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28章 不说

第1828章 不说

谢晋文和闵雯两人定情的消息,陆景在4月22日晚上就收到。可以理解谢晋文那小子打电话来时手舞足蹈的兴奋,幸福。

陆景笑着挂了谢晋文电话。此时,他正在景华公寓16号别墅中,和邵秋兰、黄紫琪、徐咏碧说着话。

思绪飘到黄海那里。谢晋文打电话来之前,他刚和在黄海休养的唐诗经通过电话。应聪什么都没说。

对此,诗经有些忧虑。

但,陆景只是笑了笑。

应聪涉嫌的是经济犯罪,在被批捕后,关在了黄海。审了5天,他什么都没说。即便如此,他在看守所里的待遇还不错。

26日下午,应聪正在单独的号舍中闭目养神时,有狱警在门口喊道:“应总,有熟人来看你啦。”

应聪缓缓的睁开眼。目光坚定。

简陋的会客室中,应聪见到来看望他的人,禁不住苦笑着摇头,“没想到会是你老兄来看啊!”

来看应聪的是他的好友雍驰:唐家的女婿,唐风集团的副总,和华财团旗下的重要公司:天辰娱乐的董事长。同时,他还有一层身份,他和应聪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校友。

好友身陷囹圄,雍驰情绪低落,说:“应总,我来看看你。”说着,将带来的食盒打开摆放在会客间的桌子上。是精致的中餐,有鱼有肉。还有两瓶高度茅台。

“有劳你老兄费心了。”应聪哈哈一笑,拿起茅台酒瓶,打开来,倒在一次性的杯子中,酒香四溢,“来,我们俩走一个。”

雍驰抿抿嘴,拿起杯子和应聪干了一杯。半斤茅台就这么下去。雍驰起身,拿起酒瓶“咕隆咕隆”的倒酒。敬佩的说:“应总,兄弟我很佩服你。易地而处,我绝对做不到你的淡然。来,再走一个。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天是与非。”

“好。”应聪笑起来,再次和雍池干了一杯。喝的这么急,酒意就涌上来,脸红的很,大着舌头说:“雍总。我以为你是来套我话的!”

“有这个打算,但我不擅长套话。”雍驰再开了一瓶茅台,给他和应聪两人倒酒,说:“我首先是来看你,我们是朋友。其次,就帮那些人问一问,你有没有要说的。”

应聪默然不语,雍驰把理由顺序说反了,但他并不怪雍驰。雍驰能来看他,已经很不错了。

应聪和雍驰两人围着一张简陋的长方形木桌吃吃喝喝。闲聊起来。话题海阔天空。就像往常两人下班后,约在黄海的商业中心和泰里的高档餐厅中,吃饭闲聊。

雍驰吃着鱼香肉丝,说:“现在外面都闹翻了天。csa集团的资金被查封,变成空壳。亚太财团和三井住友银行翻脸。竹下修一、松阪士夫都回了东京。六大世家之间正在内斗。”

应聪到底是搞投资的,这些消息对股市、期货、债券、保险、融资会造成多大的影响,他一清二楚。确实如同雍驰说的:闹翻了天。灌了一口酒,问道:“详细情况是怎么样的?”

雍驰也不瞒应聪,将情况一一道来。

csa集团在花期银行账户上的资金被汇丰银行、花期银行、渣打银行撤走,亚太财团在这个过程中。撤走了200亿美元,他们在此次“败退”中没有丝毫损失,结结实实的坑了三井住友银行一把。三井、住友两家财团已经同亚太财团翻脸,他们之间本来就积怨很深。

亚太财团将从唐、裴两家收购的企业转让给高、黎、崔、齐四家。六大世家现在为这些资产的所有权打破头。各施手段。闹的不可开交。

应聪好奇的道:“陆景不管?唐诗经都怀了他的孩子啊。”

雍驰这会儿酒意也上来了。扯着浅灰色竖条纹衬衣领上的纽扣,说:“你别说这个,说起来我就烦。玛德,我屁股下的位置,简直是为诗经的孩子量身打造。”

应聪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可不是吗?天辰娱乐本就是和华与唐风集团旗下资产的组合。陆景和唐诗经的孩子坐在董事长的位置上,那简直是天经地义。谁都无话可说。

雍驰臭着脸,和应聪喝了一口酒,说:“陆景现在还在江州。据说,他在关注私t去纳斯达克上市的事情。六大世家的‘内战’,他暂时还顾不上。”

陆景的第一目标是苏家、严家,第二目标是亚太财团,到最后才是清算六大世家中的高、黎、崔、齐四家。

别看亚太财团现在貌似全身而退,那是陆景还没有腾出手来。以他对陆景的了解,陆景绝对会让亚太财团付出惨重的代价。

应聪懂雍驰说的“暂时顾不上”是什么意思,仰头将杯中的酒一口喝光,“雍总,我们两个,都不是什么富家子弟,凭着自己的本事读书、考学出去,再回国,你进了唐家,我进了严家。说起来我们两这辈子算是成功人士。”

雍驰骄傲的笑一笑,“是,我们俩确实算成功人士,要说,我们两大学班上的同学,还有谁比我们混得更好的?没有吧!”

