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25章 见好就收?

第1925章 见好就收? ? 本章 时间 2016 03 20

唐家聚居的映月台别墅区从东门出来左走500米就是一处繁华的饮食街道:有各色的湘菜、川菜、粤菜、浙菜、海鲜、火锅、料理等餐厅。档次有高有低。

沿着这条饮食街道前走约200米便是一处大理石广场。周六下午时分,热闹非凡。有小朋友在家长的带领下滑旱冰;有旅客在休息;有附近去医院的患者…,充满了生活的气息。就在广场右侧的开阔地边,几个老头儿在下象棋。

唐论语挪了一步“马”将裴高峰给将死,得意的大笑,“老裴,你的棋力还是不行啊!”

裴高峰看着棋盘上的局面,无奈的摇摇头,“不下了,走吧!”

唐论语和裴高峰两人拿起小马扎、象棋,背着双手往唐家的映月台别墅区走去。几名休闲装的安保人员立即跟上。

唐论语眼睛看着前面繁华的街道,说道:“老裴,今天的报纸看了?”

裴高峰点头,“房地产在黄海的暴利也要步徐城的后尘结束咯。现在估计全省就烟东的房价能蹦跶两下。林市长巾帼不让须眉。”

黄海市委市政府出台了大力推动兴建保障房的决议。预计三年内修建800万套保障房,保障民生。从经济运行的规律的角度而言,长期来看,黄海商品房房价涨肯定是要上涨。但是,想要在短时间内暴涨缺乏基础。

徐城和黄海对房地产行业的思路都是:政府托底保障民生,居者有其屋。而将商品房交给市场。高也好,低也罢,都不影响普通民众的基本生活。

但开发商忽悠来忽悠去不都是忽悠平民百姓吗?“刚需”、“改善性需求”等名词都制造出来。羊群效应嘛!真正搞房产投资的,谁不精得更鬼一样。

所以,他判断黄海房产的暴利会结束。

唐论语叹口气道:“是厉害啊。听诗经说,陆景那天在深蓝游艇俱乐部介绍她时是用的‘老朋友‘这个词。这足以说明很多东西。”

裴高峰感慨道:“别像江州那样搞房地产税试点就好。哦,陆景最近不在黄海了?”

唐论语回道:“他回京城了。最近娱乐圈在鲁东兴起了清查的风暴。谢大少给人在徐城举报了。”

裴高峰惊讶的挑挑眉毛,有内情啊,沉吟了几秒。道:“查不查,这可是个两难的问题啊!”

陆景在六月中就回了京城。他并没有立即和谢晋文见面。

徐城的一系列的改革正在风口上。大哥自是会有他的协调渠道,而陆景回京城也有一些朋友、长辈要见。还有和赵教授等人的见面、推敲一些用语。

周六晚上,陆景得了空。这才请王灿、唐悦、谢晋文、唐略、罗华在汇海大酒店副楼12楼的1号包厢中小聚。

典雅、华丽的包厢中,装在清雅瓷器中的各式菜肴香气四溢。

陆景吃着菜,微笑着问唐悦,“小谢这事,查出来是谁搞鬼没?”

唐悦笑一笑。看向王灿。

王灿就笑,“打听这种破事哪里需要唐悦出手?我都能打听得清楚。刘小山那小子在背后搞鬼。”说着,在桌子上点了下筷子,“小谢,你小子这是第二次栽在这种烂事上了。”

上一次是风在水指使高畅搞鬼。小视频满网上飞。跟今年一二月份陈某的X门一样。

谢晋文一脸的苦笑,“王少,我最近已经收敛了很多。都是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给刘小山那小子翻出来了。我二姥姥的。”

他最近可是被妻子闵雯狠狠的训了几次。悲剧啊!心里恨刘小山是恨透了。

唐悦笑着插了一句,“小谢,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啊!”小谢这辈子大概很难摆脱这些烂事的影响。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大家都很轻松。

谢晋文郁闷的灌了一口酒,唉声叹气,愁眉不展。

陆景就笑着摆摆手,“小谢,娱乐圈里的清查是有范围的。纪律监察和司法不能混为一谈。你第一不是领导干部,第二不是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不属于纪律监察的范围。”

王灿扶了扶眼镜,“关键是怎么对舆论解释得清楚?刘小山用心险恶。话说,我们都认识他这么多年,没觉得他这么有政治智慧啊!”

“哈哈!”唐悦和唐略都笑起来。

陆景笑着和王灿碰了一杯,清软的白酒入喉。说道:“所以说,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小谢,这段时间你有没有计划和闵雯去欧洲走一走。散散心?”

谢晋文若有所思的看陆景一眼,低声道:“好的,景少。”

陆景眯着眼睛笑一笑,锐利的眼神一闪而过。

就在陆景等人聚会的同时,京城某处四合院中,刘小山和小叔刘卫家相对小酌。

一壶清酒。一碟花生。叔侄俩聊了很多。

刘小山回到家中时已经是深夜12点多。他的心情多少有点沉重。小叔从鲁东回京城赋闲之后,明显消沉了许多。刘家现在就剩下他一根独苗了。所以,他要有所担当。

妻子秦雨檬穿着粉色的睡衣等候在客厅中。打了个招呼,去厨房下了一碗鸡蛋荷包面端出来。

看着吃面的丈夫,秦雨檬兴致勃勃的问道:“小山,情况怎么样?”她嫁给了刘小山,这一生就和他荣辱与共。她希望丈夫能够借机一飞冲天。

刘小山吸了口面条,微笑着握了握秦雨檬的手,“雨檬,谢谢!”

