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69章 日系六财团

第1869章 日系六财团 [ 返回 ] 手机

位于丸之内商业区的东京半岛酒店与都御花园隔街相望,距离银座购物中心仅有数分钟路程。拥有无与伦比的城市景观。

7月21日,位于酒店24层的ptr餐厅外,黑衣保镖挤满在精美的走廊中。

晚上6:45分,吉永宏树带着竹下景子、渡边勇治、吉永高德来到半岛酒店。从电梯出来,看到24层随处可见的精悍、表情严肃的保镖,吉永高德顿时有些惴惴不安。

他知道今晚的聚会堪称日本国内最豪华的阵容,日系各大财团的家主都将在今晚来这里聚餐:三井、住友、三菱、富士、第一劝业银行、三和。

亚太财团是最弱小的一位,恭陪末席。而且,今晚是众矢之的。好在有和华财团来压阵。当然,在竹下修一担任会长的时期,亚太财团的实力至少是前四。

吉永高德跟随着父亲走进ptr餐厅中,眼神飞快的掠了一圈,没见到和华财团的陆先生。感觉空气中的压力顿时重了几分。禁不住微微屏住呼吸,双腿微颤。

ptr餐厅是一间烧烤餐厅,但今晚餐厅的布局做了更改,摆设成聚餐的四方形布局。约有12个正式的座位。四五名老者已经在座。

坐在餐厅右侧的一名倒眉老者看到吉永宏树几人走进来,冷笑一声:“吉永桑,如果不是情况特殊,你今晚是没资格踏入这间餐厅的。”

吉永宏树脸色变得不大好看,说话的是三和财团的执掌者岩井真司。

三和财团旗下的企业比较松散、核心成员结合程度弱,被戏称为杂居财团。t的竞争对手ntt(日本电信电话)从根源上说是三和财团的企业,但近年来ntt和三井财团关系密切。

三和财团的经理级别聚会被称为三水会。资产约为亿美元。实力在当前日本六大财团中较弱。

池佐学笑眯眯的为潜在的盟友解围,“吉永君,请坐!这位就是竹下会长的女儿吧!果然,貌美无双!”

竹下景子穿着青白色的修身柔软长裙。身姿修长窈窕,曲线起伏有致。五官精致。一头乌黑如云的秀发垂落在胸前两侧。清纯靓丽的女孩。

池佐学这句话让餐厅众人纷纷打量着竹下景子,然后议论起来。竹下修一本来就是一个话题人物。9天前。他刚刚在半岛酒店的顶层总统套房中自杀。竹下景子确实遗传了竹下修一的容貌基因,相当的漂亮。

池佐学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餐厅左侧的座位,吉永宏树立即会意。知道那是预留给陆景的座位。

竹下景子坐在吉永宏树身后,给这些老男人意味深长的目光看得有些狼狈,如坐针毡。同时,心里有些茫然,又五味杂陈。进入半岛酒店。她就想起去世的父亲。她今天来的目的就是给父亲争取身后的名声。这是吉永宏树告诉她的。

竹下景子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就听到外面一阵喧哗,显然是某个大人物来了。喝着茶水,看向门口。

进来的两名为首的老者,分别是住友财团的话事人住友理以及三菱财团的掌舵人岩崎照之。

在日本六大财团中,中国人最熟悉是三井财团,因为三井财团在钢铁、汽车、铁矿石、船运、石油上的布局让中国企业吃了很多亏,损害了中国的国家利益。

当然,三井财团的名气如此之大,也得益于一些研究三井财团的文章。如:的著述。如:白益民的《三井帝国在行动》。

在这些研究性的著作中,三井财团如同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山,将阴影笼罩在中国的企业身上。仿佛不可战胜。

但,日本六大财团中实力最为雄厚的实际上是三菱财团。其核心企业三菱商事、三菱重工,三菱化工,三菱汽车、三菱电机等都是全国同行业一流企业,在世界同行业中也名列前茅。二战时期,日军的重武器基本出自三菱。

与三井他们几家财团股权分散的情况不同,住友家族一直牢牢的掌握着住友财团的资本。最高时,曾经达到股本总额的90%以上。住友理手中握有强大的资源。实力不容小觑。

岩崎照之坐下来,环视了一圈,陆景还没到,讥笑道:“哟西!虽说最尊贵的客人总是最后才到。真有些道理。但中国人不守时的习惯真是令人感到无奈。”

“哈哈!”一屋子日本人都放肆的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一个清朗的声音出现在门口,“都说日本人很有礼貌。原来是喜欢在背后说人坏话。真是一群心口不一,口腹蜜剑的小人啊!”

