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26章 月满则亏

第1926章 月满则亏

京城的督-查小组调查行动很快。7月20日就查明事情经过并将结果上报。刘小山是基于他职务内的权限作出判断,并不存在利益输送。但刘小山的秘书杨振却是卷入到这起高校腐-败案中,涉及金融300万元。

明眼人自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夏夜里四合院中响起虫鸣。刘小山在安静的书房中来回的踱步。书桌上的烟灰缸中已经填满了烟头。

“咯吱!”

秦雨檬推开门进来,看到丈夫通红的眼睛,颓废的精神,轻轻的抿了抿嘴唇。心里很难过。

其实,这件事看似没有影响到小山,甚至连一个处分都没有。但有这件事背在身上,有人盯着,日后谁还敢提拔小山?小山仕途也就这样了。或许还有进步的余地,但不会太大。

秦雨檬进来了有一会,刘小山才从他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哦,雨檬,你来了。有…什么事吗?”

秦雨檬揉了揉眼睛,“小山,文哥打电话给你,想和你聊几句。”

“哦,我的手机关机了。”刘小山嗓子有点嘶哑,嘴角抽搐了一下。接过秦雨檬递来的手机。

秦雨檬默默的离开书房。

片刻后,秦成文的电话打来,语气颓唐,“小山,你没事吧?”

刘小山心里好受了些,“秦哥,谢谢你能给我打这个电话。我没事。”

秦成文长长的叹了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声音越发的低沉,渐渐的不可闻。难兄难弟!他现在面临的麻烦也很大:陆景回头要是找他算账,他预计是撑不住。

他已经打算将嘉南俱乐部卖掉,离开京城。

一辆白色的保时捷缓缓的拐进浩元路的一条胡同口。随即停在52号门牌号的四合院前。

陆景缓缓的吸着手中的香烟,享受着难得片刻宁静。闵二哥约他今天中午在这里吃午饭。他刚从民大赵教授那儿过来。刘小山被“按”下去,他就变得忙碌起来。

一个是因为应对刘家和秦家的联手成功。自是要分配“好处”。他的地位上升,居中奔劳。一个是因为鲁东的改革继续推进深化。他成为一个被咨询的窗口,联系的圈子横跨政学商。

刘小山和秦家大概都没有想到京城方面查谢晋文是一个针对刘小山的陷阱。谢晋文可以不要党籍,但是有些人可不行。刘小山这辈子大约也就这样了。在经过这12年的较量后,于无声处听惊雷,陆家和刘家的恩怨也将就此而终止。

自己这个怪胎,大概很让京城里的一些人头疼吧。而自己的目标不就是助兄成龙吗?

陆景笑了笑,掐了烟,下车敲了敲门。

朱红色的大门打开。去欧洲旅游回来的闵雯在门口冒头。无袖的黑白条纹连衣裙搭配银色高跟鞋,显得格外清爽大方。闵雯笑孜孜的挥挥手,“陆哥,你来啦!”

“嗯,闵雯,你们到得蛮早的啊!”陆景微笑着点点头,跟在闵雯身后走进四合院。清香怡人。

“那是,我和谢晋文又没什么事呢!”闵雯靓丽的鹅蛋脸上绽放着怡人的笑容,“陆哥,我还没谢谢你呢!”

她再怎么说都嫁给谢晋文了。不能把对着丈夫的情绪在陆景面前表露出来。于情于理,她都该谢陆景的。刘小山的秘书出事后,徐城和京城关于谢晋文的调查自然是告一段落。

谢晋文被开除党籍。案件移交司法机关处理。不过谢晋文与某女星达成和解协议,赔偿了50万。这件案子到此便终结。

陆景就笑,“闵雯,今天闵二哥请我吃饭不是谢我么?”

闵雯娇笑着眨眨眼睛,“陆哥,你的思维一直都这么敏锐吗?这样和你相处感觉好有压力啊,什么底牌都会被你看光的。”

陆景哈哈一笑,给美女奉承两句还是挺契合他此刻的心情的。陆景和闵雯走进精美幽雅的客厅中。闵兴怀、谢晋文笑着站起来和陆景打招呼。

闵兴怀和陆景握手,“小洁在厨房里边做菜。陆景。小谢的事情多亏你。咱们啦,今天好好喝一杯。聊个痛快。”

陆景笑着点点头,“行呐。我也有很久没在闵二哥这里做客了。”

约十几分钟后,小洁便和保姆阿姨一起端上各色的小菜到餐厅中,笑吟吟的招呼着陆景、闵兴怀几人吃饭。她有些时间没见过陆景。现在陆家可是越发的兴盛。与之为敌的话,那庞大的阴影令人生畏。秦成文大概体会很深刻。

