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51章 筹备会议

第1951章 筹备会议

和华财团旗下主要的金融机构包括:EK公司、富跃产业投资基金,和华银行,建业银行、彩虹风险投资基金。

外围的金融资本则包括:现代财团的现代金融集团、香港、新加坡、东南沿海一带的一批以富跃产业基金为首的私募基金(开悦基金、墨静雯家的恒新集团等等),以和华银行为脉络的香港银行,中东纳赛尔等人的乔登国际集团,日本的亚太财团、六大世家在黄海、江浙商圈中的一批资金,京城以新月投资、华橙投资为首的一批资金。

丹尼尔-沃伦这次要出面收购阿赛洛-米塔尔公司24.3%的股份,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这部分的股权本身价值就值约325亿美元。

陆景在香港与莫心蓝、盛高格、赵清芷、许雪、陈旭江、丁灵、杨星长、叶静雨等人在和华总部大楼世运大厦开了两天的会。确定和华调出800亿美元的富裕资金用于此次吞并沃伦财团的操作。

以和华财团的金融机构,外加一大批声威赫赫的金融企业,调动近千亿美元的闲置资金轻而易举。

而这只是基础资金。这笔资金还可以通过银行、证券市场、期货市场利用金融手段加杠杆。至少可以加20倍的杠杆。

这是足以令沃伦财团感到颤抖的资本力量。

2月23日,丹尼尔-沃伦得到和华银行的资金保证之后,拿着授权协议启程前往英国伦敦。开始与沃伦财团、阿赛洛-米塔尔公司洽谈股份转让的事宜。

微风徐徐,夕阳在维多利亚港上空照耀,仿佛亿万金币铺陈在海水中。

愉景花园28楼的公寓中欢声笑语。陆景应约来拜访莫培英。今年68岁的莫培英须发皆白,他早些年身-体有暗疾,因而显得有些苍老。

陆景和莫心蓝坐在沙发上,手握着手,看着莫培英佝偻着背,饶有兴趣的逗弄一岁大的莫无忧。

不出意外的话,莫无忧将会成为莫氏集团的继承人。

“好咯。好咯,我和你爸爸妈妈谈会事情,你自己玩啊。”莫培英将手中咯咯笑着的莫无忧递给一旁的保姆。

莫无忧经常来外公家玩,和莫培英很亲近。在保姆怀里不断的“啊。啊”的叫着,要莫培英再抱他。

莫培英老怀大慰,哈哈笑着。

莫心蓝浅笑着捏捏儿子的小脸蛋,道:“好啦,无忧。让外公休息会。”安抚了儿子两句,让保姆哄着儿子去隔壁的房间玩耍。

莫培英喝着养生茶,问道:“陆景,心蓝,你们这次收购沃伦财团有把握吗?”

陆景道:“把握不好说,只能说见机行事。”他心里其实有六成的把握。

一个是和华财团雄厚的实力。一个是因为09年欧债危机要爆发。和华财团可以趁虚而入。但这种事情不好提前说。美国08年的金融海啸余波正在全球蔓延。欧洲的福利国家冰岛已经出现危机,但是欧洲央行正在努力救市。目前,市场情绪略偏向于悲观。

莫培英就叹口气,“我老咯。现在世界就看你们年轻人的。”他其实不愿意和华财团去向沃伦财团开战。风险太大。和华财团即便不收购沃伦财团也是世界一流的财团。一生的荣华富贵,功名利禄都是有保障的。但陆景在和华财团威望极高。他反对也没什么用。干脆便没说。

陆景笑笑,“莫叔叔,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准备在几年后退休。专心的陪陪心蓝和孩子们。在此之前,我希望和华财团能成为超级财团。和华财团还需要莫叔叔贡献力量、智慧。”

莫培英微微一笑,这话听得舒服,说:“你放心的去欧洲,香港这地方,我和心蓝还能看得住。”

陆景笑着点头。

2月底,陆景离开香港。和董坤城、丁灵一起前往京城参加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第三次筹备会议。

董坤城现在依旧是担任着和华公司的董事长。这种正式的场合他需要露面。

中国在全球迫切的需要资金的情况下,有意牵头成立亚投行对外投资的消息,仿佛一枚重磅炸弹投入到国际社会中。

外媒一致认为这是北-京在试探着改变全球金融金融秩序,在全球金融领域中获得更大的话语权。

亚洲国家积极响应。但美国、日本、欧洲、以及美国的盟友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反应冷淡。

会后,陆景和董坤城、丁灵去京城大酒店吃晚饭。京城大酒店是京城中年代最久远的五星级酒店。富丽堂皇又不失历史厚重的沉淀感。富丽堂皇的包厢中,菜肴精致、可口。

董坤城和陆景喝了一杯茅台,笑道:“原来国家还有金砖国家银行的考虑。”

