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24章 黄海仲夏

第1924章 黄海仲夏

崔横波郁闷的跟着裴吴越坐车离开。

她以为陆景是吃饱了撑的慌找点事情做,现在听陆景的意思倒是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件。她又误会陆景了。可又不能找陆景道歉,挺郁闷的呢。

“吴越,你觉得陆景说得是真的吗?”崔横波依偎在丈夫肩头,仰着头问道。

裴吴越笑着摇头,“那还假得了?”他其实对陆景推动查处林峡刚的案子颇有异议。只是,听陆景刚才的一番话,这将会是他大哥:陆书记一系列改革措施出台的开始。林峡刚这个案子只是一个契机。

“哦,那你怎么看?”崔横波心里其实有点服气了。强权对弱者的强-暴、践踏,这种社会现象确实应该制止。她可不是不讲理的人。而且,她得承认陆景很有勇气。

裴吴越笑笑,轻抚着妻子的俏脸,“陆景是个理想主义者。但正是因为这样才会有一大批的追随者。否则,和华财团哪能这么轻易的建立起来?横波,但凡领袖,都是擅长画大饼的。”

崔横波禁不住咯咯轻笑。吴越这是认可但是不看好陆景的这一套。他是个很理智的人。

裴吴越笑着道:“社会学这种问题很复杂,我还是搞我的金融吧!哲学、人生这种事情思考太多,影响生活质量啊。”

崔横波娇笑,“所以,诗经姐没有选择你,而是选择了陆景。你和他还是有差距的。”

裴吴越苦笑,“横波,我们还能不能好好交流啊!我和陆景的差距不是明摆着的吗?”

他之前和红颜知己童兮兮说给他十年的时间,他可以做得比陆景更好,然而现在他早没这个心思。而陆景今天所展示出来的构思、勇气、想法令他实在兴不起“对比”的念头。

这是一种对待人生、财富、权力不同的理解。层次上的差距。陆景即便知道他附和他大哥的政治理想前面是万丈深渊,大概也会一往无前吧!

陆景。祝你好运!

午餐之后,众人逐渐散去,离开奢华的包厢。陆景和林清秋在包厢临窗的茶几处稍坐闲聊。

唐诗经先回水墨清苑。她先要回去看女儿。黎倾城和高婉薇自是去5楼的独享套房中闲坐。等陆景处理完正事。

看着奢华无比的深蓝游艇俱乐部,码头上白帆点点。都是数百万美元的游艇。林清秋悠然的叹道:“陆景,国内的贵族阶层正在慢慢的成型!”

陆景道:“社会发展的必然。当然,社会的结构,还是要两少一多为好。富裕阶层和贫困阶层少,中产阶级多。这样,我们的改革才算成功了。”

林清秋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听你这一套套的词儿。你啊,不来体制内真是可惜了。”

陆景哈哈一笑。“充分发扬主人翁精神嘛!最近看资料思考了很多。兴许那天我去拿一个博士生学位,再评个教授之类的职称,到时候你去京城开会指不定能碰上我。”

林清秋掩嘴笑起来,很优雅的模样,“那样最好啊,走学而优则仕的路子。实话说,我觉得你当一个省的政策研究室主任都屈才了。”

陆景笑着摇头,拿起一支烟,“清秋,这是在捧我啊!别忘了我背后可是有一个庞大的团队来支撑。集体的智慧。”

林清秋正色道:“那也需要你作出正确的判断。”指了指陆景手上的香烟。“你抽吧,我没事。”

陆景笑了笑,没有点烟。和林清秋聊起改革的事情来。他在餐桌上的一番话其实是在警告娱乐圈不要对当前“净化”抱有抵抗的态度。甚至点醒六大世家,对鲁东政府后面的改革措施不要抱有对抗的想法。诸如:住房、食品安全领域、环境卫生领域等。

和华财团作为既得利益者,同样需要作出一些改变。

林清秋和陆景谈得很透彻,到傍晚时才离开深蓝游艇俱乐部。精美、恢弘的现代化建筑远处,蔚蓝色的海面上波光粼粼,夕阳在海浪中沉沉浮浮。

林清秋知道陆景今天和她谈这些的用意,看着美丽的夕阳,心中对工作慢慢的有些自己的思路。

陆景和林清秋谈过之后,便是在黄海悠闲的度假。期间去唐论语、裴高峰、汤开复家里吃过饭。席间倒是谈起林清秋严抓落实黄海安居房摇号。保证公平。据说,她很是严惩了一批上下其手的“中介”。

