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62章 结束了?

第1962章 结束了?

从市场的角度而言,上市公司增发新股是会拉低股价。

而具体到沃伦金融公司的攻防战中,早有媒体报道是和华财团在“恶意收购”,毒丸计划被曝光后,沃伦公司的股价仅仅只是稍微下挫了0.5英镑。

泰晤士报的分析认为:市场上的游资情绪淡定,获利了结立场的人较少,认为后市沃伦金融公司的股价还会大涨。

陈旭江在晚上回到伦敦丽都酒店的房间中时给妻子的邮件中充满了沮丧。

“…在听到这个消息那一瞬间我几乎都要倒下。丹妮,我想到一句古语: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陆景的神话、传奇可能就要终结在伦敦。和华现在就像是一头被束缚的巨龙,越挣扎,链锁就困的越紧,勒得人心里发痛、发寒、难过。

我现在唯一能做的是等待,陪着陆景来等待被对手宣判失败的一刻。在这一刻我心中充满了彷徨和忧伤。我甚至想要指责陆景收购沃伦财团的行为。只是,我不能这么做。丹妮,祝我好运…”

马文-克朗在第二天从大西洋彼岸的纽约飞到了伦敦见陆景。

毒丸计划突兀的出现而丹尼尔-沃伦没有任何示警,这说明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丹尼尔-沃伦背叛了。马文-克朗再呆着纽约秘密的吸纳沃伦金融公司的股份已经没有必要,他来见陆景问问接下来的决定。

马文-克朗风尘仆仆的抵达枫林11街区12号别墅已经是下午。陆景没有和马文-克朗坐下来喝一杯下午茶,而是拉着他在网球场上打了一个小时的网球。

“很久以前,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当压力太大时需要适当的运动。这可以保持好心情。”

干净整洁的网球场边,陆景拿着条毛巾擦着汗,坐在休息的木质长椅上,说道。

马文-克朗无奈了一声,气喘吁吁的从漂亮的侍女手中接过一杯水灌进肚子里。

他的体力比不上陆景,打完一个小时的网球快要累坏。而且他也没有觉得心情有所恢复。还是令人绝望的、灰暗的。克朗家族崛起的希望寄托在陆景身上。如果陆景这次失败,天知道克朗家族要多久才能恢复?

陆景喝着水。看向远方草坪和蔚蓝色的露天泳池,道:“马文,现在吸纳筹码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你可以将手里的股票卖了。”

“?”马文-克朗愣了下。

“现在卖出去,你还有盈余。当然。我是建议你将资金继续投入做空,这样收获会更多。”

马文-克朗苦笑着沉吟了一会,“陆先生,现在这个情况,我实在没有信心卖空。”

陆景笑了笑。声音有些低沉,“我只是建议。”

马文-克朗有些挠头。这可让他感觉到两难。

从网球场回来,陆景洗过澡换了衣服,和马文-克朗一起到书房中问问卖空的最新的情况。

布置成办公室模样的书房中,众人正在忙碌着,气氛沉默而压抑。正在负责值班的是小季。

“陆哥,沃伦金融公司董事会办公室向我们发来邀请:大卫-沃伦病情恶化下午进入医院。沃伦金融公司将于下周二下午3点在伦敦洲际酒店的10楼会议厅中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选举新的董事会,并由新董事会选举董事会主席。”

“哦?”陆景接过小季递来的传真,看了看就递给马文-克朗。思索着。

马文-克朗看完传真,诧异的问道:“大卫-沃伦竟然在这个时候病情恶化?”

小季介绍道:“克朗先生,大卫-沃伦身患癌症,医生早在2005年就言明他最多只有5年的寿命。这个时候突然恶化住院是正常的。”

陆景道:“马文,我们手上一共有多少筹码?”

“几个账户加起来有12.3%。吸筹的时间不够。陆先生,那我们是不是可以不卖股票,尽力的去争取一个沃伦财团执行董事的席位。”

陆景摆摆手,断然的道:“不用。”在英国,不能指望有小股东支持和华。

吃晚饭的时候,大家都在讨论临时股东大会的问题。至于。大卫-沃伦的病情,死活没有人关注。

大卫-沃伦即便是棋局上的一方。但目前的情况下,他一方的力量的选择无法改变和华艰难的处境。和华的众人也不会为一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人身患绝症而悲伤。

大家,现在自身难保。

墨静雯刚刚睡觉起来。看起来还有些憔悴,问道:“陆景,你打算去参加这个临时股东大会吗?我看,还是不去吧!”