秦雨檬好笑的打掉刘小山的手,“和我说这个干吗?”心里却是微微有些底。小山的性子,能吞得住话。

也确实,经历了好些次的打击,再不成熟就朽木不可雕了。

中午参加了一个酒宴回到办公室中,刘小山在电脑前点着鼠标查看新闻。自林峡刚被举报判刑以来,娱乐圈内站出来举报导演、副导演、制片人、投资商的人越来越多。这其中有的是出于利益没兑现,有的是出于仇恨,有的是对头唆使等等。原因不一二足。如果仔细翻阅鲁东省督查局的宗卷,就仿佛是在看一场人生百态的戏。

在这样一种鸡飞狗跳的氛围中。娱乐圈内人人自危。刘小山在网络的门户网和搜索引擎上并没有找到谢晋文的消息。这一点倒是可以理解。谢晋文也并非白身。当然,他相信娱乐圈中已经在传言谢晋文即将被凋查的消息。

因为,那位举报的三流明星是鲁东人士。省督察局介入的概率相当大。当然,可能还要京城方面的配合。谢晋文是京城人士。

刘小山琢磨着。嘴角慢慢的浮起一丝笑意。据说,谢晋文已经和闵雯去了欧洲旅游。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重点在于是否启动调查和后续把火烧到谁身上去。还有就是让目前如火如荼的娱乐圈清理行动“降温”。这实际上也是对鲁东的某些政策降温。

秘书杨振敲门进来,提醒道:“主任,下午2点半在3楼会议室有个会。”

刘小山笑着点点头,“嗯。我知道了。”片刻后,夹起笔记本离开了办公室。

杨振看看刘小山轻快的步伐,心里琢磨着刘副主任最近心情貌似很不错。

刘小山一直关注的谢晋文的事情在7月2日得到了最新消息。鲁东那边决定与京城相关方面合作,调查谢晋文潜规则某女星一事。谢晋文是党员。

周五晚上,刘小山和妻子秦雨檬到京城市郊的嘉南俱乐部和秦成文聚餐。

一直被秦成文力推的倪昭君陪同出席。穿着青花旗袍的倪昭君在紫色联排水晶吊灯下有着说出来的美丽。窈窕高挑的身姿极其出色。

菜肴一道道的送上来。秦成文满上酒,微笑着和刘小山碰了一杯,“小山,恭喜你啊!”

刘小山呵呵一笑,“秦哥,同喜!”

两人对视一眼。都大笑起来,将手中的茅台酒一饮而尽。很是快意。

秦雨檬夹着青菜,看着堂哥和丈夫很欢畅的模样,笑道:“我说,文哥,你和小山不要打哑谜啊。昭君还在一头雾水呢!”她自是听得懂。秦家和刘家联手了。

倪昭君在京城里是出了名的冷傲美人,脸若冰霜,这会儿却是笑吟吟的,端起酒杯敬道:“秦哥,刘哥。我虽然不懂你们高兴的原因,但我敬你们一杯,为你们祝贺。”

秦雨檬笑道:“还要为昭君即将成为京城第一美女贺喜。”闵雯跟着谢晋文远走欧洲,短时间内肯定回不来了。这个第一美女的头衔非倪昭君莫属。

刘小山有点逸兴飞扬。道:“好,我们再走一个。”

四人碰杯。

秦成文喝着酒,笑道:“昭君,听说你给陆景打过几次电话,他都以没有时间见你给推了?”

倪昭君有点赫然,“嗯。秦哥。我是给陆少的助理墨静雯打的电话。”

秦成文笑笑,意味深长的道:“昭君,过两天,你可以直接给陆景打电话,我想他会见你的。”

倪昭君乖巧的点了点头。

刘小山微微一笑。倪昭君对这一切还迷迷糊糊的,但他确实心知肚明,就是不知道陆景到时候会是什么表情。当然,这一轮的目标不是陆景。这小子有点邪门。他未来还有足够的时间来和陆景较量。

京城方面借着调查谢晋文的事宜,同时开启了对娱乐圈的调查活动。很多“深水鱼”都被这次如火如荼的行动给震出来。

小暑这天,城南别墅12号别墅的客厅中,陆景和占哥儿喝着西瓜汁看着不远处的地毯上占德佑和已经1岁多的陆琼华玩耍。

婉仪、乐亚晴、保姆几人在一旁看护着。

“其乐融融啊!”占正方笑着叹道,“小景,最近谢晋文在京城被查的事情和你有关吧?”

陆景点点头,“小谢肯定得给开除党籍了。”又笑道:“我等着憋个大招呢。”

占正方道:“我就说。哈,见好就收。”

陆景微笑道:“但是很多人都不懂见好就收的道理。”

占正方笑着摇摇头,转了一个话题。那些人,他自然是知道的。

7月10日,正逐步得心应手开展工作的京城督察局受到一个很有价值的线索:有人举报,在国家扶持的高科技项目审批中存在着利益输送。

矛头直指刘小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