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89章 小人物的逆袭(完)

第1989章 小人物的逆袭(完)

在震惊之后,随即是一种荒谬绝伦的感觉涌上众人的心头。

宋卫强和他们高中同学三年。像张若姗还是他的同班同学。大家对宋卫强可谓知根知底。实话说,宋卫强能考上烟东大学都是属于高考超常发挥的那一类人。

而现在,宋卫强竟然说找到一份月薪2万的工作,这是情况?

短暂的安静之后,众位同学纷纷难以置信的问道:“小强,多少?”

“我去。小强,你要没吹牛的啊,我今天敬你三杯。”

“靠!小强,我以后跟我你混了。你在非洲那家公司?”

看着餐桌上的风向改变,高千脸色就变的有些不好看。他刚才还逼问宋卫强来着,口气很大。现在看来人家根本就不需要他的照顾。这个人丢大了。

宋卫强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样的场面:大家都在恭维他,而高千似乎很不悦。这应该就是网络中的打脸吧。他本来是不想说的。今天是高千请客吃饭,他没必要去出什么风头。

想了想,宋卫强拿着酒杯站起来,说道:“各位同学,我敬大家一杯。我晚上还有点事情,就先走啦。改天,我再请大家吃饭向大家赔罪。”

宋卫强喝了酒,大步走出餐厅,看着漫天的星月,长吐一口气。这种应酬实在不是他所擅长,干脆离开算了。

张若姗追着出来,“诶,小强,我送送你!”

宋卫强愣了下,点头道:“好。”

餐厅内的8名高中同学看着张若姗追着宋卫强离开,面面相觑。这画风不对劲吧?姗姗大美女竟然对小强高看一眼。

高千黑着脸,一言不发。

晚间街道上学生众多。昏黄的路灯和树枝落在陈旧的水泥道路上。小吃店、书店、小卖部都是生意极好。

宋卫强和张若姗并肩从学校后门的道路上走进烟大校园。两人都没有说话。宋卫强是不知道怎么引导话题。而张若姗是在考虑怎么让宋卫强帮她参考一下选择那份工作。

走了几步,快到篮球场时,张若姗开口道:“小强,恭喜你啊!找了一份好工作。当然。非洲那边貌似很危险哦。”

“是很危险。姗姗,我想:重要的不是我们现在每个毕业生每个月能赚多少钱,而是未来我们能赚多少钱的能力。”

张若姗就笑起来,眉眼如月。美丽无端,“真没看出来你会说这么有道理的话。小强,你老实说以前是不是藏拙?我感觉你和学校比有些不同。”

宋卫强摇摇头,“没有。只是我到非洲的这一个月经历了太多的事情。经历了,自然就会有变化。”

张若姗嘴角翘起来。正要说她的工作邀请的事情时,一辆白色的保时捷跑车“喀”的一声停在宋卫强和张若姗面前。车窗落下,露出一张年轻的帅哥脸。

帅哥露头道:“姗姗,这都快要毕业了,你还没答复我啊?怎么,等着拖到离开学校时拒绝我?”

张若姗看了看退后半步的宋卫强一眼,心里有点失望,勉强笑着对帅哥道:“谢少,我长得又不漂亮,你何必要我当你女朋友啊?我压力很大。”

谢少笑着道:“姗姗。谁说你不漂亮我跟谁急啊?我就喜欢你的胸。又挺又白。”歪歪头,“上车吧。我今完在临海酒店有个pr缺个女伴。”

临海酒店就是烟东市知名的五星级酒店。

张若姗心里愤怒。任谁给这样当面点评都会不满,她又不是坐台的小姐。这个混蛋!就有一会在体育馆打乒乓球自己穿着恤弯腰捡球给他眼睛占了便宜。她很清楚,这种富少基本就是想玩玩她,图个新鲜。根本没有什么未来可言。

张若姗迟疑着。

谢少似笑非笑的看着张若姗,眼睛盯着她丰挺的,“放心,答应你进入我们家的企业就不会食言。月薪1.2万。姗姗,和我谈一场恋爱吧。我很喜欢你。”

张若姗露出个无奈的表情。还是拒绝道:“谢少,谢谢你的抬爱。可我马上就要毕业离开烟东了。”

谢少脸冷下来,“姗姗,我心眼很小的。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谢少。我…”

“姗姗,你在烟大里打听打听,我谢少想玩的女人,最后有上不了的吗?英语学院的王老师,漂亮吧?都结婚了,我照样在她家里搞了她几次。她后面都给我开发出来。嘿,法学院的周学姐,够冷傲吧?学习尖子。还不是给我在酒店里破-处,一年的时间为我打了两次胎…..”

