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20章 下场

第1920章 下场

3月份,美国资本市场上哀鸿遍野。次贷危机的暴正在席卷美国。大部分投资者损失惨重。中投公司与黑石集团在舆论上激烈的交手引起不少关注。

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bb、美国在线、雅虎、谷歌、youtobe等一大批传媒上出现批评中投公司的章,重点点名副总经理傅婕不专业、不负责任的评论。

傅婕在国内的名气虽然大,但她毕竟没有在华尔街工作过,即便有2004年新加坡石油期货大战累积起来的名声,但在美国主流的投资界很难被认可。

美国主流媒体的批评声让傅婕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中国媒体这边声援傅婕的声音根本就发不出来。甚至不少媒体,特别是互联网上的自媒体都在批评傅婕。

京城里有人说:“丢脸丢到国外去了,这下好了吧?还是不成熟!只图一时嘴快。”

然而,3月底黑石集团在纽交所股价的下行改变了这一局势。

黑石集团的股价由每股18.65美元跌破5美元。市场上大量的卖空盘在砸黑石的股价。格简单、粗暴。而由于美国次贷危机的背景,华尔街无力强拉黑石集团的股价。

此时,承受压力的人变成了黑石集团的eo斯蒂夫施↓↓↓↓,◆.≥.ne≯t瓦茨曼。他需要面对投资者、股东们的置疑。

分析机构指出:即便黑石集团在次贷暴中损失惨重,但股价应该保持在1013美元才合理。过低的股价损害了中小股东的利益。

就在这时,中国监管部门传出声。黑石集团旗下的基金在投资中国房地产时存在着违规进入市场的行为。或许将取消黑石集团的投资资格。

黑石集团上下大为紧张。在美国经济遭受重创之际,黑石集团能获取利润的市场就是中国。数十名合伙人分别向斯蒂夫施瓦茨曼表示了担心。

一时间。斯蒂夫施瓦茨曼焦头烂额。

香港,黑石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办公室内。梁经宋愁容不展的吸着香烟。

名贵木料的办公桌上黑色的苹果手机iphone开着免提,里面传来斯蒂夫施瓦茨曼的声音,“亚伦,很抱歉!这件事我们必须要给中投一个表面上的交代。我将会亲自到京城去寻求解决方案。”

梁经宋心里磕碜了一下,接这个电话时他就意识到不妙,叹口气道:“施瓦茨曼先生,我明白。”

斯蒂夫施瓦茨曼亲自到京城去谈判,无异于是认错。都这样了,他还怎么留在黑石集团内呢?

斯蒂夫施瓦茨曼轻叹口气。挂了电话。心中充满了愤怒和无奈。

4月2日上午,黑石集团大中华区eo梁经宋在广场大厦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离职。回答记者提问时,说到动情之处,潸然泪下。

同一时间,陆景在金顶俱乐部的包厢中和傅婕通着电话。

陆景开玩笑道:“傅婕,这下全世界都记住你了。”

傅婕在中投的办公室中办公,心情不错的笑道:“陆景,你应该恭喜我压力减轻了。斯蒂夫施瓦茨曼下周要来京城。”

陆景笑笑。说:“斯蒂夫施瓦茨曼这个人笑里藏刀,谈判有把握吧?”

傅婕反问道:“你说呢?”

陆景哈哈一笑,放心的挂了电话。

4月上旬,中投与黑石集团在京城达成协议:中投公司将会在五月份增资1亿美元。在市场上收购黑石集团约2%的股份,同时获得相应的投票权,并且拥有一个黑石集团董事会的席位。

而黑石集团重申与中投良好的合作关系。并继续拥有在中国市场投资的资格。

集团eo斯蒂夫施瓦茨曼以个人名义出资1亿美元,在华夏大设立基金会。用于资助华夏大在全球范围选聘优秀师资,为世界各国优秀大生提供专项教育培训。

傅婕和斯蒂夫施瓦茨曼等人在华夏大出席基金会的成立仪式时。斯蒂夫施瓦茨曼在主席台上说着感谢的话,心中一阵郁闷。黑石集团在这次谈判中失去了不少利益。

同时间,陆景正在望云坞中充满江南水乡韵的水榭中听着婉转悠扬的丝竹之声。

陆景坐在舒适的沙发上,端着高脚酒杯,轻轻的和王灿碰了碰。

看着水榭外面和卫婉仪一起欣赏春景的娇妻,王灿笑道:“陆景,你小子可以啊!硬生生的让美国佬掏了1亿美元出来。”

陆景就笑,“1亿美元不算什么。你知道斯蒂夫施瓦茨曼2007年在黑石给他自己开的薪酬是多少吗?4.53亿美元!”