陆景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眼神淡淡的扫了一圈。满屋子的笑声夏然而止。

和华财团的话事人到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陆景身上,表情各不相同。

跟在陆景身边的余乐眼色很好。凑趣的笑说道:“小鬼子就这德性!记吃不记打。”

“八嘎!”坐在主人位置身后的一名中年人忍不住起身喝骂。显然,他听的懂汉语。日本人自称大和民族,大日本帝国。小鬼子,小日本的称呼对日本人来说,听起来很非常刺耳。

陆景站在门口,冷冷的看了那名中年人一眼。

主位上富士财团的决策者安田康举起右手,他身后的中年人愤然、无奈的压着情绪坐下。

安田康站起来,向陆景微微鞠躬行礼,认真的道:“陆先生,很抱歉,我们有些失礼了!”说着,伸手邀请陆景入座,“陆先生,欢迎你来参加我们的聚会。请!”

陆景带着余乐、十三,从容不迫的走进华丽、时尚的ptr餐厅。在餐厅左侧位置落座。

吉永宏树身后的吉永高德看得目眩神迷,这才叫人生的境界啊!一句话让所有人都闭嘴,一个眼神让富士财团的决策者道歉。他在三十岁之前肯定是到不了这个层次。

三井、三菱、住友和池佐家族、亚太财团的利益纠纷,本质上是日系财团对亚太财团剩余资产的窥测。

然而,现在亚太财团有和华财团的支持,又有池佐家族在背后“捅刀”。三井财团内部忧心忡忡。局面已经不是一面倒了。

日系财团收购ja日本亚洲投资有限公司的行动遭到重挫。那么,双方需要通过协商来解决最根本的问题。富士财团今天是东道主,作为中间人说和。

夜幕降临,城市里华灯初上。ptr 餐厅开始送上精心打造的美味烧烤食物:日本西冷牛排、鹿儿岛黑豚、烤北海道扇贝…,从鲜肉到海鲜。

窗外,东京皇宫御花园的日比谷公园的绝美景观自然的映入眼帘。营造着清新,舒适的用餐氛围。

片刻后,餐厅内飘起食物的香气,令人食指大动、胃口大开。日本是一个临海的岛国,食物中海鲜占有很大的比例。今天的食物中,也是海鲜居多。

陆景吃了几个海鲜,慢慢的抿着红酒,听着三井财团内部的几人向池佐学发难。三井财团十三支家族,今天来了四位:池佐、三井、松阪、长井。

对池佐学尤其不满的是松阪真守,他曾经是池佐学的盟友,能够狠狠的“坑”竹下修一一把,他的功劳非常大,而池佐学吃干抹净,过河拆桥,这令他很不痛快。

松阪真守讥笑道:“池佐君,你的收获看起来很不少啊!竟然有800亿美元的资金增持三井物产的股份。而作为你的盟友,我现在连10亿美元的亏损都要肉疼。”

池佐学不为所动,神色淡淡的喝着清酒。他是胜利者,自然不去理会松阪真守的讥讽。他们这些人的关系,私交没什么用,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利益。

长井旬“补一刀”,说道:“看来竹下会长临死前倒真没说错:池佐家是一个反复无常、言而无信的家族。池佐君,你这样想要主导三井财团,很难啊!”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长井旬这句话让池佐学脸上的表情一变,很不爽的回敬道:“长井君,长井家在这次鲸吞亚太财团的行动中没少拿到利益吧?你获得的比池佐家少,需要反省自身,而不是像个怨妇一样在公众场合污蔑我。”

“你…”长井旬和池佐学两人互揭黑历史,用日语吵坐一团,松阪真守偶尔插一句,给长井旬帮腔。这样的场合,三人身后的随从是没有说话权的。

“三个老家伙把多少年前的事情都拿来说。真是无聊!”吉永宏树一副荣辱不惊的样子吃着烧烤,心里腹诽加苦笑。今天在座的人,说话都很肆无忌惮,没人把亚太财团当回事。

三井建勇意味深长的看了陆景一眼,向陆景微微举杯示意。陆先生,你不怕池佐家族背叛?

陆景笑一笑,举杯抿了一口。池佐学确实反复无常,唯利是图。但他和池佐学只是各取所需,合作关系而已。池佐学背叛,和华也不损失什么。再换一个合作伙伴就好。

等池佐学、长井旬、松阪真守吵了一会,安田康淡淡的道:“三井财团的事情,你们内部处理吧!”说着,看向陆景,“陆先生,三井、三菱、住友和亚太财团就此罢手,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