪这个话很对他的胃口。

两个小时后,苏威醉醺醺的从长阳射击俱乐部里出来,坐到车中给妹妹苏琳打电话。苏琳这段时间在京城中打听消息。和严家联手的好消息不好说来,但可以劝妹妹不用那么辛苦了。

大唐雨景名列京城四大俱乐部,人气极高。周一晚上,主楼7楼8号包厢中觥筹交错。

请客的是一名中年男子,南海市来商人,姓李,肥头大耳。陪客的则是苏琳、蒋鸿哲等三人。说笑间,中年男子又和苏琳喝了一杯,笑着恭维苏琳几句。眼神隐蔽的瞄了瞄苏琳黄色毛衣下高耸的酥胸。

苏琳今天穿着黄色的毛衣,蓝色的铅笔裤。酥胸翘臀,前凸后翘。虽说是骨感、高挑的美人,又有着性感的少妇魅力。她这会儿有些不胜酒力,一缕发丝散落清秀俏丽的脸蛋在脸蛋上,飞着酡红,妩媚无端。

苏琳为难的看着手中的白酒,看了一眼正在说笑的蒋鸿哲,咬咬牙,一口干了,亮着杯底,扶着椅子站起来,“李老板,我失陪一会。”心中委屈的想哭。她原本是京城中第一美女,京城四大名媛,可竟然在酒桌上给人灌酒,岂有此理。只是,有求于人不得不低头。

她接到哥哥苏威的电话,但是却不怎么信这个不靠谱的哥哥。因为苏家和陆家交恶,而陆景现在占着优势,她现在在京城中的处境很艰难。基本打听不到什么消息。

京城中世家子弟翻脸很快的,趋利避害都是好手。她求到前夫严景铭的朋友蒋鸿哲这里,勉强听到一些消息。而蒋鸿哲有求于这位南海来的李老板,她不得不来陪一陪客人。

李老板先是恍然的拍拍额头,道:“看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苏小姐喝高了。对不住,对不住。苏小姐,吃点菜压一下酒。压一下。”

说着,看向蒋鸿哲。蒋鸿哲心里暗骂李老板,但还是挽留道:“苏姐,再坐一坐。我和李老板聊聊。”

苏琳人醉着,心思清醒的很,咬着嘴唇,勉强压着心里恶心感,说:“蒋少,我去一趟卫生间,就回来。”

李老板眯着双眼,看着苏琳摇摇晃晃的离开包厢。她纤细修长的双腿和小小翘臀的美妙曲线在贴身铅笔裤的紧裹下有说不出的美感诱惑。性感、妩媚的女郎。

当然,以苏琳的身份,即便是虎落平阳,也没人敢“欺负”她,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想想。

苏琳扶着门框走出包厢,“噢”一口吐在走道上。耳边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苏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