“我靠!”不止是王灿,一旁的唐悦、谢晋、韩鸿信都给震惊到。

谢晋婚后有些发福,翘着二郎腿,啧啧有声,“玛德,美国人就是会玩啊!”

韩鸿信摇摇头。中投这一些列的操作手法相当漂亮,但要说背后没有陆景的支持不大可能。比如,要查黑石集团在房地产市场上违规的消息,中投很难运作。他倒是有点关心从黑石集团离职的梁经宋的消息。这个人怕是要危险了。

一身淡雅春装的墨静雯从水榭外走进来,在陆景耳边小声道:“陆景,斯蒂夫施瓦茨曼的助手打来电话,他在离开京城前想要和你见一面。”

陆景笑道:“静雯,我最近在香港啊!”

“哦,我知道了。”墨静雯娇俏的白陆景一眼,笑孜孜的离开。陆景这不是睁眼说瞎话么?只是,她也挺讨厌那个一脸假笑的斯蒂夫施瓦茨曼。听说,他还给自己取了一个中名,叫做苏世民。

目送娴雅明媚的墨静雯离开,陆景轻摇着酒杯,心里笑了笑。斯蒂夫施瓦茨曼大概还搞不清楚状况。金融精英,一生可以赚取数十亿美元的身价、光无限。但说到底,只是一个打工的。美国那边的商业氛围讲究权力制衡。然而,和华可不是这样。他以为自己是他见到的那些财团的负责人吗?

现在,华尔街很多人心有余悸吧?

陆景嘴角掠过一抹笑容,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中投和黑石公司的较量随着双方在京城达成协议硝烟散尽。苏世民这个中名倒是在京城不同的圈子中引起几许涟漪。一个外国人取一个中名,还是挺让人自豪的。而当这个外国人还是华尔街的商业领袖之一时,这种自豪感来的更强烈一些。

4月中旬,黑石公司的股价下探到3.45美元后,随着中投公司增资的消息宣布,开始缓缓的回升到8美元左右。

香港,某处豪宅中,梁经宋看着电脑屏幕上横盘震荡的黑石股价曲线,用力的摩挲着头皮,心中一阵烦躁。

黑石内部当时给他的股权价格是13.5美元。这相比于黑石17美元的发行价而言是相当有吸引力的价格。但是现在他手里的股票却是亏损装态。最近他急需用一笔钱。

据可靠的消息,港府的廉政公署正在调查他的一些情况。很明显这是报复。他打算离开香港。

“蹬蹬”的声音传来。

片刻后,梁妻的身影在书房门口冒头。梁妻早年是内地知名的游泳运动员,奥运冠军。虽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身形保养的非常不错。穿着居家的睡衣,丰满的曲线挺翘,浑身透着丰腴的贵妇气质,走到丈夫身边,轻轻的抱住他。

梁经宋吸了一口气,“莉莉,我没事。”

梁妻道:“亚伦,要不要我去找一找我的校友?”她毕业于华夏大。校友圈中有不少有能量的朋友。

梁经宋摇摇头,叹道:“莉莉,没用的。如果我没猜错,要报复我的是和华财团的陆先生的意思。我们得想办法尽快离开香港。”

在这一瞬间,梁经宋心中无比的后悔忽悠中投投资黑石。黑石要坑中投的想法,他事先其实有察觉的。只是,利欲熏心啊!

梁妻愣了愣,随即浑身微颤,在家中竟然有些穷途末路的感觉从心底涌起来。

香港在四月份已经是春夏季的模式,繁华的大街都是衣着清凉的人群。

香港半岛酒店的一楼下午茶侧厅中,韩鸿信和妻子马晴陪着莫心蓝悠闲的喝着下午茶。

莫心蓝产后3个月已经恢复了往昔的好身材。一袭水蓝色修身裙,乳挺腰细。高贵优雅的情中又有着几许珠圆玉润的人妻韵味,魅力惊人。

莫心蓝优雅品着茶,问道:“马晴,你在京城还好吧?”

马晴点头,看了丈夫韩鸿信一眼,幸福之意要从眼角溢出来,“心蓝姐,我挺好的。”

莫心蓝笑笑,说:“鸿信,以后要对马晴更好。”

韩鸿信就笑,“我知道。莫总,我看报纸上说香港廉政公署请梁经宋喝茶了。应该有把握吧?”

莫心蓝微微一笑,美丽的眼睛如同新月,说:“梁经宋的问题很多。”

韩鸿信心中了然,笑道:“这种金融汉奸死不足惜!大快人心!”

其实,这件事陆景来处理梁经宋算是越界了。但确实让人感觉到很舒服。了解到黑石集团坑中投内情的人都不会同情梁经宋。反而会觉得大快人心。

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提醒,有些钱不能伸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