而陆景和傅婕的关系最近有些疏远。通过小季居中联络,他和傅婕两人对目前继续黑石施压的时机还不成熟保持着共识。美国的次债危机还在爆发。但还没有引起普通民众恐慌的程度。还得等等。陆景知道下一步行动的信号是什么:金融危机中的标志性事件,华尔街五大投行之一的雷曼兄弟倒闭。

端午节过后,黄海就是仲夏之季。太阳火辣辣的。

等到傍晚时分,陆景和高婉薇、黎倾城在略显清冷的黄海大学中闲逛。绿树成荫的校园中鸟语花香,风景优美,步行在其中令人心旷神怡。

黎倾城亲昵的在陆景耳边道:“景哥,临近期末大家都在复习备考。”她今天特意传了平底鞋,这样她180的身高就显得不会比陆景高多少。

高婉薇一袭精美的薄荷色无袖连衣裙,手臂肌肤如玉,周身充满了知性的秀美气质,道:“倾城,说得好像你不是学生一样啊,哦,你下学期就要大三呢?”

黎倾城不以为意,笑嘻嘻的道:“薇薇姐,我的学业可是景哥给耽搁的。要不是他邀请我去京城,这会儿我早就毕业了。”她今年都22岁了。

陆景笑着摇头,说:“倾城,挂科也不是好事。六十分总要考到。”

黎倾城“哦”了一声,顿时感觉到和景哥的代沟。还有他身上的那种如山办稳重、厚实感。令人心安,可以依靠。

说说笑笑,陆景三人去黄海大学第二学生食堂里品尝了一番神菜:草莓红烧肉、菠萝烧排骨、哈密瓜烧鸭、西瓜糖醋系列、橘子烧排骨。夏季时将水果入菜,确实很有创意。

陆景三人来得算早的,没一会,这几道菜就给前来就餐的学生们打光。

“挺受欢迎的啊。”高婉薇看看食堂窗口,笑着说道。心中有点怀念她在苏黎世大学时的快乐时光。

陆景笑笑,“薇薇,你是菜品,还是指你和倾城啊?我们要不是坐在角落里,我估计都可以被人用眼光杀死了。当然,我是想都吃掉。”

高婉薇和黎倾城都是展颜轻笑,异口同声带着喜悦和娇羞的轻声道:“景哥…”两双美丽的眼眸看着陆景,有妩媚的蜜意流淌,盈盈如水。

陆景微微一笑,抑制着心中吻她们的想法。

从食堂里出来,三人在校园里散步消食。不少学生脚步匆匆的去往图书室温习功课。夜色融入在树林中。昏黄的路灯将三人的影子拖长在马路上。

高婉薇牵着陆景的手,在窄窄的马路沿上轻灵的走着,维持着平衡。展示着她娇俏可爱的一面。

陆景笑看着薇薇如同少女般的动作,问着身边挽着他手臂的长腿美人黎倾城,“倾城,你大学毕业之后打算做什么?”

黎倾城轻抚着额前的秀发,姿态妩媚,笑道:“景哥,要不我把白姐怂恿到黄海来,加上琳姐,我们可以重新组一个黄海四大名媛。”

高婉薇从路沿上轻轻的跳下来,笑着抗议道:“倾城,我可没打算离开景哥身边。”

陆景禁不住轻轻的捏了一下黎倾城的琼鼻,笑道:“你啊,还想着搞名媛那一套?早晚给扫到历史的废纸堆里去了。”

黎倾城道:“景哥,明明是你先在京城搞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随着她和陆景的感情加深,对他更为熟悉,她在陆景面前敢于表达她的想法。

陆景笑着摇摇头,说:“倾城,我可舍不得让你天天在酒宴上应酬。伤身-体。这样吧,倾城,和华基本把亚视收购了。你去担任制作总监,或者节目主持人。”

黎倾城感动的“电”陆景一眼,说:“行啊。不过等我大学毕业。我还想玩两年。”

“嗨!”陆景和高婉薇两人都有些哭笑不得。这还真是倾城的性子。

第二天上午,黎倾城在湖海山色别墅区17号别墅中和陆景“讨论”着拉谁和她一起去亚视玩。

陆景笑道:“倾城,逸落你就别想了,她人虽然在香港,但是小逸落最想做的事情的事情是相夫教子,闲暇时唱唱歌开眼吹。慧乔到是有可能。你回头和她谈谈。看她有没有档期。她虽然不演电影了,但是广告商很钟爱她。”

陆景话音刚落,手机忽而响起来。陆景看看号码接了电话,笑道:“小谢,怎么有空打我电话,不是闵雯又让你跪cpu了吧?”

谢晋文干笑两声,“景少,那倒没有。是这样的,有小明星在徐城举报我潜规则她啊,你说,我会不会被查啊?”

陆景禁不住微微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