又微醉的指着应聪道:“你,其实比我混得好。但是,我现在比你好。而且,我老婆比你老婆漂亮。”

应聪脸黑着,他妻子祁蓉的容貌确实不如唐素衣,骂道:“你大爷的。你怎么不说,聚会时我比你玩的妞多啊?”

他们这些顶级的职业经理人,一年的薪酬,加上股份、分红,少说有几千万。在社会上算成功人士。聚会吃饭,呼朋唤友,再约几个漂亮的美女:人-妻、少妇、明星、小蜜、白领、空姐、大学生都有。选一个有好厨师、好玩的地方。各种玩法。他在这样的场合,比雍驰混的开。

雍驰和应聪两人争辩着,互相骂着,又喝了一轮酒。

应聪打了个酒嗝,说:“雍总,我一介贫寒子弟能有今天,自己的本事是一回事,我岳父待我不薄,天逸投资的事情,我不会说。”

雍驰微征,长吸了一口气,说:“我明白。”他刚进来看到应聪的表现就知道是这个答案。太镇定了,明显是已经做出了某种决定。

酒还有,菜没了,话也说够了。酒宴将近尾声。应聪忽而想起一个问题,“徐城旧城改造的项目会是谁接?”百泰集团和深业集团肯定没希望了。

“立丰地产会接手。”雍驰说道。这其实里面是有讲究的,他相信应聪应该明白。

应聪点点头,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雍总,谢了。谢你来看兄弟。让你失望了。”

雍驰从会客室里出来,满身酒气,心情不佳。和专案组的同志们说了情况,与等在看守所外的唐悦、占正方、沈效光、许宗复、叶文俊、唐论语、裴高峰、唐素衣,裴吴越、唐弼等人汇合。

“雍驰,情况怎么样?”唐论语低声问道。见众人都看过来,雍驰摇摇头,“爸,应聪说了,他不会说。”

一行人从看守所离开,坐在黑色、舒适、宽敞的加长宾利中。众人都有些沉默。雍驰将两人的对话仔细的说了一遍。当然,有些抬杠的话便没说。

裴吴越禁不住叹道:“应聪是条汉子啊。知恩图报。”应聪在黄海,在全国的商界中很有名气,天逸投资在他的管理下,资产增长迅速。如果国内有公正的基金经理人评比的话,应聪毫无疑问是可以排在前十之列。

号称国内基金之王的裴吴越对应聪很欣赏。

唐弼摇摇头,道:“这件事,他抗不起来。不说,不是说没有问题。”

4月24日,应聪在看守所中服毒自杀。消息传出,黄海震惊。很多人都为之扼腕叹息。

在股市中非法获利那点事,罪不至死。最多三五年的有期徒刑。然而,更多人从应聪的死讯解读出了另外一层意思:风雨将至,雷霆声急。

五一长假刚过,江州便下了一场暴雨。风景秀丽,绿树成荫的南园别墅区中,给暴雨凌虐的凌乱不堪。

南园别墅占地40亩,分为三个档次的别墅。高档别墅5栋,面积800平米;叶静雨原来江州购买的6号别墅便是属于5栋高档别墅中的一栋。

二楼的主卧室中,灯光柔和、明亮,在雨夜中显得温暖。陆景端着茶杯,在落地窗边,看着叶静雨收拾着她的衣物、装箱。

静雨这妮子明天要飞往纽约。?it上市的流程基本走完,从1月份开始准备,到前不久摩根大通副主席比尔-查尔斯过来商谈。财务、律师事务所,资产审核等等准备工作已经完成。预计七八月份,私t就可以在纳斯达克上市。摩根大通给私t的最新估值是320亿美元。

噼里啪啦的雨滴打在窗户上。屋内很安静。“咚咚”的敲门声响起,陆景喊了一声“请进”。温雪、温蓝两个如花似玉、青春娇嫩的少女在门口冒头。今晚的晚饭是她们俩做的。

两个19岁的女孩,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容,明艳如花的少女,水蓝色的套裙款式新颖,剪裁合体,曲线玲珑,裙摆下两截雪白匀称的小腿,踩着一双时尚漂亮的凉鞋。

看着这对精雕玉琢般、娇美可人的双胞胎,会让人从心里浮起无限美好的感觉,心情随着她们出现而变得愉快。

温雪娇俏的说道:“陆哥,厨房收拾好了。我和温蓝先回学校宿舍了。”

南园别墅这里距离江大不算远。她们俩是江州大学的学生,温雪在商学院就读,温蓝在环境资源学院就读。平常都是住在江大的学校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