几道家常小菜很是可口,酒是山西的汾酒。入口甜软,口有余香。

陆景吃了一筷子清炒黄瓜,和闵兴怀碰了一杯,微笑着道:“闵二哥,这酒不错。一喝就知道是陈酿。没二十年的窖藏下不来。”

闵二哥端着酒杯,笑道:“陆景,你还对这有研究。京城里不是流传着你喜欢红酒的传闻吗?听说你在商云市里有一座葡萄酒庄,酒窖里面有各种名贵的葡萄酒。”

陆景失笑道:“所以说传言可谓啊!我对红酒哪有研究?余乐那小子倒是比我强多了。倒是白酒我能喝出一点味道来。云春的白云酒业最近有一批陈年佳酿要来,我回头让人给闵二哥送两瓶过来。”

闵二哥笑呵呵的道:“那我先谢谢你了。”

闵雯起身给陆景添酒。

谢晋文看着陆景谈笑风生,心里知道,酒桌的话题走向一直由陆景主导。闵二哥这位老牌的世家子弟,在陆景面前已经彻底失去了平等地位。据说,秦成文都准备卖掉嘉南俱乐部离开京城。

谢晋文笑着举杯和陆景干了一杯,感叹道:“景少,这次多亏你让我出国。不然我要给我爸惹个大-麻烦。刘小山那王八蛋和秦家一起阴我。”

陆景摆摆手,笑着一指闵雯,“小谢,以后对闵雯好一些。你们俩的感情之路走得也不顺畅。不容易。要珍惜。”

即便是朋友,即便是他的位置高于闵雯,但他并不打算调解谢晋文和闵雯之间的矛盾。这种情感事、家务事,非得当事人自己处理。他最多点一点。

谢晋文用力的点了点头,在桌子下面悄悄的握住闵雯滑腻的小手,“闵雯,我们这不是都回来了吗,正好一股作气把倪昭君的势头压下去。我支持你。”

闵雯手挣扎了两下,终究是让丈夫握住她的手。不过,却是拿起酒杯给陆景敬酒,“陆哥,谢谢你你对我的支持。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陆景在她和倪昭君之间持公平态度,其实就是对她的支持。因为,她在京城中的根基可比倪昭君深厚。而现在倪昭君的靠山秦成文又即将倒掉。她有信心维持住她京城第一美女的地位。

陆景微微颔首。

闵兴怀咂了一口酒,道:“说起秦成文,陆景,他准备把嘉南俱乐部卖掉。你知道这事儿吧?”

陆景微征,说:“闵二哥,我还真不知道这事。卖掉干什么?他想多了!”

闵兴怀、小洁、闵雯、谢晋文都是一愣。

作为胜利者,陆景不可能不对秦成文这个失败者收点利息吧?秦成文手头也就嘉南俱乐部对陆景有点吸引力。

陆景喝了口白开,说道:“你们看武侠片里面,多少反派oss追求一统江湖,千秋万载。最终的结局都不好。月满则亏。”

闵兴怀竖起大拇指,“高明!”他算是明白陆景为什么会退出京城世家子弟圈子,万事不管。只是由着王灿、唐略维护亲近的人的利益。这是很高明的处事哲学。他不得不从心底说一个“服”字。

闵二哥的“马屁”还是很让他受用,很舒服。陆景笑了笑,举起酒杯和四人一起干了一杯。

陆景从闵兴怀的四合院里出来已经是下午三点,酷热的骄阳正烈。陆景微醉的坐到车中,吩咐十三往家里去,然后拿起手机给墨静雯打了个电话。

“静雯,你那里还有倪昭君的电话吧?”

“有啊。她十几天前还打电话给我想约你见面呢。”墨静雯道。她已经从交州休假回来。

秦成文当时虽然说倪昭君可以给陆景打电话。但倪昭君仔细的思考后,还是先按规矩给陆景的大秘书墨静雯打了电话约陆景见面。时间就是十几天前。倪昭君现在得庆幸她这个决定,没有往死里得罪陆景。

陆景道:“嗯,那你给她回个电话,我见见她。”

墨静雯奇怪的道:“陆景,你怎么突然要见她呢?咯咯,不会是对她有什么想法罢?”

陆景笑着揉揉眉心,“静雯,那有那么回事?我刚从闵兴怀那儿听到个消息:秦成文准备把嘉南俱乐部卖掉。这没有必要。京城里任何圈子中,一家独大都不是什么好事。我要得东西会从秦家那里拿。和他没关系。”

墨静雯就笑,“啧啧,你直说你和他不在一个层次就行了呢!我一会和倪昭君联系。”

陆景挂了电话,翻着手机通讯录,看到刘小山的名字,沉吟了几秒,轻轻的按住这个号码。

手机“咚”的一声轻响,界面弹出提示框,“是否删除此联系人号码?”

陆景食指点了“是”。(。)

ps:昨天那章写得很隐晦,书友们看明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