去了,陆景会面临各方的嘲笑。

虽说和华财团在收购沃伦金融公司,但其股份都是在克朗金融集团的账户上。临时股东大会的邀请函直接发到陆景的别墅这里,背后必定是有人指使。

余乐也劝道:“陆景,你还是别去吧。”陆景是和华财团的象征,如果他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狠狠的讽刺,和华脸面就是被剥了一层下来。

高婉薇担忧的道:“景哥,不能去。这是个鸿门宴。”和华还有一张底牌在希腊,但具体是什么,她不清楚,就陆景、莫心蓝和唐悦知道。能否有效果暂且不说。是否真的呢?还是说,说陆景给大家的精神安慰。

陆景沉默不语。

陈旭江道:“陆景,这样吧,我代表和华去。马文跟我一起。”

马文-克朗点头,“嗯,我没问题。”

陆景缓缓的喝着红酒,沉声道:“我亲自去。”这是一个责任问题,他不会逃避。

“陆景决定去参加5月26日的临时股东大会?”纽约的夜色中,康恩里-伯纳德微笑着问身边的花期银行的董事尼古拉斯-贾尔斯。

尼古拉斯-贾尔斯笑着点头,“是的,伯恩利先生。”

康恩里-伯纳德拿起红酒,畅快的喝了一大口。

德国,柏林。

“他真的决定去?”约翰-弗里德里希和阿尔贝托-克洛斯闲聊着。路易-弗里德里希和小克洛斯作陪。

小克洛斯轻叹一口气,“是的。”

阿尔贝托-克洛斯淡淡的道:“勇气可嘉,实为不智!”和华财团即便这一次败了。还是世界级的财团。陆景大可不必如此气馁。

路易-弗里德里希幸灾乐祸的笑道:“我看是他已经做好失败的准备。对于一名骑士而言,无论面对荣耀还是侮辱都要承受。”

他是伊丽莎白公主的爱慕者。心里对陆景有些意见。

小克洛斯摇摇头。或许,正是因为陆景未尝一败的荣耀让面对挫折时会格外的痛苦吧!

几个小时后,得到消息的日系六财团在东京聚会。

“哟西!”

“岩崎君。我们可以考虑彻底的干掉亚太财团了。”

“岩井桑,别忘了还有Tucom公司。”

“哟西,既然和华财团即将失败,我们也不必遵守之前的约定。和华财团在日本的利益我们都要拿下。”

同一时间,吉永宏树在住宅中愁眉不展。他几乎可以预见和华财团的实力衰退之后。亚太财团的命运。日系六大财团必定蠢蠢欲动。

渡边勇治从门外进来,“会长,我来了。”

“渡边君,你代我一趟竹下家族的老宅,给渡边勇治说一声,陆先生即将失败,让她做好心理准备。如果可以的话,可以先去中国避难。”

渡边勇治目瞪口呆。和华正在伦敦搞大动作,他是知道。而那个无敌的男人竟然会失败?

“去吧!”吉永宏树疲倦的挥挥手。

洲际酒店是沃伦财团旗下的产业。是全球知名的豪华酒店品牌。沃伦金融公司将临时股东大会放在这里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下午时分,阳光落在洲际酒店若宫殿般四四方方的大楼上。玻璃泛着寒光。

陆景、墨静雯、余乐、陈旭江、马文-克朗等人从加长的宾利车中下来。众人簇拥着陆景径直前往10楼的会议厅。一路上,随处可见指示牌。

虽说沃伦金融公司的收购大战很吸引财经媒体的关注,但当前47英镑左右的股价已经宣布和华财团收购失败。英国媒体兴致大减。

再加上这次临时股东大会的规格很高,并不对外开放。太阳报等小报自然是不敢随便曝光财团的新闻。因此,陆景等人一路并没有受到记者的“干扰”。

金碧辉煌的会议厅中华丽的壁灯全部开启,沾染着富贵之气。主席台上,查尔斯-沃伦、爱德华、莎拉、汤姆等沃伦财团的高层已经就坐。

安迪-摩根、韦斯特、斯图亚特-高尔德、山姆-麦考密特、哈利-伯纳德、尼古拉斯-贾尔斯、雷纳德-洛克菲勒、艾德蒙-阿伯特、丹尼尔-沃伦、霍华德等人陆续入场。

会议厅中足有三四十人之多。

在董事会秘书宣布相关的事宜之后,金发碧眼的莎拉通报了大卫-沃伦的病情,“我很遗憾的通知大家,侯爵还处在危险期中。捍卫沃伦财团的利益将是我们对他最好的祝福。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们的股东在近期发生了变化,因而我们将在今天选出新的董事会,董事会主席。”

莎拉看了陆景等人所在的座位一眼,“下面。请查尔斯-沃伦先生讲话。”

查尔斯-沃伦是沃伦财团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这并不仅仅是他的能力和威望,还有他在沃伦财团内部的权力。

查尔斯-沃伦走到主席台右侧的发言席上,沉默了几秒,踌躇满志的道:“我想说,和华财团的恶意收购已经结束。和华财团的神话结束了。”

瞬间。会议厅中掌声如雷,仿佛大海中的浪潮,一波又一波。

对和华的众人来说:恶意满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