张若姗表情“精彩”。这人恬不知耻,反以为荣。但她又十分的害怕谢少的魔爪伸向她。

可她该如何拒绝?

想到这儿,张若姗的身-体不自觉的有些发抖。谢少自吹的那些恶心的事情中,展露出强大的背景。

宋卫强走上前,眼睛平静的看着豪车中嚣张的谢少,说:“谢少,是吧?敬酒是怎么样,罚酒又是怎么样?”

谢少翻个白眼,“你他妈谁啊?姗姗的一个备胎。滚一边去!”

张若姗对宋卫强能做出来说句话就很感激,强自镇定的说道:“小强,谢谢。这不关你的事。”

“没事,姗姗,我有分寸。”宋卫强摆摆手,只是看着谢少。

谢少“哟呵”了一声,打开车门从车上走下来,足有1米85的个头,穿着恤衫,寸板头,带着金项链,身上有着一股浓浓的纨绔气息。

谢少用手指戳了戳1米7不到的宋卫强,居高临下的道:“小子,你想架梁子,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宋卫强给戳得推了两步,抬头说道:“你划下道儿来吧!”

“有种。这么说吧。敬酒的吃法,我今天带姗姗去pr喝点酒,一起玩玩,晚上就在酒店那边住下,我和姗姗在一起好好的研究下人生。姗姗的工作我会搞定。月薪只多不少。

罚酒的吃法,我等会立即就走。但我明天会找人轮了她。我还会拍点姗姗的艺术照。到时候,姗姗以后就要随叫随到。不然,这些照片可是会传到网上去的。”

宋卫强点点头,“就这样?”

“哈哈。怕不拍?啊…”谢少忽而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宋卫强借着说话的机会,突然暴起发难,一记膝装重重的打在谢少的裤裆上。紧跟着,一拳砸在痛苦的要弯腰的谢少的鼻子上。顿时谢少的脸上就开了一个染色铺。

宋卫强单手捏着谢少的脖子,表情还是淡淡的。说:“怕,我怎么不怕…”说一个字,就抓着谢少的头往保时捷车门上砸一下。

“嘭嘭嘭”

“嘭嘭嘭”

“啊…,小强是吧,劳资要杀了你。玛德,劳资这车你陪你的起吗?混蛋啊,啊…”

谢少的惨叫就像是电视剧中努力扮演反派的富二代,相当入戏。当然这从一个侧面说明,小强砸的很用力。

这边的动静很快就让路过的大学生们发现。纷纷驻足围在远处观看。指指点点。

张若姗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人高马大的谢少给宋卫强打得像孙子一样哭天喊地的放狠话。然并卵。

“呃。小强,你别这样,他家里的背景很强大….”张若姗有些担心的说道。

谢少给打的头晕脑胀,给宋卫强提溜在车门边,色厉内荏的叫道:“听到没有,再不住手,今天过后,劳资弄死你…”

“咔嚓!”

宋卫强伸手就卸了谢少的下巴,“真是吵。”说着,看着谢少的眼睛。脸色淡淡的模样,一字字的道:“谢少,我知道你家里很有钱,很有权。那有怎么样?匹夫一怒。血溅五步。你信不信我现在杀了你?”宋卫强手稍微用力的捏住谢少的喉咙。

“啊啊啊啊…”谢少眼睛惊恐的眨了下,呼吸急促。他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宋卫强是玩真的。这么熟练的就将他的下巴给卸了,捏在喉咙上的那种力量。这不是一般的人能办得到的。