金砖四国这个词是2001年高盛首席经济分析师吉姆-奥尼尔提出的一个概念,包括:中国、俄罗斯、巴西、印度。这都是新兴市场国家。

陆景微笑道:“一起抛出来,不是怕刺激到欧美那帮人吗。”其实在前世里。中国就是先推出金砖国家银行,再推出亚投行。但亚投行作为区域性银行的影响力明显大于金砖国家银行。在2008年金融危机余波尚在的情况下,成立亚投行的阻力要小得多。前世里,亚投行几乎是被欧美逼出来的。因为欧美紧握着IMF和世界银行的控制权不放。中国作为第二经济体,权益根本无法保证。

董坤城哈哈大笑,“刺激下也好。欧美要正确的认识到他们时代已经快到尽头。”

丁灵微笑着喝汤。董总明显是以前在英国受了不公正待遇,对那帮欧洲人很不爽。

陆景笑了笑。这话还不好说。

世界史,简明的来讲,就是三大文明的对撞、交融。以中国为代表的东方文明。以欧美为代表基-督-教文明。以中东为代表的伊-斯-兰-教文明。

目前,欧美主导的基-督-教文明占据了上风。之前中国强盛的汉唐盛世时,是东方文明占据上风。要说欧美国家的路快要走到尽头那不一定。这取决于中国和美国较量的结果。胜利者将接受全球的欢呼和膜拜。

但有一定可以肯定,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是美国全球霸权衰落的开始。

陆景和丁灵在京城大酒店门口与董坤城道别,两人坐车前往丁灵的家。

今天的筹备会议,作为国内顶尖的经济学家之一,丁灵的父亲丁向阳也参加了,他早早的就约了陆景散会之后去家里坐一坐。

丁向阳和丁妈妈住在民大的教师宿舍中。

陆景和丁灵在宿舍楼门前下车时,夜色深深,寒风呼啸。楼洞里一盏昏黄的壁灯开着。陆景禁不住想起九六年时和丁灵谈恋爱给她爸爸发现的情形。

丁灵悄悄的握住陆景的手,依偎在他肩膀上。

陆景温柔的抚着她干练的短发,“小灵,你也想起来了啊。”

丁灵甜美的轻笑,点点头,“是啊。陆景,12年的时间过去了!想起我们俩在四中一起读高中时就像做梦一样。我喜欢那时候的时光。”

陆景也有些感慨,“小灵,还记得我带你去燕子湖玩水的那个下午吗?你那时候就像含羞草一样。清秀甜美的邻家女孩。”

“记得。怎么忘得了?还有你带我去酒吧里跳舞的那一晚。我的初吻。还有很多乖乖女的第一次。”

陆景慨然的笑一笑,那段青葱岁月啊,令人怀念、追忆、唏嘘、感慨。

谁又能留得住时间呢?只能是让时间流走时,尽可能的快乐的活着,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陆景和丁灵上楼。丁教授和丁妈妈早等在客厅中。热闹的聊着。丁妈妈抱怨陆景和丁灵没带丁远回京城,“我可以提前退休,专门带丁远。”

“妈——,小远还没到两岁啊。你这么心急啊。”

“我孙子我能不急吗?你们两个孩子,平常都是各忙各的,那有时间管小孩。”

丁教授打断妻子的话,迫不及待的道:“那个,陆景,我们俩去书房里聊。小灵,你陪你妈妈聊天。”

丁妈妈气恼的哼几声。

陆景笑一笑,看得出他们夫妻感情很好,起身跟着丁教授去了书房。

坐下后,丁教授泡了茶,斟酌了两秒,问道:“陆景,你对于金融危机在全球的影响有什么看法?作为新兴的经济体,我们国家应该怎么避免?”

陆景禁不住苦笑,他还以为要聊亚投行的事情,竟然是聊经济话题,这都是大课题,一两句哪里能说的明白,“丁叔叔,我脑子还没从今天的会议转过来啊。”

丁教授哈哈一笑,“我们随便聊聊,哦,我听说你打算在民大读经济学博士。有没有考虑拜我为导师?”

陆景有点呲牙,“这个…,丁叔叔,我和赵教授约好了。”

丁教授就有点不高兴,板着脸说:“我可是小远的外公。”这是打亲情牌。

陆景苦笑着揉揉眉心,又觉得丁教授挺可爱的。为了推广他的经济学理念,直接拉拢自己。也是蛮拼的。

周五下午,陆景和傅婕在汇海大酒店里喝下午茶。

傅婕作为中投的总经理,在亚投行的事务上也有一定的发言权。陆景和傅婕见面打着工作的幌子,实际是闲聊。有段时间没坐下来好好聊了。

傅婕娴雅的喝着红茶,笑着问道:“陆景,那你答应丁教授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