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22章 风气和正义

第1922章 风气和正义 [ 返回 ] 手机

“叮咚!”中投大厦一楼电梯口一声脆响,8号电梯澄亮的钢化金属门打开。步山梅跟着穿着深蓝色裙装的傅婕一起走进电梯中。

电梯徐徐的上升。在8楼停了一会,四名年纪不一的男子穿着商务白衬衫和黑西裤进来,微微一愣,随即热情的道:“傅总好!”“步助理好!”

傅婕“嗯”了一声。她在下属面前一贯是冷面姿态。

步山梅回了一个笑脸。这几位她略微有点印象,是中投的中层干部,其中那位凸肚子的中年人还是负责债券投资的经理,实权派。前些时候在餐厅里碰到时,这人还远远的避开。但随着傅总在黑石事件中取得胜利,中投这些职员对空降的傅总已经认可。可以说,傅总在中投已经树立起威望。

到32楼的办公室后,办公室里还有些冷清。中投的上班时间是上午九点,她和傅总一般到办公室的时间是8点30分。

步山梅跟着傅婕进到副总的办公室中,给傅婕添了茶水,回到办公室外的座位上开始一天的工作。

约上午11点许,步山梅拿着笔记本走进办公室中,提醒道:“傅总,中午在汇海大酒店有一个中投、第四石油、印尼联合石油公司的酒宴…”

和华财团将手中的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股份逐步的卖给第四石油集团。这是最后一批股份。而第四石油又持有印尼联合石油公司的股份。第四石油愿意用印联石油的股份来抵扣。中投公司在傅总的运作下,在这一系列的关联交易中,向和华财团出资购买第四石油在印尼联合石油公司中的股份。这将又是一笔好生意,会成为傅总在中投进一步站稳脚跟的资本。

今天中午,四方在汇海大酒店的副楼12楼1号包厢举办庆祝酒宴。

傅婕沉吟了一会,说:“山梅,我就不去了。你和小周跑一趟。”今天中午的酒宴陆景会参加。

步山梅征了下,随即道:“好的,傅总。”

步山梅离开后,傅婕看着电脑屏幕。清幽幽的叹口气。前天晚上在家里请陆景吃饭,在书房中,她在陆景肩头靠了一会,感觉是很美好。却差点给女儿发现。

她现在想要回避一下陆景。

华丽的水晶吊灯在傍晚的残阳中晶莹耀目。好似海水般的蓝色玻璃仿佛将整个餐厅镶嵌在一种琥珀般美感的氛围中。玻璃墙外,不远处绿荫环绕的小区安静幽雅。

这家名叫“望湘远”的餐厅是丹枫云图别墅小镇中最知名的高档餐厅。

方成济早早的就和餐厅订下了今晚包场,宴请陆景小酌。

陪同出席的星光传媒总经理邱中意见方成济只是和陆景闲聊,欲言又止。今天可不是光来吃饭的。

方成济笑呵呵的和陆景干了一小杯茅台,说:“陆少。最近很火的武侠巨制《新城浪子》你看过没?我推荐你看看。”

“哦?”陆景笑着放下二钱的小酒杯,饶有兴趣的问道:“是星光传媒拍的电影?”

方成济笑道:“我倒是希望我手下有导演能拍出这样的好电影啊,可惜有本事的人都自己去开工作室了。剩下一些中坚导演要拍这种热血武侠片还差点火候。”

星光传媒在国内只能算第二名的娱乐公司。首屈一指的是陆景旗下的天辰娱乐。天辰娱乐现在横跨国内、港台、南洋、韩日、北美,端得是一个。

行业预估天辰娱乐的资产价值约有220亿美元。妥妥的一个世界500强级别的企业。随着中国文化产业的发展,特别是电影市场的发展壮大,以天辰娱乐的营业额,登上世界500强的榜单指日可待。

陆景微微点头,“我听雍驰说过,现在娱乐圈是导演制。”

方成济就叹口气,“是啊。好导演难求啊。陆少,你对林峡刚这个人怎么看?据说,鲁东的检查机关准备办一办他。”

陆景笑着看了方成济一眼,“方总这是受了谁的委托啊?”他对方成济的印象不错。不仅仅是因为方成济做人、做事很有一套,还因为看到方成济在他面前小心翼翼,他会想起他当年在安迪-摩根面前的心态。算是一种怀旧的感叹吧!他很愿意给方成济一些赚取财富的机会。

当然,现在他自然无需在安迪-摩根面前“低人一等”。

方成济讪笑一声,说:“陆少,星光传媒和林峡刚有多次合作。他的电影一般我们都会投钱。他当年也是出身于星光传媒,算是老熟人了。所以我找陆少问个准话。”

换言之。林峡刚是星光传媒的摇钱树。

陆景摆摆手,“方总,这件事是小谢定下来的。当然,我的意思是抓个典型也好。娱乐圈里面的一些潜规则的风气要杀一杀。对社会影响很不好。”

方成济苦笑一声,举起酒杯和陆景碰了碰,“陆少,我明白了。”

邱中意却是有点目瞪口呆,拿着筷子在半空定住。他自是打听清楚要整林峡刚的人是谢晋文。所以才求到陆二少这里。没想到陆景是这么个想法。只是这和社会风气有毛线的关系?实在难以理解!