宋卫强平静的道:“记着,姗姗少一根头发,我杀你全家。”说着。拍了拍谢少的脸,将他的下巴接上恢复他的说话能力。

“啊…”谢少大口的喘着气,蹲在地上,看着宋卫强。最终没有丢下一句狠话就坐进车内,开车离开。至于保时捷被砸了这种小事,他是不敢向宋卫强要赔偿的。

威胁人是一门技术活。不是暴怒就可以。相反,宋卫强这样带着杀气的人,平静的说杀人才是最可怕的。这意味着他心中对杀人的感受和杀个把猪狗没区别。

谢少当然可以在今天走脱之后再来报复。但威胁、震慑这种事,玩的是心理战,是意志力的比拼。谢少这种纨绔子弟的意志力有多坚定是可想而知的事情。

他不敢和宋卫强赌命!

随着车门被砸的变现的豪车消失在校园的夜色中,围观的学生们都散去。

宋卫强拍拍手,淡然自若的对微微张着小口还没回过神来的张若姗道:“姗姗,搞定了。这个谢少以后不敢再来找你。”

张若姗轻抚着胸口,难以置信的看着宋卫强,激动的抓着他的手臂问道:“小强,谢谢。谢谢啊。你…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宋卫强笑了笑。

非洲雇佣兵战场上杀人的事情怎么和这样娇柔美丽的女孩子说?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宋卫强一时间在烟东市没什么事,留在烟大校园中。学校宿舍要到6月份才赶人。

第二天,张若姗请他在校外的餐馆吃了顿饭表示感谢。顺便聊了下工作的事情。张若姗打算考研。

本来是毕业分手的伤感的季节,但宋卫强和张若姗的联系突然紧密起来。一周会见三四次面。

下半年的考研的准备工作也不会在5月份就开始。张若姗拜托宋卫强帮她写毕业留言、给室友们一起合影、帮忙背东西什么的。宋卫强也意识到一些什么。

6月11日,周五晚上,宋卫强请张若姗在烟东市的豪华餐厅锦江楼的包厢中吃饭。

“小强,不愧是月薪2万的人啊,吃得起这么阔气的餐厅哟。”张若姗一袭白裙,丰盈的乳-峰挺拔,笑着说道。她带着发卡,看得经过一番装扮修饰,娇嫩腻白。

宋卫强还是一身廉价的衣衫,挠挠头,笑道:“姗姗,我的薪水和奖金都留给我家里了。当然,在这里吃顿饭我还是请得起。”

张若姗咯咯一笑,轻盈的坐在精美的餐桌边。

服务员上了菜,一瓶红酒。两人边吃边聊。气氛极好。

宋卫强道:“姗姗,我打算最近回非洲。”

“打工啊?”

“嗯。”

“什么时候能够回国?”

“这哪里知道。”

张若姗沉默了一下,心中有些伤感,笑着说:“那你回国之后,一定要给我打电话请我吃饭。我这是打土豪。”

宋卫强不知道怎么回答,笑了笑,说:“一定。”

晚餐结束。宋卫强让服务员买单。起身帮张若姗拎着手袋,看着张若姗美丽的容颜。淡淡的香气扑鼻而来。宋卫强心里一阵心猿意马,这是他当年在高中暗恋的女孩啊,问道:“姗姗,我可不可以抱一下你?”

张若姗就笑着白了宋卫强一眼,扶着椅子背,亭亭玉立。

宋卫强挠挠头,感觉大囧,但是见张若姗半天没有动一步,就有些明白过来,走过去,将这个美丽的女孩拥在怀中。柔软丰满的乳-房顶在他胸口。让他一阵口干舌燥。女孩子的香气萦绕满怀。双手处,软绵绵的触感。

宋卫强就感觉脑子一下子当机。就这样,就这样将梦寐以求的女孩抱在怀中?完全不敢相信。无法自持。

张若姗娇嗔道:“喂,你别**啊,我都起鸡皮疙瘩了。”

宋卫强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双手抱在张若姗浑圆绵柔的屁-股上。又是一阵口干舌燥。

宋卫强期期艾艾不知道说什么。

张若姗扭头噗嗤一笑。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宋卫强依依不舍的放开张若姗,接了电话。“小强,6月14日到约旦首都安曼报道。”

“好!”

宋卫强应道。有一丝惊喜。要开工了。他的征程又要开始了。。