吃过晚饭,陆景从地下丹枫云图小镇专门修建的小区地铁前往9号别墅。小镇里的奢华。常人难以想象。

方成济和邱中意送走陆景,从地铁口上来,坐到黑色的奔驰商务车中。

方成济靠在车椅上轻轻的揉着眉心,长叹一口气,“老邱,你都听到了?”

邱中意苦笑着摇头,说:“方总,我就不明白陆二少他一个商人管什么社会风气不好,这种忧国忧民的话听起来多少有点违和吧?无商不奸!”

方成济笑了一声,“老邱,这就是你我和他的差距。古时说家国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你说,陆景这个层次。算不算儒家说的‘达’?”

邱中意点头,“算!”这肯定是毋庸置疑的。和华是世界级的财团,陆景有多少身家这种事,基本没有探讨的意义。这要不算“达”。那还什么算?

方成济道:“当钱赚到成为账面数字的时候,人就会想着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在历史上留下那么几笔。何况,他还是世家子弟出身。”

他也是官宦子弟,多少还是能明白陆景他们这些在同类人中佼佼者的想法、追求、理想:国富民强,汉唐荣光。

确切一点讲。他们身上都有着强烈的“家国天下”的使命感和“家族民族”的荣誉感。

邱中意颇有些无语。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他还是难以理解!

回到市区后,邱中意给林峡刚打了个电话,通知情况。

丹枫云图9号别墅中,唐诗经招待着前来作客的裴吴越、崔横波夫妻俩。

富丽堂皇的客厅中,初夏的微风袭来,清茶袅袅。扇形灯壁上裱着一副“闲来坐听风雨声”的行楷,出自国内某书法大师之手。

富贵不失书香气。

崔横波不耐烦喝茶,看了客厅一圈,说道:“诗经姐。你看新闻没?导演林峡刚被鲁东反-贪-局调查。原因是潜规则某些女星,涉嫌-性-贿-赂。网上一片嘲讽声。陆景吃饱了没事干啊,我可是很喜欢林峡刚导演的电影。”

她自然是知道详情的。这事是陆景的手笔。原因是整人。网上就有人讽刺说:林导今年忘了给某局续费。

唐诗经冷艳的玉容上带着恬静的笑容,看向裴吴越,“吴越,你觉得呢?”

裴吴越笑道:“诗经,谁敢在陆景面前说他吃饱了没事干?我想啊,陆景应该有他的理由。”他不会认为陆景肤浅到只是为了“整人“出口气而去做这件事。

崔横波翻个白眼,她才不信陆景会因为她几句话就疏远她。朋友呢。吴越就是个“马屁精”。

唐诗经就笑起来,“你都不理解。更别说社会上引起的轰动和反感。陆景推动这件事我其实是不同意的。要查的话,天辰娱乐查不查,星光传媒查不查。推动这件事有很大的风险。”

裴吴越点点头。

唐诗经看向天际边的白云,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轻声道:“我明天陪陆景去徐城。”

裴吴越心里磕碜了一下,郑重的道:“诗经,你们要小心。”那里的风波可以预见。

唐诗经笑笑,“弘扬正气总不是坏事。我们只是起辅助作用。”用陆景的话说:没有人愿意生活在“臭水沟”一样的环境中。总要有人搞个大扫除。理解得理解,不理解也得理解。习惯了,就知道环境干净的好处。这是属于物质需求之上的精神需求。

5月中旬。国知名导演林峡刚黄海被带走调查的消息在社会上、网络上引起轰动、热议。

督-察-局、反-贪-局的设计进入公众和媒体的视线。

有不少人在网络上批评鲁东这是走形式、作秀。林导可能是得罪人了,被眼红他的对手给举报了。天辰娱乐的导演言辉就是著名论坛天涯论坛中被网友给揭秘指向的人选。

天涯上关于林峡刚的帖子,最热的一个帖子被顶到5万多楼。从法律辫论到道德。再辩论到体-制。

但,不管网络上如何热议,林峡刚认罪伏法,在一审中被判处3年6个月的徒刑。

随着案件的宣判,舆论的热度开始有所下降。但这件案子本身所带来的意义却是深远的。

娱乐圈不说风气为之肃然,但不少人出了一身冷汗,忐忑的等待接下来更大的风暴。。

ps:

修改了几遍,没有写出心中想要的感觉。汗!先发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